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70859我想念"我的任性"

當我今天一早花了一小時的時間清理魚缸

我就知道完蛋了

大概是一種逃避工作的前兆

現在的工作 讓我需要和很多人接觸

排除很多的問題  做很多的決定

有時候要安撫一些人的不安

有時候要包容一些人的"天兵"狀況

有時候幫忙打氣   有時候一起出氣

有時候還得去解釋政策執行的必須性

壓著性子  一一去面對   一一去處理

盡可能做到圓融  不傷害任何一個人

事事周全 面面俱到 那個根本不是我

是我這位置上 被期待的角色

今早  我突然很想念  那個"可以任性"的我

任性  對現在的我  很奢侈

是青少年的輔導  所以要"以身效法"

是機構的主管  所以不能"妄為"開例

阿花總愛拿出一個畫面笑我

當我還是一名小記者 不同意主管的說法時

竟敢在會議上撇臉冷笑的膽大不敬

雖知道 那不顧一切的任性  那真實表露的真我

有時候也會傷人   但那脾性的帥氣   真懷念

算了   罷了   回不去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