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408270807【儀隊】招募新生首重心態

已經決定不再進任何校園教學儀隊,

不想花那麼多時間做這個不討好的事,

也不想讓人感覺又要把妹才進學校啊!

所有有相關的概念想法就逐步地用網誌把內容說明吧!

 

歡迎想知道怎麼洗腦?怎麼發生不倫戀?怎麼把學生妹的?

即將不保留的公開,這個邪教怎麼成立的所有過程。(哈)

 

即將九月了,學生儀隊馬上面對的就是招生,

當要準備面對這個戰鬥期前,我都會先問自己幾個問題?

我是誰?我們這個團隊有什麼價值?為什麼想要推廣這個社團?

之後才會是:如果我是新生我會想要什麼?我怎麼讓他們認識我們?

 

所以招生,不僅僅是找一個機會上去表演,

然後說歡迎加入儀隊就可以搞定的,

在前置的重點就是自我的心態建立。

 

【心態建立】

儀隊是什麼?你認識的儀隊是什麼?

只是一個表演團隊,還是一個很美好的團隊?

已經待在儀隊的這段時間,儀隊最感動你的是什麼?

當這幾個問題想清楚之後,你就會找到你真正的信念。

有人說是享受一個精彩表演的過程,

有人說是彼此互相扶持的感動,

也有人說像是一個大家庭的在乎情感,

不管你想到的是什麼,那就是答案了。

這才會讓自己記得自己的初衷,也才會遇到不同新生時,

都可以發自內心的去分享些心路歷程,而真正的讓人感動,

去追求一些想追求的事。

 

【為什麼想加入?】

自己當初為什麼加入?

為了儀態?為了被操?還是為了表演?

因為學長姐形象很好?因為學長姐很帥氣?

還是因為加入儀隊很榮耀?

每個人心中至少都有一個原因,幾個人一起討論就會找出更多可能的原因,

不加入儀隊可以有千百個理由,但是想加入只要一個簡單的原因就會有強大動機,

你怎麼找到新生的動機?那就容易讓他充滿期待的加入這個大家庭。

簡單的說就是尋找動機,藉由回憶自己當初的動機,來推想新生的動機。

 

【如何讓新生認識?】

前面想到了很多方向,簡單的做個區分,

就會發現有一些是初始的動機,大多比較膚淺,

但是很多深層的動機或是最後的感動,都是加入之後才慢慢感動的,

我們無法一言以蔽之所有的感動,但是膚淺的目標卻是我們可以運用的,

簡單的一場表演可以讓人覺得帥氣,

裡面散發出的自信,就是新生無法理解的帥氣,

不需要帥哥美女,當一群人這樣的義無反顧的做著俐落的動作時,

就已經足夠。

所以當思考完了可能的動機之後,就是想著各種的方式讓人感受到這個動機,

也就是加入的原因啦!

 

你可以穿著帥氣的禮服出一場帥氣的表演,

也可以在文宣品上寫上可能吸引到人的標語,

更重要的是每一個團隊的成員都需要用最犀利的眼神,

輕鬆愜意、從容不迫的做著每一個動作,

不僅是表演場上,更是每一個瞬間,就像塑造成偶像明星般的塑造每一分一秒自己的形象。

 

而最後,需要注意的是,

我們是要吸引招募那些適合儀隊的人,

而不是騙來一堆以為儀隊是輕鬆耍帥的人,

你真正的感動,從來不是在輕鬆中獲得的,

而是在團隊一起共同不斷努力中,培養出的真感動。

所以從不需要欺騙或是隱瞞儀隊的真實內容,

如果你所在的社團真實內容是說不出口,就是接下來的這年就是要改變的方向了。

 

一個對的人,遠比一群不對的人來得有意義。

 

怎麼把自己感動的儀隊讓大家認識就可以了,

並不需要硬是要多少人數,那也都只是讓自己後面更辛苦罷了。

 

放寬心,你真的熱愛,就很容易讓人熱愛了!

201408270713【儀隊】使之崩毀的稻草-文華儀隊廢社

關於文華儀隊,這是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地方,

因為愛,所以加入,因為恨,所以曾說不再回去,

十多年間的幾個重要人物,讓我持續堅定經營,

儘管過程有很多人的不諒解,但是也終究在後期創造了一些不錯的佳績。

當然,最後還是被搞到廢社。

 

我愛文華儀隊,是因為這群人不笨,但是都願意學習成長,

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放下自己過去的成見,歸零的重新學習,

學習改變自己,學習配合團隊,學習讓自己更好,

而畢業之後都還願意回去為了這個團隊繼續努力,

一度讓我覺得會是世界上最強的團隊。

 

我恨,是恨這個學校,恨這個體制,恨莫名只求升學的家長,

沒有人真正的去了解這群孩子為了什麼努力,

也沒有人想去追究這群孩子花了那麼多時間是在學習些什麼,

家長不想了解,只行使著社會上的少數暴力去跟校方脅迫,

而校方只有推諉卸責的從不面對真正問題,把壓力在全部丟回學生身上,

最後只要丟出,不然你們來是要練儀隊還是來升學?

好像什麼聲音都會沒有了。

什麼是教育?沒有人提過。

只要會帶給學校壓力的聲音,就是好聲音,什麼對學生好?沒人在乎。

所以承受無數莫名壓力,就是這群儀隊學生必備的經歷。

 

文華儀隊在學些什麼?一時也說不完。

文華儀隊為何聞名?也很多要素。

這兩個問題無法一時回答,因為經過太多的努力而變化修正,

時間歲月換來的痕跡。

 

但是為什麼倒下?很簡單說明。

 

查查新聞就可以知道,因為雷曜任教練跟學生發生了不倫戀,

因此校方害怕學生繼續跟教練互動,所以緊急的廢除了儀隊。

 

如果這段是真的,那就應証了前面說的話。

「所以廢社就不會讓學生跟雷教練互動?」

「所以廢社就不會讓學生跟雷教練互動?」

「所以廢社就不會讓學生跟雷教練互動?」

 

還是只是互動之後就不是學校的責任呢?

所以關心的是事件的本身,還是學校的利益呢?

 

當然事情也不是大家所知道的,

整個事件過程其實一直都有跟校方聯繫,

即便在新聞報導之前都有和校內人士互動,

共同思考如何降低學校的傷害以及減少對在學學生的影響,

擬定共同的說法,因此雖然不希望是這樣的新聞發佈,但是兩邊也不多回應。

 

先不討論誰去學校檢舉,也先不說明去檢舉及策動的人在新聞爆發前半年做了什麼事,

將近半年的攻擊和無聊散佈的謠言早讓文華儀隊被封社辦,不給練習,

這些我們就先當文華的學生活該吧!

校方如何跟學生及家長說明的?是用廢社來處理嗎?

抑或只是不讓同學再有名目被攻擊呢?

 

「如果真的是自己人一直在惡搞,那建議不如先廢社吧!」

這才是我收到的訊息,也是我接受先廢社的原因。

 

因此,在有心人不斷的到處製作懶人包,

以及在不同的板上發表攻擊的言論時,

早已配合的媒體大量露出,讓我哪裡也無法解釋,

就直接把新仇舊恨直接算一算,反正就是雷曜任該死拉!

 

現在看著文華儀隊的學生自發地成為了蒲公英儀隊,

一方面當然也是無限感慨,但是另一方面更證明了無所懼的精神,

也避免了無聊的人士三不五時的到學校檢舉造成的困擾。

我不只一次在任何地方說明,我不會再進入文華這個校園,

我依舊深深地為這群孩子祝福。

 

文華儀隊,如果你曾是這邊的一分子,

別擔心你的家還沒毀滅,只是在核爆摧殘之後,

需要換個地方避一避了。

如果你已不再認同,我遺憾的是你從未真正的認識精神,

只是需要一些虛名來證明自己擁有過罷了!

 

這個虛名倒了,你也就跑了。

 

 

 

201408270633【儀隊】重新飛翔,忍辱負重

整個事件從開始到現在已經將近一年,

心情從莫名到憤怒,到心寒到無謂,

現在已經平緩,追逐到最核心的初衷,

無謂面對的一切風波辱罵,也不去被刻意的污蔑或攻擊影響,

這是我的一生,不管想讓我名字搜尋後得到的是多不堪的新聞,

也不管後面繼續進行的官司訴訟,

這一條路還很漫長,平反之路也還遙遠,

我僅能繼續面對自我的信念,並且持續前進,

要讓雷曜任倒下,沒那麼容易。

 

你要說我無恥,就是如此,

因為看到的早已不是名聲的一切,

真正的思想和努力是無法被抹滅的,

能繼續奮鬥的就是繼續堅持在自己打拼下來的一切,

被風吹拂的種子不那麼輕易的停止飛揚,

早已散落在各地的信念,也不會因幾顆種子的崩毀而停止。

 

感謝過去支持我的朋友,也感謝不遺棄的真心相對,

飛翔的路尚未到終點。

 

怎樣的委屈,怎樣的操弄,

頂多也就是牢裡坐一回,我依舊無所畏懼,

持續地為這一生有一個交代。

 

接下來的一切都會感謝,感謝主給予的一切考驗。

201405302255【儀隊】更高的格局-應慶大學

 

 

最近很多事情都在儀隊界鬧得沸沸揚揚,

不管每一件事情的誰是誰非,有時我們沒有能力判斷跟化解,

只能夠選擇自己該做什麼樣的事。

 

回想到過去常分享給學生的一個故事,

是我大學教授分享的:

在日本的大學當中,東京大學是相當具有實力的,

不僅僅是學術,更是各方各面都有一定成果,

而當年老師所就讀的是慶應大學,算是跟早稻田大學並列第二志願,

有一點台灣的清大交大,差不多,但是明顯是競爭對手。

 

他們對東京大學的學生通常都充滿著敬佩之意,

因為東大的學生確實很強,所以老師說當初他們遇到東大的學生,

就會先九十度鞠躬:「您好,請多多指教。」

這時候就看東大學生的反應了,

如果他也同樣鞠躬,那就是同樣令人敬佩,

如果對方一臉驕傲的說,免禮免禮,

那就可以放心了,因為即便他是東大也輸了,

這個人的態度及格局根本就不是對手,即便他學業成績再好。

但是如果我們就先點頭致意,結果東大的學生九十度鞠躬,

那這時候你就要趕緊跑了,因為你永遠不是他的對手,

對方不僅學業比你強,能力比你強,連態度都比你好。

 

要就趕緊跟他結盟,不然快逃吧!

 

這個舉例我因為沒到過日本,所以沒有辦法求證是否如此,

但是確實對我影響很大,也想到很多不同的情況,

如果我是慶應大學的學生,我該怎麼做?

如果我是東大的學生,我又會怎麼做?

 

高中時代的我接續的國中的火爆個性,

動不動就要烙人幹架,在一次跟教官的衝突當中,

我毫不客氣的直接嗆教官,甚至有些威脅性的辱罵,

之後我的輔導教官,也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位,申教官,

拉我出去平靜心情,聽我說說發生什麼事,

當時的我只覺得被刁難,我沒做錯什麼,要吵來吵,要幹來幹,

但是教官最後跟我說了:等一下希望我去跟該教官道歉。

因為不管對方怎麼樣,我們只需要面對自己,

不需要去承認所有的錯誤,而是面對自己不對的地方,

這是一個成熟的表現,先道歉並不代表我們認輸。

 

當然最後我也直接做了,雖然我母親都已經到學務處了。

 

事情的對錯有時兩方怎麼吵都吵不完,

如果一方有格局,那怎麼也吵不起來,

只有兩邊的層級都沒有好到哪裡,才會有吵架的空間,

就如同你不會去跟路邊的小狗吵架,即便牠對著你怎麼吠叫。

 

這時候我慢慢的開始了解,事情怎麼爭或許都爭不出高下,

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贏了格局,

也只有格局高的人才能夠包容格局低的人,

有時先選擇道歉不一定代表就是錯的一方,

這是小朋友的想法。

先道歉有時候只是因為想讓自己的格局提高,

成為那個先改變自己的人。

 

我們改變不了我們會遇到的人,也改變不了世界的每個人,

最能夠先著手的就是我們自己,從自身做起,

提升自我的格局,注意自己的態度。

 

你輸了贏了什麼?是一口氣,還是格局?

201404092100【儀隊】告一段落(一)

十四年的時間了,從我接觸儀隊開始,

不敢說多資深但也有一點點年資,頂多差在我沒有停止過吧!

 

從單純只是想練身體加入,到為了槍法而奮鬥學習,

到最後只因為看到儀隊的價值,可以改變一個人有多少,

才開始走上研究推廣的道路。

 

學了組織管理以及溝通,行政管理以及相關歷史研究,

對槍法的體系不敢說全練過,但大致都有涉獵,

相關的儀隊技巧和核心技術訓練也小小研究。

喜歡探討各種體制的利弊以及每一個動作的訓練法,

從會做動作,到熟練動作,

到標出一次次的槍線。 這是一種成就感。

 

而為了儀隊的教育意義,更探討了教育哲學、心理學、社會學,

以及體適能訓練和其他教練領域的技巧,

回頭一看不能說有無比專業,但卻也著實走了一大段路。

 

再努力的做,再努力的訓練,

都還是無法抵抗整個大環境的風氣,學生的抗壓,或是體制的腐敗,

為了整個儀隊的大環境,也才想創立個協會,

用更高的角度去改變整個環境,而不是單純是個教練無能為力,

想著一個制高點,譜出一步步可以前進的道路。

 

無論是否能注重每一個環節,也難保大家的觀望和保留,

這段路並不好走,我們需要更多的證明,

實力或是所謂的初衷。

 

儀隊界的紛紛擾擾就如同社會的分歧,

各有各的說法,會支持的會反對的皆大有人在,

每個派系或是領域的衝突好像都要被要求表態的站在哪一個邊,

或許根本還看不到對錯,或許也分不清是非,

真假未明之間就必須被逼著做出選擇。

 

選了,立場就出現了,你的定位也定住了。

 

當你要追求一些正義,就開始出現一些犧牲,

包括增加更多道不同的人,或許也就是敵人?

 

只是儀隊已經是一個多小的世界了?

究竟這樣的分崩離析還能怎麼前進?

故我不願設定在敵人,卻不可避免的成為別人的敵人。

 

開始有不同的聲音,不同的人想拉下一個擋路的毛頭小子,

就儀隊專業或是各自的領域誰也動不了誰,

能出來發出聲的也不是什麼小角色,儘管劣勢都存在,

卻仍有各自的運作優勢。

 

走到今年,也差不多反對力量找到了許多拉下我的機會,

可以大肆炒作,毀掉雷曜任這個名字。

我不怕被反對,也不怕失去儀隊,只想在還有最後一口氣時能再做什麼,

也不願反擊,不隨之起舞。 當然,到現在也一掌被打下。

 

為了讓每一個有意義的活動繼續,

主動請辭中華民國儀隊協會理事長,保住了一個營隊,

主動切割教導的學校,減少更多學校被丟上版面,

一手拉起的文華儀隊儘管都已經離職兩年,也一年以上沒進過校園,

卻不可避免的成為攻擊的標的,畢竟都是在我的觀念下建立,

若要毀掉我,必須連文華儀隊一起毀,

毀了文華儀隊,再搞我就更有名目了。

我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知誰在做什麼?

只是常常單純的想著應該不會去傷及無辜吧?

應該不會那麼泯滅良心的說那些不是事實的東西吧?

 

就當謠言般,不聽則已。不是嗎?

 

然而到今天,發現這些姑息確實是養奸,

不管內憂或是外患,當兩者相結合,就彷彿天雷勾動地火,

周遭的易燃物也就跟著大肆燃燒。

 

不害怕攻擊,但不代表可以打一些無辜的人,

每一次的選擇都為了身旁還在努力的人而戰,

但是我們會發現輕易說得出「要建設就要先毀滅」這句話的人,

往往最沒有建設。大多說著一些無來由的廢話來掩飾自己的無能跟愚蠢。

無能是沒有作為,愚蠢是沒有邏輯。

 

有時不需兩者皆是,只要一個無能的人加上愚蠢的人一起,

就可以發生太多的化學變化。

 

201403250039【思考】別再用孝順來制約了!


 

這是台灣最混亂的時刻。

 

社會議題沸沸揚揚,在這個民主的地方,大家都在思考著怎麼做才會更好?不管是服貿的支持或是反對,都是各自不同的立場解讀,我沒有什麼地位可以了解所有的細節,所以也只能就我看得到的部分聊聊我的看法。我沒有特別支持或反對。

 

任何的一個動作,人們都是為了爭取自己的認同,爭取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但是不見得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得到父母或是長輩的認同。不管是小朋友想要買個玩具但是媽媽說不行,或是想參加社團卻被要求好好去唸書不要只會玩,甚至到現在許多學生想要上街頭而被要求快回學校去唸書,都可能會產生許多的對立。

 

看到了一些討論串在探討所謂的孝順,內容大概是學生不顧自己的安全站上街頭,根本不算是一個孝順的表現,因為讓父母在家擔心你的安危,還冒著各種危險,因此結論是:連孝順都不懂的小屁孩快回家吧!

 

孝經開宗明義章第一裏面很明白的都說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這也相當的清楚地表示孝順的做法之一就是照顧好自己,也就是所謂的孝順派的說法。如果你真的是個孝順的人,怎麼可以不好好的善待自己呢?我們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是父母辛苦來的,在中國百善孝為先的文化當中,孝順已經是一個不可剝奪的意義。

 

只是有多少的人有繼續看到孝經後面的那句?

 

孝經: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也是說真正的孝順並不只有一直保護好自己而已,而人在 世上遵循仁義道德,有所建樹,顯揚名聲於後世,從而使父母顯赫榮耀,這是孝的終極目標。因此,我先不論服貿的立場,就孝順這件事情來說,似乎不應該簡單結論為:孩子們,為了當一個孝順的人,回家不讓父母擔心就是了。

 

如何可以兩者兼得?就要看每一個人的智慧去判斷,不管怎樣,保護好自己免受傷害,畢竟這是父母很在意的部分; 但是在行有餘力之時,便努力的學著判斷是非,讓自己可以明白為何而戰,堅持對的事情,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使父母最終為我們感到驕傲。這或許才是孝順的完整解釋。

 

朋友們,繼續為自己的夢想前進吧!

強化自己,為身邊的每個人帶來更大的價值。

201403060229【儀隊】更重視團隊的團隊

 

這幾天看了重播的大專籃球,

過去曾是籃球員的我還是有很多回憶跟想像,

無法再那麼多時間奔馳在球場,也飛不高的體重,

我確信我很深愛著籃球。

 

有人說籃球是一個團隊的運動,

確實在每一場比賽當中,五個人的功能定位跟搭配,

都決定著球賽的勝負,但是反觀了儀隊,

卻有著更強大的團隊基礎。

 

儀隊的表演美感就在那再多人都整齊劃一的動作,

但是在感動的同時,表演者要先犧牲掉自我的意識,

大家要遵循著相同的動作基礎,才能夠標出一致的槍線,

在時間與空間的巧妙變幻中,每個自我都應該被拋下,

一心的讓彼此的動作更契合,

也因此一個好看的表演,沒有自幹的空間,

一個好看的表演,不會有什麼英雄或是MVP,

只有一群夥伴共同創造出的感動與精彩,

這是儀隊的價值,也是儀隊更強烈的團隊精神。

 

因此儀隊的價值,才那麼重要。

201403020347【儀隊】你願意來教嗎?

 

幾年前,幾個儀隊教練們在討論台灣的儀隊問題,

熱情的人很多,但是為什麼真正可以當教練的很少?

或是說:「願意當教練的人很少?」

 

在分析市場之前,我們可以先了解一個儀隊教練應該要擁有哪一些能力,

這問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但是對我來說,一個儀隊的教練除了要會槍法等技巧之外,

還可能需要了解基本的教育意義、管理能力、領導統馭以及訓練技巧,

這些能力都不是什麼小能力,即便真的要訓練也都不是三兩年可以教完,

也因此一位好的儀隊教練是相當難求的。

 

而儀隊教練的待遇如何?

雖然一個星期只需要幾個小時的時間,但也就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

鐘點大多都是400計算,一個星期如果順利有一次社課,

那一個月就有3200元,如果還要週會之類的,就更少了。

但是一個儀隊教練的內容可能除了訓練之外,

還需要安排表演操,那時間常常都會超過,或是更有責任一點的教練,

還會去在平時練習去關心而不支薪。

 

儀隊人會說:這就是我們的熱情。

 

有位老教練也說過他帶儀隊不是要賺錢,

所以常常接一堆學校但是不收費用。

 

但是就市場的觀點,

對學校來說,我不需要花什麼成本就可以請到一位教練,

代表儀隊教練的人力成本根本沒什麼價值;

以勞動市場來說,要那麼多的條件跟要求,

尤其在一直講榮譽、楷模的儀隊市場,

人格的標準總是不斷的無限上綱,

要當個教練像是要選個好人好事代表一樣,

要多完美才能勝任。

但是酬勞呢?

可能連餬口都不夠了。

更不要說很多人還要養家。

 

所以我們會看到儀隊教練的需求其實很大,

好的學校一定要有穩定的傳承,

但是太無法變通的傳承又會限制學校的發展,

無法配合時代的變化及校方的改變而跟著變化,

所以有教練是一個比較好的發展條件。

 

只是,市場存在,但是價格低廉勞動又多,

還有多少教練願意拋家棄子為了證明自己的「熱血」?

 

 

201310161319【心情】矛盾對立

過度的理性雖然可以讓事情快速處理,
但是卻已經令人失去悲情以及哭泣的能力,
當你努力的找出一個疲憊的理由時,
那理性的思維又瞬間讓你彎不下腰。

「你還好嗎?」

分裂成兩個世界的兩個靈魂,
不知道該由誰來回這個問題。

「不想說就算了。」

嗯,對不起。
還沒思考完的腦袋擠不出的話。
只是,對不起。

原來理性還不夠強,所以無法解決這樣的問題。

「這點小事也在煩?」

是阿,堅強一點吧!

「你實在太弱了!」

是啊,怎麼可以這樣被看輕,
輸不起。

「怎麼那麼沒有感情?為什麼那麼冷冰?」


我們永遠找不到那個生命的出口,
只有探索著每一個階段的出路,
我們沒那麼高貴,沒那麼萬能,
只能做著凡人的事,體驗刻骨銘心的人生歷練,
讓情緒飄在空中,隨風搖曳。

(繼續閱讀)

201310160142【心情】再次封閉

時間不斷前進,生命不斷昇華,
有人追尋著人生的終點,有人懷念著人生的起點,
無論怎麼樣的取捨都期待著快樂共通點。

只是,快樂往往沒有那麼容易。

因為我們想要的總也沒那麼容易。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想法,也會有個人的期待,
但是我們都誤判了別人的期待,
所以在不同的平衡點,不同的起始線,
終於在交叉點後進入了衝突點。

到最後怎麼樣的推脫卸責,也改變不了發生的不愉快,
只是什麼也無法再挽回的時候,
只剩下無限的無奈已經拋不下的早知道。

而,那一次次封閉的心,
即將再次封閉,
沒有人知道為何而開,又為何而關,
留下的只有回憶中那隱隱約約的酸甜,
在盒子裡獨自唱著歌。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逆鱗連結
簽到加油區
精華文章
檔案文件
版權規定
每日一句
新資料夾
儀隊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