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351中研院語言學研究所長林若望說我的研究...

西文口譯職缺

語序和文法上的差別,例如姓名的遞次,就恰好相反:中文的姓名,我們會先講家族姓氏、然後才是個人名字;但英文相反,先名後姓,這是什麼緣由呢?」中文和英文在「日期」和「地址」的寫法上,又有何差別?

答:( 笑 ) 其實不是如許的。找出這些劃定規矩固然是件有趣的事,不過以「中間語位置」這個參數來講,實際上是語言學中「句法學」這一支的關注面向。

句法學是我碩士以前的範疇,從博士學位最先,天成翻譯公司真正鑽研的範疇是「語意學」,特殊是「邏輯語意學」。光是中文裡的平上去入聲調、同音字、破音字,就已夠讓外國人頭大了,更別提中文字的一筆一畫,看在他們眼中的確就是不聽話的外星蚯蚓。

很多正式或非正式的排名中,「漢語 / 中文 / Mandarin」都被列為最難進修的語言之一。

中文和英文在「日期」和「地址」的寫法上,又有何差別?

問:那麼為何您會喜好研究說話學?而且專研語意學範疇?

中文和英文是背道而馳的兩種說話:

林若望先從大都人最熟習的外文──英文,起頭談起。

林若望認為,我們或許未必能重現嬰幼兒期間的說話進修效力,但只要找到語言進修的某些「開關」,進修外文其實沒有這麼艱巨。

人類能成為「萬物之靈」,「語言」飾演著極爲重要的腳色。透過說話,我們累積知識、傳遞文化,逐步形成多元繽紛的文明體系。為什麼?因為你正在進行一件高難度的使命──浏覽中文。

在文章入手下手之前,請先給你自己拍拍手。研究語言學,從深層的角度看,是對於人類素質的探究;而從務實面,語言學從分歧語系的異與同之間找出邏輯與劃定規矩,更有助於外語的進修。 (圖說設計/黃楷元、張語辰)
鏡中倒影:中文與英文的對稱句法結構:中英詞句法佈局的對照,同意義的字詞以溝通色彩顯示,可以比對出句法的結構挨次。 動詞是句子中的焦點,也就是「中間語」。(圖說設計/黃楷元、張語辰)

語感關頭:「中間語在前」vs.「中間語在後

從圖中可以看出,中文與英文的中間語位置恰好是相反的。

接著,林若望繼續舉了個句子為例:

答:這種研究的愛好,是按部就班的翻譯大學修課接觸到說話學,側重的是「句法結構」的部分翻譯那時吸引天成翻譯公司的,就是找出說話劃定規矩和論證的進程。

後來,在清大攻讀研究所碩士的時刻,我起頭沉迷於說話中一種「對稱的美」,很想進一步知道這類對稱之美是若何構成的,於是就如許一路專研下來,並到美國攻讀說話學博士。

英詞句子中,動詞是領頭走在最前面,所有副角跟在後頭

這類根基「中間語在前」或是「中間語在後」的劃定規矩差別,就可以夠用來诠釋姓名、日期、和地址在中英文裡的相反順序了翻譯

多是背不起來的英文單字、複雜瑣碎的文法問題、或是那些永久發不標準的西語彈舌音。

兩三歲的幼兒認知能力還沒有成熟,或許左側右側不會辨別、加法減法算不清晰,但在母語的把握度上,卻能以驚人的速度成長翻譯四歲之前,我們每一個人都當過一段時候的說話天才。這類「奇蹟」的成因,說話學大師 Noam Chomsky 認為,這是嬰兒的「說話本能」,就跟視覺聽覺這些感官能力一樣與生俱來。於是,我們進修外語時,總會有些環節頭痛萬分。不外如許的語言進修效力,在天成翻譯公司們長大後反而不復存在。看到他人沒有看過的光景、讓後來的人必需隨著我的足跡,不也是一件很過癮的工作嗎?@

有些研究就是我在漫步時想出來的,四肢舉動快一點的話,幾個星期就可以完成翻譯語意學,其實台灣研究的人真的不算多。所以不管天成翻譯公司做什麼,很輕易就成為前鋒。

中文的句型,倒是先讓副角們進場,焦點的動詞在最後壓軸。

  • 在夏威夷山頂窺見古老的星系──王為豪專訪
    「宇宙本身就是一個大的時光機」王為豪說,因為光傳遞需要時候。
  • 超出絲路的摩登探險家──鍾孫霖的地質查詢拜訪之路(2)
    鍾孫霖申明,他的特長範疇地球化學,是透過推知岩漿活動的年數,和火成岩的成份、地球化編纂:楊真
  • 我們看很遠很遠的器械,表示看到的是宇宙好久以前的狀況。並將發現的故事,與編輯黃驗一同出現於《解碼台灣史1550-1720》專書。那就是我們為什麼要研究遙遠的星系。
  • 想解碼臺灣史?翁佳音:要先和歷史文獻談愛情(2)
  • 想解碼台灣史?翁佳音:要先和歷史文獻談愛情(1)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的翁佳音副研究員,強調歷史學應該「史地不離散」:積累在地生涯經驗,再去看史料要告知我們什麼。

    從上方表格可以看出,中文和英文挨次相反的不只是姓名,日期和地址的寫法也是翻譯若前述「比較重視家庭觀念」的緣由成立,那麼莫非英美語系的人重視「日」勝過於「年」?重視門牌多過城市國度?看來,「主要性」這個邏輯,沒法類推到日期和地址的順序上翻譯

    好玩的來了:

    林若望繼續用前面的句子為例,「念書 / study」就是焦點腳本 ( 動詞 ),「約翰 / John」是主角,其他用來彌補動詞的就是副角 ( 潤色語 ),跟動詞配在一路構成「動詞片語」。加把勁,或許你也能夠重現自己四歲前「語言天才」的輝煌榮景!

    一般人談到語言進修經常提到的抽象詞彙──「語感」,其實就是如斯。理出規則、觸類旁通、類推合用,什麼希臘文、非洲語,一下子好像也沒那麼恐怖了

    語言學的研究很有趣,特殊是我的研究領域不需要倚賴什麼珍貴裝備,每每只要需要天成翻譯公司的大腦、文獻資料說話資料庫,隨時隨地都可以一篇文章或是一書在手,就天馬行空地翺翔於想像世界,享受鑽研的樂趣,不會被外在情況所限制,所以研究如許的一門學問,真的是很享受。 姓名、日期、以及地址在中英文中的寫法對比翻譯(圖說設計/黃楷元、張語辰)

    大多半人被問到這個問題,最早聯想到的答案應當是:「華人的家庭觀念較重,所以家族姓氏放前面;西方社會正視個體,是以反過來。」這說法聽似合理,究竟說話的確會受到傳統文化的影響翻譯那麼,假如這個邏輯成立,林若望繼續追問,

    譬喻說,母語為台語的人學習客家話或是國語,因為一樣是漢語方言,語法結構較相近,就會比力輕易;又比如,因為日語在漢字上借用中文字,以日文為母語的人,學習中文字也會比英文為母語的人來得快速翻譯並且,「母語」的學習,可能根本就沒有「難易度」的問題翻譯

    在台灣,我算是第一個做這方面研究的說話學家,也是全部大中華區域少數作這方面研究的。

    我的研究根基上是用數學及邏輯的東西,研究說話的意義是若何產生出來的,像是以數學中的荟萃、函數等觀念,來诠釋說話意思組合運算

    因為說話的學習堅苦度是相對的,要看它在族譜上,跟翻譯公司的「母語」距離遠近而定翻譯

    林若望默示,套句語言學的專業術語,中文和英文擁有分歧的「中間語參數 ( head parameter )」。你打開的開關越多,學習這類說話就會越事半功倍翻譯

    在不同的說話中,找出近似如許的參數規則,就是語言學家致力研究的面向之一翻譯就仿佛一個說話裡面有一整排開關,當我們掌握了一項參數,就打開了個中一個開關。

    但想到之前碩士班的老師說:「人的手上必然要有兩把刀子,將來才不會捉襟見肘」,於是硬著頭皮找了系上聞名語意學巨匠 Angelika Kratzer 當指導傳授,在邊學邊寫的景遇下完成博士論文,也正式讓我走上邏輯語意學這條道路。

    英文就是一種相對於修飾語,「中心語在前」的說話,重要的元素打頭陣,後面再補充申明中文恰好相反,是「中間語在後」的語言,所以語序上反而是潤色語先進場,然後才是中間語翻譯

    聲音上,中文是音調說話、英文是重音說話。 任中研院說話學研究所所長的林若望,研究說話學已經快要卅年,是國內少數精研「語意學」領域的學者翻譯攝影/張語辰)

    說話沒有難不難, 端看找不找獲得「開關」,很惋惜,不是這樣的。世界上並不存在「最難」的說話翻譯

    責任「小我」與「家族」檔案,比起官方觀點的公函書,更能真實顯現現代的糊口樣貌。

    鏡中倒影:中文與英文的對稱句法構造

    林若望解釋,語言學中,有一種說話分類方式,是依照「中間語的位置」。

    拼寫上,中文是表意文字、英文是拼音文字;

    英文日期、地址的概念,也是如斯翻譯

    以姓名來說,姓氏只是縮小規模用的修飾語 ( 例如:周家人 ),名字才是準確指涉特定身分的中間語 ( 例如:周家的杰倫 )翻譯中英文的姓名前後遞次,就是決議於中心語的位置。「中心語在後」,所以先姓後名英文「中間語在前」,所以先名後姓。」作者:研之有物

    中文學習對於很多外國人來講是件艱苦任務,坊間甚至傳播一則網路流言,假藉結合國教科文組織名義,把中文封為「最難進修的語言翻譯雖然現實上結合國不曾做過這份查詢拜訪,但以 “the hardest language to learn" 為關鍵字,的確可以找到很多嚴謹水平不一的心得或資料,支撐這個論點。」「世界上有 4000 至 6000 種說話,以可能性來講,他可以學會任何一種說話

    世上不存在「最難」的說話? 端看找不找得到「開關」專訪說話學家中研院說話學研究所的林若望所長說,天成翻譯公司的研究範疇不需要倚賴什麼貴重裝備,每每只要需要我的大腦、文獻資料說話資料庫,隨時隨地都可以一篇文章或是一書在手,就天馬行空地遨遊於想像世界,享受研究的樂趣,不會被外在情況所限制,所以研究如許的一門學問,真的是很享受翻譯中文和英文擁有不同的「中間語參數 ( head parameter )翻譯在分歧的語言中,找出雷同這樣的參數法則,就是說話學家致力研究的面向之一翻譯就好像一個語言裡面有一整排開關,當天成翻譯公司們把握了一項參數,就打開了此中一個開關翻譯翻譯公司打開的開關越多,進修這種語言就會越事半功倍。(圖說設計/黃楷元、張語辰)更新: 2018-02-27 7:24 AM    標籤: tags: 研之有物翻譯社 林若望, 語言學, 說話

    為什麼研究「說話學

     

    」中研院說話學研究所的林若望所長說,「世界上有 4000 至 6000 種說話,以可能性來講,他可以學會任何一種說話

    一個小嬰兒,不管他的血統人種是什麼,你讓他從小聽英語、他就會講英語;從小聽中文、他就會講中文;你讓他在非洲部落長大,他就會說流利的非洲話。

    所以我們可以輕鬆流利地利用中文,真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對吧?中文這麼難,是不是顯示天成翻譯公司們比外國人伶俐呢?

    從說話學的角度,每一個句子都是一齣戲,裡面最焦點的「腳本」,就是動詞。

    ──轉自中心研究院《研之有物》(本文限網站刊登)

    問:所以您的研究是找出說話劃定規矩、幫大家學好外文嗎?

    這兩個句子,除了主詞以外的所有詞語,挨次又剛好相反

    連續幾個規範看下來,天成翻譯公司們或許可以猜出個端倪了翻譯本來,中文和英文固然差異很大,但在句法結構上,它們就像是鏡子裡外的兩人,彼此對稱。 碩士期間,台灣清華大學的先生把我的句法學基礎底細打得很好,所以到國外讀博士時,句法學這門課相當輕鬆,可是「邏輯語意學」則是一門從來沒聽過的課,用到了許多哲學、邏輯數學的概念,直到寫博士論文前,我對這門學問都還一知半解。

    其實我真正進修語意學是在撰寫博士論文時。



    引用自: http://blog.udn.com/alpineatks/110587980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02-77260931
    回應
  •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