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01349精選內容》天之驕子的醫師/專業無法取代

  • 2012-03-07
  • 中時樂活
  • 作者:許達夫


    醫師太專業了,不僅別的行業或部門無法取代,即使是同一科的人也很難來接替。外科手術進行時,臨時要另一位外科醫師來接替是很困難的,除非彼此事先已經講好並討論過,否則在開刀房只有主刀醫師一人獨撐大局,其他人只是助手而已。記得二十年前當住院醫師時,曾參與一個腦部大手術,當時主刀是一位國際知名的腦外科權威教授。一般手術是由助理醫師先下刀準備等候主任醫師來,當時手術進行順利,在快結束時這位教授接到院長來電說有重要人物來訪,希望他出席,教授即囑咐第一助手接手。事後手術雖然如期完成,病人回病房後卻一直發燒不退,投以抗生素仍然無效。教授很懊惱,壓力很大(因為已收受大紅包),我於是建議做一次術後腦斷層掃描,掃描後意外發現有一塊異物在傷口內,立即安排第二次手術。這塊異物竟然是一塊止血棉,是教授當初為了止血放進去的,但第一助手卻忘記取出。

     過去十年來,至少有四、五十位三叉神經痛手術失敗的病例來找我接受第二次手術。由於前一次手術失敗導致解剖位置改變,讓我手術倍感困難,猶如要穿過發生山崩後的公路一樣危險。專業工作一旦失敗,要接手都相當困難。

     專業的另一面就是無知。醫師太忙了,無暇注意或學習其他行業,所以只會投資股票、買期貨、房地產、開店,失敗多成功少。有一次我問一位室內設計師最喜歡及最不喜歡的客戶是哪種人,他很快回答:「最喜歡酒家女,最不喜歡醫師。因為酒家女天天看到燈紅酒綠花花綠綠的世界,對色彩花樣經驗老到,而且出手大方。醫師視野狹窄,觀念閉塞又小氣。」真是一語道破。

     我常告訴癌友,不要問醫師吃什麼,因為醫學系沒有營養學分,除非醫師曾經下過功夫,否則完全不懂。當醫師是大菸槍時,會對病人說吸菸無所謂;當醫師喜歡生魚片,就鼓勵病人吃生魚片。有的醫師堅決反對素食,化療時幾乎所有醫師都會要求病人要大魚大肉,因為魚肉才有營養;加護病房的病人更幾乎都在灌牛奶,因為醫師認為牛奶營養高。

     人的營養獲得不是「吃什麼決定」,而是「人體決定」的。食物進入人體要經過吸收、燃燒與利用,沒有酵素如何消化,沒有益生菌如何分解食物?不能吸收分解與利用就是廢物,廢物一多,病情就會惡化。可悲的是,這些醫師都不瞭解。更嚴重的是醫師竟然鼓勵病人喝運動飲料,因為其中含有豐富的礦物質,他們不知道運動飲料添加了多少塑化劑、多少色素!

     無知還好,更可惡的是「無知又排斥」。幾乎所有醫師都罵我是醫界敗類、最壞的示範。他們無視於我不需要開刀就可以活下來的事實,而他們的病人卻一個個死於併發症。生病之後,我不再擔任醫療副院長,醫院禮聘一位來自國家醫院的血液腫瘤科大醫師來接替我的職務,他一看到中藥或氣功就破口大罵,我幾次提供很多科學論文給他參考,他不僅不理會,還把我的病人趕出院,我只好離開醫院自行開業。

    臺灣的西醫與中醫幾乎是水火不容,就算是有科學根據的中草藥,西醫也無法接受。這是非常遺憾的事,西醫有西醫的優缺點,中醫也有優缺點,只要大家打開心胸,中西醫合作發展出整合醫學,對病人絕對是福音。

     恐懼而逃避、脆弱而無知

     醫師本是天之驕子,是社會菁英,工作環境危險,緊張刺激,充滿挑戰,也是唯一可以天天怒罵客戶的行業,同時又無人可以取代。這不是好現象,更不值得羨慕,反而是危機。醫師當久了,既專業又無知,習以為常。在大醫院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大牌醫師走路有風,一個門診幾百人,病人等了幾個鐘頭,進去卻只看幾分鐘。在這幾分鐘內,醫師要做出診斷治療,病人要被恐嚇接受手術或化療。

     有位肝癌病人來向我求診,向我描述他去看某位名醫的過程,他口中的名醫曾經是我教過的實習醫師,現在是肝臟外科專家。「他的病人很多,我等了兩個鐘頭,好不容易進去,不到兩分鐘他就說我得了肝癌,馬上住院明天開刀。我嚇得兩腳發軟,醫師又逼問:『要不要開刀?還在遲疑?護士,叫下一個病人!』我被逼得站在牆角不知所措。要馬上答應、還是回去考慮?」

     醫師的權威讓人敬畏害怕,但是醫師不知道這樣的職業病也害了自己。一旦自己生病變成病人,猶如從天堂掉入地獄,加上本身的專業,深知生病的可怕和治療的無效,其恐懼感比一般人高出幾百倍。而且醫師心態又是如此高傲不知變通,臉拉不下來,結果常常顯現其內心之脆弱而選擇逃避。

     六年前一位成功的開業醫匆匆忙忙被他太太攙扶到我診所,我看他一臉慘白快要休克,急忙送他到急診處,沿路從他褲腳一直有血流出。原來他大便出血已經幾個月,一直以為是痔瘡不在意,兩天前在一家大腸直腸科診所接受直腸鏡檢查,發現直腸腫瘤且正在出血,嚇到快昏倒趕來找我。我安排住院檢查切片,證實是直腸癌,安慰他放心,先接受放療並執行雞尾酒療法。但是第三天他就要求出院,出院前我再一次叮嚀要勇敢面對不要逃避,他很沮喪地回答說要回去考慮考慮。

     三個月後我電話追蹤,他太太說他人在埔里一家道場靜養及接受民俗療法,我再次警告他要馬上接受治療。半年再度電話追蹤時,他已經接受手術做人工造口及化療,但是肝臟已有轉移,我希望他盡快回診。第二天他來了,瘦巴巴一付癌末病人的樣子,讓我嚇了一跳。我與他們夫婦詳談,希望他們在化療期間要心念轉變勇敢面對,跟我一樣力行雞尾酒療法。他有氣無力,一臉死相,毫無鬥志。我已清楚他沒救了,果真又過半年追蹤,他太太說:「化療沒有用,現在只能躺在床上。」不到兩年,這位成功的開業醫就往生了。逃避、恐懼、脆弱、無知、不斷治療、不斷惡化,當然是死路一條。

     當年我依個人興趣考上醫學系,七年求學中是我人生最高興的時候;接受神經外科住院醫師訓練六年,日夜顛倒非常辛苦,但我樂在其中;當了主治醫師後更是讓我人生發揮到淋漓盡致。如此緊張刺激過了二十年,我樂此不疲,不知辛勞為何物,卻種下罹患癌症的惡果。

     所幸我很熱愛生命,正面思考,勇往直前,終能化危機為轉機。如今不僅健康活過八年,更能轉行從事自然療法,守護癌友,每天抱定明確目標,過著充實感恩、感謝的生活。

     如果你問我人生重來要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我會大聲對全世界的人說:「我要過許達夫的人生!」

     (更多精采內容,請詳見時報出版《誤診誤醫:許達夫為你揭開現代醫療真相》)


http://life.chinatimes.com/2009Cti/Channel/Life/life-article/0,5047,11051801+172012030700998,00.html


回應
Translator
訪客
Flag Counter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