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92124尼泊爾地震5/9

今天上山送物資,要載送五十包三十公斤的大米還有一些油香料糖等民生物資,第一次體會坐上四輪傳動的卡車,在產業道路上顛陂,上下震動,左右搖晃,算不清幾次屁股離了座位,人要飛了起來。一天顛了八、九個小時後,才知道台灣的柏油路是何等恩典。

我們從波卡拉上山,距離約三小時車程的偏遠山區Skhula Gandaki,這裡也算是距離震央Gorkha很近的外緣區域。透過宣教士的語言老師那裡,得知他的家鄉有數十戶人家全倒,目前有斷糧危機,但無任何資源運到那裡。在與巴蘇老師討論後,芥菜種會決定提供大米和民生物資給當地50戶災民。

深深感受到活著是一件更不容易的事,巴蘇老師說,這是第一次有台灣人進來村子,地震發生七天了,也是第一次看到救援物資到,村民都非常新奇,拉著我去看看他們倒塌的家,每多看一戶,心裡更沉重,倒的倒,塌的塌,家被削去了大半,有些人只在養牲畜的屋旁住著,三張木床,擠了一家八、九人。災民跟我說,那些長在土上的不是雜草,是稻米,是他們的生計。那些被壓死的動物,對這些窮苦人家,就像失去黃金一樣。

 

把物資親手交到災民手上,用才剛學的尼泊爾話說一句耶穌愛你,一個微笑,希望能藉此鼓勵他們加油。每個村莊都不大,距離也大概是10~20分鐘的路程,但走遍四個村莊,也已經是晚上五、六點了。還有更山上巴蘇老師的村莊還不及去,後來我才知道老師聯絡了村民,於是我們就在另一個定點,發放剩下的物資。

但當我聽到,這些村民花了一個小時下山,又要親自把一袋30公斤的白米扛上山,其中大部分是婦女,甚至是瘦弱的老伯,我恨自己怎麼沒早點來 (但老師說,車上載了1000多公斤的米,是無法上得了他們陡峭的山路),總之想到他們得再走上一個多小時,那包米那麼重,鼻頭一酸,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了。

巴蘇老師跟我說,他們真的很高興我們能來,能獲得這些物資,對他們幫助真的很大,我也可從村民的回應中,感受到這樣的誠意。知道我們的力量有限,只能把他們交給我親愛的阿爸父神,願祢的慈愛與平安與他們同在,看顧他們,保護他們,供應他們,讓這群善良的人們能早一些認識你,明白他們的盼望在於祢。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