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Schenker 2018新專輯"Resurrection"影片及受訪摘要(2018.4.14.更新) @ 宣可音樂管道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 網友來自哪
  • Free counters!
  • 201804051015Michael Schenker 2018新專輯"Resurrection"影片及受訪摘要(2018.4.14.更新)

    宣可昨天很有感觸,在4月4日兒童節聽到老友子鴻在佛光山講堂的【2018生耕致富-生活藝想家】系列演講(https://youtu.be/DYIBVqL6cyI),他以「專心,讓夢想遠颺」為題,分享這三四十年來在流行音樂創作上無怨無悔的投入過程。他之所以能有成就,因為專心。他對音樂的喜好與投入,同期及後輩能跟上的不多,所以一般人也難有其成就。宣可在三十年前的人生職涯分岔口,曾以為至少自己可以搖滾吉他音樂的活字典自詡,但缺了專心,事實連現在寫個網誌都會後續開始偷懶疏漏。所以看到老友的人生經驗分享後,今天至少利用連假,回復一下做這個網誌的初心,至少有空認真一點再寫一篇近期看到的訊息(最近兩年看到想寫的至少已經有10次在心裡偷懶跳過了吧?)

    宣可這生心目中的吉他英雄們,當然Michael Schenker有獨特的位置,而Michael Schenker做為一個吉他英雄,他也實在對粉絲來說非常非常地爭氣,1955年出生的他現今63歲,依然為自己為音樂為粉絲持續活躍在舞台上。

    Schenker長達近50年的音樂過程,可以做為講古的歷史太多。宣可在這篇文章不打算寫了,現在8、9年級的搖滾player們不知道的,去問你的吉他老師。你的老師也不知道?好吧,看一下Wiki,這三十年來在各種吉他雜誌訪談上,曾表述說受到Michael Schnker影響的人,包括Metallica的兩位吉他手Kirk Hammett and James Hetfield,Megadeth的創團主唱兼吉他手 Dave Mustaine ,Pantera已故的傳奇吉他手 Dimebag Darrell,Testament的吉他手 Alex SkolnickEric Peterson,Exodus和Slayer的吉他手 Gary Holt,鐵娘子Iron Maiden的吉他手 Adrian Smith,Europe的吉他手John Norum,Guns 'n Roses的吉他手Slash,Mr.Big的 Paul Gilbert, Ozzy Osbourne的永遠傳奇吉他手 Randy Rhoads,Dokken的 George Lynch,Ratt的Warren DeMartini,Dream Theater的 John Petrucci,Arch Enemy的  Michael Amott......(夠了吧,不要全列了) 

    近期宣可看到Michael Schenker印象最深刻的表演,是他彈奏35年前在"Built to Destroy"(1983)專輯裡的演奏曲"Captain Nemo",

    Michael Schenker Group Built To Destroy 1983.jpg - 雲端資料櫃 公開相簿

    宣可在年輕的時候曾經跟著錄音帶的音樂,彈了許多次此曲,但終究都躲在自己的房間裡面,從未有向偶像致敬演奏的機會,而他於2016年以61歲的年紀,仍然日本東京的台上靈活地彈奏這首猶如遨翔海上、壯志凌雲的"Captain Nemo"。(原影片連結可能因為版權問題已斷,現更新到2017另一個影片連結)

    Michael Schenker在最近和過去他在M.S.G.(Michael Schenker Group)時期的前後幾位主唱

    Gary Barden Graham Bonnet,及Robin McAuley同台登場,整個演出定名"麥可宣可節慶"(Michael Schenker Festival),而他仍精力旺盛地準備籌備下張錄音室專輯"Resurrection"。

     

    英國搖滾雜誌"Fireworks"的春季版裡面有一篇對Michael Schenker的訪談。大致內容,宣可摘譯如下。

    問:新的Michael Schenker的慶祝專輯"Resurrection"(復活)將在下個月問世,你怎樣規劃錄製這張專輯的概念及專輯封面設計?

    答:在之前Michael Schenker的"Temple of Rock"搖滾殿堂專輯(2011)時,我的主唱是Doogie White,當時合作了4、5年。這是要告一段落的時候了,因為我們已經甚至在相同的都市去表演過太多趟了,所以我們想要暫停個一兩年,保有一些距離,讓再合作時能維持新鮮感。所以我要想接下來要怎麼辦?我想通一件事,就是從2008年起,我在演出中一直在做以前原始由Gary和Graham所錄下的歌曲,我想我應該和原唱一起在台上現身,我希望能把這些曲子加上原主唱,儘量用接近原來的方式把音樂呈現出來。我想Gary, Graham和Robin也都準備好了--他們等著電話通知他們。我接著把剩下的樂手找齊(貝司手Chris Glen,鍵盤兼節奏吉他手Steve Mann,鼓手Ted McKenna)。我們一步一步地開始在一起演出,首先是日本的Loud Park Festival(https://www.facebook.com/LoudPark/)

    我問他們第一天誰會上場?他們說Scorpions,我說我拒絕去了,但因為又收到籌辦單位很多人的大力邀約,我想要募集資金另組一場單獨的演出,這樣我就可以弄個MSF的"東京現場演出",發行DVD。而DVD一發行了以後,我接著被Nuclear Blast唱片公司邀請簽約,於是後來我答應了。我不是以前那個Michael Schenker,我不再像以前那樣事事要求完美,因此我比較快答應了。此時,Doogie White剛好提出一首歌叫做"Take me to the Church",我收到他的手稿,作品看來像是耶穌和他的門徒在最後晚餐的情景,所以我想出了專輯標題,就叫「復活」"Resurrection"。

    問:專輯一開場,"Heart and Soul"這首歌就有Metallica的吉他手Kirk Hammet的跨刀,你們是如何連到一起的?

    答:Peter Mensch曾做過我的經紀人,他在不久前提到,說Kirk Hammet一直想要聯繫我,但他一直不好意思這樣做。後來在之前某場演唱會,Kirk來看我們表演,和我們在台上一起jam演出。從此他變成了咱們的朋友,我問他願不願意來跨刀合作,他說好--他的經紀人甚至一起出資擔任副製作人(Michael Voss-Schoen),飛到夏威夷來一起在那兒錄音。他們寄給我一張照片,Kirk在照片中笑容燦爛地像個19歲的青少年,我們合作得很高興。

    本來應該還有兩個跨刀合作機會,一個是和Apocalyptica樂團,但是因為時間搭不起來。另外一個是Twisted Sisters樂團的Dee Snider,我在Axeman Awards頒獎典禮碰到他,他說如果能跟我一起唱首歌會是他的榮幸,但他的經紀公司後來從未找我們。

    問:這張專輯的曲子如何創作出來的?

    答:一如往常,我先把藍圖拼湊起來。我在這個音樂圈43年了,我希望儘量維持音樂的純度。我希望其中有兩三首歌,大家都一起唱。而我這樣想之後,Michael Voss-Schoen就在第二天早上提出一些歌詞和旋律,我覺得那真是太棒的作品,我覺得那歌曲的感覺在專輯中以「戰士」的形象表達是最為恰當的,好像就是剛好為我們大家而設好的,而其他的歌像"The Last Supper"也是這樣,我們把理想中想要的感覺逼近,其他歌也類似這樣。

    問:把大家準備好送進去錄音有多困難?

    答:我對每個人都有些彈性。我所有的吉他錄音和Doogie唱的在Michael的錄音室,而Gary Barden則在Gary的工作室,一部分Graham及Robin的歌聲是在德國Stuttgart錄的,也有一些在美國洛杉磯錄的,還有前面講的到夏威夷去錄Kirk的吉他部分。Kirk真地很忙,但最後他覺得錄的是最棒的作品,他也非常高興。

    問:誰想到要選Michael Voss-Schoen來當製作人的?

    答:我跟Michael Voss-Schoen 一起工作過8年,他是個Gary Barden迷,也是個Michael Schenker迷,經由Gary Barden我在2007/2008年在錄"In the Midst of Beauty"專輯時認識到他。2010 年要做新專輯時,我要做一個DEMO帶子,邀他可不可以做背景和聲,我跟他說,"嘿,你唱得非常好,可不可以......"後來這就變成"Temple of Rock"專輯的第一首歌。他對我來說是合夥人選,因為我喜歡跟他一起工作。

    問:你個人最喜歡專輯裡的歌是什麼?

    答:我喜歡"Warrior"一曲,尤其副歌段落,有許多不同的歌手一起唱,而樂團成包括我在內員都加入和聲。

     

    問:你在35年前的"Assault Attack"專輯後再次和Graham Bonnet合作的感覺如何?

    答:Graham花大部分的錄音時間和製作人Martin Birch法國的Le Chateau完成的,我和他一起寫歌,但是錄音時,我離開把他留給製作人Martin。基本上,我做好整張專輯的藍圖,但細部留給主唱。我實際待在主唱旁邊也指導的是和Gary Barden,幫他完成"Livin A Life Worth Livin"。

    問:我愛這張專輯,但我覺得唯一缺憾的是少了一首有較顯著鍵盤表現的慢歌,有沒有什麼原因你們比較不去做這樣的事?

    答:我不這樣運作的。我不會放爛歌進到Michael Schenker的專輯中,實際在當時合適的歌才會進來,其實我不只準備了12首歌。我都會確認一張專輯是均衡打造的--能量是第一優先考慮的,搶眼、有勁而富旋律性。我不會從慢歌,或不是慢歌來考慮。當我錄歌尋求平衡時,主要考慮的是能量,在"The Last Supper"就有一段慢節奏的地方,那是整張專輯表現最搶眼的地方。

     

    問:去年秋天的歐洲巡演感覺如何?

    答:我真地覺得很棒(大笑)。我們每個成員都這樣。我們相處融洽,不管是從觀眾那裡獲得的能量與迴響,都非常優。他們看來真地非常喜歡我們的演出,而我們也因此得到他們的能量挹注,這種是雙向的事情。

    問:我有幸看到3場MSF(Michael Schenker Festival)在去年11月的演出,你彈得超傑出像現在是最佳狀態,你有多常練習彈奏?

    答:我不練習。我在夏天彈奏,那意味拿起吉他來,然後就是大家一起開心,試圖在自己內在找到一些新火花,這像是去尋寶,而尋寶的過程是很有樂趣的。當你找到寶貝時,你會非常開心,我一直都像是這樣....

    問:你今年春天在美國有巡演,接下來今年有何打算?

    答:我剛從英國到美國洛杉磯的巡演回來,接下來要去日本,然後回到英國,在14天內。然後我們會去一些較大的城市,這是非常疲累的,我常常受到時差的影響。我們會一路排行程到2019年,在能做選擇時,看看哪些地方有趣、值得工作的地方可以排入。3月開始的美國巡演,有些城市是過去從未演出過的。

    問:你曾經提過,Klaus Meine(Scorpions主唱)或甚至Phil Mogg(UFO主唱)加入MSF的演出,這樣的機會有多高?

    答:是的,2019年,是"Strangers in the Night"專輯(UFO樂團在搖滾史上的經典現場專輯)發行40週年,如果Phil Mogg出現唱個一兩首老歌,我可不會驚訝(大笑)。Klaus Meine的狀況一樣,因為天蠍成軍幾乎快50年了,我們是最早一起錄專輯的,能重聚絕對很棒,大家都愛看到這個。

    問:你什麼時候會回到Temple of Rock的組合?

    答:嗯,前面說過我們要暫時休息一陣子的,此時大家分別在不同的團,大家都很高興地做著現在的事情。我們至少要等一年以上。但因為Doogie一直有在問何時我們再錄音的事情,我是跟Doogie說,你何不來加入我現在的MSF組合裡呢?所以Doogie現在加入工作,Temple of Rock時代的寫歌及配唱創作組合,現在就藏在MSF裡面啊。

    問:在接下來的巡演,你如何決定曲目?

    答:這是兩個半小時的演出,一些必備演出經典曲目和新專輯曲子一定是混合演出的。我們可以稍稍變動,但無法取悅每個觀眾。如要那樣,可以我會來個5小時的演出,哈哈。

    問:在上世紀90年代晚期,曾提到你打算出自傳,但這想法好像被束之高閣,有重新這樣做的計畫嗎?

    答:我想外界是一直給我這樣的想法....在1995年當時我覺得應該是我事業的頂峰,我想能寫一本書是不錯的一步,我被說我可以言所欲言,將我自己呈現在世人面前,大約完成了50%這樣的"巨著",這是一本非常坦誠相見的書,當我持續要去完成時,我開始想我不能出版,外界會把我生吞活剝,我媽會怎樣想我?我內心的聲音是我希望出版這本書,這本書會是個奇妙的工具,我藉由它可以跨出我人生的一大步。但來自內在宇宙的聲音好像告訴我:"Michael,這只是一種治療。"我還有太多在音樂上要做的,我沒有時間去做這些他務,畢竟還是音樂推動了世界。

    問:你在音樂事業上還有未完成雄心壯志嗎?

    答:不是那麼有了。我在中年時我做了所有我想要做的。在"Strangers ...."專輯後,我跟自己說,Michael在23歲已經體驗到功成名就,你想要停在那裡,還是繼續前進?我決定我不再需要那些成名之累。我不再為名聲和金錢所煩惱,所以我決定專注在我的生活,試著去享受它。中年歲月著實協助我發展到我今天的樣子,和讓可能像現在這樣可以享受我的人生。

    問:所以在2008年之後,你變得更快樂,你掙脫了你的窠臼。

    答:是的,我得到一個舞台每件事都匯集起來。我在一個希望做不同事情的人生階段;再次做更多的巡演,更多的錄音紀錄。我感覺非常正向,而現在一直是。我在此時對每件事都感到很快樂!(大笑)

    (訪談結束)

     

    悼念正堂|日誌首頁|電影"一級玩家&qu...上一篇悼念正堂下一篇電影"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中的80年代音樂...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