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81158我們的歌


上海朋友主持的歌唱節目最近引起不少關注,也讓星期天夜晚除了老牌綜藝「天天向上」多了一個選擇。「我們的歌」讓資深歌手跟年輕歌手組隊演唱,老少配反而唱出新鮮感。有人說這節目很普通,若非有當紅男神加入不會這麼火,這種說法有欠公允,偶像確實神奇吸睛,但節目看起來也是良心製作,從歌曲編排到舞台效果都很大手筆;還有人說比賽結果很假,但場上所有歌手一團和氣,賽制感覺只是增加娛樂效果,既然演出精彩賓主盡歡,輸贏不必想太多。

 

已經封麥的費玉清也參加這個節目,第一集自然要先請他稍加解釋,他說因為早在封麥之前就已答應製作單位,所以才會出現。既然已經表現誠意,大家也就不再糾結到底封的什麼麥,能聽好聲音總是好事。他和另外三位歌手合唱的「卡門」讓我印象深刻,當中穿插台語歌「愛情的騙子」,居然曲調流暢一點也不違和。還有一首台語歌也唱得很嗨,任賢齊和另外兩位歌手演唱的「浪子回頭」結合「酒矸倘賣嘸」,又台又搖滾。人在異鄉台語聽著格外親切,我大概是同齡人當中台語最流利的,小時候在學校講台語會被罰錢又沒面子,所以多數同學都講不輪轉,還好家中長輩愛講,所謂母語就是這麼來的。

 

一直很喜歡李克勤的粵語歌,為此還偶爾去他和譚詠麟開的餐館「左麟右李」捧場。這次他的「勤深深」組合演唱「大會堂演奏廳」依舊情深意切,讓我懷念起香港的山居歲月,明明記性奇差,但入學不久和同學們坐在沙田大會堂前階梯小酌賞月的景象至今難忘。另外一首國語歌「天下有情人」也很動人,讓同台競技的原唱周華健感嘆自己怎麼曾經以為與齊豫合唱的版本天下無敵。周華健告別節目之前,製作單位好心讓他打歌,在舞台上自彈自唱新歌「少年」,雖然不太明白為何年輕歌手被他感動得眼眶泛淚,但歌曲聽著舒心不矯情,「昂首走了好久好遠在世界的盡頭撒野卻想念最初的少年」,有故事又記性好的人大概會有共鳴。

 

節目最受矚目的還是「那戰隊」那英和肖戰的組合。原本不解為何現場粉絲總是輕易東倒西歪笑得花枝亂顫,直到一首「惱人的秋風」賣力唱跳讓我刮目相看。除了那英大解放,男聲顛覆形象的復古痞子樣不知為何讓我想起大侄子,也或許是ABBA的歌天生有魔力,不管唱成什麼語言都是金曲。一直提不起勁看「陳情令」的朋友說,沒想到男主歌唱得那麼好,所以不只是他給這歌唱節目增光添彩,節目也給他提升知名度的舞台,魚幫水水幫魚,皆大歡喜。

 

歌已經唱到最後才想起幫朋友廣告節目,日子過得有夠慢,還好現在網上可以反覆收看,點讚雖遲加減有路用。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畫布一起畫,抹布一起洗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