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91452十週年,那些跌跌撞撞的故事(三)

無標題-4.jpg - 阿水的「image」

 

某天,一位騎著重機的模友來訪,表明他想委託一款「薩克安全帽」,要求眼睛要能發光,並在最後噴上他自備的車用二液式金油。
當時的我就一很普通的模型玩家,第一次認識且使用了車用金油這種材料,深深地對它能呈現的效果與強度著迷。當時製作車模最後的光澤塗層,依教科書上的傳統作法是:透明漆上七層,每層乾燥兩天,再用細砂紙與拋光膏來收尾,最後打上模型蠟。這樣的作法耗時費日,而且一不小心就會磨穿到下面的色漆,每上一次透明漆,就增加一次落塵的風險,只要稍微磨穿,這個外殼就得重來,手續繁瑣且相當困難,這也成為新手接觸車模最大的障礙。
我立刻將這材料用在車模上,幻想著能用一道手續就解決所有問題!
實驗的結果並不如預期,這個新鮮的材料調合後稠度頗高,需要用很大的氣壓才能推動,噴大物件很適合,因為它不易垂流。噴在小物件上就一蹋糊塗了,又因為稠度高,會將小小模型上的刻線掩蓋,細節都不見了!若用溶劑來調稀,厚度太薄且揮發太多,無法在一次的手續裡產生理想的光澤面,且原本就漫長的乾燥時間因為溶劑多,又更加延長。對有經驗的作手而言,雖然可以用精準的稀釋比與兩三次的噴塗來勉強解決,但這就跟傳統作法沒什麼兩樣了。我認為這項材料的潛力應該不只如此。
很快的,我收集了十數種汽車金油,一一作實驗紀錄,發現主要是因為這材料原本就是用在汽車、金屬上的,對模型用而言,稠度普遍過高,有的性質太強,甚至會破壞水貼或溶解塑膠。這些在汽車界很適合的特質,用在模型上便顯得格格不入。「要是有適合模型用的就好了。」我這麼想!
我開始查訪各原料商,想找到願意配合我開發,且調製小量供應的廠商。在這個過程裡,我創造了一百種回答,好讓我在廠商劈頭第一句就問「你有多少量?」的時候感到「錢」途光明。經過半年多的時間來回實驗,開發出一種噴在汽車上會垂流,而且厚度不佳的「汽車金油」,但用在模型上卻是剛剛好!
隨著研究,我對漆料的原理與認識越來越深,廠商的臉則越來越臭,雖然他在後期非常懷疑是不是遇到詐騙集團,但還好後來的幾年他不算太失望。我非常感謝這位陪我作沒錢工的苦情廠商,他真的很棒!
「魔技研MK03鏡面冷烤漆」問世了,並取得極大的迴響,它的確能一次解決光澤面上的問題,且不破壞塑膠與水貼,適當的稠度與厚度用在模型上也不易淹掉細節,消費者可以輕易地買到價格合理、易使用、易存放、包裝精美的模型用商品,而且還附上中文說明與刻度,不需磅秤與量杯,任何人都能上手使用。
隨後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乘著高話題與熱銷量,批評聲浪更是排山倒海而來,例如:無良廠商分裝汽車金油牟取暴利。
網友還真的說對了,冷烤漆的本質,其實就是汽車金油,原理是一樣的;正如同工業酒精與高粱酒的本質其實也是一樣的。我們努力試著要說明,得到的回應卻是更加惡毒的嘲諷,這真應驗了一句話:「用不著解釋,因為愛你的人不需要,恨你的人不相信。」
我們還是不太習慣被罵卻要閉嘴,心裡並不好受,不過這次,銷售量讓A君的心情沒那麼糟了。數千元的創立的品牌,現在已有上萬元的營收,他的發財夢竟然還真有那麼點可能!A君開始認真地煩惱該先買法拉利還是先買保時捷就好?

崛起

一天,陌生的越洋電話響起,電話那頭傳來大陸口音,表明他要買一批人民幣十萬的貨。這相當於魔技研全台灣加起來一個月營業額的六十倍。
哇靠!還真的要發財了!我望向接著話筒的A君,難道他強烈的念動力正默默地改變了這個宇宙!?
此事非同小可,但我們當下的人力、資源根本不足以供應,又擔心誠信問題,在說明貨款先到才出貨的原則後,對方答應。為了增資,經由A君的游說,B君加入了。B君是A君的舊時同學,不玩模型,但對投資很有興趣,因為能投資的金額不多,我找來了以前一起做過小生意的朋友C君,兩人各投資了一筆小錢,管利潤不管事。
就這樣,在買家指派的台商D君協助下,完成了這筆生意。在隨後的一個月內,又買了兩次一樣規模的貨。D君是個熱情的南部人,工廠的二代,年齡不大,過程中給我們協助不少,從他身上學習到很多作生意的知識,很快的就成為好朋友。短短一個月內注入的豐沛資金,讓許多我想開發的計劃都化為可能,A君的發財夢也作得越發大了!從沒見過這麼多錢,魔技研這個品牌正在空中閃閃發亮,如夢似幻,我們彷彿置身在天堂!
然而這個天堂夢真的太短了。
剛過完飄浮在雲端的一個月,傳來大陸已有仿冒品的消息。買家惡狠狠的要求退還一半的貨款,理由竟是仿冒!嚇傻了的我們,連忙找來台商D君詢問狀況,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如同刻薄的後母,那個親切像老友的D君竟然可以如此態度大轉變,就像唱片跳針一般,不停地要脅著退款,否則便吃不完兜著走!
原來,大陸買家早在不知何時,就已經在中國盜登了商標。商標這件事,我們不是沒有想過,早在初期我們有了第五家合作店時就在台灣登錄了,也預想過有中國市場的可能,但三萬元的中國註冊費用實在不是我們當時能負擔的。
當收到對方第一次貨款時,A君與我都認為事不宜遲,雖然審核要一年,但我們還是在第一時間送件了。卻萬萬沒想到,對方早已經替我們申請了------以他們自己的名義。
盜登,是由D君從中協助的。身為台灣人,又是年齡相仿的年輕人。據說,知道此事後曾勸阻對方,但老家的生意全靠這位買家吃穿,如若不從,恐怕要砸了老爸傳下來的飯碗,只好轉頭坑殺我們。
天真的我們還巴望著,仿冒品終究是仿冒品,消費者雪亮的眼睛會知道的。查看對方的新浪博客網頁,果然有消費者反映冷烤漆有雜質、濃稠難噴、久久不乾等問題,這真的是來自台灣的高端商品嗎?誰知對方賞一個回馬槍:「台灣的就是這樣,還不如買我們開發的國產XX牌冷烤漆,性能一樣,便宜一半!」
我們又相信法律會還自己清白:此品牌早在商店與網路上流通,有紀錄可查。且在台灣的商標權早在一年前就註冊成功,更是鐵證。怎麼想都是我們贏,但就是輸了。此事到最後,對方的脅迫,我方的抗駁,大家擺爛,就這麼不了了之。
所以現在,在對岸可以買到鑽頭、美工刀、切割墊、斜口鉗打磨器等各式各樣「魔技研」商品。而我們創辦的魔技研則動彈不得,一出台灣就可能有風險。
短時間內春秋夢碎,由天堂墜落地獄,我們士氣盡失,元氣大傷。我找來的朋友C君無法接受如此打擊,提走應得的本金與利潤,退夥了。原來的缺由我補上,直到這時,我才成為經營者之一。魔技研在內憂外患的狀況下,低迷的維持了一段時間。

沉潛

這段過程,深深感覺到自己的不足,對一切感到不公平,我開始自我懷疑,懷疑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很有問題,懷疑自己開發這些一包一包的小東西是不是很邪惡?
為了找一種模範,一種樣貌;找一個可能性,一個解答,2011年,我第一次去了模型的國度,日本。對作模型的人而言,日本一定是個讓人嚮往的地方,我悠悠哉哉的四處走訪,看看城市風貌、招牌、人們臉上的表情,也逛了許多模型店。心中漸漸浮現一種雛型,這對後來的一切,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待續)

 

glossy.JPG - 阿水的「image」

兩個小瓶子裡,裝著許多被封印的故事。

 

無標題-3.jpg - 阿水的「image」

被盜登後花了不少錢提出的抗駁訴願,最後仍無功而返...

DSCN5814.JPG - 阿水的「image」

作為一個阿宅,這應該是我能呈現出最帥的狀態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特別協力
    沒有新回應!
前往留言版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