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2228雖然是精神病

 

都教授新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開播不久話題滿滿,凍齡的顏值與八塊腹肌讓粉絲津津樂道,演的不是高大上霸道總裁、沒有名車華服超能力,只是一個搭公車的普通男孩,一樣帥到移不開眼。女主扮相不似前一部戲那樣髮長及肩有靈氣,但每一集的個性穿搭都像時尚雜誌賞心悅目,大概是她模樣夠美,所以特立獨行狂撩男神,不會讓人接受不能叫她滾,而是拍手叫好應援她的綁架豪語,還暱稱他們小臉CP。

 

這是我第一次在劇集剛播(只播4集)就想寫點什麼,按照目前有病、有愛、有人命的設定,足夠撐滿16集,加上童話的隱喻與想像力(我甚至幻想院長是個殺人魔),應該不至於爛尾討罵。而且,看似譁眾取寵的劇名對我有種吸引力,除了習慣被人稱怪咖,我還一直想拍個精神病友的故事,因為大學時期去中途之家當志工接觸的個案讓我印象深刻:人高馬大的名校博士,書香門第,每次見面他都靦腆一笑,襯衫扣子總是扣到最高卻常扣錯。剛開始難免生疏,但聊過兩三次就發現他對我的話很上心,有一次我說天涼記得穿暖一點,本意是早晚最好加件衣服,結果他立刻起身進房穿外套,行動力超乎想像。每週我固定時間拜訪,他總是穿好襯衫預先等著,還把想玩的撲克牌或象棋整齊擺放桌上,就像期待與同窗遠足的小學生,雖然我們只是在一個活動室裡說幾句話玩個小遊戲。

 

有關精神病友的精彩影視作品不少,近期有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首先聯想到的則是傑克尼克遜的經典電影「飛越杜鵑窩」(1975)、布萊德彼特的「未來總動員」(1995,港譯十二猴子)、希區考克的「驚魂記」(1960),還有史提夫馬丁的「異形奇花」(1986),雖然後者講的不是精神病,但那首「牙醫之歌」,若不瘋魔不成調,煩悶的時候我常找出來看,大概是種惡趣味。

 

前些時候有部韓劇「人性課外課」(陸譯人間課堂),講的也是心理有洞的少男少女,男主是「梨泰院Class」有眼緣的憨臉男配。廣告說這戲是劇版N號房,其實並非那麼一回事,只是少女自願援交,而老闆剛好是學生,再次證明宣傳的嘴,都是騙人的鬼,怎麼聳動怎麼來。雖然小本經營第一季10集未完待續,但劇情七彎八拐扣人心弦,可以看出韓國編劇相對成熟的功力。同時期的台劇「誰是被害者」,則可以看出台灣編劇力求創新的企圖心,感覺台劇處於上升期,未來可期。

 

幾年前跟身心科醫師朋友閒聊,我說現在這個社會,每個人多多少少心理有病,她竟無言以對,看我這一臉有病的外行人非要廣義討論疾病,她也只能貼心附和得病並非自願而是無奈。「精神病」的男女主角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困擾,劇情簡介說這是一個相互治癒的故事,其實有治未癒也無妨,只要不管對方病成怎樣都願意陪伴,就算最後治不好也沒關係,更何況,那個人是都教授。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畫布一起畫,抹布一起洗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