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50903生死接線員的「器捐協調師」 在器官移植中穿針引線、以命換命的重要角色

 

生死接線員的「器捐協調師」 在器官移植中穿針引線、以命換命的重要角色

 

2021-06-03 19:12亞東醫院 器官移植委員會 潘瑾慧器捐協調師

 

示意圖。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示意圖。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你聽過器捐協調師嗎?

透過專訪讓您深入認識了解器官捐贈協調師,在器官移植中穿針引線、以命換命的重要角色。

 

Q:器捐協調師的主要工作是什麼?

社會大眾可能對這個職業還有些陌生,協調師工作內容主要是在病患符合捐贈條件時,醫師會啟動通報並且告知病患狀況,好讓我們團隊評估病患是否適合做捐贈,再向家屬說明器官捐贈、腦死判定流程以及陪伴安撫家屬的情緒等等,若家屬同意捐贈後,再執行器官分配及協調醫院內或是醫院之間等待的受贈者,提供器官能留給更多人的可能性。器捐協調師這個穿針引線的工作,目前根據統計全台共有52位,以及兼任的社工師10位,醫學中心基本上會有器捐協調師的編制。

 

Q:為什麼從護理系畢業後,會想要踏入器捐協調師的領域?

一開始工作是在振興醫院當護理師,當時在還沒有健保的情況下,很多人在等待心臟移植前,都必須先繳一筆保證金。當時我記得在一個聖誕夜的前夕,接到一通電話說有機會做心臟移植,我當時是臨床護理師,需要幫病人做移植前的術前準備,在等待進手術台時,當時的器捐協調師突然進來說:「很抱歉,我們接到通知說今天的心臟移植取消了。」稍事安慰病人離開後,現場就只剩下我和病人家屬,他們的心情瞬間從天堂掉到谷底,情緒在那一刻爆發,跪在我面前哭著說:「那下一個機會在哪裡,我們到底還能等多久?你們難道不能夠再去試試看,有沒有什麼轉圜的餘地嗎?」.......

那時候我就會想到,其實有一個捐贈是非常不容易的,像是我們平常在等公車、等考試放榜,或是等男女朋友下班時,都一定會有一個終止的時間點,可是器官移植沒有,並不會知道時間什麼時候會到,而且終止的原因可能是成功等到捐贈了,也可能是蒙主寵召,一輩子都等不到了。當下的我就覺得,如果有朝一日我可以跳到前面的器捐協調師,更深入的了解要如何幫助這些家屬,我一定要試試看這份工作。

 

Q:器捐協調師平常會遇到什麼困境?

這份工作會需要承擔很多隱形的壓力,時常面對喪親的家屬,承接很多悲傷的情緒,有時候會投射到自己的生命經驗裡,自己也會感到難過。認為最核心的關鍵是,這份工作對於「器官捐贈」這件事一定要有充分的認同,並且要把「無常」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因為整個流程中,可能會因為一句話,或是別人的一個想法,家屬就直接說「我可不可以不要捐了?」,而導致忙碌兩三天的工作直接喊停.....

在臨床上時常會遇到家人反映說,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有簽署這份文件,質疑是不是醫院器官短缺的一個說法,甚至是家屬不清楚什麼是腦死、什麼是植物人,這時就必須花很多時間向他們解釋,因為對家屬來說,在這個沉重的時間點,悲傷的情感經常卡在理性的醫學知識前面,必須要在短時間內消化和接受,對器捐協調師來說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工作。

 

Q:擔任器捐協調師的過程中,有沒有遇過印象深刻的案例?

其實很多案例都是很刻骨銘心的,因為每個家庭做決策的點和悲傷歷程都很不一樣。2018年案例是外籍新住民做捐贈,這位捐贈者來台灣十年後結婚也育有小孩,但因為感情的因素過不去發生意外,而她的家屬是在泰國的北部務農,第一次出國辦護照就是來處理女兒的後事,其實對家屬來說是一件很衝擊的事情,家人間這十年的聯絡都是靠視訊,從來都沒有踏上台灣這片土地,而當時候我們是聯絡泰辦處,盡快地辦護照以及跑相關程序。

2020年8月初由於不幸事故,有警員大愛捐贈了不少的器官,救了很多家庭,一位年輕的生命逝世,家屬的大愛捐贈,一切的一切讓人心疼不捨,思念及感恩。

如果問我一個很印象深刻的案例,我沒有辦法講出一個最刻骨銘心的,我覺得每個對我來說都很重要,像是我們也有遇過生命無常的事情,家屬在我們醫院不只捐了一位,家人為什麼會願意再度捐贈,就是對亞東有一定程度的信任,在整個捐贈的過程中,讓他覺得做這件事情是好的,並且在往後的悲傷歷程中有一個支點,讓他在走這個歷程時有一個信念,不管是完成當事人的心願,或者是讓他用他的方式留在世界上,對於他們來講,都是圓滿的。

 

Q:器官協調師這份工作對你的人生有什麼影響?會給後輩們什麼建議嗎?

這份工作是24小時手機不能關機,必須隨call隨到,有可能今天跟男朋友約會,在威秀影城排了電影票,買了爆米花在手上,進去才剛開始看預告時,電話就響了,或是買了很貴的舞台劇,剛看完第一個橋段,去排隊上廁所的時候,電話就響了,還是得馬上回醫院。

因為它必須是你人生順位的優先,這就需要看你的家人能不能接受,像是我的同事在母親節剛上高鐵要回去,電話就響了,我也只能盡量跟他說,我先暫時控制住現場,等他陪媽媽吃個飯後再回來。我們跟同事也都會培養一定的默契,只要能互相cover的都會盡量幫忙,但遇到比較緊急的時候,還是得馬上趕回醫院。

可能有很多社會大眾是不了解這份工作的,有時也必須承受各方的壓力,因為當有捐贈個案時,整個臨床工作會變得非常忙碌,你要啟動流程時,包含要請醫檢師為病患做檢驗及移植配對,要請醫師協助腦死判定等等,在臨床上會對醫事人員有很多額外的負擔,白天的時候人手足夠可能還應付得來,但如果病人在半夜時狀況不好,必須在半夜三點進行腦判時,就得馬上聯絡醫師,在半夜三點把他從家中的被窩中挖起來,協助腦判後才能繼續執行器官捐贈的流程。

稱職的協調師還有一個關鍵的地方,要如何讓身旁的夥伴及團隊願意很盡心地幫助你,才會是完美的流程,在器官捐贈的流程中,沒有任何人受到傷害,才是真正的圓滿。

「只要你願意付出,不要小看自己的可能性,你都能成為你想要的自己。」

—潘瑾慧器捐協調師

 

原文網址: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6005/5507127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現代移植醫學的進步已可挽救器官衰竭病患的生命,且提昇患者的生命品質,然而器官捐贈來源的短缺,乃成為器官移植手術無法救人無數的阻礙,為協助醫療服務,提倡尊重生命理念,造福民眾的健康,特於民國八十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正式成立「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Organ Donation Association, R.O.C.)」(設立許可:內社字第8221013號函;立案團體類型:社會服務及慈善團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