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門咖啡館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窄門咖啡 Fans
  • 窄門咖啡 on Facebook
    1. 沒有新回應!
  •   今日之東,明日之西,青山疊疊,綠水悠悠,走不盡楚峽秦關,填不滿心潭欲壑,力兮項羽,智兮曹操,烏江赤壁空煩惱。忙什麼,請君靜坐片時,把寸心思後想前,得安閒處且安閒,莫放春秋佳日過;

    (繼續閱讀)

    窄門咖啡館於去年八月底遭宵小闖入且破壞門窗,現公佈監視器所拍到之歹徒樣貌,如有相關線索懇請通知窄門咖啡並重金懸賞。

    (繼續閱讀)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李煜虞美人。

    (繼續閱讀)

    小涵禁不住姥姥這麼一問,兩腿發軟向姥姥下跪:"姥姥阿~您要替我做主阿~外頭的狼怎會這樣多?您倒是傳授我幾招擒狼術…..",小涵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央求著姥姥,小天王也在旁拉扯著姥姥的衣裳:"我們做外場的這麼可憐,不是被色狼襲擊、就是被當小狼狗使喚,一點人權都沒有!姥姥,你說我們可怎麼辦才好?"姥姥壓低聲音,對著小涵說:"傻丫頭,先起來再說~你們兩個阿,身在福中不知福!瞧瞧這老天是多麼的厚愛你們啊!有誰會去騷擾浩哥?"鈺姐兒插嘴道:"有阿!!就是我啊!!"阿信在一旁不可置信的問:"鈺姐兒,你是發病不成?還是這肚兜不夠暖和讓你著涼了?連腦袋都不好使了!"

    (繼續閱讀)

    "小天王~小天王~",只見小涵俐落的翻過身叫著小天王,順手將做好的茶點一一擺至在托盤:"鳳冰、冰拿、紅豆派A5;熱拿、愛爾蘭B4;蘋果派、印地安、綜燒、黃金鴉片A2,去唄!"。"喳!",滿盤的餐點托在手上,小天王又是一陣猛抖,小涵看的是心驚膽跳,就怕一個不小心,給抖在客倌的頭上。"看啥呀?",小天王顫抖的說著。"看你抖呀!!!我看啥?!滾邊去!",小涵捲了捲袖子,順了順頭髮,幹練的將托盤撐在左手上,右手不忘拍拍小天王的肩說道:"學~著~點~",隨後氣勢驚人的左手撐托盤、右手拿著兩盤茶點,威風凜凜的進到裡頭送餐去。"好大一個馬威…..",小天王唉著說。此時浩哥見機不可失,趁機摸了一把小天王性感的翹臀,小天王觸電般的抖動身軀,氣呼呼的怒吼:"不是跟你說我「痛很大」嗎?你怎麼可以學那粗素的貴婦!討厭!!"浩哥不禁難過的倚著牆,痛苦的將頭埋在雙手裡,哽咽的說:"人家只想安慰安慰你嘛~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色狼!!喵喵每夜磨蹭你幾回,你怎麼不覺得牠色?",這下換小天王慌了,吃素的較善良,我吃葷怎能不善良,也罷。  

    (繼續閱讀)

    ★本文原刊登於2010年3月7日聯合報.B1.大台南綜合新聞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話說咱家的帶位小天王,可是個風度翩翩的美少男,細白嫩肉之餘外加唇紅齒白,每每回眸一笑,真不知煞盡多少婆婆媽媽。也無怪乎,觀園裡的李太早已覬覦他許久,老天爺也未免太偏心了,將他生得這副好模樣,世人皆愛他,不分男男女女,更甭提那隻性喜拈花惹草的喵喵!咱觀園唯一挺拔俊俏的草,喵喵自是不會錯過,夜半裡打烊總愛在小天王身上磨蹭一番。若說鈺姐兒與喵喵是情比姊妹深,那麼,小天王就是喵喵心裡頭的那隻狼!所以呢,李太總時不時與喵喵暗地裡較勁,為了小天王爭風吃醋,可咱們小天王好比坐懷不亂的柳下惠,似乎不受這兩個大花痴所影響,義正嚴詞的對著他們說:"吵甚麼吵?再怎麼吵也輪不到愛你們!我~愛~女~人!"聽到這晴天霹靂的消息,兩人頓時安靜了片刻,可貓改不了吃屎,人不能不犯賤,愛不著的我偏要愛,愛到天荒地老此情永不渝。   

    (繼續閱讀)

    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論語.陽貨第十七》(看倌自個兒查才不用收費。)

    (繼續閱讀)

      只要提到這黑貓兒咱家鈺姐姐就像中了邪般,一勁的咬牙切齒,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