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20015聖士提反屠殺記 (警告-含令人不適暴力內容)

這篇文章我找了很久,原文將聖士提反書院譯作聖斯蒂芬學院,但我記憶中明明是聖士提反書院,所以在google上打上聖士提反屠殺的話是總是找不到這篇文章的。最近張純如之死我覺得絕不簡單,似乎是跟她最後的一本書有關,那本書說的是美軍在佔領菲律賓時的暴行。於是我在google上打上菲律賓屠殺的字眼,想不到反而重新發現這篇文章。 

聖士提反在香港是很有名的一所中學,名人輩出,位於香港島南部的赤柱,赤柱是香港有名的遊客區,風景秀麗。在那裡的幾個海灘也很受香港市民歡迎,夏天海灘上總是擠滿了人。赤柱總是充滿著悠閑的氣氛,我以前去那裡也是為了游泳,看過這篇文章後發覺赤柱的地圖上原來還有軍人墳場與劏人排這些地方。("劏"粵語是剖開的意思。) 

赤柱軍人墓園內有超過六人得到大英帝國第二最高榮譽勳章 , 密度非常高。

http://www.stephen-stratford.co.uk/jap_pows.htm

還有一個叫 John Robert Osborn 的英國雷鋒,殺了很多日本兵,不知是不是激發這場屠殺的導火線?香港公園內有一個銅像用來紀念他,但是銅像本身不是他的真人,而是一次大戰時期的士兵:

“(Sgt. Maj. John Robert Osborn) who, also using a machine gun, allowed his unit to retreat while holding off several hundred Japanese soldiers. After miraculously escaping and rejoining his unit, they came under attack again, and he again fought with superhuman strength, killing dozens of enemy soldiers and throwing back grenades they had tossed into their midst, until finally one landed that he could not reach in time, and he threw himself on it to save his comrades.”

這篇文章原本是怎樣很難考究,而且網上有很多文章,假借外國人的名字发表,但這篇文章的可信性似乎不低。有些網友可能别有用心的加进了不必要的部分,减低了文章的可信性,也有些网友可能只是出于发泄,令文章的出處更難考究。我最初看見這篇文章的時候,是比较可信的。

小时候以为日军很轻易的就占领了香港,看过这篇文章后再翻查香港之战的历史,發覺其實歷史比我想像的複雜很多,如果拍成電影,肯定是一部大片,應該會包括以下的場面:加拿大兵團本來在家鄉享福,戰爭爆發,遠渡重洋,很多年輕的生命在他鄉終結;Osborn 以一當百,奮力對抗日軍,最後捨身成仁;赤柱炮臺一炮當關,萬軍莫敵;美军飞行员克尔中尉在轰炸日軍時被擊落,在大帽山被日軍圍困,東江縱隊偷襲啟德機場分散日軍注意力救回克尔中尉。至於發生在聖士提反書院的慘劇就比較難拍了。

中田道二、宮本見二、小林次郎與太島渚久等人的本意是藉這篇文章懺悔, 他們認為這種懺悔是關係到兩國友好能否真正地健康發展的重要問題,希望這篇文章不會令兩國友好關係向壞的方向走,否則便浪費了他們的勇氣。 

----------------------------- 

口述:中田道二

傳口述:原38師團230聯隊12隊34小隊宮本見二

記錄:小林次郎、太島渚久

翻譯:賀新建

校對:孔奇繁1992.12.28 

我已經到了肝癌晚期,我一直想說那件事情,我也一直不敢說,因為我還有一個兒子和孫子;我不論從自私的角度還是顧及面子的角度,都使我不敢輕易講出來。人們理解我,說我能夠到死懺悔,不理解我的,肯定會指著我的後代說是罪惡之家。其實,我每每走到靖國神社,都不敢進去,一是怕他們看出我的心虛,二是心裏感到嘔吐;我知道,如果當初戰死,也不配到這裏占 一席之地的。 

在中國期間,我幹了一個軍國主義士兵能幹的一切,我不能回避,也不能粉飾,因那是戰爭,尤其是一場侵略戰爭,我不可能保持人性和人格,也不可不參與製造罪惡;我們去就是要製造罪惡的。 

1941年,我們和18師團、51師團和104師團集合在一起,在田中久一中將的指揮下,向守衛香港的英軍發起了進攻。

這一仗打的是最艱苦的,我們的士兵成片成片地向下倒,但當時武士道精神在起作用,這種自殺式的攻擊,終于迫使英軍在18天後,撤出防線,繼而全線崩潰。我們踏著血污和爛屍占領香港。我當時僅僅是一個剛剛增補入伍的新兵。 

我承認打死了四個英國士兵,用刺刀挑死一個還沒咽氣的英軍俘虜;那時,沒有一個軍官向我們宣佈日內瓦條約。我們得到的命令就是:殺、殺、殺。 

戰爭和血腥使人發瘋。 

抽大麻有癮,吸毒品有癮,你們還不知道殺人也有癮;這是一種在世界上能居首位的癮,它能讓你產生一種屠戮的快感,也讓你能知道什麼是生殺大權的實質,這是最刺激的人間遊戲。你可以由於殺人而感到自己存在的偉大和自豪。 

我和我們的軍人,都成了殺人狂;可我們當時並不知道1937年12月12日 的南京大屠殺;所以,我當時認為這是全軍的傑作。後來歸國後,聽取中國軍事法庭對第6師團谷壽夫陸軍中將的審判廣播,才知道我們的屠殺只是他們的百分點。 

從感覺上,我並不喜歡香港的中國女人,她們身材不行,可以說是五短的身材,好像是近親結婚的產品,不屬於暢銷產品;但戰爭期間是沒有空餘時間審美的。何況,屬於我們的慰安所全體女性,被緊急征調到昆明慰安剛剛勝利的23師團官兵;她們離去已經有45天,長官說戰前返回來;可是我們有的官兵已經躺在英軍的子彈下,她們還是沒有回來,說是在回來的路上遭到狙擊。 下層官兵們說,不知又被哪支凱旋的部隊中間截留了。 

我不得不承認,英軍確實是訓練有素的隊伍,比起中國的軍隊更加善戰和能戰。他們越是這樣,越能激發我們的武士道精神。我是第 17個衝進香港的,也是第1個衝進聖士提反書院的。 

當時英軍全線崩潰,香港已經聽不到什麼槍聲;229聯隊留在城外防 守根本沒有進 ,只有我們是在一片寂靜的等待中進入聖士提反書院的。我從靠近這座醫院到最後進去,估計有20分鐘,我沒有聽到一聲槍  聲,也沒見一個戰友倒下去;後來的槍聲,是我們自己打的;遭到  狙擊的傷亡報告,顯然是瞎編的。  我們一個中隊都撲進去,因為有當地人提供情報,說有90多名英軍傷病員躲藏在聖士提反書院裏。

這時,上來一群女醫生和護士,圍住我們告訴這是醫院,不允許我們搜查。中隊長喜多郎少佐下令:把她們全都看管起來,搜捕英軍士兵。  78名女醫生和女護士,均被12小隊押進一間大屋子,等待處理,因為她們的頭說,這裏全是平民病人,沒有英軍傷病員。而我們的情  報則是得知英軍傷病員,全都藏匿在聖士提反書院裏。   果不出所料,我們從醫院裏搜出90多名英軍傷病員。 

吉田大作下令,我們用刺刀一鼓作氣地挑死64名掙紮的英軍傷病員,這裏變成了殺豬場,到處都是被殺未死的英國人的嚎叫聲。229聯隊這時奉命進城換防,闖進聖士提反醫院,見關押著一群面目姣俏的女人,便一下把房子圍住。我們一看,這便宜事也不能讓他們占了,於是放棄對英軍傷病員的屠殺,也持槍衝上去;兩支隊伍對峙起來。229聯隊大聲叫嚷:我們都三個月沒有見到過慰安婦了。我們也衝著他們喊:我們也是,整整三個月。 

這時雙方的長官聞迅走過來,他們先是看看欲火中燒的士兵,又看 看驚恐中的中國女人,兩人怎麼商量的,不知道,總之雙方都抽出12個人,把守書院各個通道和大門口。 

也就是在這時,中國女人可能察覺我們的企圖,趁看守不備,衝出房屋,和警衛撕打成一團,並大喊大叫,希望能有人前來搭救她們。我們一起湧上去,和她們撕打在一起。中隊長吉田大作扯住一個最漂亮的女醫生的頭髮,把門一關,頭髮  正夾在門縫裏,女人不敢掙紮;她一掙紮便掉下一縷頭髮。  我看見她躬著腰腦袋叭在地上,臀部往上翹著。吉田大作可能是被眼前這個不停罵的女人激怒,也或是早就蓄謀要強姦這些白白到手的中國女人。他一軍刀把這個女人的褲帶挑斷,女人大叫一聲,扭頭想要護住腰,頭髮被扯掉一片。中隊長扒掉她兩只鞋,將褲筒抓在手裏往下一扯。

整個醫院都聽到這個女人的尖叫聲,好像被火燙了一下的母貓。吉田大作提起靴子猛地朝這個女醫生太陽穴一踢,這個女人立即沒了聲音,癱趴在地上;兩個士兵上去,把這個昏迷女人的褲子扒下來,然後翻過來,仰面朝天地擺在中隊長腳下。

他把軍刀一扔,喊了一聲:讓我們慰安慰安她們吧,她們等了我們 18天,士兵們,別讓她們罵我們日本人無能。現在我命令:預備,目標,這裏的所有中國女人,前進,占領,摧毀。集中一切火力,開炮!  我們一聽,馬上掀翻手中掙紮的女醫生和女護士。整個書院的操場上,變成了強姦的遊戲樂園。我捺倒的是一個18、9歲的女護士,長一臉雀斑,黑呼呼一片,蒜鼻子,兩只眼睛早都哭腫了。可我當時根本沒有挑選的餘地,也不可能。強姦這事,像瘟疫一樣傳染得非常快。我一槍托打暈了這個亂咬我的中國女人。她頭上和口裏往外流著血,倒在地上。我用刺刀把她的上衣和內衣,褲子和內褲都挑開,然後像所有的士兵,在中國人的土地上把她給強姦了。在我強姦她時,她醒來了,抓破了我的腮。   我一刀背,把她的滿嘴牙也打飛;她滿臉都是血水。我剛剛從她身上爬起來,她便被五六個士兵拖到一邊,進行了輪姦。 

現在,整個操場上,到處都是半裸的日本兵,和全裸的不是躺著便是亂跑的中國披頭散發的女人。兩個聯隊長在強姦完兩個被士兵捺著的最漂亮的女人後,高高地坐在新搭的臺子上,欣賞著部下向中國女人衝鋒與開火。在這種光天化日之下,中國女人平均每個人承受了6個士兵的輪姦;但這也不是很好惹的中國女人,她們不知從什麼地方掏出剪刀,在混亂中竟紮穿8個士兵的勁動脈,剪掉5個官兵的生殖器,還有3個剪刀全都捅進士兵的肚子裏。我們很晚才發現,主要是現場太亂太嘈雜。我們的官兵被這些不屈不撓的中國女人整整紮死了18名。這其中有我們平日敬仰的大佐山島紀夫。於是,這些被輪姦過的女人,全都被捆綁在一起,追查兇手,但沒有一個自首。最後,我們架起機槍威脅她們,如果不站出來承認,就全都用機槍消滅掉了。我看見起碼有14個中國女人被嚇得尿了褲子,雙手捂著赤裸的大腿亂抖動,有2個女人乾脆癱在地上。更多的女人是咬著牙,抱掩著胸部,希望一陣機槍把自己打死。但她們想錯了。這64名中國女人被強迫捆綁在一起,全都被軍醫打了麻醉藥,扔到卡車上,用布蒙上,拉到郊外一座不知名的別墅裏,充當隨軍妓女,四外都是鐵網,且都通了電。

她們大都不服被污辱,反抗和尋死的事時時都發生:一個女人用指甲把自己的喉嚨挖得差點漏了氣,小隊長一氣之下,  用軍刀把她的兩只手掌全都給剁下來;結果,這個女人當時就昏了過去;同時,八個士兵撲到她的身上,在第六個剛幹完,第七個還沒有上去,這個女人已經挺屍了。還有一個女人,也不知從什麼地方來的勁,沒有一個士兵能和她順利性交。小隊長見狀,便集合人把她裸體綁在一個圓木桶上,是仰臉八叉地捆住的。來的士兵,這回可不用費勁了,只需滾動木桶就行了。

不到三天,這個女人也死了。這不是最殘酷的,最殘酷的是一個女醫生就是不就範,三個士兵最後才把她捺倒在地上,而她還是殊死抗爭;小隊長命令把她的手反綁上,拔出刺刀,讓士兵拽開她的兩條腿,"撲"地一下從陰道插進去;然後讓她丫起來隨便走。可憐這個女子,兩手亂抓拔不出來,鮮血直流。這是個剛烈的女子,最後忍著疼痛站起來,兩腿叉開往地下一坐,大叫一聲慘死在操場上。有一個女子在被強迫慰安時,咬掉一個士兵的鼻子,疼得士兵捂著鼻子原地蹦跳大叫;這個女人被捆到電線杆上,先是當靶子遠距離用手槍擊碎兩個乳房,最後剖開肚子,從裏將子宮割下來,撐大套到女人頭上;陽光曝曬,子宮膜開始往回收縮,最後將女人頭緊緊地箍住;這個女人始終掙紮著企圖喘上一口氣,最終在越來越緊的崩縮裏,憋死了。我們叫這"從哪來從哪回去",在菲律賓經常這樣幹。 

也許最可恨的是中隊長的嗜好;他這個人不知什麼時候養成一個愛好,他專門吃焙了女性子宮,並且是處女的;於是,他把早就捆起來未讓士兵上手的一個15歲的女護士在火堆旁活著割開肚子,  取出只有雞蛋大的子宮,用瓦片焙起來;這個女孩一直沒有死,血和腸子流了一地,躺在一邊,看著自己的器官被焙熟,看著被中隊長吃掉;最後,頭一歪死去她的心,被另一個士兵趁熱掏出來,生生地吃掉。也許是這些事,使她們採取了一次意想不到的行動。在慰安230聯隊時,她們竟然能在同一時間裏咬斷23名士兵的生殖器,造成18人搶救無效死亡的重大事故。我奉命把抓獲的8名中國女人用軍刀逐個地劈死,是先剖肚子後砍腦袋的。我是眼見著白白的身子一個個折斷在我的軍刀下的。當天夜裏,我噩夢纏身,不住地大喊大叫起來;後來我被送進了精神病院治我在侵華期間,共姦污中國女人34人,親手殺死8個女人,開槍打殘3個婦女。 

日本投降後,我一直想說出來,可一直也沒有膽量。今天,我說出來,是因為我鐘愛的兒子、媳婦、5歲的孫子,前天全都死在北海道的車禍裏。在這個世界上我沒有親人了。這是報應,也是我罪有應得;是我在中國做孽的報應。道光大法師說今世罪惡深重,不能洗盡,我只能在彌留之際,把這些罪惡說出來,軍國主義萬萬不能再出來。我們的自衛隊,也沒有必要到國外去執行聯合國任務。 

我不能說,我對不起中國受害的女人;這不是我這種人說的,我已經不配說這種話了。我說死後,把我的骨灰拿到中國,灑到騾馬市場,讓不是人的東西經常踏來踩去,不得安寧,也算是我的贖罪吧;撤到香港對聖士提反書院的舊址上也行。慰安婦的問題,尤其是中國慰安婦的問題,是關係到兩國友好能否真正地健康發展的重要問題;要讓日本政府承認,首先我們這些作惡者能承認。 

中田道二[69歲]

===============================

不知道聖士提反的人有沒有聽過這些傳聞?網上有些關於對這篇文章的質疑,尤其質疑日軍的戰鬥力,其實日軍並不是很強,只是國民黨太弱。

http://bbs.tiexue.net/post_1257369_1.html

质疑一篇反日伪文:香港圣斯蒂芬学院

  文章提交者:老鱼 加贴在 猫眼看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本文所附伪文曾经被人在因特网上广泛转载,我想很多网友都读过,有很多爱国网站现在将它拿来作为“铁证如山”,有爱国人士居然还根据这篇伪文做了所谓“香港圣斯蒂芬学院死难先辈祭奠堂”,拿历史作儿戏,甚为可笑。 

  以下是分析和质疑,欢迎辩论:

  首先,部队编制和番号问题。日军用于进攻香港的陆军部队为第23军,下辖第38师团、第51师团(刚从中国东北调到南方)的第66联队和第1炮兵部队等。为上述部队担任空中和海上支援的是第1飞行团(轻轰炸机34架、战斗机13架、侦察机9架)和第 2遣华舰队(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5艘、鱼雷艇和炮艇多艘)。日军各军下面有师团,一个师团下辖3-4个联队。日军的联队番号是所有部队统一编制的,不会发生重复,“联队”在日文中写成“连队”,是一回事,一般有2000-4000人。而联队以下的番号则由各联队编制,一般下辖3-4个大队,分别编为第一大队、第二大队、第三大队等,每个大队1000人左右,大队下辖3-4个中队,中队下辖3-4个小队。进攻香港的陆军部队按联队来讲就是228联队、 229联队、230联队(以上为23军38师团),66联队(51师团)等数个联队,共一万数千人。指挥香港之战的是第二十三军司令酒井隆中将,具体指挥的是三十八师团长佐野忠义中将及其助手伊藤武夫少将。  

  在日本陆军中,军司令官常是中将或大将军衔,师团长多是中将军衔,旅团长多是少将军衔(也有个别是中将军衔),联队长多是中佐或大佐军衔,大队长多为少佐、大尉军衔,中队长多为中尉军衔,小队长多为少尉军衔。有关日军编制可见  

  伪文中写道:“1941年,我们和18师团、51师团和104师团集合在一起,在田中久一中将的指挥下,向守卫香港的英军发起了进攻。”然而,第18师团和104师团根本没有参加香港之战。1941年12月8日开始的香港之战是和珍珠湾之战以及马来半岛之战在同一天几乎相同时间打响的,18师团参加的正是马来半岛之战,根本没有参加香港之战。田中久一虽然后来接替酒井隆就任香港总督,1945年接受投降的也是他,战后被处死,但是根本没有指挥什么香港之战,伪文显然拿1945年的资料来编造1941年的战斗。  

  香港之战1941年12月8日开始,第一天英军便被打得溃不成军,13日九龙被完全占领,英军退守香港岛。18日21时,日军第38师第228联队从九龙,第230联队从大全湾、第229联队从官哈仔开始渡海,在香港岛东北部的北角玉宵箕湾一带登陆,然后控制了该岛东部。25日下午英军投降,晚上举行了投降仪式,日军完全占领香港。伪文中所称“这一仗打的是最艰苦的,我们的士兵成片成片地向下倒,但当时武士道精神在起作用,这种自杀式的攻击,终于迫使英军在18天后,撤出防线,继而全线崩溃”,完全不符合史实。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伪文中写道:“我是第17个冲进香港的,也是第1个冲进圣斯蒂芬学院的”。香港是不是周围都给围了起来,只留一个入口,日军排着队进入,可以让这个鬼子从从容容地数清楚自己是“第17个冲进香港的”?

  伪文中多次提到圣斯蒂芬医院和圣斯蒂芬学院,到底是圣斯蒂芬医院还是圣斯蒂芬学院?为什么加了个“校对:孔奇繁”还是没校得对?如果是打字错误,为什么错了那么多?为什么各网站的伪文全错了?

  攻占香港的总共也就228联队、229联队、230联队、66联队数个联队,竟然229、230两个联队一进香港就直奔一个医院去强 J几十个医生护士,这样的军队是如何战胜驻港英军的,又是如何从中国北方大到南方,东边打到西边,战胜人数10倍于己的中国军队的?

  两个联队6000余人,如何在一个操场上强 J78个女人,“中国女人平均每个人承受了6个士兵的L J”是如何算出来的?

  伪文中写道:“两个联队长在强 J完两个被士兵捺着的最漂亮的女人后,高高地坐在新搭的台子上,欣赏着部下向中国女人冲锋与开火。”香港被占领时已是傍晚,当晚全城停电,这两个联队长是如何坐在新搭的台子上欣赏几千名部下的恶行的呢?是不是点了几千几万支蜡烛火把之类的照明? 

  伪文中写道:“但这也不是很好惹的中国女人,她们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剪刀,在混乱中竟然扎穿8个士兵的劲动脉,剪掉5个官兵的生殖器,还有3个剪刀全都捅进士兵的肚子里。我们很晚才发现,主要是现场太乱太嘈杂。我们的官兵被这些不屈不挠的中国女人整整扎死了18名。”成千上万的日本兵强 J78个中国女人,怎么还会有机会让这些中国女人用剪刀扎死18名,这样的豆腐军队是如何是如何战胜驻港英军的,又是如何从中国北方大到南方,东边打到西边,战胜人数10倍于己的中国军队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伪文中,在18个日本兵被剪刀扎死之后,又发生“在慰安230联队时,她们竟然能在统一时间里咬断 23名士兵的生殖器,造成18人抢救无效死亡的重大事故。我奉命把抓获的8名中国女人用军刀逐个地劈死,是先剖肚子后砍脑袋的”。杜撰可以,也得让读者相信才行,“在统一时间里咬断23名士兵的生殖器”也太夸张了一点,杜撰的水准太低。

  伪文中说大佐山岛纪夫也在杂乱中被中国女人扎死,要知道大佐的职务是联队长以上,已是非常高级别的官员,进攻香港的也就数个联队,居然有一个这样的高级干部在一个医院集体强 J时被受害者用剪刀扎死,日军真是豆腐军了。可是在伪文中两个联队长又活得好好的,估计是编造此伪文者对日军军衔一窍不通,低估了大佐这个军衔的地位。

  另外,伪文中写道:“这个女人被捆到电线杆上,先是当靶子远距离用手枪击碎两个乳房,最后剖开肚子,从里将子宫割下来,撑大套到女人头上;阳光曝晒,子宫膜开始往回收缩,最后将女人头紧紧地箍住;这个女人始终挣扎着企图喘上一口气,最终在越来越紧的崩缩里,憋死了。我们叫这“从哪来从哪回去”,在菲律宾经常这样干。”我知道地球人失血过多都会死,这个女人被“当靶子远距离用手枪击碎两个乳房”没死,被“剖开肚子”没死,被“将子宫割下来”还是没死,恐怕已经属于火星人,最后居然是因为套在头上的子宫因被阳光曝晒收缩而闷死,是不是把网友们当托儿所幼儿园的小朋友骗了。

  可是,这样一篇用常识判断就知道是杜撰的假文章,居然被爱国志士们贴满了全世界的中文网站,不信的话,你搜索一下就知道了,越标榜自己爱国的网站转贴得越起劲。    

  (有人说这是文学创作,我看到的却是爱国网站们作为证据转载,有人还设了灵堂纪念,这是文学创作么?目前为止,这篇伪文已经被全世界的中文网站转载至少上百次,有人指出这是文学创作了吗?我倒是看到了这篇伪文被转载时大多附有“历史不容忘却”“铁证如山”之类的口号。呵呵

  [传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081——453——7765998[发]日本

  00852——664——9888[收]香港

  口述:原38师团230联队12队34小队宫本见二

  记录:小林次郎、太岛渚久

  翻译:贺新建

  校对:孔奇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时间:1992.12.28

  这是文学创作吗??????

  这是文学创作吗??????

  这是文学创作吗??????

  有人提到照片,说是可以证明日本人的残忍。有些照片是真的,比如用中国俘虏练刺刀,有明确出处的。有的照片也是伪造,或者是拿和日本人完全无关的照片来充作证据。要让日本人认罪,中国人先得自己打假,否则日本人如何能相信这些是事实?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nxataru

上面所引伪文出自一本名为《中国慰安妇》的书,系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版。书中内容极其W X,暴露了一小撮中国人极端变态的心理和不择手段赚昧心钱的无耻行径。这本书是我在一处地摊购得的。

更可笑的是,在一本名为《战争档案》的书中(此书系1995年出版)大段大段地抄袭了《中国慰安妇》中的内容,只不过主角换成了八国联军,快死的老兵换成了美国人(一百多岁,后代要娶中国媳妇),其他的几乎一模一样,连“中国战区犯罪报告编号多少多少”也照抄不误。包括用子宫憋死女人的荒诞情节也出现在此书中。

这段用子宫憋死女人的做法,外国人没有想到,却让中国人想出来了,真是荒唐啊!

“对于有过禁欲传统的中国人来说,关于日本军妓的花边新闻和黄色书刊曾经广为流传,招徕和毒害过相当数量的幼稚读者。由于庸俗的故事出自堕落文人的手笔,并不真正具有学术价值,因此该类题材也就注定只有沦为Y D话题的下场。”

——邓贤《大国之魂》291~292页 

==================================================

我對本文真假的分析:

==================================================

國內有些人對香港不太了解所以以為這篇文章不合理,如果這篇文章是假的話作者必定對香港非常熟悉.

1. 第18师团和104师团根本没有参加香港之战 ?

據王輔的“日軍侵華戰爭”一書所說,日軍入侵香港之前做了很多假動作,真正參與作戰的部隊也可能不是表面公佈的那樣,衹有真正參與作戰的日軍自己才知道,田中久一後来接替酒井隆就任香港总督,原因就可能是因為他的部下參與了香港之戰。

2. 原口述者為什麼清楚自己是第17个冲进香港的?

香港三面環海,北面和大陸隔著一條深圳河和梧桐山,1941年的時候只靠一條羅湖橋連接著深圳和香港,所以中田道二能夠知道自己是第十七個從深圳沖進香港的,如果沒有親身經過羅湖橋未必會知道這種狀況。

3. 很多人印象中香港的軍隊不堪一擊,但中田道二口中這仗卻很難打?

John Robert Osborn 的事蹟證明日軍的確曾經一片片地倒下。

“(Sgt. Maj. John Robert Osborn) who, also using a machine gun, allowed his unit to retreat while holding off several hundred Japanese soldiers. After miraculously escaping and rejoining his unit, they came under attack again, and he again fought with superhuman strength, killing dozens of enemy soldiers and throwing back grenades they had tossed into their midst, until finally one landed that he could not reach in time, and he threw himself on it to save his comrades.”

4. 這樣獸性的軍隊是如何战胜人数10倍于己的中国军队的?

沒錯日軍人數比中國少,但是他們的武器,訓練,士氣,團結程度和經濟能力卻比中國強很多,當然到了戰爭後期,日軍的戰鬥力下降,中國不斷壯大,正義獲得了最後勝利,民心背向決定了勝敗。

5. 中国女人用剪刀扎死18名日軍,再在统一时间里咬断23名士兵的生殖器,日軍的戰鬥力去了哪裏?

我記得最初看見那篇文章裏的女人還包括外國女人,後來卻變成衹有中國女人。男人沒有穿衣服幹那件事的時候戰鬥力應該不會比女人強很多,那班女人可是女軍醫和護士,用剪刀的能力以及對人體的了解比男人更強。

6. 女人被“当靶子远距离用手枪击碎两个乳房”没死,被“剖开肚子”没死,被“将子宫割下来”还是没死,恐怕已经属于火星人,最后居然是因为套在头上的子宫因被阳光曝晒收缩而闷死?

日本有一本很受歡迎的書叫做“鈍感力”,作者“渡辺淳一”當醫生的時候就對女人們大量失血後的生存力感到印象深刻,也許他在當醫生前便已經在“前輩”口中聽了不少這類故事。香港作家Martin Booth在他的著作中提過青幫在上海屠殺共產黨的手段,跟中田道二所說的有相類的地方,青幫和日本軍國主義都跟明朝倭寇有很大關系,手法雷同也不為奇。

7. 圣斯蒂芬医院和圣斯蒂芬学院,到底事件發生在那裏?

圣斯蒂芬学院其實就是聖士提反書院,不是一家普通的中學,面積很大,香港之戰的時候應該有一部分被改成了戰時醫院,沒有經過戰事的人未必知道這件事情,所以這篇文章的可信度很高,如果是假的話作者的歷史知識也非常深厚。

香港歷史博物館和位於筲箕灣的海防博物館有很多關於香港之戰的展品,有空可以去看看,還有赤柱和小西灣的軍人墓地也值得一去。本文置頂的那張照片就是拍於赤柱軍人墓園,墓碑位於墓園的一個制高點,占著一個重要而不太顯眼的位置。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