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21637埃及之旅第十二,十三天 黑白沙漠---水晶山---撒哈啦沙漠

Day12-- Day13
king tut hotel---togoman bus 站---safari home---黑沙漠---白沙漠---camping---
水晶山---safari home---巴士小站---giza地鐵站---king tut hotel---麥當勞---細川家

搭計程車到Mahattit Torgomman巴士總站搭八點的長途巴士去綠洲。
等車時,遇到一對看似亞洲面孔的女生。
由於看不出她們是哪一國人,所以等她們放好行李後,
我先開口問:「Are you going to black and white desert?」
「yes。」wendy說並反問我:「you too?」
「Yes。」菜英文的我用最簡短的字句回。
「Have you arrange trips in oasis?」
「Yes。」
「How much?」
「We pay two hundred and fifty Egyptian Pound for two days。」
「cheaper than us。」
……
聊了一會,我問她們 :「Where are you from?」
「Taiwan。」wendy回說。
「台灣」我脫口說出。
哇咧超級爆笑,兩個台灣人竟然用英文在交談,
彼此大笑,搞了半天,大家都是台灣人啦,ㄏㄡ、,真正有影。


結束一場烏龍劇後,我們坐上粉紅巴士前往目的地---巴赫利亞綠洲.


上車找座位,但不論椅背、車窗、車身都沒冇標示號碼,
搞了半天是寫在頭頂上的冷氣口。
見鬼啦,誰會抬頭看,這點該向聰明的台灣取經才對。


一大片的土地全被黃沙覆蓋,中間劃出一條黑色的柏油路,
「人煙罕至,寸草不生。」說得一點也沒錯。
想起超跑好手林義傑獨自一人長跑在無垠的沙漠中,
面對內心的孤獨與不安和可能潛藏的危險,不禁讓我肅然起敬。


中途放風讓大家解放一下,順便打打牙祭。


巴士到巴赫利亞已晚了一個多小時,
旅館老闆催促我們盡快用完餐,
免得太晚到不了沙漠。
帶了乾糧和禦寒衣服,其它東西就寄放在wendy朋友的房間。
帥哥司機的車內戴了鍋碗瓢盤、白米、蕃茄、雞肉…;
車頂放了地墊、睡袋和毛毯,半路上買了水果和乾木柴,
所有東西備齊後,全速前進開往黑沙漠。
來到黑沙漠,零星的黑石子、黑片岩及黑山,搶去了黃沙的光芒。
撿起一大片黑石板,一下站著,一會蹲下,
時而舉高,時而放在胸前,
嘗試各種角度拍出最美的畫面。
在冰冷寒風吹過的沙漠裡,太陽晒得好刺眼卻很溫暖。
離開時大家的體重變重,口袋裡多了些收藏品。
山丘看起來像戴了一頂黑色的假髮


一片片的黑色板岩散落在各處


從遠處看倒像是被野火燒過般,黑色的灰燼遍佈四周


貝都因人家旁的空地放滿晒過的乾柴,提供前往沙漠的旅人升火用。
老闆娘走出來問大家是否要進去參觀,當然,能買點東西更好。


帥哥司機買了幾睏木柴,我們幫忙抬上車頂,他爬上跳下將木柴牢固地綁在車頂。


帥哥不多話,恪盡職責的專心開車,
到值得拍照或必看景點會「放風」讓我們下車。
白沙漠裡稀奇古怪的岩石不勝枚舉,大多以外形來命名,
像是老饕口中的香菇岩、公雞岩、畫家口中的人形岩、…。
坐在副駕駛座,側面角度看過去,
像發現新大陸的通知大家看:「像不像駱駝?」
「還真有幾分相似。」,小芬深有同感的支持我。
一片白白的景象,像是剛下過一場雪。


一處處的小岩石丘,像是用鹽巴堆起的土堆。



開了很長一段時間,有時也會放我們下車走走,
伸懶腰活動筋骨外加解決人生「大小」事。
大伙各自尋找隱密的地點,躲藏在岩石後方,悄悄進行「施肥工程。」
光秃秃的白沙漠,白色的山丘、小岩山遍佈,遠看像半球的香草冰淇淋。
唯獨眼前這棵小綠椰樹特別搶眼,吸引我的目光前去為它「澆水」,
它能存活到現在不是沒有道理的。


帥哥找一塊沙地鋪下地毯,跪了下來口中念著祈禱文,向聖地麥加朝拜。
事情再多,生活再忙,也未曾忘記心中的神。
那一幕,我無法忘懷。


老饕口中的公雞岩,能看不能吃。


帥哥將車子停在順風處抵擋冷風,
搭起露天帳棚,架起小燈,擺張桌子,鋪上地墊,手腳俐落熟練的一氣呵成;
堆疊木柴,點燃火苗,熊熊的火焰,冉冉升起;
使用同一把刀子削皮、切菜、鋸雞…根本是型男主廚戶外版。
所有複雜煩瑣的工作,他獨自一人完成。
我們圍在火堆旁,享受空靈的寂靜。


蕃茄馬鈴薯煮成的熱湯首先上場,一口接一口,
滋滋的聲響說出湯頭的美味,碗底朝天是對廚師的稱讚。
炒飯和烤雞腿陸續上桌,小胖看了一下盤子,
私下說:「我的雞肉最小塊,只有雞腿,雞翅還落入別人口中。」
主廚慢火燒烤了八支,七個人都看在眼裡,每人分到一支,
剩下的一隻大家都虎視眈眈的盯著。
想吃又不好意思開口要,
德國女老師的埃及男友「殺千刀」的搶先一步,奪走我的希望。
不但雞腿沒著落,細嚼慢嚥慢吞吞的我連「續湯」的份都沾不到邊。
紳士風度的慘狀就是吃得比別人少,餓得比別人快。
你們吃那麼快,不怕噎到哦!

料理的好吃取決於地點,窩在阿里山的房間內,
此時喝碗熱香茹雞湯遠比吃下王品牛排來得令人心動。
型男主廚的料理,媲美三顆星的米其林,無可挑剔。

幾百公尺遠的沙漠旅行團,開始rocking night。
震聾欲耳的搖滾樂,迴盪在沙漠,連地面也跟著搖擺。
能不能只是靜靜的,靜掙的,
躺在空調超強、vip的地墊上,欣賞今晚的星空秀。
浩瀚的宇宙是背景也是舞台,
即將登場的主角有金星、南十字、北斗七星………,
平常買票還不一定看得到,
歐美觀光客們,你們別鬧了,好嗎?

如果你問我沙漠中耳廓狐吃的食物,
我會用十分肯定的語氣告訴你:「雞肉, 還用火烤過。」
那晚我們看到多達三隻耳廓狐在我們的營地外徘徊,
甚至越靠越近,一副不怕生的樣子。


墨汁般的夜,溫度驟降,不敵瞌睡蟲的呼喚,哈欠連連。
背包充當枕頭,全身洋蔥式穿法,從頭到腳包得密不透風。
頭上戴著棉帽,身上穿著內衣、T恤、帽T、毛衣和羽絨衣共五件衣服保暖;
腳上穿著牛仔褲+防風褲,防止小昆蟲入侵,偷襲我的~~~;
套上二雙襪子避免腳底發冷,再鑽進拉鏈故障的睡袋裡,
蓋上毛毯,跟大地沙漠搏鬥。
小胖:「小褲褲要不要多穿幾件啊?」
「不好吧,半夜上廁所,萬一來不及脫褲子,尿在身上豈不是很糗?」
我懶得再從溫暖的被窩裡爬出來。
「早知道帶幾個暖暖包來。」小胖懊悔的嘆氣。

為了一覺到天亮,每個人減少喝水量,免去半夜上廁所的麻煩,除了我。
整晚像睡在冷凍庫裡,周圍還放一大堆冰塊,冷死啦!
像個行動遲緩的老人,縮著身子一步、一步的走著,
太空慢步般的拉下拉鏈,現在是在北極吧?
「早知道帶個尿袋在身上。」心裡想著。

濕搭搭的水氣、濃霧籠罩天空,
WEendy起床叫大家:「大陽快出來了。」
別理我,我決定跟周公多下一盤棋。
醒來看到帥哥蓋著駱駝皮製的厚毛毯、毛襪。
昨晚若是跟他「同被共枕」,或許會好睡些。
吃完千篇一律的早餐,帥哥發動車子,
輪胎的負重顯然增加,大家背包裡的收藏品又多了一項。
不能怪他們,都是被日本人帶壞的。
書上說裝一些沙回去倒進沙漏裡,當禮物送人非常有紀念性,
於是在日本人的教導下,
大家紛紛起而效尤。

出發補逛昨天沒去的水晶山。
遠看,沒有燦爛奪目的外表,跟一般的小山沒倆樣。
近看,特定角度水晶在陽光的照射下,會發出鑽石般的光芒。
不論是地上零星或整片的水晶,吸引大家彎腰撿拾。
為了合群,我也跟著「撩落去」。


這一大塊石頭都是水晶,如果有帶鐵鎚,就不用這麼費力的挖掘了。


不用害怕迷路,尋著前人留下的輪胎痕,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有時也會用石塊圍出禁止進入的區域。


貝都因帥哥駕駛,開著四輪驅動車在沙漠的柏油路上狂飆。
一眨眼,轉進沙漠裡,左轉右彎急剎車,
一不小心陷入沙堆裡,加足馬力仍然無法動彈,
改以倒退迴轉重新尋找適合的沙漠路。
利用易於分辨的巨大黑白岩石和循著前人留下的輪胎痕,馳騁在黃沙裡。
是展示車子卓越的性能、他高超的技術、
或走捷徑省時間趕在日落前到白沙漠,
還是~~~?

車上的我們,心中滿是疑問,
扮起福爾摩斯觀察駕駛的習慣、路況和周遭的環境變化,
試著釐清怪異駕駛行為背後的秘密。
坐在副駕駛座的我,才剛看到道路的盡頭出現小屋,
帥哥立即把車子開進沙漠裡。
此刻真相大白,
眼中的小屋是沙漠的檢查哨,
所有進入黑白沙漠裡的人和車都需繳交40磅的入場費和清潔費。
為了省下費用,躲避查緝,
帥哥駕駛好好的柏油路不開,
寧願選擇費時且容易打滑的黃沙路。

返回safari home,
同車的人覺得老闆向我們收取沙漠費用,
卻沒有買票進入,
應該歸還多收的錢或是把沙漠入場券給我們。
神奇的是,
沒經過檢查哨,
老闆竟然能變出蓋有官印的沙漠入場券,
見鬼啦!

safari home的老闆說沒有買到回開羅的長途巴士票,
把我們載到街上,建議我們坐小巴回去。
晚上七點回到吉薩地鐵站,和wendy道別後,我們坐地鐵回飯店。
wendy和朋友在約旦念書認識,放假期間一起到埃及玩。
兩個女生主修阿拉伯語,跟當地人聊天、買東西殺價和問路都不成問題。
一路上wendy幫了我們不少忙,
房間借我們放行李,手機借我們打,
更像個歷史老師,有趣地講述中東的風土民情,
有她的陪伴,為旅途增添不少歡樂。

回到king tut hotel後,飯店差強人意的服務,驅使我們想換地方住。
先前要到黑白沙漠,櫃台人員就開出高於市價二倍的價格問我們是否要參加,
拒絕後看到我們總是擺著一張臭臉。
走到附近的細川家,看看住宿環境。
好恨沒有早點住在這裡,人氣旺,環境乾淨,價格平易近人,
還有多樣的套裝行程,要到約旦也沒問題,
更難能可貴的是還能遇到來自台灣的四位女俠。

回應

華語導遊

外語領隊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以色列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