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61204的時候

我們知道得真少

當他早有另一朵玫瑰

的時候

 

需要明白的真多

當我們相信依舊美麗

的時候

 

你以為他能從「帽子」中看見什麼?

大象就是全部了

當他決定失去自己

的時候

 

你以為他能對真實有什麼看法?

算計就是全部了

當他決定戴上面具

的時候

 

我們執著得真少

當那些假裝不斷上演

的時候

 

需要堅持的真多

當我們相信依舊美麗

的時候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