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41013機場落難記

生命當中,有一些事,說什麼你也不願再重新經歷,這樣的經驗,一次就夠了。

當我要告訴你們尼泊爾的故事時,重新翻閱了自己的手扎,看到下列這段文字,真的笑了。"很原味"地將這些內容打下來.......

3月9日(一) AM 7:00

原以為可以在上週五(3/6)順利回家,但後來所發生的一切,超過我們的想像。

一架滑出跑道的土耳其班機,斷絕了我們回家的路,尼泊爾加德滿都國際機場足足關閉了四天,首日開放簡直是大爆滿,幾乎連站立的位置都沒有。4,5,6,7號  delay來自各國的旅客,全湧現機場大廳內,空氣中混濁的氣味,叫人難以忍受,旅客們瀰漫著不安與焦躁感,檯面下一股抗議暴動的氣氛正在醞釀。我衝過重重人群,跨過無數行李箱,擠到櫃臺前,只想問清楚目前的狀況。

狀況非常不明朗,連等候了二、三小時的旅客,也搞不清現在究竟飛不飛?一下子說飛,一下子又說取消,一下子說無法和香港連線,轉機的旅客全被拒絕,一下子又被告知行李可以先掛到香港。用英文的、用尼泊爾話的、用韓語的、用中文的,各方各國的話語就像漫畫一樣,一串又一串無停止地冒出來.......,櫃臺那位穿得西裝筆挺,原本面容可掬的地勤帥哥,好像也被這一切搞瘋了,失去了原有的耐性和風度,以近乎沙啞的聲音,用英文向著我說:小姐,你會說中文,對不對?可不可以幫我跟他們說,我也想幫你們,但電腦真的有問題,我不過是個human being,不要再逼我了,我無法解決你們的所有問題。

我試著將目前一些狀況告知同團的隊友以及更多的大陸旅客,騷鬧安靜了片刻,但航班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我雖同情地勤人員的遭遇,但對於這國家的行政效率與危機處理的能力,這般毫無章法的作法,真是不敢領教。當我們在等候四小時之後,終於取得了機票,進入了候機室,以為......

從晚上八點多開始等,一直等,再等,又等,無止境地等......,等到飢腸轆轆,等到挨餓受凍,我幸運點穿得夠暖,同伴們的厚外套放行李箱,冷得發抖無法入睡,讓我看了十分心疼,氣憤得不得了,卻難有任何作為,有一種秀才遇到兵的無助。冷到無計可施,去買杯熱飲,也只剩下black tea or coffee的選項。而這一切,最殘忍的宣布,莫過於凌晨四點,告訴我們不飛了,要大家回飯店,繼續等候通知,每個人臉上的絕望和憤怒,已經到達頂點。

現在的我坐在飯店,回想昨天和凌晨所發生的一幕幕,不知怎,似乎沒有太多的情緒,不是我不生氣,而是我明白,這就是旅行。感謝主,或許是在多次自助旅行中,磨出來的應變力,我這個人粗枝大葉的,過去旅行意外狀況也多,只要沒有安全上的顧慮,我不怕問題,真的碰上了,解決它就是了。但這團隊中,我得隱藏這樣淡定的想法,更不宜置身事外,因為大家不滿的情緒需要被抒發,被同理。老實說,唯一讓我擔心的,只有是否會影響到機構原訂香港的參訪行程,對此,我默默做了各樣的沙盤推演,最壞的狀況,就是直接到香港,和公司的人會合,我真的盡力了,其它就是主掌權了。

親愛的主,在這光景中,我仍然讚美!雖然這二、三天,我們的心很煎熬,並不好受,尤其當一次次回家的希望落空時,但我深知,你與我們同在。我們多了一次買牛骨的經驗,一隻大牛骨只要七塊台幣,這是恩典。

利用時間,我們提前完成了回教會分享的PPT,我們學會了開Party吃零食自娛,還有能悠閒地在田間小路散步,意外美麗山脈的日落美景。

祢也給了我們再一次主日服事的機會,從敬拜、講道和分享,這些交通的內容都是一頁頁美麗的詩篇,也讓我們有機會聽到宣教士他們的掙扎與軟弱,有機會看到Muddy,Maddy一家喜樂服事的恩典,相信這些見證都會持續在我們心裡發酵,激勵我們。我依然記得主日早上在敬拜時的一幕,庭院中我們大家又唱又跳,誰知今天回不回得了家,但我們就是知道,主是我們喜樂的力量。

任何環境,都是主的允許,一夜雖有哭泣,早晨必定歡呼,這就是我們應活出的生命,主,我謝謝你,雖然只睡了二、三個小時,但我睡得很沉,深信這是你的看顧保護,當我能把眼目定睛在你,其他困難,好像不是那麼重要了。謝謝你,我親愛的主,給我一個剛強等待的心,深信你在這一切世上掌權,雖然橄欖樹不效力,也許葡萄樹不結果,我仍因救我的神歡喜快樂。

[後記]

周一我們終於順利搭上飛機,一路恩典,在香港得到禮遇,還發了75港元的星巴克餐券,牧師親自來接我們,回到我可愛的家已經是凌晨的事了,我把二個禮拜的臭衣服丟到洗衣機,舒服地泡了個澡,晾了衣服後,趕緊上床睡覺,因為幾個小時後,我又要飛香港,展開我另一段的行程。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