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11457Nullius in Verba

Nullius in Verba

文/楊照

這當然是件悲哀的事,台灣社會大眾竟然是透過一連串的「 發票假帳」而意識到學術界的存在. 學術的追求原本就是低調寂寞的,但在正常的情況下, 學術會和社會產生正常的互動, 要嘛是有基本知識研究上的重大突破讓社會驚嘆, 要不就是透過學術的客觀思考分析持續提出對於社會的針砭、建議.

 

長久以來,台灣學術界在這兩方面的能見度都很差,影響力更小. 大家看不到學術界,學術界似乎也就遺忘了自己應有的社會責任, 不斷縮小眼光範圍,終於小到只看得見國科會,只看得見研究經費, 進而只看得見如何用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報帳了.

 

學術不是、更不應該為了國科會的研究經費而存在的, 重點真的不在領了經費的人用甚麼方式報銷, 而在他們究竟用甚麼方式看待自己的研究,有多認真、 多有自尊地做出了甚麼研究?

 

檢察官看不出研究的價值,他們只會按照法條規定鑑驗報帳行為, 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然而站出來替這些教授們求情的學術界大老, 卻應該有能力,更應該有責任,從另外的角度告訴大家: 倒底這些遭到起訴的教授們, 還有那些可能會受到調查影響的更多教授們,他們有多好、 多高的學術貢獻與成就.他們是甚麼樣的人才, 應該得到甚麼樣的通融待遇,坦白說,不是取決於大老們怎麼看、 怎麼說,而在札札實實的研究態度與研究成果.

 

人類歷史上最早的科學研究單位之一,一六六0年成立的「 倫敦自然知識協會」,到了一六六三年獲得英王查理二世的認證, 改名為「皇家倫敦自然知識協會」,並且以Nullius in Verba作為協會的座右銘.Nullius in Verba是拉丁文,具有兩種不同的意思.單純從字面上看,Nu llius in Verba應該翻譯為「沒有空話」,指出了這個協會的知識追求, 不是靠思考、辯論,不是一般的「哲學會」,在這裡, 會員們要用觀察、實驗的方式來蒐集資料, 動手動腳找出藏在自然現象背後的奧秘來.

 

更深一層,Nullius in Verba代表了拉丁詩人Horace詩句的縮寫. 那句詩原文是:Nullius addictus iurare in verba magistri.意思是:「發誓不遵從任何主人之語.」 這是更宏大、更高蹈的理想──自然知識的研究, 只認大自然現象為其基礎,除此之外別無主人. 這個協會不承認任何學院、政治或教會的權威,只對事實低頭, 為知識服務.

 

想想,冠名為「皇家」的協會,卻在座右銘上抗拒了國王的權威, 而查理二世不以為意,卻還謙抑地列名為這個協會的會員.的確, 這個協會沒有辜負高傲尊貴的座右銘,許多大科學家如虎克、 波以耳、哈雷和牛頓都出身這個協會,我們甚至可以說: 沒有這個協會,就沒有現代科學.

 

沒有空話,最高的自尊自重, 這是支持學術發展不可或缺的根本價值信念.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