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29尋回那失落的

山色寂寥。在夕陽餘輝中,一條路在車輪下伸展,繞過羅泉山林場,就是我熟悉而又親切的那塊黑土地了。清澈的倭肯河水貼著山根舒緩地流淌著,發著金紅色的光,時隱時現,逶迤遠去。在河水漫浸過的岸邊,是一大片果園,依稀可見枝頭閃動著一簇簇紅色果實。越過果園就是村莊了,村落規模不大,百十來戶土坯房整齊地排列在幾條街道上,空氣中瀰漫著誘人的草炭味。很快見到了南村外的一棟紅磚房,風襲雨蝕已使牆壁斑駁,“扎根農村干革命”等字樣仍可辨認,周圍一圈的當年栽的扎根樹白楊樹已長得很高很粗,只是間距不那麼標準了,明顯有的已經夭折了。當年我們的青年點,我們的家,現在成了村裡的小學。有一個牆角已經坍塌,斷垣上落著一群麻雀和不知名的小鳥,瞬間即被操場上奔跑戲耍的小學生驚散。房前一條碎磚鋪成的甬道已經長滿了薄薄的綠苔,一直通往連接公路的村道,當年我們是從這裡走進的,也是從這裡走出去的。不同的是,我走進來的時候,正是寒冷的嚴冬,四週一片皚皚白雪,是我們踏出了路;而從這兒走的時候,我們已經修出了這條小小的甬道。歲月如梭,一晃二十多年了。我們同來的知青有三十二個人,正好是十六對男女,現在沒有一個人留存這裡。鐵心務農的最終是鐵心返城,“誓讓山河改”的高遠志向蕩然無存了。現在也是人各有志,在天一隅,有的成了大款和小老闆,有的成了下崗職工,有的成了文人和區區小吏,大都在為一天的生計碌碌奔波,有著不同的喜和憂,我敢說絕不會像下鄉時光那樣的輕鬆和開心。因為那時想的是創造和開拓,有一腔的熱血。而現在血已經熱不起來了。下鄉不久的一個晚上,西北風呼號,寂靜的夜被救火的喊叫聲劃破了,這聲音淒厲、淒慘,在揪著人們的心。青年點的人從睡夢中驚醒,當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時,立刻趕赴火場。一個老鄉家的柴禾垛起火了,火很快舐到草苫的住房,濃煙驟起瀰漫在夜空,火勢在蔓延。男青年攀援上了房頂,發的則把臉盆、水桶都拿上了,運水滅火。每個人都把個人的安危置於腦後,奮力搶險。也可能是由於驚慌不知所措,那個家失火的老鄉和他的婆娘跪在地上大聲嚎啕,讓老天爺變變風。當人們催促他們趕緊救火時,他們清醒了,男的要上房頂,女的緊拉了一下男的衣襟,喊道“當家的,太危險了,你可不能上呀!”男的猶豫一下就退縮了。我們對他留下的是鄙視,甚至不屑一顧。火撲來了,我們的臉盆不知丟了幾個,也不知壞了幾

(繼續閱讀)

201206151652體會

  一位哲學系的師兄這樣總結自己四年的大學生活:  大一時不知道自己不知道,  大二時知道自己不知道,  大三時不知道自己知道,  大四時知道自己知道,  大五時知道自己還不知道,  研一時不知道自己還知道,  研二時知道自己還知道,  博一時知道自己仍然不知道,  博二時知道自己稍微知道,  博三時知道自己應該說:我知道又不知道。文章來源:袁啟清的BLOG - 趙來趙去 - 楊慧子的部落格 - 梁伊然小阿米 - Workday Journal -

(繼續閱讀)

201204301449我和我的他

和他 說緣分是緣分 說不是緣分也不是緣分 認識是巧合 不知道我們算不算愛情 經歷了這麼多 愛情是什麼呢 以前愛過別的男孩子 真的 第一次知道了愛 愛的那麼深那麼專一 那是唯一 可是認識他 算什麼呢 在他之前 同學也給我介紹過男朋友 不成 我並不是將就事的人 剛認識介紹的男朋友時也興奮甚至有一些小小的恐懼 可是說實話我不喜歡 可是他呢 他是我的傷我和自己第一個喜歡的人會是怎樣呢 不知道 和他是親切初中時不知道什麼是愛 一群人裡胡鬧胡聊 上了高中 青澀的深深地濃烈的愛大學裡遇上他 說不上愛 把他深深的捲進了我心裡他個子不高 說不上 可我依然愛他這一段經歷e瘦 身心平衡,健康人生 |朱健國的BLOG | jane瑜伽 |方剛博士:性/別、婚戀 | 中國宇航出版社的部落格 |曾在天堂門口,可惜不捨... | 葉永烈的BLOG |洗唰唰 洗唰唰 | Cosmic Log |郭光東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0141這個下雨的晨

習慣於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屏幕前,看著這網絡中的點點滴滴,喜歡著自已的喜歡,享受著自已的享受。或去聯眾遊戲玩幾把麻將,或是去論壇靜靜的欣賞,或是呢,開著QQ卻不說話,看著或明或暗在線或沒在線的,生活單調而不失情趣。其實生活本就是簡單,在生意上門或沒有上門的間隔,我擁有著太多的時間,卻總感覺時間對於我來說,總是太少,比如日誌,比如我的西陸論壇“江南文學”。我總不能全身心的投入,浮躁的塵世總讓我的靜不下來。是的,這是我在我的QQ空間裡寫下的第一篇日誌,看著空間裡網上朋友們留下的身影,我為自已的慵懶而感到慚愧。如果不能帶給朋友們以愉悅,卻讓朋友們為我的家園而辛勞,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真的是一種恥辱,可是我已經習慣。還有小說,還有我那讓人痛快淋漓的雜文或是若明若暗自以為臭不可聞卻還是有人欣賞的小詩,思緒飛揚的散文,哲思苦礪的古文賞析,一切都是那麼的遙遠而又近在咫尺。朋友們說:江南文學因煙雨一人而興,也因煙雨一人而衰。不論此語是否屬實,但“江南文學”這個西陸名壇,這個曾經高手雲集,引領西陸中文網文學潮流的論壇,卻因我這個屬主的懶散而漸趨沒落,不也是一種痛嗎?回來吧,煙雨。回來吧,曾經縱橫西陸,視文字如玩偶的煙雨。多少次,我這樣的呼喚著自已,多少次,我輕聲的告訴自已,生活需要有夢。一個從不成為文字奴僕的人現在卻有點懼怕文字,這是誰的悲哀。是我嗎?答案是想當然的,可是我已麻木。當一個離開網絡二年多的人,發現自已的論壇還有朋友們在苦苦的支撐不至於消失,除了感動還能有些什麼呢?可是真的還有,那就是痛,為江南文學消逝的“十多萬”帖子。因西陸中文網服務器升級,“江南文學”論壇遺失了十多萬網絡朋友的帖子。這是什麼,這是江南文學所有的底蘊呀。也是江南文學實力的體現,可是一場並不是天災的原因,卻讓一切付之東流,此痛,孰解。門外,有雨,細如絲,帶著秋的涼意。又是秋了,成熟的季節,文人騷客筆下最美的季節。是的,文人騷客需要一點秋陽,也需要一點憂涼。在這一點一滴的暖與涼中,感動著自已,也感染著讀者。煽情,本身就是文人騷客的立身之本,否則平淡如水,誰與之嘗。一如昨夜,瑞麗“東方珠寶公主”選美總決賽。台上的盡顯風情,台下的盡享眼福,華燈霓裳之下,誰能分清真假。曹雪芹在《紅樓夢》開篇中即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