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22125重版出來!

 

看到一個新詞彙「凡爾賽學」,簡稱凡學,因為法國路易十四時期,巴黎附近的凡爾賽住著許多貴族,所以拿這個梗來數落某些人有意無意顧人怨的炫耀行為,尤其是在社交網絡的各種孔雀開屏,比方說開著名車談戀愛,除了秀恩愛,更是秀豪車。比起直接拿鈔票打臉的炫富,凡學是相對不顯山不露水、誤傷他人的那種,因此常有人凡爾賽而不自知。學者說,這個梗的出現,反映了特色社會的貧富不均與矛盾(讓我想起同學曾說,所有問題都可以用階級對立來討論),我對於這個沒有研究,倒是托這梗的福,回憶起看漫畫「凡爾賽玫瑰」(又名「玉女英豪」)的美好年代,女主奧斯卡被當成男孩養育,又颯又美,雖然她的英姿我只能遙望,但出生時哭聲洪量讓人誤會是男孩基本一致,所以曾經莫名其妙與有榮焉。

 

日本漫畫一直很厲害,至今都記得第一部接觸的漫畫「好小子」,剛開始只是跟著哥哥瞎看,沒多久成了迷妹,因此覺得劍道超帥,想著有機會要練一把。其他閃現腦海的日漫還有「千面女郎」(玻璃面具)、「尼羅河女兒」、「魔影紫光」,後期大熱的「神之雫」因為酒神的共同語言也買了整套。前幾年有部講漫畫出版的日劇「重版出來!」(台譯「漫畫出版小姐」)也超好看,雖然我不愛表情浮誇、雞血滿滿的作品,但這劇熱血得恰到好處,好笑又好哭,更棒的是,參演的都是喜歡的演員,看了大滿足。其中半路勵志到結局的新人漫畫家中田伯尤其搶鏡,不只形態表情有種孤僻帥,過長待剪的頭髮和斜前背包都很中田。不善交際的他,因為畫技太差被各大出版社嫌棄,還好編輯女主慧眼識珠奇蹟出道,說是精美畫風反而不適合中田故事想表達的控制與恐懼,雖然劇中只呈現幾頁漫畫,已可領略粗放魅力,感覺筆觸拙劣得很有道理。說到底,合適就好。

 

「重版出來」中田大師那種形式與內容相襯而展現的另類美,讓我想起蘇軾「寒食帖」。十多年前在台北故宮第一次看到真跡,並不覺得那字寫得好,忽大忽小、忽長忽短,要說有種凌亂美,好像也沒有。後來看到蔣勳先生的導讀「蒼涼的獨白書寫」,加上年歲漸長,慢慢懂得寒食帖好在哪裡。真實反映心境的筆法,讓詞意躍然紙上,懂的人自然感同身受,而且,還像參與了創作過程,重字只畫一點而不重寫、刪字於其右畫四點以示刪去,有種穿越千年的即視感。除了蔣先生的解讀,必須說,這是本良心書,印刷精美、編輯用心,薄薄一本,但認真歸納收錄寒食帖與蘇軾相關資訊,書末附有蘇軾黃州時期詞作數首,字大貼心。

 

宋詞常有大白話讓人會心一笑,電視劇「清平樂」難得好評的一幕,就是主考官歐陽修揚棄過往的華麗辭藻,因此遭落第學子當街圍剿。抗議聲中,一匹馬意外衝出踏死一隻狗,歐陽修讓幾個學子形容此事,各種華麗堆砌顯得滑稽,最後歐陽修只說「逸馬殺犬於道」,瞬間輾壓眾人,當時,剛受歐陽修賞識的鄉下人蘇軾蘇轍兄弟,就站在路旁。除了寒食帖開篇: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蒼涼」書末附詞可以看到不少蘇氏大白話。「江城子」:雪似故人人似雪,雖可愛,有人嫌。「定風波」: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滿庭芳」:蠅頭微利,算來著甚乾忙?事皆前定,誰弱又誰強。且趁閒身未老,儘放我,些子疏狂。百年裏,渾教是醉,三萬六千場。

 

近日因緣際會與出版社有了交集,對各類出版格外有感,再加上600元的藝FUN券可以買書,更想湊個熱鬧。有家書店門口貼著對聯:一年四季皆淡季、店員常比客人多,每次經過我都只能苦笑,感覺特別需要很多券來振興。從日漫到宋詞,我這跳躍亂聊的毛病一直改不掉,總結通篇最共感的是好兆頭的「重版出來」,讓所有出版人都感到幸福的這句話,我也想應援好好說一次。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畫布一起畫,抹布一起洗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