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51503中野.亞越絲.伯列(Yajut Blyah)是泰雅爾女性先驅教育家。

亞越絲伯列(Yajut Blyah)在台灣原住民族近代史上是極為重要罕見女性的人物典範,於日據時代身受近代教育,成為新時代的精英者,是泰雅啟發教育先驅者,亦是殖民統治的中介及緩衝者。

亞越絲伯列(中野Yajut 1885-1932)。

泰雅奇女子「亞越絲伯列」在日據時代,是平地人或原住民社會中極為少數高知識份子,曾任「內橫屏蕃語講習所」講師,教導日人學習泰雅語(Tayal),並協編「日本小川尚義泰雅字典」(台北帝國大學小川尚義教授)、臨時台灣舊慣調查會第一部「蕃族慣習調查報告書第一卷泰雅族」,總督府蕃地警察雜誌寫件等,以及台灣日日新報新聞人物,其於民國21年過世。

生於民國前271210日(明治18年),桃園復興鄉長興村竹頭角卡拉下人(今石門水庫淹沒區),16歲時嫁給受雇於當地樟腦會社年輕日籍藥劑師中野忠藏(冠夫姓:中野Yajut),婚後1904年進入臺北艋舺公學校受日語教育,不幸丈夫過逝,仍完成學業,並於1911年繼續升入女性最高學府--國語學校附屬女學校〈後來的臺北第三高女〉就讀。

西元1915年畢業之後成為新竹廳「內橫屏蕃語講習所」的講師,敎導準備入山服務蕃務警察學習泰雅語,以便與住民直接溝通,無形之中化解了許多因語言不通誤解而產生的衝突,亦又消除以往通譯人員之弊端,其講師生涯直到去世。據說她日語流利、紋面的外貌,常身著和服來往於新竹與臺北之間,旁人皆為之側目;然中野Yajut老師工作認真,是當時理蕃職員中之中備受日人敬重與禮遇的泰雅語教師。

亞越絲伯列(Yajut Blyah)為當時統一教學需要,調解不同地區群社泰雅語口音差異性,以及提供日人學習泰雅語便利性,著手編修泰雅語標準文件「日本小川尚義泰雅字典」,該巨著應屬最早泰雅族母語最重要讀本。

民國21年,亞越絲伯列(Yajut Blyah)過世,日本殖民政府將其安葬於出生地附近山腰,距現今水庫水域約兩公里,現今在羅馬公路(桃118線)475公里附近的長興村竹頭角公墓;民國22年,台灣總督府感懷亞越絲伯列(Yajut Blyah)卓越教育貢獻,更運來雪白花崗石為其興建新式的墓碑,並立書事蹟表揚。

墳墓樣式造型像紀念碑,底座約為3公尺平方的平台,墓碑則立於重疊平台之上,整體高度約兩公尺,墓碑正面用日文書寫上Yajut Blyah之墓,背面則列文事蹟簡述,左側標明昭和八年興建。

碑文事蹟敍文非常推崇「亞越絲伯列(Yajut Blyah)」,生平事蹟概述「明治181210日生於竹頭角社,生性敦厚、秀外慧中、儀態紋面優雅,遇與採樟藥劑師中野忠藏先生認識結婚,隨夫至台北艋舺公學讀書,明治43年畢業,同年九月在總督府蕃務署工作,次年(1911)進總督府立國語學校附屬女學校讀書為泰雅族第一人,大正3年畢業,次年九月擔任新竹廳泰雅語講師,敎上山工作警察及同族人啟發日語教育,教學認真盡職、連生病亦不休息,嗚呼哀哉!昭和七年亡,享年48歲。對泰雅知識教育貢獻很大,23歲丈夫過世未再嫁,立志教學與寫作,其貞節表彰,戮力教學貢獻,為泰雅有學問之人物典範前輩」昭和八年秋吉日。

早期泰雅爾族(Tayal)殯葬文化,認為死者為大,親人正常過世,多入葬住家內;據說直到亞越絲伯列(Yajut Blyah)墓碑的出現,才漸漸改變為泰雅族集中下葬在特定地區的殯葬方式。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