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2056一號樓的貓


現在住的社區有幾隻流浪貓,曾看過大媽在小區中心的庭園餵食,想來是好心人一直照看牠們。有隻橘黃色的短毛貓特別不愛跟其他貓廝混,經常獨自在我住的1號樓出沒,有時趴在停放樓前的車頂曬太陽,有時蹲坐大樓門口,除了牠,沒在這棟樓看過其他貓。這隻貓長得並不好看,總是一臉憤世嫉俗,兩只小眼睛距離很近,眼神總像在不爽什麼。本來我就喜歡狗勝過貓,加上牠不軟萌可愛,每次看到牠我總視而不見,日子久了竟習慣牠那張不親善的臉,見了面我會冷漠說聲「你又來啦」,或是「怎麼愈來愈胖」,沒看到牠還會想著「今天到哪鬼混了?」最近一次看到牠,甚至想起夏目漱石「我是貓」中那隻還沒有名字的貓,懷疑這隻1號樓的貓也同樣冷眼看人間,說不定我跟牠說話的時候,牠正在嫌我白痴。

 

身邊有不少朋友養貓,一養就養兩隻,讓彼此有個伴。問他們為什麼選擇養貓,回答多是:工作忙,貓容易養,但他們養貓的方式,在我看來並不容易。有個朋友把家裡重新裝修成貓的遊樂園,方便愛貓滿屋子上竄下跳;有個朋友眼裡容不下一根掉落的貓毛,還只喜歡親手撿,每天忙得不亦樂乎;有個朋友貓狗一起養,不僅沒打起來,還相親相愛如兄弟,不知道是狗把貓當狗還是貓把狗當貓,一家子和樂融融;而我的帥氣大侄子,從小就是酷蓋少爺,討厭一切麻煩事,搬回美國竟願承擔各種瑣碎手續,把他一時頭熱養的貓帶著走。朋友分享的故事與我以往認知不同,貓未必高冷,主人回家會到腳邊喵兩聲,孤傲之外有溫度。不管貓親暱暖心還是傲嬌疏離,朋友們都能找出千百種稱讚愛貓的方式,甚至以當貓奴自豪,人間果然有真愛。

 

我不討厭貓,但小時候被貓抓過、長大後被貓咬過,下意識不愛主動跟貓打交道,相較於現實生活中的貓,影視作品的貓可愛多了。很老的凱蒂貓、加菲貓、哆啦A夢、龍貓巴士、愛麗絲的咧嘴貓不說,新海誠動畫電影「天氣之子」那隻客串演出的貓,戲份很少,卻是全片我最喜歡的角色,每次出場,只是打醬油卻能讓我笑,即使從鮮肉小雨長成油膩大雨還是想擼牠兩下。卡通貓通常比大活貓討喜,因為貓本色出演就可以陰森暗黑,一群貓吃掉獨居老太太,或是一隻貓怒目圓睜、張牙舞爪、再配上尾巴被踩到的叫聲,能把人嚇破膽。我這麼說,貓友大概不愛聽了,當然也有性感如貓女或親善得人疼的角色,最近印象深刻的是電視節目「上新了故宮」愛自稱「本喵」的御貓,有貓串場、輔助說明畫重點,節目因此不生硬,且讓故宮年輕親切許多。這節目除了班、達、花三貓,最大的好處是介紹不對公眾開放的區域,比方說常被火燒的延禧宮那建於1908年可能永遠不會完工的靈沼軒水族館,多國進口的建材和諸多未解之謎,讓我好奇到幻想當年有人搶救了設計檔案並記錄到百年後還看得到的地方。

 

明明跟貓沒緣分,還以貓為題寫此雜文,是因為我記性奇差,又不想忘記1號樓這隻醜貓,畢竟,牠是我住這裡大半年唯一還算熟的鄰居。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畫布一起畫,抹布一起洗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