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00秋天怎麼來的

秋天,它是怎樣來的呢?早起的時候,天還有些陰,挺不開心的樣子。空氣裡瀰漫著濃重的霧,把院子弄得一片朦朧。下午的時候,一些美人蕉的葉子枯萎了,一些枝莖卻依然泛著綠光,有一枝的尖頂還吐出一顆將要綻放的花苞!它紅紅地,很俏皮,可愛的樣子。緊鄰她的是一株絲瓜秧,葉片萎黃,枝莖也凋殘了。這時,我會小心地用鐮刀割去一些老莖,使幾株幼秧得以享受秋陽的臨照。幾顆秋棗掛在枝頭,紅的似火,像幾個夜裡失眠的星星。收割過的莊稼地裡,平展如畫,它們又完成了一年的使命,它們在歇息,享受這一段看上去特別安逸的時光。蚊子在白天也開始出沒,但樣子卻是慌恐著的,似乎將要與這世界永訣。螞蚱正將半個身體埋進土壤,秋天萬物收穫,卻獨與他們是播種的季節。可是,蕭瑟的秋風終究會掩埋它們壯烈的翅膀。夜,靜寂了。蛐蛐的叫疏疏地,低低地,沒有合奏,是一首首獨吟的小調,在窗前,彈唱秋天寂寞的眠曲。一些煩躁莫名地襲來,帶著傷感的宿命,像個初戀的女孩子。因為那不再開花,不再碧綠的枝蔓?還是那牆角院邊,剛剛長出來卻如何也長不大的高梁苗?秋天,大約就是這樣來的吧……在村邊的小路上,植物的葉子全染了金黃與灰白,而蟬聲及各種昆蟲的叫聲已變成遙遠。從一枚落葉開始到疏疏的蟬聲,大自然裡的一動一靜,和諧而寧靜地編織著土地熟稔的秋光。秋天,大約也是這樣離去的吧……

(繼續閱讀)

201205051132邂逅……

前陣子,總下雨,期盼著久違的的太陽,未至。如今,一下子燥熱起來,著實有些不習慣。就像很久沒寫文章,提筆間總有些茫然,該從何說起呢?其實,也不過十幾天而已,卻覺得像是十幾年的光景。總是無法很好駕馭自己的情緒,總會後悔自己說過的一些話、做過的一些事,所謂心理暗示、自我安慰那時總無濟於事。說來是在嘲諷,讀了那麼多的書,竟似是一點兒用也沒有,還是不能夠接受這個殘酷的世界呢。而自己曾寫下的冠冕堂皇的東西,都是應付吧,因為自己恰恰無法做到。最近在讀一個劉亮程的《一個人的村莊》,很喜歡,總覺得那些文字似遠非遠,有種陌生的熟悉感。每句話都會是一幅畫面,而僅僅在敘述在平凡不過的生活。同樣,喜歡那種淡淡、若有若無的情感,也正因如此,總不喜歡去和別人爭什麼,不是自己的拿不走,是自己的便堅信不會離去。在報紙上看到一篇文章,文字刻意、矯情。卻又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再一想,竟是出於原來自己因特別喜歡而看了很多遍的小說。於是一邊責怨編輯的“慧眼”,一邊有一種淡淡的失落。這些年,到底變了多少,又是什麼變了?恰好下午遇見小藝,如今和她見面的次數已不是很多。我問她我變了沒有,她笑笑:“沒有。”心裡溫暖一片。小藝給我一張馬裡奧的海報,我略有些吃驚。還是上次無意間提及的,難為她還記得。將海報放到那個曾經愛不釋手的紙袋子裡。將袋子裡的海報都翻出來,這張是自己買雜誌送的,這張是東方神起的,這張是別人送的,是誰送的呢,已記不清楚了。一張張熟悉又久遠的漂亮的臉孔,曾經那麼喜歡啊,曾經。媽媽總說我極端,對喜歡的人特別好;對其他人儘管表面溫和,內心卻總是冷冷地拒人於千里之外。而我總一笑而過,並將之歸結於念舊與固執。真的需要一些改變了,畢竟總因為念舊而活得很累。忽然想起無意間看到的一篇關於糾正人們錯誤觀念的文章,有一條就是:金魚的記憶遠不止三秒。如果這樣,那我,下輩子,想變成什麼?是多久沒有提及媽媽了呢。上高中後,身邊總有人出國。這其實也挺好,因為在國內無論平時多努力,高考的失利,照樣付之東流。考慮過一些方案,最後都是因為媽媽的不同意而告終。她總說,出國太遠了。我也總是理直氣壯地說一定會出國,只是早晚的問題,她便不理我,最後以我的憤憤不滿而告終。一次在車上,和媽媽公司的司機談論關於出國留學的問題,媽媽不在車上,那個司機無意間說:“你還是別去那麼遠才好,你

(繼續閱讀)

201205010645消毒水放衛生間洗澡易中毒

現代家庭的許多衛生用品應該令人警惕,因為它們含有致癌化學物!  衛生紙  衛生紙多為再生紙,為了美化外觀,多數衛生紙添加了染料,包括螢光增白劑或滑石粉。顏色越白的衛生紙,可能加有更多的螢光增白劑或滑石粉。而這些添加劑多含有化合物苯;有些質量欠佳的衛生紙,還含有甲醛、大腸桿菌、肝炎病毒等。這些物質長期與皮膚接觸可能引發白血病和癌症。因此在購買衛生紙時,一定要選用品質可靠、未經漂白的衛生紙,用紙後再用溫水沖洗更佳。  清香劑  現在不少家庭喜歡在衛生間放一盒清香劑,使環境變得清新宜人。豈料這些香味也是化學合成物,也可能誘發癌變。曼高斯博士建議衛生間裡最好不要放置除味劑,想保持空氣清新,可經常開窗或使用排氣扇。  消毒水  多數家庭都使用消毒水等清潔用品,並常常放置在居室角落或衛生間。它們蒸發後,往往會積聚大量有害氣體。在浴室熱水沐浴時,其產生的毒性就更強。某些消毒水還含二氯苯,會刺激呼吸道,使細胞變異而誘發白血病、肺癌等。所以這些衛生用品不要堆放在牆角或衛生間裡,放在通風較好的晾台比較合適,密封為好。  塑料紙簍  家裡的衛生間,還會放一個塑料紙簍。專家說:廁所裡放紙簍會大大增加細菌繁殖的速度,使衛生間變成病毒繁殖場和傳染源。他們認為一般的紙質物品,扔進抽水馬桶隨水沖掉即可;那些難以沖掉的衛生用品,可自備方便袋,將其帶出廁所扔進垃圾桶,這樣使衛生間既整潔又減少污染,完全無須在廁所擺放廢紙簍。另外如廁時間越短越好,喜歡在此看書讀報的人,應該改掉這個毛病。  家庭的衛生狀況關係到家人的安全,是馬虎不得的,但一直大規模清掃也不可能。所以,為確保家庭成員的身體健康,下面為您介紹常用的家庭簡易消毒法:  食具與砧板:  食具一般用沸水煮15~20分鐘,或用84消毒液浸泡30分鐘。  衣物與被褥:  對化纖衣物,可用0.1%的84消毒液浸泡60分鐘,也可用2%至5%來蘇爾液浸泡1~2小時,然後用清水洗淨。對於皮革及絲織物,可用福爾馬林溶液熏蒸,或放在日光下暴曬4~6小時。  傢俱:  可用0.1%的84消毒液或5%漂白粉溶液噴灑擦拭。  便器:  用1%漂白粉上清液浸泡30~60分鐘。  空氣:  關閉門窗後,取食醋(按每平方米10毫升)置於容器內,放在爐上用文火慢慢煮沸,約蒸發30分鐘,也可用0.5%過氧乙酸溶液噴霧。

(繼續閱讀)

201204231130九月淚雨

七夕,我又與單行道接軌。愛情如煙花,漫天飛舞後是一堆灰。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挎著單肩包,猛然覺得左肩很睏。原來我已經不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九月的西安漸漸轉涼,雨也來得勤,來冰凍我的心。擁擠熱鬧的大學校園沒有我容身的角落,我再也進入不了這個世界。我逃走,大街的喧鬧反而有了一個屬於我的安靜的世界。瞬間,路燈的閃爍刺擊了我空洞的眼睛,我應該何去何從……似乎已經迷戀上指尖在鍵盤上敲打的感覺。看著視屏上姐姐的問答,指頭僵凍在半空,任淚水氾濫在臉頰。我是個不愛哭的人,卻是個愛流淚的人。這淚是為我雜亂的生活而流的吧!朋友說,一個人要做到“無慾則剛”,可是說者易,做者卻難!生活的列車已經脫離了軌道,再也剎不住車。內心的壓郁,孤寂讓我恐慌,我害怕見到熟悉的人,害怕他們的眼光,感覺他們在鄙視我的生活。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景,熟悉的聲音都讓我害怕。我只能逃跑,只想逃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看陌生的你,陌生的我,陌生的他,陌生的一切……雨依然下著,越來越冰,冰凍了整個城市。站在九月的雨中,任它沖洗著身體,沖洗著記憶,沖洗著淚水……雨是一首不是詩的詩,似乎秋季的雨更有一種力量,讓人心醉的魔力。在這個深秋的雨夜裡,我突然有了一種思索。那是對過去的,逝去的人和事的感悟吧。雨依舊淅淅瀝瀝的下著,偶然夾著雷聲和閃電。似乎構成了一首曲子,而我把這首曲子叫做回憶。想起了那個喜歡雨的女子,那段曾經如秋雨般詩意的愛情。曾有一襲秋雨,飛過魚塘,穿過柳梢。窗前,誰在癡癡的張望,不是為了喚回什麼。時光中逝去的東西,本來就不應該強求。就讓那幾許秋雨、幾許秋風,帶走所有不該留下的。寢室樓是如此的安靜,靜靜的只能聽見雨聲。獨自走上一樓的長廊,帶著些詩意來欣賞這場難得的雨夜。也許是因為心事所擾,在凌晨的夜裡還是毫無睡意。放眼望去,唯一能看見的不過幾盞孤燈。就如我一般,無人過問。似乎很希望,突然有一個電話,輕聲的問一句:你還沒睡啊?可,這不現實。至少現在還沒有這樣一個人,對我如此的體貼。或許在此時,應該說一句: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一生孤獨。來對應此情此景。但話語也只是話語,除了自嘲之外,別無他用。世間的感情,往往就是這樣奇怪。當我們擁有時,從來都學不會珍惜,也不知道它在心中有多重。直到有一天,徹底的失去後,因為痛徹心扉而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