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80000海上堡壘,軍事殿堂 ─ 斯韋堡/芬蘭堡



斯韋堡/芬蘭堡,原是瑞典人建造的防禦工事,瑞典語稱為Sveaborg,芬蘭人愛國情操激昂,將它改名為芬蘭堡 (Suomenlinna)。

1741-1743俄瑞戰爭結束之後,瑞典人旋即於1748年在赫爾辛基海岸名為狼皮的六座陡峭島嶼上展開斯韋堡的建造工程,展現不規則形狀的堡壘防禦體系,體現當時前衛的軍事建築風格。將近三個世紀的堡壘歷史,改朝換代,斯韋堡/芬蘭堡幾度夕陽的要塞生涯,見證滄海桑田,反映在堡壘的名稱上。

堡壘建成,隨即獲得斯韋堡 (Sveaborg) 之名,字面意思是瑞士的堡壘,芬蘭語取其相似含意,改名為Viapori。1918年芬蘭宣布獨立之後,堡壘易名為芬蘭堡 (Suomenlinna)。現今堡壘兩個名稱並用,因為瑞典語在芬蘭保留第二官方語言的地位,瑞典語的斯韋堡 (Sveaborg) 與芬蘭語的芬蘭堡 (Suomenlinna) 並駕齊驅。

堡壘在1973年以前,以軍事客體的地位,輾轉強權之手,1973年堡壘轉給芬蘭教育暨文化部,實至名歸的成為芬蘭名勝古蹟皇冠上最閃耀的明珠。1991年斯韋堡/芬蘭堡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對於瑞典、俄羅斯和芬蘭這三個國家,斯韋堡/芬蘭堡具有特別重要的歷史意義。

然而儘管今日堡壘的防禦意義已經成為歷史,斯韋堡/芬蘭堡的許多客體直到今天仍然執行當日設定的原始目的,例如十八世紀建成的乾船塢至今依舊建造和修繕木造船隻。在堡壘的某些島嶼上設有博物館、芬蘭海軍科學院,甚至監獄,監獄的囚犯為堡壘的維持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修繕圍牆、房屋和土堤。

一個有趣的細節,1917年當安娜‧維如柏娃涉嫌間諜和叛國被流放國外,便是身陷斯韋堡/芬蘭堡囚牢。安娜‧維如柏娃是亞歷山德拉‧費奧多羅芙娜皇后閨蜜,並且是唯一的女友,更是拉斯布欽左右皇族的關鍵環節。由於她對拉斯布欽狂熱崇拜,透過她拉斯布欽走入皇后亞歷山德拉‧費奧多羅芙娜的生活,得以在皇朝呼風喚雨。在某種程度上,她加速20世紀驚天動地的歷史事件的爆發,引燃1917年的二月革命和帝制的推翻,導致沙俄的滅亡。

今天的斯韋堡/芬蘭堡內容五花八門,有稜堡、隧道、地洞、博物館、餐廳,咖啡館、畫廊、造船廠、教堂、醫院。另外門庭前柵欄內花朵搖曳、蔬果扶疏的民宅為線條堅毅的堡壘憑添柔美色彩。而駐立在御劍 (Kustaanmiekka) 半島土堤上的大砲,砲口至今仍是朝向西方。

斯韋堡/芬蘭堡不僅是歷史古蹟,同時也是赫爾辛基的一區,居民八百餘人。從赫爾辛基碼頭每20分鐘有渡輪來回芬蘭堡,渡輪服務屬於赫爾辛基市交通運輸系統(HSL)。

走進堡壘,蕭蕭風聲,猶如壯士高歌,濤濤海浪,彷彿激情澎湃,風浪中的芬蘭堡鋼毅挺拔,這裡的一石一木經過時空的洗禮,神聖輝煌。它是精神堡壘,歷史燈塔,是紛擾塵囂的一方淨土,也是烽火煙硝的不朽傳奇。遊覽芬蘭堡,在享受大自然遠足踏青樂趣的同時,還可以觀賞千錘百鍊的軍事殿堂。搭乘渡輪離開芬蘭堡,掬滿夕陽餘暉,蕩漾浮生清閒。斯韋堡/芬蘭堡之旅,無疑是一場知性和感性的宴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