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21220童年趣事……

童年是美好的。童年是一首節奏和諧的詩,是一首旋律明快的歌,是甜甜不醒的夢,是一幅色彩絢爛的畫。童年的時光,有如秋天裡飄落的片片楓葉,有些不捨,有些懷念,但卻始終無法挽留。那是一段怎樣的記憶啊,我看見了起伏的田野,聞到了撲鼻的泥土清香,聽見了潺潺的小溪聲響……童年的我,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更有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豪情,不知天高地厚地上樹搗蛋,下水摸魚,不知疲倦地追逐打鬧,帶著滿身的泥土,帶著一臉的無邪……因此才有著一幕又一幕趣味橫生的回憶……我出生於七十年代,當時生活艱苦,大人們為了生計整日奔波,但天真爛漫、活潑好動、無憂無慮的孩童們卻在盡力地尋找著屬於自己的樂趣。家鄉有條穿村而過的小溪,有水的地方總會顯得靈氣多一些。家鄉的小溪是兒時快樂的天堂,不僅可以釣魚捕蟹,更可以在溪裡游泳戲水。小溪不寬,但很乾淨而且清澈見底的那種,這條小溪主要用來灌溉農田的。孩時,在正午漫長,炎炎烈日的夏天,大人們還躺在涼席上搖著扇子午睡,我們早就泡在溪裡,常常是一天要泡上好幾回。孩子們都很喜歡到溪裡游泳,有人帶上了游泳圈。那時的游泳圈是用廢棄的舊輪胎做的,很大,好幾個小孩可以同時扒在上面游。也有的小孩拿一個臉盆,倒扣著,人也可以抱著它游來游去。什麼“狗爬式”、“仰泳游”、“自由式”……當時還不知道有什麼“蝶泳”、“蛙泳”之類的名稱。我們很多孩子都是在水中被嗆夠了才學會游泳的,幾乎是無師自通的。在溪裡游泳,是免不了要打水仗的。湊著幾個人分成兩支隊伍,就開始了在水中的戰鬥,有的用手舀水在潑,有的用臉盆邊舀邊潑,最好是用手掌推水,那才叫“快、狠、準”。較弱的一方,有時候被潑得夠嗆了,就會游到岸邊躲著,剛要平靜下來,卻猛的又吃了一回水,原來,另一方的人已追到了他前面,趁著不注意,發起一陣猛攻,打了個措手不及。小孩子天性是好玩的,鄉下的孩子更不免野了一些。游泳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從橋上跳水。有時候還會做出各種“跳水”的動作,什麼前空翻,側轉身,後空翻等等,五花八門的都有。有的喜歡往人多的地方跳,一跳下起,濺起了巨大的浪花,

(繼續閱讀)

201206151601三從四「德」

  妻子出門要跟從  妻子命令要服從  妻子講話要盲從  老婆生日要記得  發了脾氣要忍得  老婆花錢要捨得  老婆心事要懂得 文章來源:MAGGIE.小蕊 』s 彩妝冊 - 來自紐約的時尚評論家沈宏 - 糖尿病教育 - kew - 王學進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41351青城書院的幽香

一到達青城鎮已近黃昏,一座古鎮,很安詳。在羅家大院住下,一陣古色古香的風從樓閣間的縫隙吹來。這風把一切的喧囂都吹走了,名利,成功,權勢,金錢,也一併吹走了。倚靠在花彫木門上,院子裡一棵新抽芽的柳樹在隨風飄蕩,好像是友好的歡迎,沒有折斷,不是送別。要不是一輛現代的汽車的鳴笛聲從耳邊飛過,我已分不清這裡是明朝還是清代。夜晚總是來得那麼突然,特別是在這樣一座小鎮。暮色很快漫過屋頂的青瓦,漫過院子裡的垂柳,漫過我倚靠的木門。一個小鎮被暮色包圍,客居的人,最好的選擇是沉睡。沉睡在這樣的一座小鎮,是緣分,是溫暖,是幸福。但我無法沉睡,隱隱約約總能聞見一種奇奇怪怪的香氣。不是花香,不是樹香,不是草香,又似曾相識,越來越迷幻。連深夜裡的夢,也縈繞著這香氣。二柳樹的枝頭,最先發現天邊的微光。小鎮的清晨是被鳥兒啼破的。書院,書院,書院。清晨的青城,讓一個書生第一時間想到那個魂牽夢繞的書院。一個小鎮,一個書院,一個朝代,風風雨雨,會留下些什麼?一個千里之外的書生,就這樣莽莽撞撞地站在一個悠悠的書院面前。青城書院,四個悠然的古體字,悠悠地安放在門前的匾額上。匾額下的門,已經痕跡斑斑了。痕跡斑斑並不要緊,上面用隸書寫就的八個大字還清晰可辨:“菁在造人,樸棫作人。”八個大字,不知有多少書生,衣袂飄飄,從這兒走進去,然後又從這兒走出來。走進去是一個書院,走出來卻是一個天下。一直有一個印象,書院應該在崇山峻嶺之間,像岳麓書院。而青城書院,怎麼就莽莽撞撞地跑到一個黃土漫漫的西北小鎮?疑問像青城鎮的晨曦一樣,越升越高。漫過我的頭頂,漫過青城書院的門楣,漫過遠處的黃土高坡,漫過茫茫的天際。青城書院的門檻不高,輕輕一抬腳,便進去了。三剛一邁進書院,便被震撼了。是誰留下一個這麼清幽的書院?遠處是漫漫的黃沙,而這裡卻留下一個這麼古樸的小鎮,留下一個這麼幽靜的書院,著實讓人有些意外。院子似乎還有些含羞,用一塊屏風,遮住院內的風景。屏風其實就是兩扇薄薄的木門,上面有一些規規整整的格子,看上去略顯滄桑。遠遠地,通過那些格子,可以隱約地看見院內青幽幽的草和翠綠綠的樹。真沒想到一個書院竟然可以如此嫵媚,嫵媚得像一個半面遮紗的女人。千百年來,書院總與女人無關,但青城有些例外。沒有女人,你卻能夠感覺到女性的柔美。越是柔美,越讓人想揭開她的面紗。小心翼翼地走過屏風,一個四合院式的院落就向你撲來。

(繼續閱讀)

201204301306落櫻繽紛,香消玉殞

從圖書館下來,看到了滿樹的蔥綠,我不得不說:春真的來了!但是,當我走進小林中,卻發現還有一些樹正在“過冬”,掉著落葉,炫著華麗的舞蹈。也許生命就是這樣,生死不會被規定在某個時間,華麗的一轉身,說不定就是永遠定格的最後一回眸。聽說校園的櫻花已開,開了四五天了。我卻沒有去看她,看她美麗的模樣和嬌氣的微笑。去年我還帶著即將入土的手機,給她拍照留念,而今年?有了一個像樣的手機,卻不敢去為她留下最美的瞬間。我怕我會記住她可愛的模樣,然後目睹她死去的淒涼,從而勾起心中的憂傷。走出小林,我到了櫻花盛開的地方。有人正在用高分貝的相機捕捉著她最美的瞬間,那個人時刻換著姿勢,好讓他有最佳的角度、最好的視角、最棒的光線將最美的櫻花留在相機裡。但這留住的是她麼?我想這是一個呆板的她,一個沒有生氣和活力的她,她只會成為展示品而非藝術品,因為真正的藝術是她——活著的時候,在枝頭最善意的最美麗的最甜蜜的微笑。也有幾個女子流連於樹下,不停的對著她評頭論足,指指點點。一個女生說:“你看,這朵真美啊,和你一樣美!”那個被間接誇讚的女子謙虛說道:“呵呵,我哪裡有她美啊?美麗如花,恐怕我這輩子都比不上她了呢!”先前的那個女生就安慰道:“你別灰心喪氣啊,你那麼美的。再過幾天這些花兒就落了,到時候她們就不美了呢!”“是啊,到時候她們就香消玉殞了,多麼可惜啊!”被誇讚的女子唉聲歎氣,似乎在感歎自己的生命,因為不久的將來,香消玉殞不正是她的命運麼?也有孩童從樹下經過,嬉戲打鬧。有個小傢伙竟然吵著他身邊的大姐姐,希望她幫他摘一朵白色的櫻花。那個大姐姐似乎不願意,因為她不想讓美麗的櫻花死在自己的手下。她委婉的拒絕了那個小傢伙的請求:“花兒離開了樹椏就會死去,你願意那麼美的花兒死去麼?”那個小傢伙趕緊搖頭,大聲嚷著“不願意”。我看在眼裡,卻樂在心裡,覺得他太滑稽可愛了。想得到的東西卻被別人一說就放棄了,我想要是當年的我肯定會自己爬上樹去摘一朵吧。現在的小朋友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也受到了父母無微不至的關懷和保護,已經很少有小朋友會爬樹咯。我依依不捨的走過櫻花樹,欲抬頭卻不敢抬頭,我怕被她看到我臉上的憂傷。雖然它們沒有寫在臉上,但

(繼續閱讀)

201204272307春天在一個個芽孢裡復甦

微涼的海風,把冰涼的海水吹開,生吞活嚥著我露骨的疼痛,每一道傷似量身定做,讓我和冬天一起,一步步淪陷。寂寞,與生俱來,繞不過去。孤獨的身軀在嗖嗖的風中搖擺不出春天的曼妙。看著細雨和柳枝的糾纏,解不開的惆悵,泛出糾結的狀態。滿身的疲憊,被城市霓虹燈包裹著,絢麗的燈光下,我是舞者也是看客。新翻的泥土散發著清新的氣息,思緒波浪般湧向南方,故鄉的緬桂,次第開放在眼前,淡淡的香氣 就像是初春的空氣,淋了一夜的雨,清新明麗。我的村莊,在城市喧囂的盡頭,叮叮咚咚的溪水,讓思緒一下子朦朧起來。而我目光的的終點,終是濃淡相宜的麥田。在你徘徊的阡陌間,我的憂愁隨這冬日裡的陽光,落暖。麥苗冒尖,蔥綠的壯苗破土後,袒露了最柔軟的心事,在暖冬的滋潤下,將衍生又一片蔥蘢。綠色的痕跡和撥節的片段,終也零落成泥。在泥土的深處,在麥子的眉梢,寫滿對春的嚮往,如果春天來了,麥子將圓滿殷實的期望。春天的脈絡紋路沿著日出的走向,有淡淡的氣息湧動。柔軟的雲朵,馱著隔世的光陰,細膩地描述春的華章。四季翻轉,生命在延續,隨著一陣陣骨頭的碎響聲,春天,在一個個芽孢裡復甦……心理醫生劉寶鋒的BLOG |紫水晶的BLOG | 化妝造型師溫狄的BLOG |4th and 26 | 牙科保健 |薇薇安老師的星座魔法 | 茶馬古道之孫小美 |快樂 健康 朋友 |

(繼續閱讀)

201204230046母親的眼淚

一母親去世已十多年了。我愧對母親。早兩年她就告訴我,她肚子裡有鴿子蛋大個包。我說,媽去醫院檢查一下吧。她說檢查個啥,這還不是慪氣。她說慪氣是指因家庭窮困父親脾氣越來越壞。她心裡好像已經滿足,當兒子的知道她的心,有那麼一句話。我沒能耐送她去醫院檢查,只得說要不就本地醫生看吧。她笑笑,別怕,吃得飯走得路。後來只用過一些單方,沒見什麼效果。媽媽一天天消瘦了,直到突發生肚子疼,送到縣醫院已經遲了,手術後一天多就去世了。她在彌留的兩天處於昏迷狀態,當她清醒時就抓住我的手,眼裡就充滿了生存的希望,那種希望直傳入我的心房。我抑制不住心的顫抖,說不出的後悔,沒抓主過去一兩年的治療機會,那機會一去不復返。人往往分不清緊急和重要,那些年一心維持基本生活,卻忽視了治療的重要機會。我哭,我只想代替母親去死,但扭不過上帝的安排。母親是雙眼含著希望進入昏迷狀態的,昏迷後一晚上去世的。我總希望在夢中能見到母親,向母親訴說自己的慚愧,我有好多話要訴說。可是我做了很多夢,卻總是沒見到母親。有人說,失去了親人可以在夢中相見,我在夢裡再也見不到,很傷心,我常常想哭。又聽人說,陽剛氣盛的人,陰魂難以近前,從那時起,我恨自己是個男兒,原來這陽剛之氣也有這等壞處。從此,我致力改變性格,力圖讓自己變得陰柔起來。我也想,是不是母親不願見我這不屑的兒子?因為我曾經惹過她生氣,惹過她傷心,在她生前沒盡好孝道,更沒能將她從死亡線上救回來。如果有來生的話,我會重新作她的兒子,作個好兒子。二我終於夢見母親了。我向孩提時樣,聽說媽要回外婆家去,就跺著腳鬧著也要去,見媽媽揚起手老高老高的總也打不下來,我就更哭嚎著?路。媽給我揩眼淚,摁鼻涕,哄我上床。她哼著哄寶寶的催眠曲,我像躺在軟綿綿的暖和的糖皮裡似的,晃晃悠悠入眠,還抽抽咽咽的,忽然一隻大貓唬來,媽媽呀的一聲抱住媽媽。媽媽是我的膽,是我的保護神。一夢驚醒了一身的冷汗,原來我死死的抱住了妻子。妻子以為我發高燒,找來家庭常用藥袋給我挑了一大堆藥片給我灌下。我因工出差,透過車窗看那往後流逝的山巒和田園。我看到了母親,她正在撒種。我驚奇的大聲叫停車,可是汽車的慣性超過她十幾丈遠。我下車向她奔去,像小時候奔向母親的懷抱。她抬起頭來,驚異的望著我,原來是個麻臉老人。我明白了自己的失態,好在提包裡有包很精緻的糖果,雙手遞去“這是你兒子托我帶給你的。”顯然,她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