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0946西藏·神的樂園

     看過地中海沿岸拉丁語區的藍天。詩人裡爾克也曾將自己比做白色的鷗在天海的藍中穿梭。也聽到過非洲毛里求斯陽光的熱烈,那鼓點的急促和草裙的婆娑。這一切都使人感動,為那份濃郁的活著的氣息,那呼和吸的氣息。但天不是都這樣。
  西藏的天是渾圓無跡的一整塊,宛如亙古以來未曾攪動的池水,宛若千載下風沒觸過的巖冰。這就是西藏的天,是千年不見人回烏斯藏的孤寂,是萬里縱橫風雪聲的迴響。
  我看到它時,並沒有意識到它,汽車從機場到拉薩緩緩地開著,大腦裡卻是空白的。夜裡,我閉上眼睛,一切都還在,那強烈的藍,那遠遠的閃光,只有一個詞來形容——純潔。它是清澈的,但底在哪裡呢?它是那麼的熾烈,但又是絕對的無情。佛就在裡面,所以佛是寬容的,又是冷酷嚴峻的。也許這就是藏歌高亢激越的原因,否則又有什麼能夠用來穿越這天的寂寞呢?
  拉薩是我生活的主要地方。因為陽光格外好,所以又叫日光城。這裡守著陽光,就有了曬佛的節日。百米長的巨大唐卡佛圖由誠信的人從寺中請出,蜿蜒通過寺山腳下的巷道,應和著喇嘛口中悠長的佛號,接引生與死的靈境。巨大的唐卡佛像緩緩展開,每個人都在光下屏住呼吸。天和穹廬遮蔽四野,而這巨大的佛正是天在人間的象徵。正是為了天的光輝,寺廟遍佈金頂,以那鑠目的光芒來歌頌天的恩澤。
  我們曾在後藏路上遇到過雨。那雨雲低低地吊在我們的上方。前面幾十米遠的地方就是陰和晴的分界線。能看到雨水如何濺起塵土;舔濕了路面。這樣的雲伴我們走了幾個小時,不急不徐,從容有致。我們只能敬畏,感歎天工的奇巧。
  這裡還有風,能看著風從雪山上吹來。風帶來萬年前那場雪積下的寒意,嘯聲中又夾著僧徒虔誠的歎息。這風還使那神鷹高高浮在空中。
  藏民尊敬鷹,因為他們相信飛翔在那珠穆朗瑪峰雪線之上的大鷹能聽到神的聲音。雪線上那強勁的罡風是神的旨意,是神對鷹的專寵。從天葬台,神鷹,藏民將自己投入那雪的世界,神的家園。從雪山上那凝住的鷹類的影子我們看到天的存在,而這山的雄大證明了天的容納。
  插一支靈幡在那山坡上吧,讓蕩起的五色旗幟指著天界的方向。
  地
    西藏是世界的屋脊。自然界永不停止創造的力在這裡隆起。我知道珠穆朗瑪峰還在緩慢卻堅定地升高。這塊土地記錄了億萬年前海濤、冰川、太陽和風的神工雕鑿。
  不能想像文成公主踏上這塊土地時的情景了,但山川的色彩,雲霞的投影還是一樣地動人。天在地的下面,而地又在天中。這是雪域高原的永恆。
  我帶著攝影隊爬過雪格拉山。看著遍野的幫錦花,我們都知道身處夏天。可隨著腳步的前行,大雪來到了。我去過遠東,見過西伯利亞寒流帶來的大雪。那雪是干冽的,刺骨的,應叫做雪砂。但這裡雪是一片片巨大的,濕潤的,它們從空中飄下來,從我們身邊飄下去。科學上這就叫垂直氣候帶分佈。但我們卻覺得這是山的靈異。
  藏民對山是敬畏的。每一座山都是一位神佛的領地。這裡的山水是藏民的祖先千年來歌頌的,因為每一寸土地都有格薩爾王征戰的遺跡。為了幸福,為了永遠的安寧,格薩爾的白馬踏過這一切,英雄們的血灑過每座山梁,溝谷。
  而山和土的顏色又是那麼的熱烈。人間的色彩在這裡成了天上的色彩。它們永不褪色,不論是寺廟門簷上的佛畫還是山野間絕壁上的岩石。
  毫無疑問,這裡的自然環境極其嚴酷。自然力不僅撕扯著大地,還摧動著人的心靈。更大的威脅來自孤獨,面對無邊的荒原,人沒有夥伴。但這一切都給了這塊土地上人們的尊嚴。沒有人會比他們更瞭解什麼是崇高,什麼是存在的意義。
  這塊土地太高了,高得接近天堂。而正是這天和地的逼仄才反襯出生命的高大卓然。我是在這裡學會愛生命的。因為生命在這裡接受了真正的考驗。
  在通向色拉、哲蚌等大寺院的路口,在一座座神山的山頂,我們能看到那巨大的瑪尼石堆。每一個去敬佛的人在這裡會停下來,再投一塊石頭進去。不知道第一塊石頭是什麼人放下的。但現在這石堆已是可注在地圖上的巨大石山。這裡的人以這種方式改變了自然。
  在這片高原上還有湖泊。那木錯——神湖。水靜靜地蕩著,映著遠方的雪山。安靜,唯一的聲音就是安靜。雪山連著雪山,看不到對面的湖岸。這一切讓人屏息,為了怕打破這份靜謐,可以這樣說,這靜來自億萬年前,並將延續到億萬年。
  這塊土地滿是顏色,但又不是可以說出來的顏色。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這顏色是熱烈奔放的敬畏之情。
  人
    在西藏不單只有藏民,還有來自內地的漢人,來自異域的尼泊爾人、印度人、歐洲人。他們都喜歡這裡,他們都需要這裡。因為在這裡能找到先民在我們心底深處遺留下的對自然力的敬畏,能找到崇高和純潔的註釋。
  自然是嚴酷的,所以一切的美好都是那麼的珍貴。在陽光下,藏民到處擺滿鮮花,各種顏色的幫錦花,即便寺廟中每個扎倉的窗口上也是如此。所以有了沐浴節,望果節,有了曬佛節,有了藏戲節……這一切都是為了歌唱,歌唱世界的美好一瞬。
  我拍下了許多的照片來記錄我的感受。有那年老的僧人和狗,有那年少的僧人和威嚴的廟牆。但有些是錯過了,只能在心中咀嚼回想。那是為了參加祭禮而從遠方趕來的牧民。他們穿著家裡最好的節日盛裝。馬兒胸前垂著銅鈴和紅纓,鞍前擺放著迎神的樹枝,上面掛滿了五彩的經幡。幾十個人的喜悅改變天地,所有的一切都似乎露出了笑臉。他們縱馬從高高的山坡上馳下,幫錦花搖擺著迎合著馬蹄的板眼。
  這裡是有著神秘的,在八角街曲折深邃的巷道裡,誠信的人祈禱著幸福和未來。在拉薩河對岸的那片草坡上,我曾見到一個人悠然但堅定地走著,在他的前面是荒野,溝巖。看不出他是從什麼地方走來的,我們也無從去猜想他要奔向何方,可那份自信的悠然使我無力思索,他就是這土地,他就構成了這裡的自然。
  藏民是信佛的,他們將時間、精神、錢財投入到誠信中。因為這天和地之間,人能感到仙佛的存在,因為這裡本就是眾神的家園。
  讓一切來自它的來吧,讓一切走向它的去吧,在這億萬年不變的靜穆裡傾聽自然的聲音。讓我們守著我們的愛吧,讓我們持著我們的信吧,在這近天的土地上搖動身軀,放開喉嚨。因為這裡本就是眾神的樂園。

Author :張子揚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商品1
商品2
商品3
部落格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商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