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21658小滿

 

最近有部關於宋仁宗的電視劇「清平樂」(原名「孤城閉」,因疫情期間未免帶衰而改名),口碑公司大製作未播先轟動,結果因缺少戲劇張力、前期主角人設無一討喜,收視一路下滑,有人邊罵邊看、有人直接棄劇,引起不少討論,也意外讓崔白少數流傳於世的作品「雙喜圖」浮上檯面。當時的畫師喜歡玩隱蔽留名遊戲,大家原本不知作者是誰,直到有人在樹幹上發現一行斑駁字跡「嘉祐辛丑年崔白筆」才知這是誰的大作。「雙喜圖」真跡收藏於台北故宮,我在2006年的「大觀」展見過,當時多看了幾眼,因為樹上凶惡的鳥和地上表情怪異的兔子畫風太反套路,畫中枯木寂寥細草凌亂還要頂著疾風,整張畫沒有半點喜氣,跟畫名有大反差,一時以為眼花,看仔細後不禁納悶崔大師到底想表達什麼?

 

因為時間對得上,有人大膽揣測,「雙喜圖」隱喻仁宗長公主與醜駙馬的長期不合:肅殺秋景樹上對著兔子嘶叫的喜鵲是公主,地上雙目圓睜一臉驚恐的兔子是駙馬,往公主飛去的另一隻喜鵲是與公主傳出緋聞的年輕宦官。皇帝家務事之所以鬧得舉國皆知,史料如宋史、涑水記聞、皇宋通鑑長編都記上一筆,是因為西元1061年的某天深夜,不爽太久的公主抓狂跑出公主府、罔顧宮規狂敲宮門吵著進娘家門,而向來萬民稱頌的好皇帝因為最疼愛這個女兒、不顧禁制下令開門,更何況傳出公主常與陪嫁宦官夜飲、公主不滿婆婆偷窺怒打婆婆,因此引起諫官口誅筆伐,要皇帝約束公主乖乖回府與駙馬老老實實過日子。

 

故事被傳得很狗血:粗鄙婆婆下藥迫子媳同房未果;公主上吊、跳井、放火、各種瘋魔;原本人畜無害、溫良恭儉讓的生母不忍女兒受苦,竟想給駙馬喝毒酒。不管情節如何加油添醋,可以確定的是,夜扣宮門的長公主過得很不開心,從出生就事事順遂的天之驕女,出嫁後卻處處受限,最慘的就是那落差,雖然有最奢華的公主府、生活費據說等同皇太子,但實在受不了「貌陋性樸」的駙馬還有沒事找事的妾室婆婆,日子愈過愈委屈,一心只想離婚求解脫。

 

至於仁宗為何給最寵愛的女兒選這樣的駙馬,又是另一狗血。仁宗就是民間傳說「狸貓換太子」的那個太子,狸貓可能沒有,養母確非生母,駙馬就是生母的侄子。選他一方面是人選本就不多,更重要的是可藉此彌補對生母的虧欠,且在仁宗眼中,性情質樸的駙馬定會疼愛女兒,長相粗糙不是重點,完全忘了公主跟他這個親爹一樣是外貌協會(傳言仁宗冷落曹皇后就是因為她長得難看)。

 

今年520是24節氣的小滿:「四月中,小滿者,物至於此小得圓滿」,年紀愈大愈喜歡這種花未全開月未圓的狀態,感覺比花好月圓更加真實可愛。若公主未曾習慣把日子過好過滿,婚後的不滿或許不會巨大到把自己壓垮。小滿,未必不是大福。戀情,有時也在曖昧時期最為和美,愛而不得縱然唏噓,卻不一定比開花結果不幸。

 

雖然無法考證,但若「雙喜圖」畫的真是公主,就算嘴臉難看,能夠長出翅膀高飛,還有另一喜鵲相護相伴,遠比被困自身築起的孤城,最後據說瘋了的結局要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畫布一起畫,抹布一起洗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