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302222四月份的尾巴

記得七年前稚氣未脫的我的至愛是藍山咖啡。產於牙買加藍山海拔2500尺以上的咖啡豆,是一種微酸、柔順、帶甘、風味細膩的咖啡。純藍山咖啡口感、香味較淡,平淡的如同貌似擦肩而過,熟視無睹的我和T平平凡凡的小生活,但細細喝起來卻非常香醇精緻,宛若少女精緻美麗,完美無缺的人生。帶著天生具有貴族的品味,作為咖啡中最受推崇的極品,自然備受生活一帆風順的我的青睞——那種別緻的苦和酸,與眾不同的清高,正是不識愁滋味的少女的最愛。——也是有小小憂愁的吧。比如和T帶上關聯的一切,那時候心裡埋藏著的小小念想,正是“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多年以後憶起當年那奇妙的感覺。當是像雙人弗拉明戈,分分合合,若即若離,相互折磨,兩敗俱傷——就像夏天的時候。次次出門,都不記得帶傘,如同很多人,次次遇愛,卻措手不及。現在的我,最愛的便是卡布奇諾。一種至為普及的意式咖啡品項。於我,更喜歡親手調製。在意大利特濃咖啡的基礎上,加一層厚厚的起沫的牛奶,濃縮咖啡、牛奶和奶泡混合後,顏色就像是修士所穿的深褐色道袍,牛奶加咖啡又有尖尖的泡沫,像極了修道士的尖尖衣帽,而意大利人喚這種聖芳廷修道士的尖衣尖帽便是cappuccino.咖啡雖然苦苦的,可是牛奶柔柔的甘美滋味隱藏了苦澀的真相,讓它變得溫潤起來——也許會有人說,這種才應該讓七年前的你喝呢。可是於我而言,在經歷過了人生的起伏跌宕以後,更看重的是寧謐和甜美,即使只是一種麻醉,卻是淡淡的小幸福。花卷說,想要在寧謐夜晚和我一起喝著cappuccino,加一碟提拉米蘇一類的甜點,一起聊聊天看看夜色。人間四月天,於我與她都是特別的一月,我十九了,然後在辯論賽,朗誦比賽拿到了很好的成績,然後唱了很多很多首歌,發表英語演講……整整一個月忙忙碌碌沒有休息,晚上還和計算機二級較量,而她和他的故事,像人間四月天的美好無暇,卻又美得像一場夢。可是這種夢,讓人甘心情願墮入其中,畢竟在這個涼薄而講究速食愛情的社會,這種赤子之心是難能可貴的,太多人注重的是一時的身邊的人,而我們在意的是真實的,堅定的愛。習慣了一個人行走,獨自聽著音樂走走停停四處拍照,教學樓邊鬱鬱蔥蔥鮮艷明媚的杜鵑花開了又謝,牆角的月季在綠葉裡開得恣意,卻也落得恣意,滿地

(繼續閱讀)

201204230653生活在母親的世界裡

再有兩天,就是母親逝世兩週年的日子。兩年前的這幾天,因為母親身體每況愈下,正是我全身難受焦灼不安的時候。天氣似乎與現在差不多,樹葉還沒有全落,但枯葉飄飄,秋盡冬來,已是不可阻擋的事情。兩年前的這天中午,聽到妹妹電話裡傳來母親人事不省的消息,我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下午我趕往二妹家,看到的母親不言不語,呼吸緊促地躺在床上。我急著喊“媽,媽”,沒有一點反應。等送進醫院,已說只能維持。媽媽就這樣一言不發地堅持兩天後離開了我們。今天,當我想起兩年前的那一幕,如在眼前。這是兩年的傷痛。不,算上父親離開應當是連續三年多的傷痛了。痛定思痛,現在,這傷算基本結痂。無論多深的痛,總有一個止痛的階段。雖然這種痛會隱藏地在心底,不時發作,但畢竟讓我明白了,父母走了不是讓兒女們痛苦的,而是想讓兒女們輕鬆的。孝順兒女,只有用積極的生活態度面對人生,帶著美好的生活面貌看望他們,才會讓他們在天之靈安生。自然,我永遠地生活在母親的世界裡。我的身體是母親給的,我身上流動著的,是母親的血液;我的感情世界裡,是母親給予的愛。從幼小時候的衣食住行,起臥行止,到長大走上社會的工作家庭,沒有一個地方沒有母親的痕跡。我的經歷告訴我,無論是精神上還是物質上,母親就是為兒女奉獻犧牲的代名詞。我永遠忘不了母親帶孫子的那個夏天在那間小屋子裡所忍受的一切,我永遠忘不了因為年輕出現的矛盾給母親心靈造成的傷害。我知道母親會原諒兒子的一切,但母親曾經的遭遇卻常常讓我在深夜裡無地自容。都說這家和睦那家是非,其實,那家都有和睦那家都會有是非。只要是兒女們生活得好,再大的委曲和傷害父母都承受得住!讓我今天來詮釋孝的話,那就是,不管什麼時候,對父母的愛不能打折,那怕會失去了一切!我的精神世界裡,永遠飄揚的是母親給我的愛的旗幟;我的性情中,始終是母親種下的善與真。那點點滴滴,那無微不至,那寧願自己傷痛也要讓兒子高興;那在人生最後的些微清醒中也考慮的是兒子的“名聲”、兒子的生活、兒子的工作兒子的身體健康的,都是只有母親才能做到的。如今,我越來越明白母親為什麼在兩年前的9月底義無反顧、甚至不惜跟我翻臉地堅持回家,因為,她預感到自己生命出了問題,她不願意兌現父親去世後來我家時交待的話,讓我在我所在的小城裡為她送終。她想了什麼?還是想著不要讓兒子太麻煩,還是想著不要給兒子帶來什麼負面不好的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