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232113我的童年…

昨晚做了個驚心動魄的夢,夢見我媽是個特工,調查跨國犯罪集團的活動,而我是她的助理,幫忙整理資料,就像佳麗特工一樣。記得自己做過許多夢,有飛翔的夢,但是都是撲騰幾下就掉了下來,還有夢見許多蛇,周公解夢說夢見蛇是一種好的徵兆,可是等了梯田都是空歡喜一場。還有一次小時候,和奶奶誰在一起的時候,做了個噩夢。夢見自己貼在懸崖峭壁上,腳下是無盡的深淵,而到達對面卻又沒路,中間還有不斷呼嘯而過的飛機,當時我就哭了出來,我奶奶急忙開燈叫醒我,問我怎麼了,我不經腦子地說:“作業沒做完。”哎……原來是做了虧心事才做噩夢的,那次的作業是小學的一篇文章,題目是“翠鳥”,具體是幾年級的我就記不起來了。關於作業,還以一次是放暑假的時候,學校不止了超多的作業,要知道那時自己才三年級,放假了有自己的夥伴,至少十來個,有玩不完的遊戲,享不盡的快樂,哪來時間去管作業,可是母親管得緊,沒辦法,我把學校發的一本“暑假生活”不知道怎麼做的給做完了,但是還有要求要寫每天一篇的日記,我騙母親說作業已經完成了,她也相信我,隨我去玩。可事情就是這這麼巧,那晚馬路對面一家的鄰居過來串門,她兒子是我同班同學,她母親當著我母親的面問我:“你兒子日記寫完了嗎?”我母親立刻問我:“日記?什麼日記?學校佈置的嗎?”我吞吐地回答:“是啊。”母親要我拿出來給她檢查,我說放在哪裡忘記了,就在一堆雜物裡找,那裡全是報紙,即使有哪裡還能找得到,母親肯定也覺察到了什麼,但是她沒有說,也讓我繼續在哪裡演戲,可能是看要找到什麼時候或者找出個什麼借口來糊弄她。哎……我實在是沒有藝術天賦,只能坦白了。小學在老家的村上上到了三年級,母親看我實在沒有自控能力,就把我托付給我的姑姑,她是另外一所小學的教室,離我老家大概只有半小時的車程那段時間,可以說是我最風光的時候,接著自己的姑姑是老師這個背景,我成了交點人物,我總能的到考試的第一首消息,什麼時候學校有放電影,甚至連學校的老師那個包二奶了,誰賭錢輸給誰了,我都能知道,我那些同學我樂意聽。我有時也把自己知道的事渲染一下,講得繪聲繪色。有一回可能事情傳開了,被數學老師知道了,他叫我還有其他的二個同學去辦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