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10533十字軍東征

十字軍東征

聖戰‧十字軍東征(The Crusades)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的安條克之圍(The Siege of Antioch)

十字軍東征(拉丁文:Cruciata,伊斯蘭世界稱為法蘭克人入侵,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羅馬天主教教皇的准許下,由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對他們認為是異教徒的國家(地中海東岸)發動了持續近200年的宗教性戰爭,東正教徒也參加了其中幾次十字軍。參加這場戰爭的士兵佩有十字標誌,因此稱為十字軍。十字軍主要是羅馬天主教勢力對穆斯林統治的西亞地區作佔領並建了一些基督教國家,因而也被形象的比喻為「十字架反對弓月」;但也涉及對「基督教異端」、其他異教徒和對其他天主教會及封建領主的「敵對勢力」的征服,如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將矛頭指向了東正教的拜占庭帝國。天主教徒相信十字軍的最初目的是收復被穆斯林異教徒統治的聖地耶路撒冷。當塞爾柱土耳其的穆斯林在安納托利亞對基督教的拜占庭帝國取得軍事勝利時,十字軍的戰役為響應拜占廷的求助而被點燃了。曠日持久的戰役斷斷續續在累范特地區展開,戰爭中敵友雙方界線不完全是按宗教劃定,例如第五次東征時基督徒們與羅姆蘇丹國結盟。十字軍雖然以捍衞宗教、解放聖地為口號,但實際上是以政治、社會與經濟等目的為主,伴隨着一定程度上的劫掠,參加東征的各個集團都有自己的目的,甚至在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劫掠了天主教兄弟東正教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所以,美國學者朱迪斯·M·本內特在他的著作《歐洲中世紀史》里寫道,「十字軍遠征聚合了當時的三大時代熱潮:宗教、戰爭和貪慾」。到1291年,基督教世界在敘利亞海岸最後一個橋頭堡——阿卡被攻陷,十字軍國家的命運告終。十字軍東征對西方基督教世界造成了深遠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影響,其中有些痕迹至今尚存。

歷史背景

關於十字軍東征的起源和歷史背景,在歷史學界存在廣泛的爭議。一般來說,它與11世紀歐洲的社會和政治形勢、天主教會改革、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在歐洲和中東地區的鬥爭有着緊密的聯繫。

穆斯林的擴張

從第一世紀開始,創始於羅馬帝國境內猶太省(今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區)的基督教迅速傳遍羅馬帝國。4世紀時的基督教已是羅馬帝國的最大宗教,313年米蘭敕令使之合法化,並在380年時狄奧多西大帝任內成為為羅馬帝國的國教。在隨後的幾個世紀,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和敘利亞地區都處於羅馬帝國及其分裂後的拜占庭帝國境內,基督徒在聖地佔據壓倒性優勢。
7世紀,伊斯蘭教在阿拉伯半島興起。像基督教一樣,伊斯蘭教明令禁止穆斯林以武力脅迫非穆斯林入教和發動非正義或非防衞性的戰爭,在此原則下,先知穆罕默德的後繼者——四大哈里發時期的穆斯林們踐行了有限制的武力,並迅速向阿拉伯半島以外的地區擴張,中東的歷史格局從此發生巨變。而此時拜占廷帝國和波斯的薩珊帝國因彼此的連年戰爭而筋疲力竭,人民厭戰,新興的穆斯林從中得利,獲取民心。穆斯林在636年的約旦擊敗拜占廷軍隊,並於638年佔領了聖地耶路撒冷穆斯林稱為古都斯。在7世紀的剩餘時間裡,阿拉伯人不可阻擋地向北方和西方驅進。阿拉伯軍隊於711年渡過直布羅陀海峽,並擊敗了西哥德人;次年擴張至伊比利亞半島中部(今西班牙);到8世紀30年代,在歐洲西面,以北非柏柏爾人為主的穆斯林征服者挺進到法蘭克王國的心臟地帶,卻在732年的圖爾戰役中被查理·馬特挫敗,其在西歐的擴張步伐遂被遏止。而在東面,717年—718年君士坦丁堡抵擋住了烏邁耶王朝阿拉伯人的圍攻,到9世紀時西西里島和許多其他地中海島嶼已被阿拉伯人奪取。在這場征服風暴過去後的時期,尤其是在阿拔斯王朝時代,在官方奉行伊斯蘭教原則下,巴勒斯坦地區的基督徒總體是安定的。的確,教會和大地主喪失了他們的土地,而這些土地被收歸於伊斯蘭國家國庫、寺院以及他們的高層官員所有;但是,當地民眾很少遭受騷擾,阿拉伯人的政府所課的土地稅和人頭稅,比過去拜占庭帝國所征的相對較少。在耶路撒冷有奧米耶朝所建立的年集市,吸引了大批西歐商人和朝聖者。在《聖阿丹南傳》里,對下列情況表示驚訝:「來自各國的無數商人群眾,常聚集於耶路撒冷來互相進行買賣。」在869年耶路撒冷主教狄奧多西寫給君士坦丁堡的同僚的信里,讚揚了薩拉森人的寬大政策,因為基督徒可以建造教堂並依照他們自己的法律過活。10世紀,拜占庭收復了周邊一些失地,但未佔領耶路撒冷。
909年,伊斯蘭教什葉派首領在突尼斯以法蒂瑪和阿里的後裔自居,自稱哈里發,是為法蒂瑪王朝(中國史書稱「綠衣大食」),建都馬赫迪亞(969年遷至開羅)。1009年,西方對穆斯林態度發生了巨變,日後聖地的統治權在十字軍出現前反覆在什葉派(開羅)和遜尼派(巴格達)政權之間交替。這一年, 第六任埃及法蒂瑪王朝哈里發暴君哈基姆(Al-Hakim bi-Amr Allah)下令摧毀包括聖墓教堂在內的所有耶路撒冷基督教堂和猶太會堂,加深了對非穆斯林的迫害。基督教徒到耶路撒冷朝聖的路被封,在近東,朝聖者受新入主西亞的突厥奴隸軍人穆斯林侮辱的消息傳至西歐,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互相對立氣氛更加嚴重。
1039年,在埃及,哈基姆的繼任者收受了一定的財物後允許拜占庭重建聖墓教堂,雙方關係再次和平[。隨後,朝聖者被允許往來於聖地,同時突厥穆斯林統治者們也認識到朝聖者之於增加財源的重要性。因此,對異教的迫害中止。然而,破壞畢竟已經造成,而後來的塞爾柱人(另一支入主西亞的突厥人)加劇了基督教世界的堪憂。塞爾柱人原是突厥烏古斯部落聯盟的一支,居於中亞吉爾吉斯草原,以其酋長塞爾柱(Seljuq)命名。1037年,日益強盛的塞爾柱人建立王朝。1055年,塞爾柱王朝推翻白益王朝,控制了巴格達的哈里發政權。塞爾柱帝國的擴張引發了與拜占庭帝國和法蒂瑪王朝在中東地區的利益衝突,其中1071年在曼齊刻爾特一役中拜占庭的慘敗,以及1073年(一說1076年)耶路撒冷為塞爾柱人所佔領,對十字軍東征產生了刺激作用。在塞爾柱突厥人的統治之下,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的人民及基督徒的地位,史學界尚存爭議。從摩西·吉爾的著作和現存的古手稿殘片來看,「塞爾柱的佔領巴勒斯坦時期(1073年—1098年),屠戮多,人口減少,文物遭肆意破壞…」。但是,美國史學家詹姆斯·W·湯普遜援引拉姆塞的話說,「塞爾柱蘇丹以極其寬大和容忍的態度,來統治他們的基督教臣民,甚至有偏見的拜占庭歷史學家,也隱約談到:基督徒在很多情況下寧願受蘇丹的統治而不願受此前的皇帝的統治……至於宗教迫害,在塞爾柱時代,沒有一點痕迹。」。既然11世紀以前穆斯林的統治和11世紀土耳其人的統治並沒有那麼大的反差,而西歐的反應卻反差強烈,甚至會大量流傳關於土耳其人虐待的虛妄傳說,那隻能說明同過去相比西歐這一方發生了變化。

1092年的塞爾柱帝國

拜占庭帝國

1071年,塞爾柱帝國在曼齊刻爾特戰役中大敗拜占庭帝國軍隊,結果使拜占庭喪失了大半的國土,其版圖只限於巴爾幹半島一隅和安納托利亞西北角。君士坦丁堡方面面臨重重威脅,不得不尋求西方的軍事援助。作為對曼齊刻爾特局勢的回應,1074年教皇格里高利七世發出名為「上帝的士兵」(milites Christi)呼籲,而這常常為當時的西歐所忽視。

西歐的變革-社會

11世紀前,歐洲人口並不多,許多人受着貧困的侵襲;木質城堡局限了人們的視野;貨幣不流通,文化只見於王宮和修道院。權力分散和野蠻粗暴是這個時代的特徵。1000年左右開始,大規模的人口遷移趨停,人口逐漸增加。農民們有了較好的工具,他們開墾荒地和森林以擴大耕地,富餘糧食也越來越多。城市居民增加,開始有別於鄉村,不過這些城市規模遠小於東方。在東方許多港口,西歐人的身影較頻繁出現了。
隨着基督教在維京人、馬扎兒人和斯拉夫人中的傳播和加洛林王朝的崩潰,西歐國家的疆域逐漸趨穩;另外,采邑制更加普及,封建領主遍布,他們買得起包括戰馬在內的作戰裝備,這些領主以及隨從們被稱為「騎士」,成為貴族階層的一個象徵,建立在日耳曼崇尚勇武、榮譽和忠誠傳統上的騎士制度逐漸成形。許多國家內戰、民族迫害和領主間的私戰等暴力事件不斷發生,像公國、伯國這樣的封建領地實力相對均衡。貴族階層的作戰和冒險慾望強烈,這與當時天主教廷發佈旨在使人們剋制暴力的「上帝和平、上帝休戰」運動(Peace and Truce of God)相矛盾

宗教-朝聖的世俗化

11世紀的歐洲正處於克呂尼運動的高峰期,宗教的思想觀念與感情已深入到人們的骨髓,人們的時空觀、財富觀、勞動觀以及其他一切行為,無不受到基督教的深刻而持久的作用,在幾乎任何一個教堂或小村莊都會聽到人們發自內心的對天國的追求和對地獄的恐懼。十字軍東征發生前的10—11世紀之交,正值基督教史上的所謂「世界末日」,而這時的西歐也正處於長期的荒年。。人們瘋狂地相信《啟示錄》中提到的基督在十字架上被釘死以來的千年末日已經來臨,類似「世界末日之時,西方皇帝會在耶路撒冷加冕,並與反基督的異教徒在那裡戰鬥」的傳言在歐洲各地到處散播。
在這種壓力下,一種強烈的「贖罪」與「修來世」的意識成為當時的社會時尚,人們把現實苦難看作是上帝對其的懲罰,積極提倡苦修、禁慾、補贖,並由此引發出狂熱的對物崇拜和聖地朝聖。在歐洲聖地朝聖早已有之,但此刻的朝聖被教會賦予了新的含義,即朝聖本身也是一種補贖,朝聖者啟程之始要象教士一樣立誓信教,朝聖期間要過獨身生活,並要朝聖者到達聖地進行祈禱時,「他本身已具有了一種權力,可殺一個邪惡的人或治癒一個病人」。到11世紀時,歐洲朝聖者的人數空前增長。原先小規模的朝聖被大規模的懺悔朝聖所代替。1054年康布雷主教率領3000名朝聖者前往耶路撒冷;1064年—1065年德國科隆、美因茲等地的主教率領上萬名基督徒和一支擁有相當人數軍隊組成的朝聖大軍前往耶路撒冷,結果約有3000人在途中倒斃。在當時宗教文化濃厚的時代氛圍中,去往聖地進行「聖戰」成為一條便捷的贖罪途徑,對於窮苦又無援的民眾來說,朝聖或到東方去「聖戰」也是他們改善命運的出路。

教皇額我略七世 1085年的伊比利亞半島:南方的伊斯蘭國家穆拉比特和北方的基督教諸王國(A阿拉貢王國,C卡斯蒂利亞王國,L萊昂王國,N納瓦爾王國,P葡萄牙王國)

教會政治鬥爭

東歐的拜占庭帝國長期奉行的東正教派,並與羅馬的天主派在神學、教會組織等各方面的分歧不斷擴大。1053年,拜占庭帝國基督教會君士坦丁堡牧首彌格耳 (Michael Cerularius) ,因君士坦丁堡的拉丁禮教堂拒絕使用希臘禮拜儀式,遂將其全數關閉。羅馬教廷提出抗議。彌格耳反而質問西方教會彌撒用無酵餅源自猶太人實為異端。羅馬教宗良九世派了樞機主教亨拜(Humbert)至君士坦丁堡,與彌格耳談判,但是雙方各不相讓,談判破裂。1054年7月14日亨拜進入聖索非亞大教堂,將開除彌格耳教籍的判書放到祭台上,出了教堂。而彌格耳不肯屈服,當眾把羅馬教宗送來的詔書燒毀。之後羅馬教宗和君士坦丁堡牧首相互絕罰,基督宗教正式分裂為西方天主教(拉丁教會)和東方東正教(希臘教會)。有歷史學家認為,雖然發起第一次十字軍東征的教皇烏爾班二世沒有提及羅馬教廷謀求在東方的影響力,但不失為號召十字軍的目的之一。
從羅馬帝國晚期到11世紀,教會官員的任命儘管理論上是羅馬天主教會的任務,但實際上由世俗權威履行。主教和修道院長們接受世俗權利,買賣聖職活動泛濫,甚至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對羅馬教廷施加影響。教皇格里高利(1073年—1085年在位)因應當時的宗教改革呼聲,提出的教會的權柄高於政治的權柄,並下令禁止貴族私自封立主教及指派教會職位,要求聖品人員嚴守獨身的誓言。然而,這對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封建統治者們,尤其是靠日耳曼主教和倫巴底主教支持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四世構成威脅,因此發生了敘任權鬥爭。教皇和皇帝雙方勢力都需要引導輿論獲取民眾支持,而號召人們對聖地的宗教熱情對確立教皇的「普世權威」是有利的。

經濟

實際上,來往朝聖的人們中有不少帶着朝聖者和商人的雙重角色。如10世紀末期,一些意大利商人利用拜占庭給他們的保護建立了同埃及與敘利亞的商業關係。他們對聖地表現出熱忱,在安提阿和耶路撒冷為朝聖者建造旅舍。後來,穆斯林與熱那亞和比薩艦隊作戰失利,加之諾曼人征服西西里(1090年),伊斯蘭勢力逐漸喪失了在地中海的優勢地位,意大利沿岸各共和國的商業野心受到了有力的刺激。

東征前的十字軍

實際上基督徒對異教徒的「聖戰」的序幕在東征之前就已拉開,如1090年意大利南部皈依基督教的諾曼人從穆斯林手中奪回了西西里島。而最早的十字軍運動發生在西歐的邊緣——伊比利亞半島,西歐的基督徒與穆斯林的矛盾在此表現最為劇烈。早年阿拉伯人入侵併滅亡西哥德王國時,半島上就開始了收復失地運動。11世紀,支援伊比利亞人對異教徒的戰鬥的外國騎士(主要來自法國)增多,同時半島北方基督教的卡斯蒂利亞王國與萊昂王國實現了聯合。在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前夕,作為與東征部隊的呼應,教皇烏爾班二世便鼓勵這裡的基督徒們收復塔拉戈納。

克萊蒙特宗教大會

教皇烏爾巴諾二世在1095年11月在意大利帕辰察召開宗教會議,正好東正教的拜占庭皇帝派來特使在會議上痛陳突厥人西侵的壓迫,於是教皇在會議上疾呼西歐應收復聖地並解救同為基督教兄弟的危難,但對抗強大的穆斯林勢力必須有更多的團結勢力,於是教皇在同年11月冬天在法國克列芒召開更大的基督教會議發表演說以號召更多響應者,此次參與會議多達數萬人並且包含了各地大主教與封建貴族騎士與平民,造成貴族與平民間熱烈響應,並且確立以十字記號為軍隊徽幟,製訂大量徽章大量發放,十字軍的名稱由此而來。

十字軍東征地圖

十字軍的主要戰事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


克萊蒙特會議後,在教皇烏爾巴諾二世的指導下,加之對經濟和精神特權的憧憬,西歐許多社會階層都躍躍欲試,指望在十字軍東征中能夠碰到好運氣,改變自己的處境。第一次十字軍空前需要現款,這導致了經濟社會一度混亂。許多主教、貴族,甚至農民拿出了窖藏多年甚至百年的貨幣,法蘭克帝國瓦解和早期封建割據的局面可見一斑。不少貴族、自由人為踏上征途而千方百計獲取裝備、物資和現款,包括出售不動產、掠奪猶太人等等。教皇委派一批正式傳教士到歐洲各地向騎士階層宣傳十字軍運動,預定於1096年8月由歐洲武裝騎士組成部隊出發。然而,有一些自告奮勇的狂熱宣傳分子同時鼓動了下層貧民。這些被鼓動的貧民或來自於領主的農民和僕役,或有城市流民、亡命之人等等,他們或許不知道十字軍的宣傳意義,但他們知道要擺脫目前的困頓和窘況。1096年3月,在「隱士」彼得和沃爾特·桑薩瓦爾的率領下,這些平民迫不及待地自行組織出發了,即平民十字軍。這群「軍隊」似乎不是前去作戰,去同基督教的敵人搏鬥,而更像是舉家移民。「他們以牛羊當作馬用,沿途拖着雙輪小車,車上堆着破碎的行李和孩子們,每經過一個堡壘或城鎮,孩子們伸手問到,『這是耶路撒冷嗎?』。」這隻看似可憐的隊伍,卻漫無紀律,沿途殘忍地進行劫掠和屠戮,許多猶太人、匈牙利人等在他們眼中看起來像「異教徒」的人都慘死在他們手下,但他們本身損傷慘重,疾病、鬥毆和貧困讓這支隊伍漸趨萎靡。在死去過半人的情況下,平民十字軍到達君士坦丁堡,又被君士坦丁堡的皇帝打發到小亞細亞迎戰精銳的突厥人,幾乎全軍覆沒。
1096年秋天,由武裝貴族和騎士組成的正規十字軍開始出發。1099年,十字軍佔領埃及法蒂瑪王朝穆斯林控制下的耶路撒冷,並建立了十字軍國耶路撒冷王國和三個附屬小國:伊德薩伯國、的黎波里伯國、安條克公國。這次戰事中十字軍屠殺了安提阿和耶路撒冷二城。屠城之舉影響深遠,令穆斯林日後對基督徒留下永不磨滅的傷痛。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

1144年,穆斯林開始反擊,塞爾柱人摩蘇爾總督贊吉(Zengi)攻打伊德薩伯國。耶路撒冷國王向法王路易七世和德國國王康拉德三世求援,開始了第二次十字軍東征(1147年 - 1149年),結果失敗,伊德薩伯國滅亡。期間因贊吉遇刺,便由其子努爾丁繼承其位,積極統合穆斯林世界的力量,為日後的薩拉丁反收復耶路撒冷作準備。

烏爾巴諾二世在克萊蒙特做東征號召 十字軍的裝束

第三次十字軍東征

1187年,埃及此時已經更換為阿尤布王朝,並統一了伊斯蘭世界中前什葉派統治的法蒂瑪王朝和遜尼派巴格達兩者的力量,其蘇丹是連西方人都稱讚有騎士風度的薩拉丁,他以聖戰為號召,動員穆斯林軍隊反攻十字軍國家,最終成功攻克耶路撒冷,俘虜了耶路撒冷國王。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一世(紅鬍子)、英國獅心王理查一世和法王腓力二世發動了第三次十字軍東征(1189年 - 1192年),腓特烈一世在途中墜水而死,其部隊退出戰爭。法王腓力二世與英王理查一世及後不和,腓力以國內發生糾紛為藉口,途中返回法國,最終只剩理查孤軍力戰薩拉丁。薩拉丁進行了頑強的抵抗,雙方互有勝負,最終達成停戰協議。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

1202年,教皇英諾森三世發起了第四次十字軍東征(1202年 - 1204年)。最初的目標是埃及,後來改變了軍事計劃,攻佔了君士坦丁堡,掠奪達一星期之久,拜占庭帝國的大部分土地也被攻克,並建立了拉丁帝國(1204年 - 1261年)。
1204年,法國國王腓力二世兼并了諾曼第公國的全部領土,法英交惡。
1215年,英國貴族強迫英國國王約翰簽訂《大憲章》,要求王室尊重司法過程,接受王權受法律的限制。約翰無意遵守,隨即爆發內戰。次年約翰病逝,內戰停火。

十字軍討伐阿爾比派

教皇英諾森三世曾經屢次想要同化基督教派阿爾比派,但最終還是失敗。1209年,英諾森三世發起了「阿爾比十字軍」(Albigensian Crusade),討伐整個法國南部的阿爾比派。此次暴力鎮壓經歷20年(1209-1229)。自此,阿爾比派全被異端裁判所除滅,至14世紀末期,該派逐漸消失。

兒童十字軍東征

1212年,傳說教會在法國和德意志組織兒童十字軍東征。有學者認為參與者其實多為流浪人員。

第五次十字軍東征

教皇英諾森三世生前發起,1218年開始的第五次十字軍東征(1218年 - 1221年),以埃及阿尤布王朝為進攻目標。1219年攻佔埃及達米埃塔(Damietta),1221年由於尼羅河水泛濫被迫撤退。幾乎於此同時,1219年至1221年,成吉思汗發動第一次蒙古西征,滅穆斯林花剌子模王朝,令伊斯蘭世界兩面受敵。

《十字軍進入君士坦丁堡》德拉克洛瓦1840年作 1240年時的條頓騎士團於普斯科夫

第六次十字軍東征

1228年 - 1229年,仍然以埃及阿尤布王朝為進攻對象。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二世通過軍事壓力和談判,為耶路撒冷第二王國取得耶路撒冷、伯利恆和通往地中海的走廊。但是到1244年耶路撒冷再度被流亡的花剌子模穆斯林佔領。
1236年—1241年,拔都率領蒙古軍團向高加索、東歐、中歐進行第二次蒙古西征,建立金帳汗國。

第七次十字軍東征

法王路易九世發動第七次十字軍東征(1248年 - 1254年),進攻埃及阿尤布王朝,被埃及馬木留克奴隸兵團擊敗,路易九世被俘,1250年以大筆贖金贖回。阿尤布王朝也於1250年被馬木留克王朝取代。 1252年至1260年,旭烈兀率領10萬蒙軍進行第三次蒙古西征,滅巴格達末代阿拔斯王朝哈里發,大有把西亞穆斯林勢力連根拔起之勢,之後蒙古征服者建立了伊兒汗國,繼續準備西征,近東伊斯蘭世界的存亡岌岌可危。

第八次十字軍東征

1270年,此次東征由法王路易九世領導,進攻突尼斯穆斯林哈夫斯王朝。路上發生流行病,路易九世染病身亡,軍隊撤退。

第九次十字軍東征(Ninth Crusade)

第九次十字軍東征有時也被合併成第八次東征的一部分。由英國的愛德華親王於1271及1272年發動。他獲知法王路易九世在西線失敗之後,率軍渡海在巴勒斯坦阿卡登陸,企圖從東線進攻,但是最終被埃及馬木留克兵團擊敗。
此後,十字軍在東方的領土逐漸落入穆斯林手中。1291年,最後一個據點阿卡(今以色列北部城市)被埃及馬木留克軍隊攻陷,耶路撒冷王國滅亡。

北方十字軍入侵

北方十字軍戰役是由丹麥和瑞典信奉天主教的國王,德意志的寶劍,條頓騎士團和他們的盟友針對北歐波羅的海東南部,信奉異教的立陶宛發起的十字軍戰役。瑞典和德意志為反對俄羅斯的東正教徒而發起的戰役,有時候也被認為是北方十字軍戰役的一部分。 這些戰爭中的一部分在中世紀時就被稱為十字軍戰役,但是其他部分,包括大部分的瑞典的部分,到19世紀才第一次被浪漫民族主義歷史學者稱為十字軍戰役。波羅的海東部因為軍事征服而改變:首先是利沃尼亞人、拉特加利亞人和愛沙尼亞人,然後是瑟米利亞人、庫爾蘭人、普魯士人和芬蘭人,都被丹麥人、德意志人和瑞典人合夥擊敗、洗禮、佔領,甚至有時候滅絕。

最後一次十字軍

1390年,奧斯曼土耳其軍隊進攻拜占庭帝國。拜占廷皇帝曼努埃爾二世向羅馬教皇發出呼籲,請求支援。受此請求,教皇博尼法斯九世呼籲,由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西吉斯蒙德和法國勃艮第公爵組織了最後一次十字軍遠征,由勃艮第公爵的兒子孔德·德·納弗爾斯(Comte de Nevers)統率。1396年9月28日,最後一支十字軍隊伍在尼科堡戰役(Battle of Nicopolis)中被土耳其軍隊打敗。

其他的十字軍

聖地亞哥騎士團是以收復伊比利亞,驅逐穆斯林摩爾人為使命。
胡斯戰爭,教宗瑪定五世發出了教宗詔書組織十字軍要消滅胡斯派。
蒙古軍入侵波蘭,後來教宗亞歷山大四世發動了十字軍對抗韃靼人。
阿拉貢十字軍,由瑪定四世發起,對阿拉貢王國的佩德羅三世發動。

十字軍東征的影響

第一次十字軍由西歐封建貴族騎士們在西亞建立了短暫王國,耶路撒冷王國僅維持了88年,但是十字軍東征卻對地中海沿岸國家人民包括(猶太人、東方基督教徒和穆斯林)都帶來了深重災難,伊斯蘭世界無復阿拉伯帝國時期的強大直到奧斯曼土耳其人的掘起。之後十字軍還在威尼斯人幫助下侵入當時土耳其人無法攻破的君士坦丁堡,成為兩百年後奧斯曼土耳其大軍攻下此城的肇因。數次大規模軍事動員也使西歐各國人民損失慘重,幾十萬十字軍死亡,教廷和封建主卻取得了大量的財富。並使日後東方伊斯蘭世界與西方基督教世界互相對立加劇。另一方面,歐洲原本因西羅馬帝國滅亡使歐洲進入黑暗時期,因為十字軍運動帶回大量東方進步文明,並導致大量農奴解除依附關係,成為自由民,加速了西歐手工業、商業的發展,亦是文藝復興與近世中產階級商業文明的一重要成由,塑造出近代強盛的歐洲。

十字軍東征失敗的原因

第一點,十字軍缺陷多,例如根本沒組織、沒軍紀、作戰時沒有統一的指揮號令者、面對長期對峙的後勤補給幾乎毫無規劃等。十字軍所到之處,搶掠、偷盜,遍地焦土,時有所聞,使十字軍聲名日漸惡化。
第二點,整個十字軍運動失去社會後盾。自十三世紀以來,隨着商業社會的成長,以及封建君王的王權伸張,封建貴族的社會經濟地位急劇下落,騎士精神在新政治和新社會裏,喪失其傳統地位;因此以收復聖地展現中古騎士精神的十字軍運動,便失去了社會號召力。
十三世紀後,「十字軍」逐漸轉型,脫離「收復聖地,援助東方基督教徒」的單純目的。自從教宗英諾森三世(Pope Innocent III, 1161-1216)發動十字軍對抗阿爾比派(Albigensian Crusade, 1207-1208),「十字軍」的定義逐漸轉變為泛指「奉教會旨意,以基督之名從事聖戰的活動」。

---------------------------------------------------------------------------------------------------------------

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060317   轉載

   懷抱着基督教(天主教,以下同)信仰的歐洲國家對信服伊斯蘭教中東各民族的構怨始自十字軍(Crusades 1096-1291)的前後,時值我國宋朝,通西域的路被西夏國遮斷,因此對十字軍東征事蹟毫無記述。直到今日,教條的堅持和歧見,加上耿於懷之潛意識作祟,造成隔閡。及至以色列人自歐洲返國,阿,猶兩族間的明爭暗鬥,構怨,擴大,終至爆炸程度。
   沒有中央亞細亞大食國西移進攻東羅馬帝國,控制了中東包括巴勒斯坦(Palestine),禁止歐洲人前來耶路撒冷朝聖,就不會有歐洲各國組成十字軍攻取巴勒斯坦之舉,前後共有三次,或五次,甚至有史學家認為是八次,觀點和評斷各有不同。大食國(Seljuks)的先民本是黑衣大食和白衣大食,他們在唐代中葉(公元八世紀)多次入貢,那時唐京長安已經有了景,摩尼,佛,祆,天方(伊斯蘭)等宗教寺院。
   大食屬於突厥系民族,信服伊斯蘭教,國勢正擴展中,入貢中國是為了貿易,通好,探聽虛實,東進?無可測度。可能由於東進無力,才於九世紀時南下入波斯,被同化,先將波斯國征服,次入中東文化中心的巴格達。直到今日,它和開羅與大馬色(敘利亞)同為三大伊斯蘭教及其文化中心。語言學家將古代世居阿爾泰山(Altai ,在蒙古西北)和烏拉山(Ural,在西伯利亞,歐,亞由此分界)。全部遊牧民族定為“突厥語系民族”,而非突厥人。這個廣大區域的人民有共同類似的語言,但是血裔和外型卻非盡同。
   太史公司馬遷寫史記,臚列了西域的國名和要事,記載張騫西使,第二次被俘,娶匈奴女,曾先後到過烏孫,大宛,南下大夏,是否親自到過其西的安息(波斯)不詳,但至少其副使到過。烏孫的西面是康居,再往西為奄蔡。司馬遷說這些國家同俗,應包括有共同的語言,此點與西方語言學家的定論吻合。比張騫晚約一百七十年的班超,於東漢光武帝時期西使,遠達裏海(Caspian Sea)邊,那就是大食人祖先的世居地——奄蔡。
   伊斯蘭教的創立者穆罕默德(Muhammad, 570-632)曾到過耶路撒冷,足踏摩里亞高地的大石磐,傳說是在此升天,會見上帝,始祖亞伯拉罕,摩西,耶穌等諸聖。而此大石磐是古時亞伯拉罕欲殺其長子獻祭上帝之處。猶太人相信亞伯拉罕的長子是以撒,是他們的祖先;阿拉伯人則堅持長子為以實馬利,是阿拉伯人的祖先。為此互相爭執四千年迄今。
   公元638年,第三世伊斯蘭教主Omar在東羅馬帝國通好的環境下,率軍民入城,建寺於大石磐旁。後繼的教主Abd al-Malik在687年建磐石寺於其上,即今日的Dome of the Rock,四年後完成。之後,東羅馬國君在此建聖墓堂,各宗教信仰的民族相安無擾,歐洲來此的朝聖者受到保護。
   以巴格達(Baghdad)為國都的大食人強大起來,敗東羅馬帝國,佔據其中東的各地包括巴勒斯坦,並敗埃及的伊斯蘭王朝。此時歐洲前來的朝聖人被劫,甚至被殺害,基督教堂被燒。歐洲各國此時興起了十字軍,以解放猶太全地與聖城耶路撒冷為目標。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的領導人是一位名叫彼得的隱士,他肩扛一座十字架行遍西歐各地,號召了約三萬人,於1096年分從各地啟程,水陸並進,兩年後打進巴勒斯坦,解放聖城之戰歷一個半月,並將巴勒斯坦劃成四區,聖城成為耶路撒冷王國一部分。歐洲人思鄉逐漸返國,而守軍老化,五十年後,此地復歸突厥語系的伊斯蘭軍。
   1147年,法王公Louis七世和德王公Conrad三世並未相約,各自率軍前來,救援無效敗於中途,此為二次東征,結束於1149年。
   十字軍第三次東征是在第一次東征之後約九十年。埃及的伊斯蘭軍興起一名智將Saladin,一時被譽為聖人與英雄,敵對的基督教軍對他的坦誠和勇敢咸予尊重。德皇Frederick一世率軍,敵不過他;法皇Philip二世交鋒後知難而退;英王Richard單獨打了硬仗,但至終不能攻克耶路撒冷,結果雙方按兵言和,伊斯蘭教軍以開放聖城,准予基督徒來此朝聖為交換條件。時在1192年。這場戰爭從歐洲啟行到結束打了三年。


十字軍在敘利亞建設的城堡 Krak des Chevaliers 遺址

  約一年後,教宗Innocent三世說服了一些有財勢的法國王公,在1201年組成第四次的十字軍,取道地中海,全部由威尼斯商人負責運輸。但這些商人旨在謀利,說服了十字軍,先去奪取了東羅馬在中東的海港。利令智昏,他們忘記了使命,軍力未達巴勒斯坦便告雲消霧散。
   1212年,在德,法兩國興起一些“宗教狂熱症”的青年人,男女都有,旱路,水路並進,結果大部分的病,餓死於途,或身葬魚腹,並沒有進入聖城。
   同時,另有一支十字軍攻入尼羅河口一帶,還未進入巴勒斯坦雙方已開始議和,結局和議和條件不詳。以上兩度出動的人馬可算是第五次東征。
   第六次十字軍由歐洲中部王國Holy Roman Empire的國君Frederick二世率領,兵臨聖城,他智服伊斯蘭教軍,棄城由十字軍管理,約二十年後聖城重歸伊斯蘭軍。
   法皇Louis九世聞訊十分憤怒,與第七次的十字軍於1228年啟程,不料在中東某地被包圍,他付出慘重代價始得脫險。返國後,復仇之心未泯,重整兵力,先打了伊斯蘭教軍的北非,取得勝利,終因年紀老邁,舊病復發而率軍返回法國,這次勉強算是第八次的東征,時在1270年,是最末次的東征。以後多次的企圖,不值得記述,終止於1291年。

-----------------------------------------------------------------------------------------------


在部份西方現代史研究尤其是媒體的歷史記錄片處理上﹐對十字軍東征的評價相當苛刻。一九九五年,BBC播出了相當受歡迎的十字軍系列專題片,主播和自稱是半個中古史研究專家的TERRY JONES就把十字軍東征定位成專制,愚昧,野蠻的戰爭,對付的是和平複雜的穆斯林世界。在十字軍首次東征九百年的週年紀念時,一群來自西歐和美國的所謂基督徒,沿著十字軍東征的路線,一路向穆斯林和猶太人道歉。1999年,羅馬教宗若望保羅二世受到批評,因為他沒有就十字軍東征的歷史進行道歉。

有些學者質疑上述立場,認為這些對十字軍東征的批判,是建立在一個預設的觀點之上﹕十字軍東征是一場錯誤的宗教戰爭,而且是中世紀黑暗的產物。因此,他們提出合理的疑問:為什麼希特勒進行的戰爭沒有被定位是宗教戰爭?為什麼基地組織本拉登進行的恐怖攻擊沒有被定位是宗教戰爭?因此,有學者認為,不能一味用現代 “政治正確” 的觀點來評論十字軍東征, 而是要回到中世紀的 “時空” 環境 ,全面的來探索十字軍東征的整體過程, 當然也包括當事人的政治觀和宗教觀。 有學者認為﹐在十字軍東征的當時,歐洲大部份基督徒真誠地認為東征是對抗基督和教會的敵人,是為了拯救中東地區的基督徒和重建聖地耶路撒冷。

其實﹐有關十字軍東征的這種爭論﹐可以追溯到歐洲宗教改革時期。德國的馬丁路德高舉宗教改革的大旗,批評十字軍是腐化的教皇權力的工具﹔而羅馬天主教廷則對此進行辯護﹐認為這是為保衛信仰進行的必要戰爭。

但是﹐這種爭論很快就被當時國際政治現實的形勢發展所中止。在伊斯蘭世界繼續向歐洲擴張的時候,十字軍就不可能被視為一個單純的歷史事件,而是一個關乎歐洲現實存亡的持續運動。即使是反對教廷的新教徒,他們也對奧突曼土耳其帝國的擴張感到憂慮。當時歐洲的共識就是﹕外敵當前,內部必須團結一致。

一直到十七世紀,奧突曼帝國向歐洲的擴張停止下來,穆斯林對基督教的威脅減弱,十字軍東征才能被作為一個歷史事件,而不是正在持續的保衛歐洲生存的運動得到重新審視和認識﹐客觀的研究才能展開。

1639年,英國學者湯瑪斯( THOMAS FULLER) 寫了一本相當受歡迎的著作: 。他一方面基於當時的現實﹐強調土耳其是基督教國家和基督徒的敵人,一方面則質疑中世紀十字軍的政治和戰略智慧,謂十字軍是犧牲歐洲人的生命和財產去換取東方遙遠地方的一塊土地和一些聖物。

到了十八世紀,隨著歐洲工業革命的深化﹐經濟高度的發展﹐歐洲力量已經與穆斯林世界發生了根本的逆轉,回教的威脅基本已經解除,對十字軍東征的反省可以在一個更輕鬆及“置身事外”的學術環境中進行。再加上十八世紀的啟蒙運動,理性主義,反教權運動,宗教寬容,歐洲知識份子擺脫了宗教傳統的束縛﹐對十字軍東征的評價越來越苛刻


十字軍東征路線圖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