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300702臺灣地震災區勘察慰問記

提到臺灣地震,人們就會把日子翻回1999年9月21日的921集集大地震,然而在歷史流沙的沉積中,人們似乎早就遺忘那場對臺灣來說幾乎是毀天滅地的世紀烈震─1935 年臺中、新竹的烈震。在這場80年前的災難被記憶束之高閣的時候,閱讀楊逵的「臺灣地震災區勘察慰問記」,烈震當時哀鴻遍野的景象,歷歷在目,而災民互相扶持互伸援手的溫情,再度喚醒社會良心和人道精神。

楊逵「臺灣地震災區勘察慰問記」記述發生於西元 1935 4 21日臺中、新竹的烈震,房屋坍塌,橫屍遍野,造成當時3276人死亡。楊逵因擔心災區親友的安危,沿著震災城鎮尋找友人,深入災區,目睹和感受災難中人性的光輝和黑暗,以日文寫下「臺灣地震災區勘察慰問記」,開始了報告文學,透過文字對社會加以批判韃伐。

楊逵本著悲天憫人的胸懷,以人道的觀察,寫實的筆觸,見證人類的悲劇,為這場的災難留下珍貴感人的紀錄,和不可磨滅的記憶。

楊 逵在文中痛斥國家的不仁和富人的不義。所謂天災人禍,雖說地震帶來的災害是無法防範的,但如果國家能防患於未然,必能將傷害降到最低。政府若能念茲在茲, 體恤人民的生活,充實地震的預測方法和防震機構,依專家建言,充分考量建築物的耐震結構建造房屋,即使蒙受同樣的災害,理應不致如此慘重。導致如此慘重災 害的原因乃是出於建築失當,屯子腳全毀,村公所和張信義的公館沒有倒塌的事實,就是最好的證明。台灣農村的許多房子都屬於危屋,因為生活困頓,無錢改建或 修補,任其放置,住在這樣的破屋中,碰上嚴重地震或是颱風等其他天災,不發生災難才是匪夷所思。

官府救災的態度和方法讓人痛斥政府對賑災的無能和無心。

豐原公所帶來的慰問隊雖然送來飯糰,但在馬路上轉瞬即過,有的因為重傷沒法去拿,有的根本就不知道,抱著肚子喊餓。其中,有一個八歲大的孩子分到兩個飯糰,高興得直跳,問他這麼高興嗎?他就發著呆,問他父母是否平安?他才哇的哭了起來。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雖然屯子腳並非所有的人都配給到食物,但已經配給了飯糰,這裡卻似乎連一個飯糰也還沒配送。一個幫忙老太婆的男子說,因為從昨天早上就一點東西都沒吃,所以連收拾屍體的力氣也沒有。大概是因為地處偏遠吧,來幫忙挖掘屍體的人一個都見不到。

我們鄉公所派來的配給員懇求公所多給一些米糧,配給員說:「主管人員說這樣就夠了,有稀飯吃該夠了。」不理會我們

人性的自私自利在災難面前更是原形畢露,在救災的同時,楊逵深刻體會到窮人間彼此真情的關心和互助,以及有錢人的冷血無情。 一旦發生不測,真正擔心自己安危的人,是和自己同樣受苦難受折磨的人。

藉由楊逵親身的經歷或是救災人員的實地調查日記,一篇篇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感人的故事展現眼前。

新庄子有一位祖母說:「我的孫子已有稀飯可吃,請將配到的牛奶送給沒娘的孩子。」便把牛奶還給我們。

大甲一位身住破屋,七十歲以上的老太婆拄著拐仗,將現金兩圓連同錢包捐給募捐班。募捐班的人員擔心探問:「這樣沒問題嗎?」她火冒三丈:「再嘀嘀咕咕,我拿這拐杖打你喔!

楊逵認為我們經常提倡美好遠景的社會思想,若不從目前的當務之急著手的話,終究是一場空想。當災難降臨,只談理想袖手旁觀,等於背叛道德,遺棄人民。首要任務是救災,解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共同度過難關才是正道。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