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01813正義的軟弱--《雪蟲》試讀心得

《雪蟲》 - 書籍

有天,一個老婦人橫死家中,竟意外揭露出五十多年前的一起頂罪案件。

 

本間朝,被發現死於自家,在抽絲剝繭的搜查下,得知她是戰後一個新興宗教「天啟會」的教主,而後被殺的第二個死者,也是天啟會的高階幹部,到底五十年前的那起案件,跟發生在現在的殺人事件,有什麼樣的關聯?

 

鳴澤了,祖孫三代都是刑警,祖父退休後賦閒在家,是他最親近的家人;父親則在魚沼警局裡擔任局長,因父親在他小時候就很投入工作,阿了因此很不諒解父親對工作比家人重要的態度,兩人幾乎沒有互動。

 

阿了越深入探查可能是事件起因的天啟會,就越發現其祖父隱瞞了一些事情,而自稱曾調查過此案件的父親,也告訴阿了過去的案件毫無問題,而要阿了改變搜查方向。這一切彷彿是在說,這條線繼續查下去,會讓人產生不幸,而那個人是阿了也很珍視的人。

 

一般我們對於刑警的看法,是不會(也不該)徇私的,因此才能破得了許多案件,而過往作品多半描寫嫌犯之間的親子關係,少有刑警與家人、更遑論自己的家人變成當事人之後,那種情感的糾葛與掙扎了。

 

相較之下,堂場瞬一的《雪蟲》中所敘述的,不僅讓我們看到了阿了的痛苦,也目睹一個刑警蛻變的契機。而這不禁讓人思索,某些職業所承載的責任與難過,竟是如此地超乎想像。

 

文中不僅一次、不僅一人勸導阿了,不要堅持如此正直,要能屈能伸、不要把自己繃得太緊。但阿了自有自己的考量。首先他不菸酒,勤加鍛鍊體力,同時認為正義就是把嫌犯繩之以法。

 

然而一切真能如此簡單地一分為二?壞人與好人之間差異是否如此的涇渭分明?在善意與惡意之間,難道前者只可能產生好的未來,而後者則是該口誅筆伐、群起圍攻,非得除之而後快?

 

對犯下殺人罪的嫌犯來說,也有他的正義。在他眼中,他親人的死,是一群昧著良知、只顧著自己的人所造成的,而司法卻不足以為依靠,只好自己代天行道。而若就阿了一開始的認知,殺人者絕非善類,並必得付出代價。那麼,如何看待其間的落差?

 

也因此,善惡之間的界線,顯得既模糊,又讓人難以區辨。

 

事實上,人這種生物,不也往往卻是如此?有時候對犯罪義憤填膺,但有時卻對更廣大受害的罪行視而不見,或者對於被偷拍感到憤怒,而忽略自己也喜歡偷聽別人聊八卦。

 

耐人尋味的是,這種高道德標準,卻也往往禁錮了某些職業的人性,一旦毀棄了這道標準,從事該些職業的人就更加罪該萬死,不可原諒。這樣除了忽略他們也是活生生的人,也有可能因此造成難以挽回的後果。

 

而做事認真、生活認真的阿了,又該如何面對當一切價值觀開始崩壞的那一瞬間?他不知道,他的態度與當時他討厭的父親如出一轍,只關注著事件,而忽略了他的家人,以及他的初戀。他也不知道,被敬稱為鳴澤佛的祖父跟被尊為搜一之鬼的父親,為此付出了多少犧牲及代價,才有今日的成就。

 

人生不也是如此?我們的信念與堅持,是否真能讓我們披風斬棘、除去一切阻擋在前的障礙?還是只要小小的一根棍子,就能把我們絆倒,自此一蹶不振,完全喪失了我們原先以為堅若壁壘的信念與堅持?

 

還是那打不倒我們的,會使我們更加堅強?就好像浪漫的精靈、傳達初雪即將到來的雪蟲,即使生命週期短暫,仍舊年復一年地前來世間報到,只為了將生命延續下去?而即使再怎麼冷冽的寒冬,面對了難以接受的真相時,也是一種讓自己成長的養分,雖然苦澀,卻是良藥?

 

儘管很難以面對,但跨過了這關之後,或許會更能關注到自己未來可能面對的一切犯罪背後的難受與憤慨?而一個人的蛻變,也是自此而來。

 

期待有機會繼續看堂場瞬一的其他作品。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時光五部曲
《尋水之心》
《現形師傳奇Ⅰ:現形師的女兒》
東野圭吾雪山祭《戀愛纜車》、《雪煙追逐》

東野圭吾雪山祭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