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02242未來地圖--讀後感想


#媒體 #政治傳播 #科技 #搜尋引擎 #Tim O'Reilly

 

前言:

Google 的搜尋引擎目標是為了最有相關性、其他人最常點擊率、加上商業投資的點擊次數而排序。每次點擊都以頁面長擊、不再返回頁面的code來進行。

臉書強調六個節點的社會聯結性,因此重覆被點擊的次數往往被放到最上層排序,所以臉書的廣告會一再干擾用戶的搜尋排序。於是從去年臉書開發了讓用戶主動撤銷相關廣告資訊的發布,該功能大大減低了無意義的資訊,並和廣告內容區隔。

而Google 的信號在於各種點擊之後的行為模式,是停留或切換,重新搜索…;
臉書的信號在於各種用戶的表情符號,目前臉書也採取google Rankbrain的邏輯在進行新的非關鍵字、而是圖片、影像的排序,透過用戶及員工逐步調校、協助辨識物件,讓機器學習能夠自動化判讀,是所謂 #監督式學習,起頭都跟統計學有關。

內文:

那麼今日一旦新增一筆資料在網路上面,不論使用的平台是在google、FB或IG,都會直接儲存到永久?

第一是 技術可行性,在雲端硬碟越來越輕薄短小、精進數萬次之後,使得INTEL創辦人摩爾於60年代預測的 #摩爾定律變成可能,每13個月晶片要減半、速率要加乘、成本要減半,從那時起到現在已經將近80載了,晶元運算能力早已今非昔比。

⋯⋯

第二是 經濟可行性,誠如上所言,#雲端硬碟 的成本一直下降,但對於民間企業這不能算是夠好,因為 本益比仍然是考量的基礎,保留再多的使用者資料仍必須有意義(make money),而今天我們都認識到google searching engine、FB等社交軟體的投放廣告的algrithm運算公式都與個人的資料產生關聯性,以致於即使今天我們即使想永久刪除個人資料,但以上的平台業者仍會好心地幫我們備份起來,以備將來我們重新啟用平台以後,他們可以持續運用使用者的歷史紀錄來創造關連性廣告...。

第三 我們揣度這些業者在不違反隱私權、不違反民刑法的規範之下,會合法、合理的運用使用者的歷史資料,這些資料即使我們不願意提供給業者分享,但事實上當我們一開始再申請帳號之刻,便已同意將個人使用者歷史紀錄做為平台業者優化系統之用,這一點通常我們都不會注意到,因為條文內容太多,一旦勾選就不再想起這件事。

平台業者往往之於個別使用者擁有 #資訊不對稱的權力關係,因為平台業者擁有的是每一個人從開始進入以後每一分、每一秒的所有data,但使用者通常都不了解平台業者會 #如何運用 或是 #如何管理個人資料,不使個資外洩,這一直是我們考慮是否要使用FB來交代個人隱密訊息的原因之一,如果這一點還不了解的話,可以試著去思考當祖柏克去年因為資料外洩事件,導致許多個資外洩給多間企業時的訴訟案件,我們可以知道平台業者之間似乎以擁有 #多少客群與多少個資,來培養新一代的商業影響力,我們要知道臉書與諸多網路新聞出現以後,導致了許多傳統電視、平面媒體的觸擊率已砍半、youtube也導致了唱片業者很難以再透過單賣唱片盈利,因此以 #企業策略的五力分析而言,社交網路與新興網路平台都以讓供應鏈、消費端的力量分散,而讓中間供給者的實力做大,就很像生產小零件的廠商為了要在大型批發業的平台上架,他還需要另外支付一筆上架費用。

也因此資訊不對稱的權力關係裡面,個人好像是臉書訊息豢養者,如果不信,今天就可以試試看打幾組你認為最想知到的資料,例如說"臉書大神請告訴我,中美之間的商業戰爭何時會結束?"過半天你的臉書動態就會出現此類訊息,同時如果未曾關掉一些農場文、商業訊息的功能,則同時你也會見到一堆假新聞、或是有關商業方面的資訊不斷提供,並洗乾淨一開始你所想要見到的文章。

而農場文、假新聞其實並非臉書等社交軟體所產製,因為臉書的工作只是提供一個社交的場域,至於內容的提供是由你我每一個人共同在自己的小泡泡裡面、同溫層裡面、甚至是不同的引述、轉載裡面,才會一再出現。

那為何會出現農場文?一開始我也以為那只是一群無聊的人在寫一些沒有事實根據,又想創造吸引眼球的標題所產生的文章,後來在美國上一次選舉的時候,我開始發現為何當時川普選戰中一再遭到攻擊他與俄羅斯總統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卻總是沒有明確的消息來源、沒有一槍斃命的證據,就是一個又一個不斷放話的匿名消息。也有說法是這些農場文其實一開始就是由某幾個國家的網域所發出(例如東歐的波蘭),並且要讓一般人找不到來源,又要讓人誤以為是真的內容,因而選擇性的邏輯 (selective rationality)之下可以大量轉載這些假資訊 或偽科學,因此農場文的創造者便運用演算法(algrithm)找出大量有意義的關鍵字,再放進他們想要呈現的假事實,串接成一篇篇的文章,再透過吸引力法則,將這些文章散布在本來就反對川普的使用者的社交平台網站上,例如臉書就是這個倒楣鬼。

⋯⋯

這種作戰策略很可能是從國外引起的,因此傳統媒體很可能在網路經驗不足的情況下,進而認定川普一定與普丁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這種資訊戰我們也可以從台灣大選中看到,只要是兩岸政治的敏感度夠高,都嗅得出來哪些資料會先丟到擁護特定立場的族群的社交平台,即使是空穴來風也好。因為網路媒體的影響一向不是朝著"真理越辯越明"的方向而走,而是朝著兩極化的統一或獨立、極左或極右的方向靠攏,為什麼會這樣?根據政治傳播理論,這就叫做強化,而傳統民主選舉中,其實中間選民才是影響選舉勝負的關鍵族群,因此只要將少數可移動的中間選民干擾、並強化既有支持者的立場,足以勝過對手。

如果在國內要查這種事情應該不會太困難,因為發出訊息一定會有來源點,然而一旦發出訊息是在國外,又已經透過大量轉載的方式,這時候民主選舉才是被影響又很容易無快速解決一些錯誤訊息的散佈。

足見人類社會歷史發展中,運用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者皆有之,古時孔明就懂草船借箭,資訊戰最明顯的一環就是中國宣稱將以武力犯台,並以幾天幾個兵推台灣、封鎖台灣的一切,這就是明顯的資訊戰,而且相對多數的網路平台都會散佈這種訊息,以致於未戰先降。

如果要避免農場文的影響,最好的方式就是檢查是否為有知名度的網站所提供,是否為有名有姓的作者、且有推薦者、內容是否有資訊來源出處,反之,幾乎可以當作是垃圾郵件一般地加入垃圾桶了。

回到一開始我閱讀到的<未來地圖>一書中,作者有介紹到 google開始注意到這個假訊息的來源以後,為避免讓排序結果找到這些刻意放消息的來源,一向優先排序優質的知識來源,而且如果一項知識來源仍就不夠,因此類似wikipedia百科全書類型的資料庫就容易被搜尋引擎排序(ranking)在最前面,但前提還是要有很多人去使用才會拉上去。

 

 

 

引述:

而這伴隨而來的是不穩定的政治和前途未卜的商業。其實這也是為什麼法國近期會爆發黃背心抗議事件、而各國的右派勢力會陸續崛起的原因。

作者對這些問題的發展是樂觀的,他認為諸如假新聞這類事件其實可以透過演算法來查核驗證。而關於失業問題,我們確實可能會失去一些企業設置的職位,但其實人類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被解決,而在科技的加持下,人類的能力將會變得更強,我們可以創造更多的機會。

關於怎麼樣達成這樣的目標,我跟作者的意見是一致的,那就是我們必須改變目前的教育與學習模式。

我們需要的不再是制式或免費的教育,現代人需要的是結構素養,也就是對這個世界的運作方式有基礎理解,知道怎樣去利用全球腦找到自己需要的知識、知道這個世界有什麼樣的特定問題需要被解決、知道怎樣去組織一個可以解決問題的團隊等等。

https://okapi.books.com.tw/article/11658

https://youtu.be/OlpCkYVg-gchttps://youtu.be/8HnAE7l8YPs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新資料夾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