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11023難以割捨的愛

終於回到了女孩想念已久的家,她和男孩以為女孩的父母會責罵他們,結果不但沒有怪罪,而且讓他們搬回家中住,女孩覺得自己太任性了,女孩知道自己給父母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怕那塊傷疤永遠撩在他們的身上了。女孩決定不在那麼的任性了,不在動不動就走了。女孩回到自己的家鄉,身邊又有心愛的人,感覺真的好幸福。可是往往在幸福的來臨之際就是暴風雨的來臨。一切都在變化著,男孩開始和女孩每天甜甜蜜蜜的,可是到後來脾氣日日見漲,有時還打罵女孩,那種甜蜜的日子就這樣消失了。女孩很怕男孩,她被罵了或被打了從不和父母說,女孩開始默默流淚,她的心像被刀子扎一樣的痛,她想和男孩好好聊聊,可是男孩始終不聽她說,女孩開始沉默了,靜靜地想倆人的一切經歷,那段不易的經歷。自己以為很瞭解男孩,現在才知道不是單靠瞭解就可以在一起那麼簡單。原來愛一個人是要付出多大的勇氣啊。女孩就是愛他,甚至愛到骨子裡去了,再怎麼樣女孩因為愛他,所以寧願付出一切。自己一天一天的過,男孩依舊如此。女孩知道自己不管再怎麼對他好,男孩不會好好珍惜她的。女孩開始恨他,但在他面前不敢表露出來。女孩恨自己太懦弱,太無能了。對於愛太難以割捨了。文章來源:陳易龍易學研究院

(繼續閱讀)

201205041114我過得挺好,但也沒照片上那麼好

最近有幾個很久沒聯繫的朋友跟我發來訊息,問我最近怎麼樣,我說還成吧,然後他們的口徑就像統一了一般:你應該過得很好吧,看你照片,活得多悠閒。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搪塞了幾句。過得不算差,但也沒照片上那麼好。這或許才是最真實的答案。其實誰都是。關於我的照片,就我自己而言是滿意的。甭提拍照的技術含量,畢竟我不幹那行,也毫無興趣想進入那行業。算是娛樂自己。照片並不能反應什麼過多的信息,畢竟沒有誰會哭喪著臉面對鏡頭。照片出來反映的也就是快門摁下那一剎那的肢體反應和面部表情,除此之外,什麼都代表不了。照片和生活就是兩碼事。我們天天絞盡腦汁想著完善自己,無論是從外貌上還是內涵上,求的就是能交到更多朋友,吸引到更多人。然而有一天,你發現結果和你的初始理想背道而馳:新的交到不少,但你卻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朋友。那些可靠的,你的老朋友,有天對你說或者是他們背後談論著繼而最終傳到你的耳中:大概的意思就是你現在的生活和他們完全不一樣,你們變成了不一個世界的人。前幾天我更新了一個狀態“上了大學以後,網友變朋友,朋友變網友”,回復我的大都說這話經典。可我說的時候只覺得無奈。我不能去怪那些曾經懂我現在卻不怎麼瞭解我的老朋友們。分開三年,身邊的各種圈子完全不一樣了,同學聚會也就只能聊聊以往的趣事。之前天天地面對面閒聊如今成了奢望,若是關係好,在雙方都有空有心情的情況下,才能偶爾開個視頻。現實的無奈,只能憋在腹中。離開家之後,我養成了一個習慣,抑或說還談不上習慣;每當有心事,我不會告訴自己的爸媽,也不會告訴關係特別親密的朋友,我選擇去向那些聊得青黃不接的網友訴說:在我看來,不熟絡便是無傷大雅,他們即便責怪你,甚至是鄙視你,你也不會難過悲傷太久。就這樣網友變成了朋友。你不能因為照片上笑的很燦爛就說他過得很幸福,畢竟生活對誰都不容易。你艷羨的微笑,殊不知,當事人前夜可能哭了一宿。你有沒有想過,光鮮僅僅只是當事人有意無意的舉動和你深入意淫的共同產物,你眼紅的,可能只是你一廂情願地在腦海裡構建的人物:你有沒有想過。照片僅留作紀念,所以要安逸,要脫俗,總之要挖掘自己的所有潛能去演繹那些褒義詞。人,只是互相羨慕罷了。我不是一個有太多追求的人:身邊的同齡人都在忙著考研,實習或者出國。我總是逼迫自己去做這些類似的事情,因為我明白,一個人即便再自命不凡,若是不隨大流,就必定得被湮沒。然而,我

(繼續閱讀)

201204272037我的鄉情鄉戀

我出生在瀘沽湖畔古老的摩梭山寨裡。這裡的青山秀水是祖祖輩輩的驕傲,但有時也成了我們面前的屏障與天塹。我們走出大山的人,比別人更早、更深地認識到一個人成長歷程中奮鬥的重要意義。我的作品是我人生的一面鏡子,在這面“鏡子”裡,故鄉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美好而神聖的。那裡有像孩子眼睛一樣清澈的瀘沽湖,有保留至今且引起世界眾多人類學家關注的奇特的婚俗,有根植於歷史深處的無以計數的故事和傳說。隨著鄉情在心中不斷“發酵”和知識水平的日益攀升,我對故鄉的情感早已不再停留在熱愛和讚美的表層上,而是在對故鄉人情物感的點點滴滴的回憶中探尋著“文化”因子。故鄉人們代代相傳的堅定樂觀的生活態度、與勞動相伴相隨的生動優美的民間歌舞、不經意間創下的豐富多彩的民俗,以及人們與生俱來的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秉性,在我的心中都打上了“文化”的烙印。我注意到,我的家鄉一次次成為旅遊者的目的地。他們或帶著對這片山水的好奇,或帶著對“文化 ”的關注,從一座座城市出發越山過嶺,來到瀘沽湖畔。有關專家稱此類現象為 “文化的返璞”、“心靈的回歸”。年少時,生活在大山褶皺裡的我曾把目光投向遙不可知的山外。而現在,幾十年軍旅生活之後,我又與那些“遊子”一樣,一次次把目光投向故鄉的大山裡———懷著一位摩梭之子對母親的熱愛,帶著一位軍人對故鄉的依戀。再回首故鄉時,便在對鄉情鄉戀鄉思鄉愁的梳理、沉思、審視和開掘中不斷接近文化的根須,找到了作為軍人對故鄉的真性情。故鄉的輪廓是大山,奮鬥的歷程也是大山,我把茂盛的鄉情移植到了奉獻青春和熱血的地方,並在軍營寫下了摩梭人的驕傲和自豪。今天我依然能夠感觸到跳蕩在自己雄健脈搏中的故鄉情節。吳娟瑜的部落格 |RiverHawks Diary |北京

(繼續閱讀)

201204222305秋季的思念

深秋是豐收好時節,大自然裡許許多多的東西都已花謝果成了。在秋季,陽光是金燦燦的,天空是明淨的,風是清涼清涼的,沒有悶悶的氣氛,大地沉寂在一片成熟裡,枯黃的植物桿雖然沒有了艷麗的顏色與鮮活的生命,但它們就是讓人有種踏實感。金秋時節,是否思緒都會沉重些。開始很想念,很想念外公外婆,在遙遠的幾千里之外,原始的信件已達不到想要的思鄉情,還好現在科技發達,有了手機。當電話被接通時,等候的嘟嘟聲讓心有些起伏不定,因為很多次打電話給外公都是只能聽到嘟嘟聲,直到對方說無人接聽時,我無奈的收起電話,默默的沉寂在思念裡。而這次我希望有驚喜。或許是好天氣,好陽光,加上好時節,外公接了電話,當聽到那聲“喂”的時候,心底浮起一股暖流,那聲音總能給我一種窩心的溫暖。或許問的都是些答非所問的問題,可心卻雀躍著。我只希望外公能好好的,好好的活著,健健康康的活著。當想起外婆時,那通電話不知該通往何方,總只能抱著某些回憶懷念著,想念著。在那深山的小村莊裡,路邊的花悄悄的開著,鳥兒在樹梢上叫喚著,風迎面吹來,清涼切帶著花香,那是野花散發出的自然香氣,還有一些野果美美的掛在枝頭。外婆眼睛不好,一般我們都是在家附近轉轉,去的最多的就是外婆現在長眠的那塊菜園子,也許外婆怕離家太遠,害怕親人去看她走太多的山路,所以她選擇了那塊就近而最熟悉的地長眠了……小時候,我經常要外婆陪我到這裡玩過家家,堆石頭,曬太陽,採摘蔬菜野果什麼的。因為在山村裡,房子坐落在山間,圍屋的大部分都是自然生長的果樹與一些農家菜園子,在這裡,每個季節都有不同的水果出場。我們經常提著籃子去摘西紅柿,辣椒,黃花,蔥苗,青菜,想吃什麼就摘什麼,還有那熟透的野果,葡萄,李子,松仁。外婆就坐在旁邊的岩石上,告訴我該採摘什麼樣子的才是最好的。我得意洋洋的照著外婆的指示做著,偶爾叛逆一次摘一些未熟透的瓜果,貪心好玩,然後撒謊告訴外婆是它自己掉下來的,外婆會用那種和藹可親的微笑望著我,輕輕拍著我的小腦袋說:掉了就算了!我傻傻的偷笑,得意著外婆相信了我的鬼話……當我一個人的時候,無論做什麼,外婆都會陪著我。平時寫作業時,外婆會坐在旁邊默默地呆著,不說話,很安靜的陪著我。哪怕是上廁所她也是靠在門邊等著我。從小我就比較膽小,也或者並不是膽小,而是需要一種安全感,總感覺一個人的時候

(繼續閱讀)

201204100938清明思緒

紅紅火火的正月過後,天氣漸漸的暖和起來,雨也多起來。  下雨的日子總是會影響心情的,而這一場春雨讓我想起了清明。想起陰陽兩隔的父母。  每到清明時節,我都會解開心的束縛,讓它在傷感和思念的思緒裡遊走。儘管心的天空總是飄著濛濛細雨,儘管遙遠的往事在心中不知重演了多少遍,可我還是任由它紛長。清明是一杯美酒,用回憶下酒才覺香甜;清明是一劑苦苦的中藥,喝在口中濃濃的哀愁湧上心頭。  清明,故鄉那根風箏線緊緊的牽引著我,放下一切在咋暖還寒的早晨趕車回家。而清明多會有雨,踏著清明雨,讓它淋濕我的頭髮,也淋濕我的心。把一縷思念放在雨中,父母就會聽到我回家的腳步,然而下車的地方已沒有他們的身影。走過小鎮,走過老屋的舊址,一切都那麼陌生,以至於不能確定老屋確切的位置。土木瓦房變成了兩層樓房,乾淨漂亮,然它早已更換了主人。暖暖的春意和著淡淡的惆悵在心中緩緩升起。  走在掃墓的田野小路,頻遇相識或不識的掃墓人。他們也如我一樣的心境吧?  站在父母的墓前,看著一堆黃土,父母躺在裡面,我站在外面。如同回到家中的小院,只是這小院缺少一扇通向父母房間的門,把我們彼此隔開。跪在父母墳前默默的燒著紙錢,希望他們天冷能有衣穿,有病能有錢醫。幻想著他們的世界也如我們的世界一樣。只是不敢開口說話,怕那思念不小心溢出,而溢出的還有我的淚水。我強忍著淚水不讓它流出,任由它在心的天空不停地飛濺,打濕了整個清明,也打濕了整個季節。我不想父母看到我的眼淚,以此告訴他們我過的很好。雖然我知道他們也如活著的我思念他們一樣思念我。此時我寧可相信靈魂的存在,希望他們看見一個開心的自信的面對生活的女兒。雖然我知道此刻我的臉上無論如何是沒有笑意的。  儘管年年歲歲都無法逃避這個季節,儘管每年的這個季節,心的天空都會飄著濛濛細雨,讓這思念的細雨把心漂洗的露出傷口,而我也一任這傷口肆虐的疼痛。可還是不願中斷回家的路,因為我的父母在那裡。  掃完墓,我的心久久不能從悲傷中走出來,不想回家,也不想和熟人打招呼。只好踏著細雨行走在熟悉又陌生的田間小路和小河旁。此刻一任淚水伴著雨水流下,讓清涼的山風吹著,把思念化作一縷春風,隨風而去。  清明總與思念相伴。思念是雨,融化最後一抹春寒;思念是雨,滋潤心中的回憶;思念是雨,帶給人們對親情的期待。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