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10840國賽の歩き方

我愛旅行,特別的是背包客式的自助遊,從規劃到成行,有苦有樂,點滴在心,回味雋永。在國內,我愛無計劃的隨興而走,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到異鄉國度,因自助更能拋棄旅行社趕行程的走馬看花,珍惜每份難得的浮光掠影所帶來的感動,因為我深深了解--「旅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再回頭,又有幾人能夠?
近日,許多好友將帶著學生一同出遊,前進熱情的高雄,追逐汗水淚水交織的國賽夢想滋味。有人一日而終,有人盡興三日而歸;但無論過程為何,這段旅程勢必成為一生難忘的經典回憶。
個人好事好動,曾數次參加此行程,久病成醫之故,倒也略知一二。今以野人獻曝之舉,將行程見聞點滴轉述,以男女童組賽程為經緯論述,若有助益,誠心之所願。現借背包客界旅遊口袋暢銷書「地球の歩き方」之名,冠之於鬥球國賽,望讀者以旅行者的角度觀之,按圖索驥,必能多得物外之趣,是為誌。
テーマ別1dayプランつき初心者もリピーターも強力パワーチャージ!2泊3日完璧モデルプラン!

【第一日】
殘酷的首日,有半數的隊伍,將在6小時內,結束今年球季,成為一日遊的無奈單位。若你的想法,只期待進入國賽殿堂逛逛,想像捧一把甲子園黑土當傳家之寶,那勸你只看到這裡即可,後面所述的,全都是為了把錦旗帶回家的積極思維。
全日的二局制,總共6局,30分鐘內決定是否還有明日。分組取前二的簡單算計,但實際執行起來並不容易,要強調的關鍵處如下:
1. 選手對陌生場地的適應力。
2. 選手對陌生對手的應變力。
3. 選手對全國大賽的過度興奮與過度恐懼。
4. 選手對昨晚睡眠品質的負面影響力(尤其是前夜在飯店住宿者)。
5. 教練對選手狀況的掌握(心情及體能)。
6. 教練對對手攻守情報的掌握(非同時出戰時的場邊觀察)。
7. 教練對戰績勝負關係的掌握(包括積分相同的人數差距)。
8. 教練如何利用兩局中休息的2分鐘,做出對下一局有效的指導(而非上一局的檢討)。
以上幾乎全部都是挑戰國賽教練該有的基本學養,並無標準答案;但若你無法完整回答,除非幸運,否則請準備退房、或看看附近的景點了。

<首戰賽前15分鐘>
若您已完成上述準備,我們就可以繼續看下去,當你提早到場熱身完成,即將進入檢錄處與對手面對,最後一次的全隊說話極為重要,除了宣達執行的戰術,及對方該注意的情報外,如何消除球員緊張情緒,化解過多的腎上腺素副作用是首戰的重點。首戰的獲勝非常重要,這點當然大家都知道,但首戰首局的領先,會在球員心裡存有非常大的安定感,因此教練必須在首局掌握以下特點:
1. 本局球員失誤一定比較多,太緊張太興奮,都會造成肌肉僵硬,交感神經失調,甚或是末梢神經震顫。教練若在此時大罵摔東西,效果不可能更好,士氣就將如黃河決堤般一瀉千里,不如轉以安慰的眼神,大喊「沒關係」加上用力鼓掌,只要守住士氣,局勢就可成為拉鋸,超前就有可能。
2. 因為失誤會較多,傳球中的失誤會更可惜,因為連攻擊的play都沒有而直接球權轉換,那還不如在取得球權後就直接攻擊,被強接成功也遠勝於傳球失誤。另外直接攻擊也可以搭配快速落地穿越球,只要外場的攻擊手前置量到位,第二動作俐落,也是一種犀利的攻勢。
3. 若你的球隊有熟練的兩翼攻擊戰術(或其他非直線戰術),不妨在首局就先展現,因為國內眾多球隊大多都是直線固定攻擊的模式,連帶的防守也習慣對手以直線攻擊為主,甚至強弱布陣也是以直線做構念思維;若本隊突然間改採雙翼攻擊,除開因不熟悉而陣腳大亂外,也可使敵之二線球員暴露在攻擊面,或者也可避開敵之高強的截球手鋒芒,在短時間內創造極大戰果。待至第二局對手因應策略出現時,本隊再轉換成直線打法,敵隊在前後疑惑之間,勢難力挽狂瀾,本隊則因勢而屈人之兵,為智取之上策。
4. 若無法在首局取得優勢,則第二局人數的掌控須更敏銳,因勢而調整持球節奏,如果球員沒有極豐富的比賽經驗,教練就必須有耐操的嗓門,來貫徹戰術的執行。已經看太多總人數領先球隊,最後數秒貪打丟失球權,反遭對手逆襲得手,因此教練真的要有顆強心臟。
5. 若能大幅取得優勢,別放鬆,持續性強力攻擊,因為這不是友誼賽,不需做面子給對方,誰能預料預賽打完後,是否需比較人數,決定是否晉級,或是取得分組第一附帶之第二天有利籤位。
6. 也因為積分相同時,相關隊勝負幾乎也是互咬,決定權會落在內場總人數,故存活是非常重要的,預賽前二戰時除非球員您非常信任且穩定,盡量在局末(領先或落後都一樣)減少非必要的截球(風險太大),勉強可以接受雙方都高比數的落敗(當然最好是獲勝)。但若是非勝不可的第三場,這個封印當然必須解開,放手來打。

<第二戰之前>
第一戰之後,球員已習慣球賽的氣氛,接著就是平日訓練的實力展現,穩定的傳導默契配合,都是第二戰的重點。第二戰是預賽最不用特別說明的部分,因為首戰獲勝者,再勝幾乎已一腳踏入複賽圈(但二勝仍有淘汰可能);首戰落敗者,全力止敗求勝是唯一能做之事,雖然二連敗也有些微晉級的可能,但必須看人臉色的戰局,有時是非常難受的。
第二戰另有個該注意的部分,比賽的時間大多在午餐前後,該如何使用,才不會因過飽或過餓而產生倦怠感,或造成腹部不適。基本上個人建議別規定球員將便當吃完,或是直接選擇西點或壽司等簡餐果腹即可;球員想吃大餐,請留在晉級複賽後的慶祝晚餐(或是淘汰後的安慰晚餐)。

<決勝第三戰>
第三戰就是關門戰(除非你是幸運的五隊一組、或是三隊一組),可能會有以下局勢必須了解:
1. 若您是二勝,你將面對的是二敗的隊伍,恭喜您,無論輸贏都無損你以分組冠軍晉級複賽的權利,請放心大膽的操練戰術,或將候補球員盡量給他上場,磨練其膽識,或許在未來兩天有先發球員受傷時,你就擁有板凳的深度。
2. 若是您是二勝,也將面二勝隊伍,雙方都已晉級,那是分組冠軍的爭奪戰,除了全力求勝外,教練也可存有複賽選擇對手的盤算空間。
3. 若您是二敗,將面對的是二勝或同是二敗的隊伍,貴校應已無晉級可能,真心建議您放手讓孩子打國賽的最後一場球,或者輪調板凳球員上場;不下戰術,用他們喜歡的方式打球來告別球季,輸贏都給予掌聲鼓勵,能踏入戰場的都是猛將。
4. 若以上都不是您球隊的局勢條件,很好,您已進入非勝不可的絕境,沒有戰略可以指引,焦土苦戰是唯一選擇,勝利是唯一晉級機會。
5. 補充上則,教練該考慮互咬的人數差距,這是可以在第二戰結束後,沙盤推演模擬的結果,高階者可以在實戰中調整戰術運用,這點已無法三言二語說明,慧者自知。

打完第三戰,無論晉級與否都可以好好飽餐一頓,所相差者,心情而已。淘汰者若貴校有良心的話,可以好好規劃隔日的港都之旅,差可告慰終年練球的艱辛。晉級者,除了複賽首戰之戰術說明外,預賽檢討、主將肌肉放鬆按摩是必須要做的,另外必須要求球員勿貪玩、準時就寢,因為隔天還有更強的對手,更艱困的賽程等著他們,球員所能做的只有團結、冷靜、全力以赴。

【第二日】
更為艱困的賽事在面前展開,分兩組的雙敗淘汰制,今天將總共僅存留4隊晉級明日決賽圈,本日淘汰率高達75%,大多數球隊將以淚眼送別今年的球季,教練必須有此等認知,球員只須知道每局都要放手去打。
<主將燃燒的舞台>
困難的除了心理壓力之外,尚有體能調節上的考驗;今日6~21局的鏖戰(若只談複賽的最低消費,連敗4局即可),主將的每一次揮臂出手,都強烈的考驗那塊王建民肩膀受傷的部位,乳酸累積、情緒波動、傷勢出現,教練託付主將肩膀上的責任,將使其在今日奮力出手的次數,遠超過大聯盟先發投手投球數的上限;更別忘了,主將昨天為了拚晉級,也是全力出擊;更別提,如果搶進決賽,如果還有明天……
寫到這裡,您應該不難了解,甲子園投手為什麼需要場場先發?國內到美國闖蕩美日職棒的投手,為什麼老是要做韌帶移植手術了?學生時代的團體競技運動,主將有太多的勝負責任,遠超過教練必須背負的份量,無從閃躲是主將的宿命,臨陣怯場球隊也走不下去了;教練在場邊,除了喊加油外,其實還有些地方,可以幫主將一把:
1.通常球隊總是安排最傑出的選手擔任一、二號,也就是內場及外場主將,過度的使用,常常使其威力大失;但換成其他選手,就頓失本隊的攻擊力。這點在新式躲避球的發源地--日本,早就注意了此點;日本球隊除了盡力培養第三四號以上的攻擊手外,還以內場球員交錯攻擊作為攻擊策略;以外場球員作為發動機,將傳球的角度偏向內場前排不同的攻擊手(當然主將居中),各個攻擊手均以助跑高壓式揮臂出球攻向敵陣。如此一來,因輪流出手,主將的負擔減輕;也可因為不同選手的攻擊型態,瓦解對手防守的慣性節奏,而收到更宏大的效果。
2.前項當然是平日訓練才能投入的關鍵,國賽在即,再嘗試執行第一點,那跟說「明年再來」無異。其實可以稍微改變一下砲手在外場的迷思:將疲累的主將暫時調往後排截球,以其超群的手感,對阻絕對手攻勢必有相當的助力,除調節體力外,截球得手後也可衝刺向前攻擊;即使截球失敗,主將在外必定比其他球員有更多生還的可能。有人會問,那外場先發該由何種特質球員擔任?個人認為,只要反應夠快,橫向移動快速,有勇氣擋球者,攻擊能力並非首選;進攻的責任,就交給內場球員,開球後的攻擊比重要直線上升。
3.適度的按摩、肌內效貼布,對於場次密集的賽事有相當的功效,但這事屬專業的運動防護,身為教練的本職學能,可試圖在此方面涉獵。但有時出些奇招:讓球員帶自備水壺,內裝自己最喜愛的飲料,關鍵時刻「喝了再上」;或是預藏拜拜過的零食,強調奉有「必勝神諭」,亦有十足的信心效果。

<先敗為勝>
雙敗淘汰制是一種救濟的賽制,相較於單敗淘汰的殘酷,為球隊留有了一絲機會,力爭上游的同時,也創造了許多經典畫面。
相對於其他球種,鬥球國賽的雙敗淘汰賽程實在是種煎熬,留在勝部需花時間等待,落入敗部更是場場逼人,我就見識過每隔20分鐘出賽一場,前場比完立刻檢錄的壓迫性節奏。有時看見球員力竭汗湍的模樣,教練會出現「淘汰反而是種解脫」的幻覺,因不捨而過早放棄指導,導致球員場上無助的落敗。這種最常出現在「教師身分」的兼任教練身上,為另類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尤在第二天的戰場常見。教練需永遠當場上球員的支持力量,莫被海市蜃樓的情緒渲染致敗,而失去了許諾夢想時的初衷。
除開內心層面之外,教練必須好好利用與預賽不同的「額度」,我是指「敗場或敗局」。
就個人經驗而言,落敗後的下一場比賽最難打:弱者垂頭喪志,強者懷疑自己,甚至滿腔憤慨,欲發洩在下一個對手身上,而失去了平常心與理智。這種敗部第一場比賽在首局常呈現比賽沉悶、球員放空、非受迫失誤激增的情形,嚴格來說,就是種「失控的狀態」;當回神之時,通常已經輸了第一局,再不振作,就直接逼近淘汰的邊緣。所以通常,「一敗再敗」的可能性極大,關鍵是如何快速擺脫敗戰陰影。
因此,如何在落入敗部的同時,施以行為改變技術中的種種增強技巧,是教練必須要做的事,而非花時間檢討上一場為什麼輸。所以,關鍵是----哪支球隊先回神,誰就存活,或者把KANO的經典台詞引用一番---別想怎麼贏,先想不能輸!
所以我認為,如果不幸在第二天第一場就落敗,那可是件僅次於三連勝晉級決賽的好事,但是前提是--你必須有強大的回神能力,以及過人的體力。
何出此言?因為在敗部的第一場比賽,對手也是剛吃敗戰的隊伍,你能回神就過關。第二場同樣也是遇到剛在勝部吃敗戰的對手,趁其未回神予以痛擊。但困難點是在第三場,同樣面臨在敗部掙扎連勝的對手,這是你今天在敗部唯一會遇到的硬手,因為他們上一場也贏,這就必須靠實力真劍對決了(其實打到這一場,基本上不會空手回去了,即使落敗也是第六名)。如果順利強渡關山,將面對勝部冠軍賽落敗,等待已久的對手,據我多年的看球經驗,逆勢挑戰成功的可能性超過九成,因為對方容易陷入「一敗再敗」的魔咒,而挑戰者正隨著連勝的氣勢、打一場休一場不用熱身的節奏,成為一支可望翻盤勝利的浴血雄師。
從另外一個面向來看,複賽分組八隊中,必定有一支球隊是三連勝晉入決賽圈,其他七隊都必須經歷敗後求勝的心情轉折。什麼時候敗,除非打假球,是無人可以預測的;但怎麼利用這個敗的額度,逆勢創造連勝晉級的可能,樹立令場邊觀眾拍紅手掌的經典戰役,在每年的國賽都有此例,原因無他,善敗者勝而已。其中細微末節,其實是非常有趣的運動心理課題,這是教練必做的功課之一,也是國賽雙敗制的迷人之處。
若你還只能跟孩子說:三連勝就進入第三天決賽,那不如直接說連勝五隊,就可以把旗子帶回去好了;或者你現在就可以在校內說:「連勝八隊,直取冠軍」。這種癡人說夢的囈語實不足取,不務實也不尊重對手,更重要的是--你沒有面臨失敗的準備,那你就準備面臨失敗吧!

<勝部冠軍敗戰的魔咒>
千拜萬拜,不如整箱的OO拿去拜!
不是置入性行銷,只是想要照樣造句~

千敗萬敗,別在勝部冠軍賽落敗!
不幸在爭勝部冠軍落敗,這可是球隊最大的危機,因為橫擋在前面,有以下的數項危機:
1. 球員落敗後,失望和懷疑自己的情形湧現。
2. 漫長的等待未知的對手,教練和球員都是煎熬。
3. 對手雖在敗部,一路挾著連勝氣勢迎戰,除非其主將受傷,否則開局就極可能大幅領先。
有招出,當然就有招可破,只是事先提醒教練,自己信心別瓦解,也要努力維持住球員信心氣勢,才能拿出對戰實力,保住勝機。
否則勝部冠軍戰後二連敗,第五名的獎盃內的眼淚,問問彰化溪州、台中清水,可是深刻的很!(幸好此二校未被擊倒,記取教訓而茁壯,在往後國賽創造佳績,讓這段傷痕回憶成為過往)

<驟死賽>
在這個階段無論是在勝部敗部,常因實力接近,戰局緊繃,而在局末產生平手的狀態,延長驟死的壓力,是必須預期出現,而且在事先要練習的。必須要關注的要項如下:
1. 掌握球權是很重要的,當然包含場內由誰跳球所衍生的第一球權,以及外場佈陣該如何保有的主動球權,因為鬥球這種運動,手上有球,才有勝算。
2. 減少傳球次數:無威脅性的導傳,在此刻出現是無意義的,除了有可能被敵攔截外,更可能發生失誤喪失球權。不如主動攻擊(當然攻擊的目標角色要挑選),創造攻防play,博取勝機。
3. 站在防守者角度,接球的壓力是非常大的,因為勝負僅在此一接,所衍生的選手內在運動心理異變(專業說是<適應>),會造成不同的結果:對自己接球有信心的選手,會大幅強化自己的防守範圍而不自覺(腎上腺素使然),原本訓練時的防守設定區塊擴大,非慣用手側肩膀上方,容易出現信心過高的技術盲點,球來,手臂斜碰,球落地,比賽結束。另外對於信心較弱的選手,肌肉僵化的程度也遠超教練的想像,敵選手突然改變出手攻擊的節奏,假動作後第二時間出球,防守者抓不準節奏,又因緊張喪失身體慣性調整閾值時,就像棒球你預期來個快速球,結果卻是變速球般;所以也是,球來,無反應直接被攻擊,球落地,比賽結束。以上套用運動身心理學門的學理,雖繁瑣但實用,可在國賽中體驗之。
4. 除非對兩翼進攻非常有信心,還是建議把佈陣都放為直線攻擊模式,避免失誤發生,尤其要指揮外場的選手,請有攻擊力者站在中線,其他平均分配在底線,作攻擊球偏向的球權保護。
5. 因為勝負關於一擊,請將重責交給貴隊最強的攻擊手,這是主將的責任,也該是他的舞台;交給他,包括球員跟教練,勝負都無悔。

【第三日】
恭喜您進入最後決賽,今日無論結果如何,都無損您邁入強隊之林。同樣是三局決勝制的比賽,但是因交叉決賽的方式,因事關獎牌的成色,第一場比賽相形重要 (但不是每屆大會都有獎牌)。

<熱鬧有餘 精彩不足>
這個副標下得殘忍,但事實的確如此,選手歷經二日奮戰,累積肌肉深處的酸素,全部都在關節附近集合待命了,教練可以從昨晚球員的睡姿與鼾聲體會一二,尤其是敗部激戰晉級的分組第二名。拖著疲累身體,的確會影響球員的表現、球賽的水準,加上場內的觀眾已不如前二日多,較為冷清的賽場,也不容易激發攻防的熱情。
有沒有辦法改變這個狀態,其實方法也有很多種,最簡單省力的方式,前晚宣布比預期提早半小時起床(還是請教練wake up一下),請所有球員沖個熱水澡,連頭都洗,這個除了可以使頭腦完全清醒外,也能讓肌酸隨著表層血液流動,暫時性的稀釋一下。反正今天再怎麼打,也只有兩場比賽,比完就回家,車上睡個天翻地覆也無妨,所以用些小技巧寅吃卯糧的借用未來體力,為了奪其應是情有可原。其實這種職業運動選手日常進行的訓練節奏,效果遠勝過施打非法禁藥,但仍有職業選手敢於鋌而走險的嘗試,真正原因只有一個--<保住飯碗>,但內在因素卻大多是「身體老化走下坡」與「偷懶」---以30歲作內在因素分水嶺。

<勝負關鍵>
四強賽是相當難打的關卡,關鍵是與其說是實力的展現,倒不如說是「機會的掌握」。因為雙方的實力都有一定的水準,但主將也耗損到一定的程度,唯一教練能掌握的,反而是在學校球場內練的部分,那就是「防守」。
引用NBA季後賽場上的名言:「進攻是有高低潮,防守可沒有」(Magic Johnson , 1989),鬥球亦然。當主將疲累,三號四號球員領導攻勢時,防守的慣性能夠維持高水準,幾乎就掌握了八成勝算。教練在場邊必須耳提面命的訴球員--「用防守決勝負」、或者更誇張的「用生命去救球」,提升球員的信心指數,當進攻不順失靈時,仍有防守鞏固城池,牢牢緊咬對手,才有機會在決勝時刻給予逆轉的致命一擊。
所以,再把NBA的另一句名言端上來用:要奪冠必須做好三個字,那就是「防守、防守、防守」。沒寫錯,防守是defense,因為很重要,所以籃球之神在20年前就說了三次。

<高調 調高>
在這邊不只要談冠軍賽,更包括了同時進行的季軍賽,有許多球員的國賽體驗就將在這場結束後告終;後設一點的想法,這不僅只是本球季而已,在台灣升學主義陰影仍在的同時,這場或許就是他選手生涯的終盤站。相較於此,奪不奪旗,得第幾名,還不如跟這群同甘共苦的好隊友,一同打場盡全力的比賽,更來的重要。所以即使是季軍賽,別放棄沮喪,教練可以放手讓學生發揮,球員盡力比賽,最好讓觀眾誤會以為這邊才是精彩的冠軍賽,這樣就成功了。
回到現場操作的現實面,除了對手情報的簡述外,檢錄前的最後團隊講話,教練的說話內容就十分重要。在此之前,我們都教選手「其爭也君子」的運動精神,其實包含了許多「留有餘地」的價值隱喻,但是冠軍賽不是這樣打的。「認真打、全力以赴」這種太過抽象的用語,有講跟沒講差不多,球員需要有操作型定義的指令,畢竟,不是每位球員每天都在打冠軍賽,球員需要一塊可以依賴的信心浮板。這點並沒有標準操作方式,但是去年21U世界棒球賽,郭李建夫總教練就做得十分傑出,輕鬆地化解球員前一場複賽敗給日本的陰影,展現球員最佳表現,在各方面都遠勝對手,高比數擊潰日本奪冠。重點就來自他在比賽前的談話:他把要說的話,寫在戰術白板上(其實他每一場都有寫,場場目標不同),冠軍賽前寫的就是「高調 調高」,說明就是「態度高調,自信自己做的到、做不到的隊友也罩得住;水準調高,盡力展現我們平常練習的表現,把最好的一面拿出來,更要超過自己這一面」。郭李教練不多說,接著就交給隊長跟隊友說話,然後我們再轉播鏡頭看到的就是,我在看球生涯中完全沒看過的,進入冠軍賽卻完全不緊張的台灣隊。以前看到台灣球員打冠軍賽,那可能是大幅領先後的減壓放鬆,是種態度的傲慢,仍需擔心對手逆襲的猝不及防,實不足取;但21U可是從開賽就自信微笑到底,不責怪隊友,彼此加油打氣,所以雖偶遇逆境,也是一路微笑面對,所以也是一路領先到底。這是台灣運動界,我所見識過的,最佳冠軍賽打法。並不是因為結果是奪冠,我才推許,這樣的打法不能保證絕對奪冠,但是卻能保證一定帶給大家,一場無怨無悔、全面展現實力的好球。

<返程 餘韻>
勝負已分,塵埃落定,辛苦訓練的淚水汗水,在此得到肯定,獎盃的大小不重要、有沒有帶著旗子回家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球員彼此擁有了一段,沒來不能體會、別人不能替代的經典回憶,可以懷念好久、好久~~
其實個人對協會的頒獎儀式頗有微詞,不夠隆重、難成經典,感覺上就是獎狀給你、旗子麻煩你保管一年的感覺。應該還可以更好,未必要奧運模式唱歌升旗,世足盃式的台上全隊捧杯歡呼也是不錯。球隊才是該肯定的鎂光燈焦點,而非頒獎的貴賓—雖然我很清楚,第二天的報紙新聞稿該怎麼寫。
回程的車上,球賽的悸動仍在,想睡的睡,想療傷的療傷,也不用太去約束,教練有時可以利用這個時刻(先確認自己不用療癒),一對一的和球員深談,有時你會發現,他們不一樣視角下的世界。
不論有沒有夾道歡呼、有沒有校長會長家長迎接,返校時不要歸還物品後草草解散結束,教練請大家圍成賽前戰術圈,感謝球員的努力,教練繞圈逐一握手,大家喊聲後再解散,如此一來,就可確認球癌病株已深植球員心中,將不定期發作,除非他乖乖定期來球場回診。
文走至此,旅程也告一段落,發文此刻,天已微明,今年國賽的行程將在24小時後開始,遠途各校已準備啟程,祝眾球友收穫滿滿,安心上路。

<附記--另一段旅程>
某年奪旗的小將,一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返校,車上路上隨時都有旅客路人詢問旗子的意義,然後誇獎他們,小將收下上百個大拇指比的讚,胸口前的縣市名校名,將深深鐫刻在路人的印象中,強隊的印象將無限度的口耳相傳蔓延開來,個人是認為這樣不搭遊覽車的行程,雖然較累,但是很有宣傳效果。但是球員的反應更直接:

一路被這樣問,比頒獎典禮還爽!

讓孩子高調一下,高興一下,又何妨呢?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