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40130日本「帝國之花」:南造雲子


       南造雲子西元一九○九年出生於上海,深受其父南造次郎的日本軍國主義思想浸染,十三歲被送到日本一所特工學校。一九二六年,南造雲子十七歲時,被派到中國大連,專門從事間諜活動。為了配合日軍攻打南京,一九三七年七月中旬,南造雲子化裝成中國銀行的職員,混在難民中秘密潛入南京。她利用各種關係,迅速將生活糜爛的國民政府行政院主任秘書黃浚、外交部副科長黃晟(黃浚之子)發展為間諜。

   一九三七年七月廿八日 ,蔣介石在南京中山陵孝廬主持最高國防會議,決定採用「以快制快」、「制勝機先」的對策,搶在敵人大部隊向長江流域發動大規模進攻之前,選定長江下游江面最狹窄的江陰水域,在江中沉船,堵塞航道,再利用海軍艦艇和兩岸炮火,將長江航路截斷。會議屬高層機密,由侍從室秘書陳佈雷和行政院主任秘書黃浚擔任記錄。黃浚在會上聽了蔣介石的這一軍事部署,驚出一身冷汗。會後,立即將這個絕密情報密告南造雲子。狡猾的南造雲子火速將情報交給日本大使館武官中村少將,由他直接用密電報告東京。

  結果,日本海軍陸戰隊搶先一步,連夜東行。封鎖江陰要塞的軍事計畫就這樣破產了。

  連續幾次最高軍事會議的洩密,使蔣介石意識到有日本間諜打入了中樞部門。因此,他密令憲兵司令谷正倫秘密調查內部,限期破案。

  黃浚平時生活放蕩,與日本人素有來往,被破案小組列為重點嫌疑對象。谷正倫派員策反了黃浚家的女僕蓮花,令她監視黃浚的行動。經過特工的盯梢,以及蓮花的密報,黃浚被秘密逮捕。

  審訊中,黃浚對其罪行供認不諱。經軍事法庭審判,以賣國罪判處黃浚父子死刑,公開處決;判處南造雲子無期徒刑;其他成員皆判有期徒刑。

  本來,按國際慣例,戰時抓到敵方間諜,三天內就可處死。國民政府當局可能是為了牽制日方,才未判南造雲子死罪。黃浚父子被處決後,南造雲子被關押在南京老虎橋中央監獄。幾個月後,日軍進攻南京,南造雲子憑藉過去的一套手腕,恩威並施,征服了看守,竟逃出了監獄。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南造雲子在上海日軍特務機關任特一科科長,經常進入英、法租界,抓捕過大批抗日志士,還摧毀了軍統留下的十幾個聯絡點,誘捕了幾十名軍統特工人員。以丁默村、李士群為首的汪偽特工總部,也是她一手扶植起來的。國民政府情報部門對她恨之入骨,多次策劃暗殺行動,都因她太狡猾而未得手。

  西元一九四二年四月下旬的一個晚上,南造雲子單獨駕車外出活動,被軍統特工發現,迅即秘密跟蹤,終於在法租界霞飛路(今上海淮海中路)的百樂門咖啡廳附近,乘身穿中式旗袍的南造雲子下車走向店門之際,三名軍統特工手槍齊發,南造雲子身中三彈,當即癱倒在臺階上,在被日本憲兵送往醫院途中死去,卒年三十三歲。這朵「帝國之花」就這樣得到了應得的下場。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