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11241從軍記實9~瘋狂一分鐘



在經過了五週的訓練,我們的行為舉止越來越像個士兵,班長們雖然不再老是對我們大呼小叫,但是仍然保持的一慣嚴格的訓練態度,因為充其量,我們只能算半個士兵,所有作戰技能尚未學全,也許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打靶時打滿靶,也許我們都可以熟練的操作與保養各項的步兵用輕兵器,也許我們腦袋中都已經熟記了核生化各項目的要訣,但是真實的戰鬥中,能發揮的有多少? 能不能以一個單位獨立作戰?反應的速度有多快,各人在臨敵的狀況下的表現等等,都是未知數,而第六週的戰鬥訓練就是班與排為單位,開始實施整體性的進階作戰技能學習,在這一週內,班長以往的作戰經驗都相當重要,所有的班長們都曾經參加過剛結束不久的沙漠風暴行動,之中又有兩位曾經參加過入侵巴拿馬的空降作戰行動,這兩位上士班長一位是資深的傘兵,另一位是曾隸屬於突擊兵營的突擊隊員,而年資最老的士官長則是參加過越戰的後期,曾經被越共俘擄過,僥倖從戰俘營中成功的脫逃,是這個訓練單位之中的傳奇人物,也相當受到歷任連長,營長的尊敬,至於為何他可以退休卻不退休,跑來當教育班長,照他的說法是:(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們這一群年輕的白癡,因為一些愚蠢的行為在新兵訓練時,你們的教育班長沒有把你們教好,而在戰場上害死了自己也害死了別人!) 而班長們的實戰經驗也許在平常看不出來,但是在野外的各式訓練中,卻一點一滴的傳授給我們,這些鮮血買回來的寶貴經驗是在哪也都買不到的!

在第六週中,我們經歷了大大小小的班攻擊,排攻擊,陣地防守,逆襲,夜間行軍,索敵,埋伏等等五光十色的訓練,算起來是體力十分吃重的訓練,也許是因為每天的鍛鍊,所以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仍然可以簡單的完成各式的操練,最令人難忘的則是實彈震憾教育與夜間實彈陣地防守。

一日的黃昏,全連在長行軍之後,進入了訓練區的一個指揮地堡中,由連長親自執行作戰簡報與安全守則講解,在地堡中紅色的燈光下,氣氛變得相當詭異,雖然已經經歷過各式的實彈訓練,但是這還是頭一次要冒實彈之下在敵火網下前進,不免還是緊張,生怕有啥萬一;連長在三叮嚀要大家小心,但越是這樣,越是讓人不舒服。 不一會兒,地堡外響起了連續的巨響,模擬的炮兵的前置火力開始在訓練場內“炸射”,而這位參加過越戰的士官長,在一旁冷笑著,彷彿又回想起他當年在槍林彈雨中的歲月,約過數分鐘,爆破聲停止,這位士官長大喊著:(越共要開始攻擊了,給我滾出地堡朝陣地前進!)原本就因為是實彈而相當緊繃的我們更因為他的喊叫,一票人緊張的跌跌撞撞,擠出地堡。

出了地堡是一片相當開闊的場地,內部有相當多的步兵障礙物,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冒著炮火穿過這一片充滿著障礙物的開闊地形,到另外的一頭的陣地中,在我們進入到開闊地的邊緣時,已經在定點架好的輕重機槍開始射擊,一聽到開火聲,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直接臥倒,以低姿態匍伏前進,由於大家爬行的速度不一,而且又過於密集,有時後還會被前面同袍的腳踢到頭,或是不小心把地上的泥巴踢到後面同袍的臉上,不時抬頭偷看一下,發覺頭頂上不遠的地方就是輕重機槍射擊出的火網,一條條的曳光彈道快速的出現,消失,忽左忽右,煞是美麗,就像一場華麗的煙火秀,只是我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偷看,在穿越了一部份障礙物後,爆破又開始了,一陣陣的爆炸聲在週遭響起,爆壓穿過身體,讓耳膜嗡嗡作響,幾次以後,基本上啥都聽不太清楚,而身上也都覆蓋著因爆破飛上天空又落下來的泥土,就像下雨一樣,原本綠色的迷彩服都因為這些泥巴而變成了紅色,好不容易爬到了另一頭,實在是狼狽不堪,在最後一個同梯穿越之後,機槍立刻停止了射擊,一眼放去場中到處都是因為沒掛好或沒放好的個人裝備,班長們則是巡視了一下“戰場”幫我們撿了回來,只因為天色已晚,不想擔誤下一堂的陣地防守訓練。

整理了一下衣著與裝備,沿著小路穿過了一片樹林,又來到了另一片訓練場,場中有一列六至七個射擊掩體,中間間格約 二十五公尺 左右,射擊掩體前二十五,七十,一百二十五, 兩百公尺 各有一道倒刺蛇籠,就像電影中的場景一樣,由班長帶領,以班為單位的進入各射擊掩體,或兩人或三人,班長們則是在掩體後方待命,而掩體內的彈藥箱已經放滿了裝好的三十發彈夾,另外中間與兩旁的掩體都有一具已經架好的M249班用機槍,隨著夜色的降臨,能見度越來越低,慢慢的,訓練場已經黑了下來,大約只能看到 五十公尺 左右,黑夜正壓迫著我們每一個人緊繃到極點的神經,忽然之間,遠方的天空兩顆紅色信號彈昇起,陣地後面的指揮塔台用擴音器叫著“越共的攻擊開始了,槍支上膛,開保險,注意你的射擊區域!)那聲音並不是別人,正是那位越戰士官長。

此時場中又開始了爆破,模擬著敵人的炮兵火力,這回遇上的爆破要比之前的要強上很多,每一次遠處的爆炸後的震波都輕微搖晃著我們的掩體,一方面,場中也出現了煙霧迷漫,是“敵人”施放了煙霧掩護,接近第一道鐵絲網,塔台又響起了,:(越共迫近防線,開始射擊!)言畢,第一道鐵絲網後跳起了一整排劃有越共身形的人型靶,靶還會不時的閃爍紅光,象徵敵人開火的火光,大家忍耐已久的情緒終於爆發了出來,兩側的機槍首先發難,開始朝第一道的鐵絲網射擊,我們的步槍也陸續的朝著閃爍的紅光開槍,就像是打靶一樣,而場中已經是密集的開火聲,隨著塔台的指示,越共不斷的“突破”防線,大家在“敵人”迫近 一百二十五公尺 時已消耗了近半的彈藥了,而“越共”在塔台的指示,依舊英勇的突進到 七十公尺 防線,這時天上落下的照明彈把場中照得如白晝一般,加上彈束四射,在場中交織的火網密集的令人震攝不已,雖然是訓練,但是大家早就忘了是訓練,拼了老命的在自己的掩體內射擊,空的彈夾與彈殼已經掉了滿地都是了,這時塔台又響起:(最後防線迫近,人員殺傷雷起爆預備,找掩護! 起爆!!)在這時候, 七十米 線上響起一連串巨響,一道爆破後的煙牆由左至右的沖天而起,也許是很近的緣故,雖然爆破不大,但是聲響與煙柱形成的牆卻嚇了大家一跳,射擊的槍聲稍稍間斷;還沒有回過神來,塔台又喊:(越共已衝到了最後一道鐵絲網,全自動射擊模式!全自動射擊模式~!)言猶在耳,在 二十五公尺 上跳起了四分之三個人大小的越共人型靶,而所有的 二十五公尺 以下的靶位也都跳起了一排排的人型靶,象徴“越共”以人海戰術的模式試圖一舉突破所有的防線,我們所有的人把步槍轉為全自動射擊,連瞄準的步驟都省略了,直接往 二十五公尺 線上掃射,人形靶應聲而倒,有的就沒再彈起來了,密密麻麻的槍聲,持續了一分鐘左右,一直到彈藥用盡,槍聲零星,塔台才宣佈:(越共撤退,停止射擊!)遠處的地平線上又昇起了綠色信號彈,象徵戰鬥結束,我們才依指示退出掩體。

這是所有實彈射擊中的最後一訓練,也是整個新訓的高潮,在這“瘋狂一分鐘”之後,除了結訓射擊測驗外,一直到分發單位前我再也沒碰到實彈射擊,另外全自動射擊也沒有機會再碰上,因為實在很消耗彈藥會吃掉單位的每年彈藥配額,所以單位基本上都不允許這樣的訓練,當天的訓練,光我一人就打光了約三十個三十發連裝的彈夾,隔天回到場地去清掃撿彈殼時,就讓我們撿了一上午的空彈殼,很累,肩膀也很痛,但是那樣的經驗卻是一輩子的回憶。 (待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部落排名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