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11931日本が大好き! 近畿+東京16日自由行 Day 9

2012.7.9 刺眼的陽光映照在陽台的紙門上,天氣與氣溫都前一天更加高漲,正符合「盛夏」的定義。由於今天行程較鬆散,出門的時間晚了許多。揭開民宿大門的門簾,炙熱的氣溫伴隨著豔陽馬上襲入室內。

今天的目的地是嵐山,相較於從京都駅搭乘山陰本線,今天路線更特別。使用的交通工具與前幾天的岡山電気鉄道相似,但擁有更多的專用路權,身為京都移動地標之一的嵐電 (京福電鉄)!

嵐電的起點是四条大宮,而昨天去過的西本願寺正是連接京都駅前~四条大宮~四条河原町的 206番市バス必經之地。

四条大宮為嵐電現行的起迄點。從歷史照片和建築路廊不難看出,京都路面電車在全盛時期幾乎行駛在每條大街上,不但穿過四条河原町、連接京都車站,現在的叡山電鉄當時更是京福電鉄的一部分;路網縱橫複雜,聯繫了京都市的每個角落。如今,京福電鉄只剩下 四条大宮~北野白梅町、嵐電嵐山 兩條路線,叡山電鉄更成為獨立的路線。

2010年,為了慶祝 嵐電 嵐山本線 開業100週年,許多列車一一改為「京紫」塗裝,令然熟悉的米色、草綠色塗裝車輛反而愈來越少......。

從運轉台和車廂配置不難看出嵐電的是採用單人乘務的 ワンマン 模式:運轉手兼驗票員,除了大站之外,車票一律由運轉手以隨身製票機發售或使用電子票證。

列車離開 四条大宮 不久,便來到 嵐電西院車庫 ,除了新造的復古風 モボ21型 大多數車輛皆以塗成紫色。

 沿著嵐山本線前進,不久便來到 嵐電嵯峨。隱身於住宅區內的站體,除了站名外幾乎看不出與觀光勝地 嵯峨野 的關聯以及熱鬧氣氛;取而代之的是郊區住宅地的優閒和靜謐。

嵐電嵯峨駅 旁的踏切,第一眼還以為是 けいおん!裡 唯ちゃん 每天上學必經的場景,一直拍個不停。(事後跟同好交流過才知道取景地點是 嵐電北野線 的一處平交道。)

嵐電嵯峨駅 平交道旁有家小有名氣的可樂餅店,在店內食用完現炸的可樂餅,享受碎肉與馬鈴薯泥在口腔中迸裂的刺激後,沿著指標一路往前走。轉過轉角,視野突然寬闊起來,矗立在眼前的正是 嵯峨野線 (山陰本線) 的嵯峨嵐山駅。

在和式風格的 JR嵯峨嵐山駅 後方的歐風紅磚建物正是名聞遐邇的 トロッコ嵯峨野列車 起點,トロッコ嵯峨駅。兩棟站體一前一後排列,截然不同的建築形式與主體色形成強烈的對比。

踏入 JR嵯峨嵐山駅 站房,也象徵我踏入另一條日本最有名、最古老的鐵路線之一的 山陰本線!

搭上 山陰本線 的普通電車,列車沿著郊區一路鑽入山林間。出了隧道後,視野豁然開朗,映入眼簾的是河水千萬年切割下形成千仞懸壁的V型谷;而在橫跨溪谷橋梁上的車站,正是能飽覽此一美景的 保津峡駅。

保津峡駅 位於兩個隧道之間,除了是少見設立於河谷橋梁上的車站外,車站出口更連接下方河岸。由於是無人車站,除了 普通 以外的列車都是高速通過,依山傍水的環境、長直線加上後方的隧道口,算是一個不錯的拍車景點!

從 保津峡駅 望向 保津川下游,不遠處的平台便是 トロッコ嵯峨野観光鉄道 的線路,也是改線前山陰本線的路跡。

離開 保津峡駅 後,接著來到 トロッコ亀岡駅;雖然站名是 亀岡,但實際位置是在JR 亀岡 和 馬堀 兩站之間。在 馬堀駅 下車後,一路沿著指標指示的鄉間小路前進,不久後便可以看見矗立在山陰本線路堤旁的小木屋,正是 トロッコ亀岡駅。

東北太平洋沖地震已經過了一年多,許多觀光景點都能看見感謝台灣的立牌,トロッコ亀岡駅 也不例外。看見日本對國人的感謝之意,心中不禁感到一股溫暖,可見兩國之間的合作與感情可以說是血濃於水啊......。

トロッコ亀岡駅 位在山陰本線的一處彎道上,不時可以看見列車呼嘯而過,除了京都方向幾枝較密集的架線柱以外,四周幾乎沒有阻擋物,不失為容易到達的拍車點之一。

喂...別顧著拍我啊! 後面可是在下的愛車之一,來日不多的 183 / 381系 電鍋頭啊!!!

隨著月台上人群逐漸聚集,遠方柴液機車頭引擎聲越趨明顯,各位旅客期待已久的 トロッコ嵯峨野観光列車 終於進站啦!

嵯峨野観光鉄道 的客車是由貨車改裝而來的車輛,本務機則固定使用 梅小路機關區 的 DE10嵯峨野色;若遇上檢修則以 梅小路機關區 的 黑色DE10 (機關區內調車用)代打。

離開 トロッコ亀岡駅 後,路線沿著保津川河谷不斷下切,直到接近河面為止。從此一工法可見保津川確實為山陰本線的瓶頸之一,受限於當時的技術與地形限制無法建築大跨距河谷橋梁而改以沿著河谷蜿蜒而行,與台灣的宜蘭線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久,剛剛停留的 保津峡駅 大跨距橋身映入眼簾,激流撞擊岩石的鳴濺填滿了山谷,飛散的水分子也將原本燠熱難耐的氣溫冷卻下來。

 隨著路線一步步接近河面,河水的流速由湍急轉為和緩,兩岸的景色由崇山峻嶺轉為市郊的住宅區,也暗示著路線的終點快到了。

嵯峨野観光鉄道 與 山陰本線 (嵯峨野線) 的交會點,同時也是山陰本線新線與舊線的分歧處。

嵯峨野観光鉄道 專用本務機,隸屬 梅小路機関区 的 DE10嵯峨野色。

在月台另一側的 山陰本線 新線。舊線穿過 亀山隧道 後,先下切再沿著河岸攀升;新線則是一路爬升後以大跨距橋梁越過保津川。

嵯峨野観光鉄道 側的 亀山隧道,因應腹地不足,月台後段便設在隧道內,形成一幅少見的鐵道景觀。隧道口及隧道壁以赤煉瓦砌成,訴說著明治年間建設此一路線的多次波折與艱辛。

位於隧道口上方的 トロッコ嵐山駅,站房旁的平台不時可以看見由隧道呼嘯而出的列車。

嵯峨野観光鉄道 的列車駛離後,道班工將分歧點的道岔撥回反位 (山陰本線上行線),並將嵯峨野観光鉄道側的道岔扳至安全側線開程 (正位)。

離開 トロッコ嵐山駅 後,站外的小徑馬上隱入竹林中。許多到訪過嵐山的朋友們都曾說過,嵐山的竹林十分茂密且有特色! 如今親身穿梭於此片竹林中,果真名不虛傳!

(如果旁邊一團又一團的中文談話聲再小聲一點,或許更能體會到其美妙之處...)

穿梭在幽靜微暗的竹林中,前方的人潮開始湧入陽光滲入的缺口中,缺口中矗立著的正是野宮神社。野宮神社主祀 天照大御神,也就是日本皇室的主神。野宮神社曾是「齋王」(天皇家的女性後嗣,常駐在伊勢神宮負責祭祀 天照大神) 前往伊勢神宮之前淨身、修身的神社,故有「野宮」之名。

然而在平民的信仰中,野宮神社 大黑天、弁財天 對事業順利、戀愛成就、物產豐收的信仰以及當地對 愛宕大神 (火神)的山岳信仰反而更加盛行。而在其建築形式中,黑木鳥居更是保留了日本最原始的鳥居形式之一。

步出竹林後不久,道旁一間巨大的寺廟吸引了我的目光,正是臨濟宗的總本山之一,也是 室町時代 將軍家、天皇家指定的京都五山佛教其中一派。天龍寺同時也是京都的賞楓名景之一。

和前幾天的南禪寺一樣,雖氣候仍處溽暑,但楓葉已經開始染紅了樹梢。在烈日、薰風之下於古剎內觀賞楓紅,有種難以言喻的美與矛盾。

由於 天龍寺 內部為收費區,所以只在外圍晃晃。突然之間,一尊觀音像下方的碑文吸引了我的目光,署文者之一居然是帝國海軍特攻隊出身的特攻要員! 雖然無法完全讀懂碑文,卻可以切實感受到字句間對和平的期望以及對當時為國殞命先烈們的崇敬。

觀音像斜後方的樹叢中,矗立著另一塊碑文。碑文紀念著大戰末期在蘇聯侵攻下被俘虜甚至隨意押走至西伯利亞勞改而殞命的軍民,其中有近十萬人在飢寒交迫與惡劣的勞動環境下未能回到自己熟悉的祖國便消逝在不毛之地中。以前看過舞鶴引揚事務的資料中曾提到,數十萬被送至西伯利亞與堪察加半島的戰俘以及被強徵的紅軍占領區居民,最後竟有三分之一在踏上最熟悉日本本土時,是一罐罐令人鼻酸的骨灰與牌位。

這段歷史,對生長在台灣的我們而言十分陌生,教科書更未曾提及過;而不斷自吹自擂為「戰勝國」的政府更未曾正視過,甚至有人還是此為日本應有的報應,令人不勝唏噓。繼續沿著石碑後方的小徑前進,一面寫著「慰靈」兩字的巨大石碑矗立在眼前,石碑後面的竹籬笆隔著的,正是無法計數的罹難者墓地! 看到這一幕,眼淚不由自主地從眼角傾瀉而下......。擦乾眼淚,緩緩地平復心情,緩緩地走出樹叢。

在天龍寺的外圍繞了幾圈後,返回來程時的步道。隨著步道路幅越來越寬,前方人聲也越趨嘈雜;一個彎道後,映入眼簾的正是代表嵐山的名景---渡月橋!
在豔陽下,桂川的河水更顯波光粼粼;清澈的河水、響亮的鳴澗,再加上橫越於河面上的橋樑,構成一幅閑靜的夏日日常畫,不愧是《源氏物語》的名場景之一!

渡月橋的一岸緊鄰嵐山市區,各式商店羅列於前。走出一家店時,定眼一看......咦,這不又是 けいおん!裡的場景嗎!!!

在往 嵐電嵐山駅 移動途中,見到有一群人從遠方以緩滿的速度前進,並輕聲地喊著口號。詢問隊伍末端的人才得知這是一場反原発 (反核能發電) 的示威遊行,適逢福島核電廠臨界外洩一年多,各地反原発的活動也如雨後春筍般展開。此景象和我們對臺灣傳統示威遊行的既有印象可以說是大相逕庭,既沒有超長的布條,也沒有由組織大規模被動員的群眾,更沒有如雷貫耳的大聲口號以及群眾扭打;在這場示威中,我看到的是溫和、理性與和平,如同一年前在日內瓦聯合國歐洲分部前來自德黑蘭的群眾一樣,處處是為周圍人們著想以及表達訴求的理性行為。

穿過一小段街道後,來到位在嵐山市區正中央的 嵐電嵐山駅;在車站旁的名店購入嵐山名物---夏柑糖,待放回住處的冰箱後,晚上便可一邊小酌一邊享受季節限定的清涼點心。

再次搭上嵐電,聽著列車緩緩前進的節奏與行走音,享受一路車前展望的天王座風景,不知不覺便已從京都郊區的嵐山回到市中心的四条大宮。

四条大宮改札旁的江ノ電海報......雖然上次已經去過鎌倉和江之島了,但是始終沒機會拍到江ノ電的車輛,或許之後有機會再去一趟吧~

離開 嵐電四条大宮駅 後,先回到住處將夏柑糖冷藏,期待晚上大快朵頤一番。趁著天色還早,搭上公車來到有「神明的廚房」之稱的下鴨神社 (賀茂御祖神社)。

下鴨神社主祭 加茂別雷命,原為當地信仰的武神,與酒類也有不少關聯。從《古事記》的故事中不時可以看到 加茂別雷命 的故事與嵐山 松尾大社 主祭神 (秦氏信仰的主神) 有所交集,而從中國渡來的秦氏正是日本釀酒的始祖。在地理上,下鴨神社與松尾大社恰巧在平安京的同一軸線上,與比叡山延曆寺連成一線,成為鎮護平安京與皇室的神社。

由於抵達下鴨神社有點晚,正殿周圍的門皆已關上,無法入內參觀正殿龐大的建築群以及參拜。不過,由周圍的建築式樣與深邃的參道格局,不難看出下鴨神社在平安京的重要地位,以及為何皇室也曾在此派駐 齋王 的原因。

隨著夜幕緩緩落下,神社內也越顯寧靜、人跡消匿,只剩下些微的蟲鳴與風聲。搭上バス穿過這幾天常逛的四条河原町,熟悉店家一一在車窗前飛逝而去,不久便來到路線終點---再熟悉不過的京都駅。在 ヨドバシカメラ 斜對面的 餃子の王将 享用完晚餐,順路到 ヨドバシカメラ 購幾盒模型後,緩緩走回熟悉的住處。

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正是期待已久的嵐山名物---夏柑糖!

夏柑糖乍看之下是一顆柚子 (日文中的柚子,實際上比較接近葡萄柚),切開來後的內容物卻不是果肉,而是以柚子汁和果肉重新製成的果凍!

 

 

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吃完多汁且風味獨特的夏柑糖,不知不覺更漏已三轉。將這幾天下來的戰利品與行李一一放入行李箱中,明天準備往東京移動,閱覽不一樣的都市景觀、建築與氛圍。

十天下來,我已然融入京都的步調,對周遭的建物、道路更是十分熟悉;一想到要離開京都,心中似乎湧出鄉愁般的思念,莫非京都已成了我的第二故鄉?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涼宮ハルヒの憂鬱DTA
    沒有新回應!
ソニコミ廣告
すーぱーそに子初主演ゲーム『ソニコミ』を応援して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