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20741人生如煙

小女之婚宴上,見著許多親友,本是應該歡樂喜慶,一位高齡長輩本要堅持要赴宴,不想前一日身體突感微恙無法前來,只得作罷,其女轉知,老人家傷感不已,謂六七十年之情誼,友人之長孫女近在眼前,大喜之日,卻遭微恙無法親臨喜宴,為之氣結懊惱不已.

 

居美其間,華人聚會閒聊時,某一老嫗,已年近七十,聊至每當秋末時節,她立於窗前,見著窗外之樹木,刁凌之樹葉,意謂著冬季即將來到,大雪紛飛之日子不遠了;不覺的潸然淚下,一旁她的老伴總笑她太多愁善感,當時我也無感,恐是年少吧!不想轉眼至今,已過耳順之齡,雖已搬離當年所住之城多年了,每到秋冬交會之期,便想起此婦人之言.家姊過世後,此次小女出閣,首次與姊夫與父輩之友人見面,大喜之日應是喜上眉稍,但是見著前述之人,尤其是那位無法親臨之長者之女,當她擁抱之禮時,我卻不知為何,一陣心酸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因為見她使我想起了先嚴慈,也想起了她的尊翁,如今只剩她母親仍健在,卻染微恙在家中心急,我趕緊忍住,將話題岔開.恐是年事已高,也跟進多愁善感了.

 

見新聞報導某政治人物嫁女時,其妻將一隱藏式之麥克風偷裝於其身上,當典禮完成後此政治人物,躲至隱密處大哭不捨,因而現場透過麥克風傳至全場,引得來賓大笑,謂為何如此不捨,某俏皮之打油詩寫到『生兒子有兩天高興,出生那天與取媳婦那天,其他天天不高興. 生女兒有兩天不高興,出生那天與出嫁那天,其他天天高興』,嫁女那天;見到小女穿著婚紗禮服,挽著她的手,當行走在庭廊中,我真的舉步為艱,最後我要將小女的手交給女婿時,那溫暖著小手將是嫁作人婦,從此真如聖經中所言『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當小倆口簽著手走向牧師時,看著他們的背影,我真的也掉下淚來.

 

親家自故城來,在閒聊中告知故城之事,卻大多非吉事,多位友人離世,許多友人工作不保,更有人家庭失和,也有遠走他地.但也有喜事;子女結婚增添人口,升格為爺奶之輩了,真有蒼海桑田之感,婚宴結束返家,我獨座一人在房中,想著逝去之友人,想著在故城之往事,轉眼已是十數年之時間了,也憶及父輩之友人,來美數十載,雖先嚴去世多年,仍不時的關懷晚輩,同輩秉持著世交情誼,仍不時的往來.如今也已是白髮蒼蒼之老者了,此次借著小女出閣,遠從各地趕快聚會,友人本想婚宴後再相聚聊聊,卻因次日余必須返國因而作罷,只待日後有機會再行聚首.小女出閣完成,也代表著一個階段的結束,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由嫁女引起如此之傷感,憶起襁褓至而立,有時歡樂有時痛苦,最終總是歡樂居多.回首時真是往事如煙般隨風而消散.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耳順之齡來報到.提筆忘字病也到,回首來路已忘懷,只求死神速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