變更瀏覽模式

201211041235鬼、妖、仙

日前與同閒聊時,聊至人生在事業中之拼博,最後坐上大位,但是也是最後之終點,曾有以椅子為人生之象徵,從學步車開始到輪椅結束,道盡人生之一世之經歷,此位同仁之另一半從事直銷事業,我曾以聊齋與民間故事做為比喻,他夫妻二人譏我之無知之比喻,不想在某一網路之文章中,發現有同樣之比喻,不知他們如讀後不知有何感想. 在我國古典文學名著中,有許多都是寫著怪力亂神之說,但都是以此作為比喻勸人為善,但另一面卻是暗中比喻,人生奮鬥爭取名利之喻,尤以聊齋為最,許多文學評論家評論,作者蒲松齡因久試不中,於是轉而縱情於寫作,抒發心中之不滿,於是杜撰了許多鬼狐妖之說.並且也影響了其他仿傚者.因而流傳至今. 回頭見一路走來之同仁,許多是自己憑著自有之學識,努力以赴拼博表現出自己之能力,而座上大位,但有些卻是耍盡手段而走馬上任.在此一路走來,象極了那些故事中之從動物修煉成妖,再從妖修成正果走入仙班.我曾以此比喻云他之直銷事業,謂有多少之鬼成不了妖,便被收妖者給收了,又有多少已成妖了卻又被降妖伏魔者給滅了,最後能有幾位能真正走入仙班.天上地下仙人屈指可數,但被滅了的雖不可考,吾等應可自行思之,應是多的不可數了. 行至今日,回首來時路,無論同學同事,真正有學識能力者,大都座上大位,領導著屬下向前衝,但是也有些想跳脫出去,另謀發展,不想卻是敗下來,使得身敗名裂,就如同故事中被打的現了原形之妖.最近見了許多在職或退休之同仁,也見到一些同學,有些意氣風發,有些頹喪敗氣,更有些因病拖累,面色如土,身型消瘦,讓人好不心酸,這些最後會成何?鬼?妖?仙?再看看鏡中之自己,已離鬼不遠了.等著被降妖者收入瓶中,化為一縷清煙隨風而去.像那千風之歌所言般.

(繼續閱讀)

201210240852一坑還有一坑深

人常道云『一山還有一山高』表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日前去應徵面試,在面試過程中,從面試人員之身上學得許多之現今之知識,也發現此人也有心酸之一面.次日赴另一面試通知,地址難覓,找尋許久方到位,在等候時便發現身旁已有多位女士已在一旁等候了,年紀與我相彷,我心中已有一些底了,果然當一位小姐將她二位引至另一房間後,立即另位小姐來到我身旁,一落座便開始滔滔不絕道出該公司之有多大,遍佈美歐亞,當我云可否賜下名片,她立即回余公司不用名片,於是繼續她的演說,並直將頂頂之高帽子往我頭上戴,當我打斷她的話,告訴她我之過往經歷,非如您所想之,是大不同之,她才詢有何不同?當我一一解說後她突然止住不再多言,只詢一句你是否願意接此工作,但是我反詢她我問妳許多問題,妳都回是商業機密,我如此之不瞭解何敢接此職;此時方才那兩位女士已從房間走出離去,於是她續道該公司為某企業設計,我一聽該公司為余稍有熟悉,於是道出該公司之某人,她居然道不是每一個人都識.我已心知肚明了,只好辭謝不敏了. 日前該位面識之先生,道出學歷不如人,在原有之上機關上班,與高學歷者一同工作,談話與寫作都比人差,壓力大到無法控制,因而辭職他就,與我面試時,他見余之學歷比他還低,但為何去如此能表達與探索問題,我則苦笑的告訴他,要多學習,多看,多問,多與智者聊天,最重要的當智者們聊天時,你一定要靜靜的在一旁聽萬勿發言.他卻回道就是很多都聽不明啊!我笑著回曰韓愈之師說您讀過吧!他再回答我一問我就沒得混啦!所以被擠出來了.他嘆了口氣他說想去美國,因他申請了移民,他問我如何在美生活,當我告訴他華人在美生存,如不是高學歷,只能從事簡單之商業,或是藍領之工作,如硬要以低學歷做白領工作,恐是薪資會很低.當我再詢為何要赴美時?只見他悠悠的道出是為下一代,與自身之工作不滿,不得不作此打算,當我告訴他,在臺工作時,有著『王八好當氣難受』之感,但是你到了美國此種感覺更明顯,但是兩地做一比較,看你要如何選擇了.他嘆了口氣云,從您身上我已看到我的未來了.我也告訴他此就是人生,許許多多可以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只要不要做孽,心安理得你會舒服些. 晚間突接同學來電,七月中同學聚會後便未在連絡,他突來電閒聊幾句,詢問余在美之情況,因有許多同學都在美,一一道出他們之景況.有某位同學因病辭世,他都以未照顧自己之身體方如此早逝,但是殊不知此種病,在醫學上是很難檢察出

(繼續閱讀)

201210191237老者之經驗法則

老者之經驗法則 許久未接人力網站之通知,正心灰意冷萬念俱灰之際時,想將所有人力網站中履歷表全都關閉,不想突在電子信箱中出現一封郵件,是一金融公司徵才通知,立即致電連繫,當電話接通後,本來對方應對很迅速與開朗,不想在我詢問一些基本問題後,突然此位先生開始支支唔唔,終於最後告知面試時間,當我掛上電話後,立即上網查詢該公司之一切訊息,偏詢之後都無不法之情況,心中稍安些,心想應該是並無不法之公司. 次日依約準時至該公司,不想交通異常順暢,比預定時間早到,心想早到總比遲到好,剛想推門進入,不想卻聽得公司在開早會,聲音從擴音器中傳出,顯得異常刺耳,只得離去在附近走走,十數分鐘後,當我再進入時,公司已安靜許多,在推門時因有安全鎖,該公司之保全問明後,方開門讓我進入,落座後送來數份表格,當我定神仔細閱讀後,方知是一性向測驗,因過往已在他公司面試時,作過多次,並在網路中也有此題庫.答覆起來已是心知肚明.當我填寫完畢後,觀察隔鄰之房間,也有一位年輕之男士在那填寫,心中又是一陣心酸.一位老者與年輕人爭鋒. 不久一位年齡與小犬般之年齡者敲門進入,他立即遞上名片,當他在低頭整理我的資料時,我則細閱他之名片,並將名片收入筆記本之套中,此時方發現他已在觀察我之一舉一動,於是他立即詢問工作之經驗,為何負笈海外,又為何在今以如此高齡仍來覓職,當我一一答覆後,他回答云見您之一舉一動,過去恐是公關或接待之職,我詢何以有解釋.他再云從您收名片之動作,再觀察您之應對,與詢問問題,已窺之一二了,我笑著回答您觀察錯了,並告知學歷好,為何到今日仍在覓職?他再次詢何以我能有此之行為語言,我只告訴他從這些年來面試中所學而來,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為何您之學歷不高,為何舉出之問題與談吐,像似高學歷者.我則反問他為何學歷,他則回曰為一尾段大學畢業,過去曾在某著名之金融機構任職,不想該單位全是碩博士之人,在與同仁溝通時頗有困難,故而辭職而他就,不想工作實在難覓,終於在此公司定下來,不想覓人更難,此職位已覓近半載,不是不適便是任職未達一周便走人,使他頗為困擾. 當他開始介紹該公司業務時,我立即發現一些疑慮,我急忙打斷他的話,一一提出向他請益,只見他顧左右而言他,當我再次詢問時,不想他卻心急的道出該商場中之不為人知之機密,使我明瞭該業務之手法.此時他向是鬥敗的公雞云被您給破解了,我們就是協助那些無法與正規競爭者,給予一些推力

(繼續閱讀)

201210111455掏空自己返老還童 登峰聖山

此文為單國璽主教生前所著,吾等凡人不能比也

(繼續閱讀)

201209210840好死,快死

友人傳來一篇文章,真是人求好死,快死,真不假啊!
當一個人生活瑣事不能自理時,談尊嚴,真的是太沈重!
樞機主教 單國璽 病中感言~看完後心有戚戚焉
人老了,病了,就沒·法談尊嚴了,這篇文章讓我想到我95歲的老爸,在他90歲時,尿濕了,拉了,自己在洗手間磨蹭磨蹭,我們做女兒的在外面喊:爸!要幫忙嗎?他總是說:不用,不用!漸漸的,他不再說話,。。。現在他完全臥床,任人擺佈,傭人嘟囔:不要再給他吃啦,吃的多,拉的多,麻煩死了。。老爸,我可憐的老爸,就再也不開口說話了。。。
單國璽病中感言:病痛掏空自己使我的尊嚴和顏面盡失,在修女和醫護人員面前,真感到無地自容。這是天主治療我虛榮心的開始」。
治療虛榮心 七月卅一日 ,樞機主教單國璽寫下病中感言,以「掏空自己、返老還童、登峰聖山」為題,發表在天主教教友週報。他舉自己三次病中出糗的經驗,讓他原本與一絲不掛地懸在十字上垂死的耶穌,有一段距離的問題徹底解決了!感覺莫大輕鬆感。單主教文中記載,第一次出醜是六月底,因肺部積水住進高雄市聖功醫院,醫生讓他吃一種強烈利尿劑,以便將肺部積水排出,他毫不知情,正在舉行聖祭時藥性發作。開始他強忍,讀經後褲子已尿溼一半,不得不去洗手間,地板上也撒滿尿水。這是他晉鐸五十七年來,舉行彌撒時第一次發生這樣的糗事!
第二次是由高雄轉到台北耕莘醫院後發生。「因為兩天沒有大便,吃一些瀉藥,半夜藥性發作,便叫醒熟睡的男看護攙扶去入廁。剛進入化粧室,還未到馬桶前,糞便不自禁地撒在地板上。」當時男看護不小心踏上一堆糞便,滿腹不高興,一邊用水沖洗,一邊抱怨。 「他將我弄髒的睡衣脫下,讓我赤裸裸地坐在馬桶上,用水沖洗我兩腿上的糞便,同時如同大人訓斥小孩子一樣,教訓我這個九旬老翁:『離馬桶兩三步,你都忍不住!給我添這麼多麻煩!」單國璽寫道:「這時我感覺自己好似剛滿週歲的小孩子,無言以對。他的每句話猶如利刃,將我九十年養成的自尊、維護的榮譽、頭銜、地位、權威、尊嚴等一層層地剝掉了。」
但次日早晨,那位男看護還是畢恭畢敬地照顧他,好似不知夜間那件不愉快的事。「感謝天主利用那位男看護不但治癒了我心靈的宿疾,使我煥然一新,恢復了兒童的純樸、天真、謙卑...,也治療了從小養成的羞怯,絕對不要人看到自

(繼續閱讀)

201209151500香火、傳承、原鄉人

小犬喜獲麟兒,全家上下忙出忙進,次日趕赴醫院探視,見到剛出世之孫輩,在嬰兒床上甜蜜的睡著,面龐仍無法看出像似何人,但是畢竟是吾家之四世出世,心中之喜悅溢於言表,返家後立即傳訊與照片數幀告知兩位遠在太平洋彼岸之兩位姊姊,尤其是病中之大姊,已寄去姊夫之電子信箱,由他轉達,並也寄去給小女,分享家中之喜樂.
本想進入病房見見賢媳,並當面致謝,心想恐是有所不便,再而孫輩出生當日,親家即時來電恭賀,我也立即致上深忱之謝意,感謝其女協助吾家誕生第四代,在離開醫院時,一再交待小犬定要謝謝岳父母與賢妻後離開,街道因是周六,行人稀,又下著滂沱大雨,我頂著雨傘而行,當我進入公車,發現車內擁擠不堪,不想一排之博愛座上之人全部起立,當我還在四周觀看有何長者時,一旁一位小姐已將我扶到位上讓我坐下,此時我心中在哭泣,在淌血.真老矣!現在已是爺字輩了,有兩個孫輩了,搭公車有人讓位,心中還懷疑,還認為年少之人.不禁搖搖頭.
返家後方想起.要寄給姊姊們之訊息全無,趕緊再致電小犬,一一詢清後寄出,不想當姊姊們與小女之訊息寄完後,方發現要寄給二姊之信箱,誤為同學之姊信箱,因余不願讓他人知此訊息,恐又是禮往難還,使我斗大汗直冒,直怪自己之粗心與老糊塗.不久信箱有訊息進入,細細端詳後,發現是同學之姊處發來,仔細看看似乎不似其姊之筆法,只有一句恭喜,但願是錯誤.
吾家之四世,轉眼半年已有二位報到,男女各一,一女一子為好矣.憶及先嚴先慈時,當孫輩一一出世,他們之心情也是如同此般,親友們紛紛登門祝賀,不想轉眼已三十多年過去,當年之孫輩現已為人父,懷中抱著是一脈傳承,長輩們大都已作古了,日前因即將出世之孫,該如何稱呼長輩,因南北不同,引得孩子們恥笑,謂如果如此稱呼長輩,將來入學恐將為師或同學所恥笑.因而作罷.無論男女都是吾家之下一代,傳承傳統文化而一脈相傳,而先嚴先慈來至那原鄉,因戰亂、遷徙,後人一一分散到世界各各角落,唯一不變的仍是那香火、傳承,而那原鄉早已在時間與空間之更迭已失去原貌,即使取出八九十年前之舊照,也引不起後輩之興趣,香火、傳承、原鄉人都已式微了.只有那各人所認定之香火與傳承了.

(繼續閱讀)

201209091324視訊下的情傷

三年前長子小登科,大姊自美歸國參加婚禮,親自見證到吾家之長孫第三代完婚,婚禮後便返美,相約次年次子婚期再返祝賀,不想返美後身體不適,延醫診療,得知為胸腺癌之症,手術後體力漸差;次年之次子婚禮因而爽約,每每用電話聯繫.只能用聲音交換訊息,每每建議用電腦視訊,卻遭拒絕;主因恐是年長者,對現今之科技之有所不能接受只好作罷.
在大姊手術後.二姊自他州飛去大姊家照顧,數日後離去,也是都用電話連繫,數月前,二姊夫之公司於香港公出,於是二姊以眷屬之名共同赴港,再而來臺接洽生意,來家中小座時,談及大姊之情況,時好時壞,談及病況謂有人一拖數十年,有人短期內便結束,只有一切由天了.在告知友人家姊之情況後,有人熱心的告知些許偏方,有些告知如何運動,為求慎重,都是先上網求證,再與其他友人探討後,再告知大姊,因各人體質有異,並有些是手術前,有些是手術後,有些是預防,有些是治療,也是有所差異,更不敢亂發訊息.以免造成錯誤.
日前小女告知將赴大姊處,我急告知可否將吾之全家福照片給大姊一閱,並將大姊現今照一相片傳至電子信箱,愛妻聽後立即囑咐小女約好時間,運用電腦視訊,全家在攝影機前對話,在等候其間,心中忐忑不安,不知病後大姊之情況,更想看看她之病容,終於接通;當影像顯現出來,我的眼淚立即噴出,趕緊轉身拭去淚痕,怕大姊看到更怕我的家人看見,因為她面龐腫脹,用北方之土話言『已脫相了』,見她躺在躺椅上,戴著呼吸氣,氣若游絲的與我們講話,尤其見到吾孫女,喜上面龐道『要是爸爸還在有多好』,殊不知先嚴今仍在世,已是過百歲齡之人了.再看見次子時也聊了數句,愛妻在一旁給予打氣,儘快養好身體,能夠返臺見見即將出世之四世長孫,只見大姊點了點頭便收訊.
次日;立即致電二姊,告知昨夜全家與大姊視訊情況,當我告知大姊已有脫相之情況時,二姊不知是不信還是不明,解釋後方嘆口氣一切由天吧!愛妻與孩子們都力勸我赴美探視,心中雖想卻是許多困難,二姊本想飛赴照顧卻遭拒絕,在與她們通話後,些許聽出端倪,道出一家有一家之困難,二姊一再詢我之意見,我思我自身都是『稻草人救火,自顧不暇了』,只有讓她自己多考慮.現今之科技發達,可用視訊,就如同面對面般,但在如此之情況下見面;是傷感還是無憾?如同日前病逝之單國璽樞機主教,他的妹妹遠在大陸,因大陸不肯發出國許可給她,在臨終前用電話連線,終於大陸最後核准,趕在下葬時趕到

(繼續閱讀)

201209031552老賊友人之關懷

今日赴醫取慢性病藥,在公車中見一中年婦人對我微笑,並與我致意,我則禮貌的回禮,因公車擁擠,於下車後趨前致意,該婦人呼叫我之名字並自我介紹,我才想起是過往之同仁,她詢為何許久都未回辦公室探望老同仁,我回云實是要好同仁不是已駕鶴而去,便是已告老還鄉,再而有些是已位居高位,更不敢登門拜訪,恐遭人誤會有『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她卻不解再詢為何有此想法,我則舉出實例,某次拜訪某二三位主管,本以為點頭便可離去,不想該主管立即奉茶,又從櫃中取出茶具組合奉上,另幾位亦同,有些還贈上文具組,高級筆與皮夾計算機,使我愧不敢當,如此我那敢再次登門拜訪.同仁笑而不語,搖搖頭回曰你顧慮太多了.
同仁告知有多位同仁,在辦公室談及你,此人面色如土,恐是健康欠佳,多次在醫所遇見,此人不似過往,見人便高聲喊人熱情招呼,如今每每見他一人在候診區候診,多次同仁行過好似他已不識舊識,一人落寞的座在一旁,令人好不憂心,因此人過往便知健康欠佳,雖已過十數年,健康雖未見有好轉,也未見他更行惡化,只是身形佝僂些,同仁臨去前報上許多同仁,轉知余有空時去探訪他們,同仁們都在關心你,不要太在意你自己之想法,老同仁無一有此想法的,尤其是與你共事之某同仁,他即將退休,他已詢你多次,卻少有人知你之訊息,可否與他連繫,我則堅拒搖頭,不願透露半點訊息,因他已位居高位,已退休之同仁轉知,此同仁並身旁有許多佞臣,切勿接近,以免惹禍上身,傷他也傷自己,最好等他退休後,如要深交在行交之.
返家後直奔社區之藥房,要將慢性處方箋交給藥房,剛走進時;只見老板身旁一小妹,又跳又叫的揮手叫我,定神再觀之,方發現是過往該藥房所聘之藥劑師,只是多年前跳槽他就,日前該店之老板娘,再次請她鳳還巢,回店協助老東家,於是終於點頭應允,不想今日第一日上班便遇見你,頗有遇故知之感.她立即詢余身體狀況,當她接過處方箋,看過之後詢你為何服如此重藥,身旁之老闆笑曰妳應去詢醫師,為何開出此藥方,該小姐續曰,前些年見你面色極差,而如今面色稍好,但仍是體衰之相,要注意身體健康啊!我則回曰日後來買藥要算便宜些,該小姐點頭如搗蒜,老闆立在一旁云我要捯大霉了,碰到你這隻超級大無賴.引得一旁之客人全笑彎了腰.
返家整理藥時,看到今日領回之藥,一一分門別類裝好,尤其是今日領藥時,在醫院之藥劑師發出藥時,一一請我點收時,一再叮嚀小心服藥,勿感冒,勿動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耳順之齡來報到.提筆忘字病也到,回首來路已忘懷,只求死神速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