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91502十週年,那些跌跌撞撞的故事(五)END

無標題-10.jpg - 阿水的「image」

 

模型上色要用顏料,而在我以塗裝為業多年後,總覺得市面上能買到的顏料,好像就差那麼一點點的不足,為了讓工作更有效率,因緣際會下,走上了開發顏料的路。
說實在,日本的顏料已經相當好了,這包括各種方面:包裝美觀,容器得宜,塗裝的各種性能表現,都是很不錯的商品。若說穩定跟效率是一條線的兩邊,日本漆是傾向穩定的,這種傾向會影響顏料用起來的感覺。
舉例來說:透明紅。飽和度越高,噴漆的容錯度就會降低,因為不小心多噴了一點就會太紅,需要較為熟練的技巧;但反方面來說,因為色濃度高,所以只要噴一層,就有理想的飽和度,又因為你只噴了一層,所以漆膜也是比較薄的,漆膜薄,模型的細節就比較能完整而不會鈍化,整體來說,效益就會提高。
而飽和度降低,容錯度就會提高,因為要噴到覺得飽和,可能要噴三層,多噴了一點也不會那麼明顯,所以就會覺得很穩定。又因為噴了三層,所以漆膜厚,樹脂多,看起來就油亮光滑。反方面來說,因為漆膜厚,所以可能會淹蓋模型的細節,或提高垂流的機會,也延長了乾燥的時間。整體來說,會覺得好操作,但施工效率會比較低。如果你常看模型雜誌的教學,應該有印象一句話:「模型上色要少量多餐」。這種說法就是因應日本漆較為保守,追求「穩定」的特質而衍生的解決方案。
這些物理上屬於「線的兩端」的特質有很多,比如說漆的咬合力越弱,就越不傷塑膠,但容易剝漆。流動率越低,就越不易垂流,但容易橘皮。這些化學性與物理上的理解,在我的代工歲月中逐漸累積,但那是一種經驗,而不是學理,真正教會我這一切的,是一位K教授。
K教授人如其名,真的是一位教授,教化學的。他是上一篇文末提到漆料廠二代的老師。
這位漆廠二代青年,就稱他為J君吧!接下了我的委託後,我們便展開一段開發的過程,他寄樣品,我測試,回傳報告,他再依報告內容修改樣品,如此不斷的迴圈。很快的,就發現這樣效率太低,曠時費日,而且常常雞同鴨講對不上!於是乎他帶我一同拜訪目前退休的K教授。這位老教授真是春風化雨,在得知我想開發顏料的動機之後,對我與J君大有鼓勵。
「年輕人應該聚在一起找新的道路!」老教授這麼說著。
隨後,教授娓娓道來,一面教我些簡單的顏料運作概念,一面建議他的昔日學生J君可以如何配合。
在這個滿室茶香的下午,我上了最寶貴的一堂課。
之後的幾個月裡,我與這兩位貴人往來甚密,時常拜訪。這樣的關係,與其說是「業務關係」,更像是朋友。憑藉著教授的解說與從他那裡借來的書,我的學習有了精確的聚焦。而這位J君採取了教授的建議,直接提供我原始成份,好讓我自行調配,也大幅節省樣品往返與他的時間。現在,我可以自由的控制顏料的各種性能了!色濃度、色相、咬合度、乾燥率、硬度、流動率等等,這種感覺,就像是遊戲裡輸入了金手指密碼,解除所有封印,一路狂飆,暢快無比!
SGS.jpg - 阿水的「image」
作模型大多在室內,雖然加註了保持通風的警語,我們還可以作的是使用較安全的原料:不含重金屬與多氯聯苯汙染檢驗報告
蛻變
結識J君與教授之後的一年裡,我的經驗總算能化為學理數字,操作實驗。在噴塗了數千隻湯匙,寫下數十條配方後,終於能開始生產製造。
合夥人B君認為我們該有個新品牌,「魔技研」就像是一個不適宜的殼,限制了我們的發展。A君受夠了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基於風水迷信,也想有個新名字。
一夥兒人各個化身為狗頭軍師,開始認真起名:斯文一點的有PAINTKING、彩之道、魔彩這類的,胡謅的有什麼魔王漆、至尊漆、什麼漆霸、神之領域的鬼名字。雖然好笑,但是看大家同為一個目標努力,為這個目標披上期待的外衣,感覺很好,暖暖的。這讓我想起了當年模友們起鬨要作魔技研的畫面。
想起開發的過程,充滿困難,也充滿趣味,心裡總想要更多:更多知識,更多新成份,更多時間好讓我將顏料作多一點測試。我為這顏料取了個名字:「modo」。
「modo」是日文裡「更多一點」的意思,這呼應了我這些年來用市面上顏料的感受:要是咬合力再強一點,這裡就不會剝漆了吧?要是我剛剛只噴一輪,就不會花這麼多時間了吧?要是有這種顏色,大家就不用花很多時間調配了吧?
夥伴們也很喜歡這個名字,A君想要賺多點錢,B君對於我不斷燒錢也很吃不消,如今我們終於有了俱價值的成果,大家都對modo有多一點的期待,A君的女友,我們的包貨小助手也覺得這名字很可愛,很適合推出T恤或文具之類的商品。
就這樣,2014年二月,「modo摩多」誕生了。
對消費者而言,modo漆不僅提供了較高的CP值,更是往上解除了一層封印的產品,這提高了效率與調整的彈性,但這件事挺難理解,並不太容易用來宣傳,所以知道的人不多,非常可惜。這是我們在宣傳上必須更努力的事。
就以剛剛講過的透明紅來說,若覺得顏色太濃,想往下調整,你可以加透明漆讓飽和度降低;覺得太淡,想往上調整,卻無法抽走樹脂,只能多噴幾層,徒增時間與厚度。現有的透明紅為了追求穩定傾向,將色濃度設定的較低,所以玩家就失去了往上調整的彈性。modo大幅提高了色彩飽和度,使用者因此就多出向下調整的空間了!諸如這樣的事,屬於進階的知識,有機會慢慢為大家介紹。
對店家而言,modo提供了合理的利潤,在地生產,不易缺貨,常常舉辦的活動也能活絡氣氛,創造一個生產者/店家/消費者三贏的可能性。
隨著消費者的支持喜愛,各個通路店家的信任,與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代理商加入,很快地,modo成為一個小有知名度,完整且精緻的台灣品牌。就這樣走到了今天。
對於modo的狀態,可以用一句話來形容:「要走的路還很遠,但我們已經在路上了。」
故事就先說到這裡吧!感謝所有參與其中的人物,還有耐心看完的你。
嚴格說來,這個故事其實不算太勵志,甚至還有點苦情。比較像是老編我任性地在發牢騷!因為這些轉轉折折的過程,不說一說,實在挺悶。終究說來就是一小工作室的奮鬥史,我曾說給幾個長輩聽,他們問我營業額有多少,說出來還是被笑,說我們是「將一碗擔仔麵賣給海外老鄉」,賺的不多,麻煩的很!我也這麼覺得,但這些年一夥兒人學了很多事情,長大不少,A君任職的公司調派他去海外當採購了,B君也成了主管,我娶了老婆,modo養得起幾個員工。這些經歷不能說是沒用,我們相信將來如同「mo'do」,什麼都還會「再多一點兒」,所有人都將越來越靠近那個各自想去的地方,路途上還會發生什麼奇妙際遇,誰也不知道,很有趣不是嗎?
(完結)
modo首波推出陣容.JPG - 阿水的「image」
首批登場的產品,如今已經累積了近百款。產品背後乘載的是許多人的努力,謝謝你們!
回應
特別協力
    沒有新回應!
前往留言版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