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71750「走鐘」的斜塔,人見人愛


 

中央市場周圍的小販已架好攤位,

皮件、包包及相關飾品是義大利引以為傲的商品,

走到nerbone的攤位買牛肚包帶去比薩當午餐,

太早抵達,完全不用排隊等候,

老闆拿出他們家自製的明信片送給我們,

多虧日本朋友經常光顧,

看著日漢夾雜的圖文說明,

指著看板上的圖片,

也能買到售價3.5歐的牛肉包,

牛肉被燉煮的軟嫩,

入口即化的口感,

再淋上醬汁和辣椒汁,

絕對能夠慰勞疲憊的身心,

帶來大大的滿足。

 



 

一樓是生食區,

販賣日常生活用品,

水果、蔬菜、乾貨、肉類及酒都能在這裡採購,

營業時間從早上700到下午1400

但不會那麼準時關門。

 

 

二樓屬熟食區,

有賣酒、麵包、食、薩和義大利麵的店家。

兩個超大型的烤爐非常搶眼,

聞著飄散的香氣,

很難敵得過披薩的誘惑,

想搶到位子還得眼明手快才行。

隔壁的店家也是熱門攤位之一,

客人不需要懂義大利文,

直接看實體麵條現點現煮,

看得到烹煮過程,

還能吃得想要的餐點。

營業時間較長,從早上1000到晚上2400

晚上想小酙一下的酒友,

這裡有一整排的"花酒"隨你挑選。

 

站在售票機前研究買票步驟,

一位婦女走了過來,

試圖教導我們如何購票,

婉拒她的好意,

她指著肚裡的孩子,

希望給點奶粉錢。

 

由於時間過於急迫,

買完車票後,

急著找尋上車的月台,

義大利文的指示牌,

是遊客心中的痛。

「請問去比薩的月台在哪裡搭車?」 秀出我的車票給站務小姐看。

「你沒看到我正在和這位先生講話嗎?」她用兇狠的殺父仇人眼神回我。

承認自己不禮貌,

但不願錯過這班火車才硬著頭皮問,

需要這麼不客氣嗎?

千鈞一髮之際,

如願坐上8歐的單程區間列車,

前往比薩的路。


 

車上的座位早已坐滿人,

我們站在車門口,

廁所的水不斷從門底下流出,

未看見乘車員前來處理。

「你們也是要去比薩嗎? 」一位大叔問我

「對呀,剛才還找不到月台乘車處呢。」

「我們也是,標示不是很清楚,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到。」

 

大叔帶著一家人自助,同樣也是前往比薩,再到五漁鄉去。

他們在錯綜複雜的威尼斯巷弄找不到飯店,

拜託水上計程車打給飯店,

電話中依指示終於找到入宿的地方;

住進一家數十年歷史的博物館飯店,

飯店人員傳了一組進門密碼的訊息給他,

入住時櫃台已經無人值班,

僅留下鑰匙交給房客自行處理,

意想不到飯店也流行self service的風潮,

製造另類的"第一次"體驗;

搭乘歐洲火車自動從一等車廂降等到二等車廂,

只為了跟家人坐在一起,方便照料,

殊不知這個行為帶來極大的損失,

車長查票時,認為他沒有遵守規定,

當場開了一張50歐元的單子,讓他哭笑不得;

還有你們一定要去彩虹島,

交通有點耗時,但非常漂亮,值得排進行程裡。

一路上聽大叔講述旅行的點點滴滴,

不知不覺火車已到比薩站,

在車廂內站了50分鐘卻絲毫不覺腿酸,

旅途上偶遇的過客,

總能為每趟旅行增添光采。

 

沿著車站前的購物大街閒晃,

紀念品、冰淇淋、披薩到處都有人在販賣,

經過噴泉、花園、運河和古老小城區,

雪白大理石的斜塔,

經過歲月的洗禮,

早已轉變成米白色,

歪著頭迎接我們的到來。



 

殞落的天使銅雕斜躺在綠草地上,

遊客或坐或卧或躺的晒著難得的溫和陽光;

大教堂和砲彈形狀的禮拜堂,

安慰人們的心靈。

 



拿著18歐,1230的預約門票刷條碼進入斜塔,

大家坐在圓形座位上,聽導覽人員簡述歷史。

走上狹隘的石階通道,

上上下下的遊客總得側身而過免得撞到人,

螺旋而上走得歪七扭八到最後,

或多或少會昏頭轉向

撞牆的人也不少。

 


站在接近塔頂上,

有「登玉山而小台灣的遼闊,

數個大小銅鐘吊掛在拱頂下方,

俯瞰四周盡是一棟棟紅磚色屋頂、鵝黃色的牆壁建築,

草地上野餐、覺和晒日光浴的遊客。

「請往這邊走。」待沒多久,工作人員提醒遊客,不得久留。

旅伴每談及逛比薩的經歷,

總有種來匆匆去匆匆的忙碌感。

「好冷喔!」是我對它的最後印象,

下過雨後的比薩,

站在置高處,

除了得留意腳下,內心皮皮挫外,

更有高處不勝寒的冷意!

 

ps現場的售票處,

會公告遊客還有多少剩票可以購買,

大多是較1700過後的票。

另外進入斜塔前得先寄放行李,

不然帶過重的物品進入,

恐怕會加速塔樓的傾斜。

比薩訂票網站 http://boxoffice.opapisa.it/Turisti/

 

回應

華語導遊

外語領隊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以色列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