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42253主題曲Somewhere in Time是John Barry在俄羅斯音樂家拉赫瑪尼諾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第十八變奏的基礎上創作而成的

越時空的浪漫情懷——評《似曾相識》的音 樂
火車怪客ESKARE 發佈於: 2013-07-16 13:52

導演:吉諾特·茲瓦克 Jeannot Szwarc 7.8

音樂:John Barry Rachmaninoff 9.6

在好萊塢電影配樂「三傑」(3J)當中,我最為欣賞的是JOHN BARRY,和另兩個「J」(JOHN WILLIAMS,JAMES HORNER)相比,JOHN BARRY的電影音樂少了一些喧囂浮華,多了一份溫情和浪漫如《獅子與我》,《走出非洲》,但也不缺乏磅礡的氣魄如《冬之獅》,《與狼共舞》,實在很合我的口味。當然他那膾炙人口的007系列,也是影響了幾代人的經典……,而我最喜愛的JOHN BARRY作品,是1980年他為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又譯《似曾相識》)創作的電影配樂。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時光倒流七十年》可能只不過是一部劇情不太符合邏輯,又有些老掉牙的穿越題材愛情影片,但影片中美妙的音樂是永恆的,它衝破一切阻隔,常駐我的心間。

主題曲Somewhere in Time是John Barry在俄羅斯音樂家拉赫瑪尼諾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第十八變奏的基礎上創作而成的(拉赫的這首曲也是本片配樂的重要角色,我會在下面重點分析),本曲先是一段輕柔的長笛聲,演奏出舒緩優美的主旋律,隨後是絃樂自然加入,演繹並加強這一主題,如醇酒一般沁人心脾,聽來讓人心潮澎湃。而後鋼琴和長笛再度演繹這一主旋律,音色柔和細膩,並漸漸隱去,引起人的無限遐思……

Somewhere in Time無論是曲式結構還是旋律都和Barry的另一著名配樂《OUT OF AFRICA》(走出非洲)具有一脈相承的特性,是典型的John Barry配樂風格,因此我並不認為它是一首純粹的改編作品,確實,Barry 的音樂風格和拉赫瑪尼諾夫有所近似,都有著大氣和浪漫的感覺,因此被誤認為是拉赫的作品也不為怪。本曲和拉赫的原作相比,在情緒、結構與節奏方面都有很多相似之處,據說JOHN BARRY在創作這段音樂時,是將拉赫的十八變奏的五線譜上以某一線為中心,將上下的音符翻轉過來,沒有具體考證過,但我願意相信這個美好的傳說。

出演本片男主人公理查,當年風流倜儻的「老超人」克裡斯托弗·裡夫離我們都快十年了,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Somewhere in Time第一次出現是14分25秒,男主人公理查看到了女主人公愛麗絲的那幅牆上肖像,給他似曾相識的感覺,也引燃他心中的激情。

The Old Woman這一曲表現的是年老的愛麗絲邂逅年輕理查時的情節,此曲先以的絃樂齊奏營造出溫馨的氣氛,然後是小提琴的獨奏,表達老年愛麗絲對理查的無限思念,最後出現的是Somewhere in Time主題,蕩氣迴腸,婉轉動人。

愛麗絲交給理查金懷表,此時的理查還是一無所知的

愛麗絲再度重逢理查,心潮澎湃,眼中浮現點點淚光,為愛,她已守候一生,對理查說出了那句生死約定:「回到我身邊」,也暗示了影片的最後結局

The Journey Back in Time表現理查看到愛麗絲的肖像後,對她陷入魂牽夢縈的地步,他開始尋找一切和愛麗絲有關的東西,並且殫精竭慮想要回到過去重逢愛人,並借助催眠術終於成功的情節。音樂在這一段配合畫面,開始時營造出一種陰沉、暗淡的氣氛,絃樂奏出的旋律始終躲閃不定,而時不時出現的鋼琴演奏出的片段的旋律也強化了這個感覺,讓觀眾為理查的命運擔心不已。

當理查找到自己1912年在旅館簽名簿上的簽名,音樂轉為穩定,暗示時光旅行是可行的。

理查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終於回到了70年前,陽光照到他的臉上,音樂也變得明朗起來,然後結束。

A Day Together出現在理查歷盡艱險終於和愛麗絲見面後,愛麗絲和他快樂出遊的場景。樂曲以大提琴起奏,節奏歡快,旋律流暢,顯得恬淡安逸。豎琴的彈撥如同泉水流過山澗,表達二人在兩情相悅的幸福感覺,也讓觀眾分享屬於他們的快樂。後半段又回到主題旋律,更加著力刻畫這種浪漫的感覺。

在這美的不像話的湖邊,二人終於見面

劇中顯得非常端莊典雅的「邦女郎」簡·西摩爾偶爾還是流露出她嫵媚的一面

整部影片的影調是金黃色的,顯得溫馨而懷舊

Rhapsody on a Theme of Paganini(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的第十八變奏片段,是影片的另一重要主題音樂,甚至可以說是影片音樂的靈魂和源泉,它是由拉赫瑪尼諾夫在1934年創作的。旋律既含蓄又熱烈,異常動人,他是作曲家在流亡國外17年後在美國創作的,取材於帕格尼尼的24首小提琴隨想曲,其中最著名的是就是第十八首,帕格尼尼作品一貫以炫技般令人目不暇給的奔放演奏著名,而拉赫變奏的這一主題卻是舒緩而優美的,把他對俄羅斯故鄉的懷念也表現在這首曲裡,成為拉赫最為人熟知的作品。

影片裡這首曲子第一次出現在老年愛麗絲見到年輕理查之後,她打開唱機,唱片裡的音樂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是他們二人堅貞愛情的象徵。也表達了愛麗絲對理查的相思之情。

隨後,她又手撫心上人創作的劇本,陷入對往事的幸福追憶。此時,浪漫的旋律又在畫外飄起,畫面轉至八年以後的芝加哥。

此時的理查已經功成名就,但也陷入創作的瓶頸,前往湖濱大飯店度假

理查在飯店陳列室見到了愛麗絲的這張照片不久後,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再度響起,有一束光從斜上方打出,給人以如夢似幻的感覺。象徵

畫框裡的愛麗絲雍容高貴,溫婉可人,她的微笑宛如蒙娜麗莎一般迷人,很難想像女演員簡·西摩爾還曾出演過風情妖嬈的邦女郎,此時出現的音樂更強化了這種美妙的感覺。

上面這位老先生看著面熟,一查果然是曾經客串過《成長的煩惱》劇集的老戲骨比爾·厄文,都是扮演旅館僱員。

愛麗絲留下的遺物八音盒奏出的旋律還是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這是他們愛情的見證

當二人出遊泛舟於湖上,理查快樂的哼起了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的旋律,愛麗絲一聽也非常喜歡,問他這首曲子的名稱,即便是拉赫瑪尼諾夫樂迷的愛麗絲此時也不可能聽過這曲,因為要過22年後,這首曲子才會問世,這是理查從未來帶給她的最好禮物,這醉人的旋律和他們的感情合而為一,水乳交融。

The Man of My Dreams出現在愛麗絲在演出中擅改台詞,藉以表達對理查的愛情,此時音樂在背景淡淡的響起,襯托她對理查的深情表白,這是一段堪比莎士比亞在《皆大歡喜》中那段「世界是個大舞台,我們每個人都是演員」的經典台詞片段。

Is He the One的旋律出現在愛麗絲結束表演之後去拍照片,看到理查,她微笑了,攝影師捕捉下了迷人的瞬間,成為經典的作品,原來這就是70年後理查看到的那張牆上肖像。

Return to the Present仍然是主題曲的變奏,不過更加緩慢和憂傷,它出現在由於理查錯拿1979年的硬幣被意外帶回現代,和愛麗絲生死分別,從此痛不欲生,形銷骨立,終於決定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最終,在鋼琴版的Theme from Somewhere in Time,處於彌留之際的理查聽到了愛麗絲來自天國的召喚,二人終於幸福重逢。

美妙的音樂是永恆的,就像理查和愛麗絲的感情:「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不是嗎?

http://i.mtime.com/eskare/blog/7645423/轉載大陸

約翰·巴裡
John Barry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