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3011192011年末 天寒有感

這幾天天氣又開始冷起來,在今年(2011)的年末,不禁回想起年初一樣天寒時發生的一些事情,今年124,我到馬祖東引巡迴醫療去了,那一次是我第一次踏上東引,第一次搭直升機,也是第一次住芹壁,回台灣之後還馬上去花蓮義診。

在這個季節到馬祖去,氣溫都總是不到攝氏10度,尤其是在更北的東引,第一天的晚上,大概也只有5度,跟電冰箱冷藏室打開的溫度一樣,我後來回到南竿時,還在Plurk上寫下,「這邊有7度,好溫暖喔」的文字,後來被人家留下「好悽涼喔」的留言。那一晚住東引的時候,運氣正好遇到東引鄉公所的春酒,於是就跟衛生所的同仁一起去吃了豐盛的一頓,馬祖的風味餐,有紅糟排骨、豆腐什麼的,還有一定要出現的,東引陳年高粱酒,其他的長官喝的很盡興,倒是我們這一桌的衛生所同仁都滴酒不沾,除了我以外….,不過這邊的氣候真的冷到連喝了陳高,身體都熱不起來,冷到整個人都一直窩在房間哩,哪裡都不想去。

後來9月時又踏上東引,總算了了一樁心願,這一次氣候就好的很多,但是就是遇到東北季風,風大浪也大,連騎著機車都騎不穩,走在路上都會被從好幾公尺外濺過來的浪花打濕。

從南竿到東引的船班很少,只有一大早的台馬輪在航行,又三不五時因為風浪過大而取消航程,因此直升機只要風勢不強,大多還是會飛,但可以載的人數就只有區區7人而已,在直升機裡,並不像飛機有前進,或是像在船裡有擺盪的感覺,而是有在籃子裏面,被提著搖晃的感覺,被晃個幾下就昏昏欲睡了。

那個冬天也不知道哪一根筋不對勁,就想要去住海邊的芹壁,可能是因為去了兩三次馬祖,卻都還沒去過吧,那一晚就是整個晚上都聽著風聲浪聲,從四肢末梢一直冷到胸口來,結果一樣是窩在被窩裡面不想出門,什麼海灘什麼天后宮都沒去看,根本就是浪費了來到這邊的一個機會。

芹壁

回到台北,仍舊是溼溼冷冷的下雨天,雖然離家裡沒幾多少路程,卻沒時間回家裡去看妻小,下飛機後,隨便吃個便當,就直接到轉運站撘車去羅東,再從羅東搭火車去花蓮,然後再從光復車站坐半個多小時的夜車到豐濱鄉,這個在復興南路上面的轉運站還真難找,我在雨下走了快1個小時才讓我找到。本來活動是沒這麼滿的,但是後來時間改來改去,就全部都湊在一塊了。

到了花蓮,才覺得台灣真是暖和,雖然是冬天,穿著短袖跑來跑去也不成問題,尤其是營隊下榻的豐濱國小,正好依山傍海,又隨時有蟲鳴鳥叫,環境自然到不行,我把睡袋拿出來鋪在地上,感覺就好像以前去登山或是去義診做的事情一樣,自己似乎又活在學生時代了。


營隊據點:花蓮豐濱國小


日文很遛的阿伯


醫療服務隊的成員

可能是因為年輕人口大都外流,來看診的民眾大多是老人家,而溝通又不是很流利,有時同樣一個問題要連續問個三四次才知道答案,但是可別以為是老人家腦袋不清楚,當時不知道是怎樣的緣故,有個阿美族老人家知道我聽的懂一點日文,整個人就從本來有點類似昏迷的口齒不清狀態,突然變成活力充沛的口條流利狀態,我看他整個人眼睛都亮了起來,幾乎是喋喋不休的在講日文,原來的溝通不良,只是不大說中文而已,所以在離開花蓮的時候,我給了營隊一個建議,下次出隊前,惡補一下醫學日文吧,說不定會有用。

回應
姊姊的日記
弟弟的日記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美人時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