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10227這個愛情沒有過程

在曉寒還在初級中學的時候就愛幻想,幻想是個花費時間和精力的事情。幻想的結果是時間把精力磨平,精力把時間浪費。於是曉寒就到高級中學去混了。混是一種精神,多不會被別人接受。在混的日子裡曉寒最大的願望是不讓別人看出自己在混,原因是曉寒突然喜歡上了一個女孩。突然是個很突然的事情,這就說明這個突然終究不會是個長久的東西。而曉寒不這樣認為,曉寒覺得突然終有突然的道理,就像自己不會無緣無故,在一個無緣無故的學校,無緣無故的時間,無緣無故的地點,突然就看到了她。曉寒是相信緣分的,曉寒覺得這個世界上的事情總有它無緣無故出現的道理。它是在這個時間和空間特定的一個結果,人是無力改變的,只能順從地走好這個結果。結果曉寒就特定地說了一句特定的話。就像所有男人一樣,曉寒在多年後忘記了他給自己第一個所愛的人所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女孩叫木子,木子是個漂亮的女孩。曉寒並不認為是木子的漂亮吸引了自己,就像所有男人一樣曉寒會多看一眼從自己身邊走過的漂亮女孩,也就像所有男人一樣,很多的漂亮女孩只是擦肩而過,沒有在曉寒心中留下任何漣漪,況且以曉寒的經驗來看,漂亮是個不穩定的東西,就像小時候媽媽給自己買的新衣服,自己感覺的漂亮最多也只能維持兩個月,並且人的漂亮是有附加的。令曉寒多看一眼的木子不是她固有的美麗,而是她的眼睛,從這雙眼睛裡曉寒看到了當年自己在初級中學時的幻想,突然有一種很累的感覺,於是曉寒覺得該有個依靠了。像所有愛情的開頭一樣,曉寒開始學會了修剪自己,也就像所有愛情的發展一樣,曉寒開始一步步接近木子。然而時間是個無情的小偷,它偷走了所有這些個關於愛情的最初夢想。慢慢的,在自己所謂的愛情世界裡曉寒感到了疲憊。疲憊的原因是時間改變了曉寒對木子最初的看法。曉寒覺得木子並不是自己真正要找的那個人。因為在所有的日子裡,曉寒感到木子離自己中學時的幻想漸漸變遠。木子是個好女孩,這是無可厚非的,但曉寒覺得在自己所有尋找的日子裡,停下來欣賞路過的美景並因此有留下的打算的時候是一種墜落。況且,曉寒真的不願有一點點傷害到純潔的木子。如果不可避免,曉寒只能盡快擺脫這個自己創造的愛情了,於是曉寒覺得自己該走了。人總是這樣,在一個長久的時間裡和一個人或在一個地方而突然離開之後會有一種孤獨和思念感。於是曉寒又開始頻繁想起了木子。在以後的日子裡曉寒每遇到一個女孩總習慣了和木子比較。漸漸曉寒覺得木子比這些個女孩都要純潔,沒有

(繼續閱讀)

201204230912塵埃落定!

真正的愛,是靈魂的相遇——題記!夜色朦朧,風兒已經回家,鳥兒也已歸巢,原野,普通而又溫馨。遠處,城市的霓虹閃耀在紅塵中。喧囂和浮躁,離我很遠,我只想在寧靜中固守這份清凜,在平淡中享受一片溫和,在歡喜中品味一場盛宴。我的生活清平安逸,遠去了憂鬱和隱晦,盛開的花好月圓溫柔在心內,淡淡地幸福著。遠處升騰起我心底的溫暖,我知道,你,一直在那裡,我的心底。我靜靜地在這裡,不再翹首期待,不再望穿秋水。我知道,你,在我的心底穿行。你我相望的眼眸,綿延成夜空裡心動的痕跡,依偎在你的肩頭撰寫一生一世的佳篇,任,時光蹉跎了歲月,我會用一生守候。那一抹夜色裡,我心靜如水。隱匿在夜色裡,看喧囂漸遠漸去,腳邊流過的,不是流水,是無情的日子。我,無憂無懼;心底,上善若水。望你,我聽得到春風得意的人兒的鶯歌燕語;守候你,任世間怎樣的繁華,誘惑與我淺淺淡淡;等你,千帆閱盡後的歸期;是怎樣的美麗?你說,我是你心中那個家裡永遠的新娘;我也固執的相信,你我彼此的深愛繾綣漫過一生,永無褪色。那些煙花一瞬的境花水月與你我無關,轟轟烈烈的悱惻纏綿,是靈魂深處的相知與默契,是執手風雨的相惜與珍愛。芸芸眾生中,你我靈魂的味道,溫暖而熟悉。相遇,你我之間的這份纏繞,是遺落人間超越塵世的情緣;你我契合的相知,翩躚成黃昏裡飛舞的詩箋;你我永不落幕的唯美愛戀,是輪迴中虔誠修渡的塵緣。煙雨紅塵,風流雲湧潮落潮漲,驀然回首間,你我早已在彼此最深的紅塵裡,塵埃落定……

(繼續閱讀)

201204111134會談中的非言語性技巧

會談一詞如果讓我們顧名思義地去作解釋的話,就是會面和談話。在這裡,會談中的雙方就不僅僅是通過談話交流的,會談雙方視線的接觸和身體的姿式等也會成為會談中交流的要素。 一、目光的接觸與身體語彙 在會談中,區別一個治療者是否成功,其中也需要考慮治療者與對方視線的接觸及治療者的身體姿式動作所構成的身體語彙。一旦你要參加某個會談,你就應注視著你的會談對象,一直保持視線的自然接觸。進一步看來,你的身體語彙也應表示出你的關注和興趣。 我們常聽到這樣的一句話,"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當你注視著對方時,你可以瞭解到對方的更多的情況。反之亦然,當來訪者在講話時,你注視著對方的雙眼,對方同樣也可以瞭解我們。他們可以得到這樣的信息,即自己的話是否被治療者認真聽取,是否能被接受,是否可以被理解。治療者對對方的共情與理解,尊重與關注等信息均可以從其目光中傳達給對方。視線接觸的這一特點就要求治療者注意自己的目光。如果對方在談話時,你卻在那裡看著不相干的東西,或者東張西望,目光散漫,這種視線給對方的信息可想而知一定是消極的。 那麼,在會談中治療者的目光怎樣安排比較合適呢?我們的建議是:當你傾聽對方的談話與敘述時,目光可直接注視著對方的雙眼;當你在講話解釋時,這種視線的接觸可比聽對方談話時少些。也就是說,對方講話時,一定要用目光表示你的關注;自己談話時,有時視線可以短時間離開對方。 人類的身體語彙實際上是極為豐富的。譬如站立的姿式、坐著的姿式、舉手投足都可包括其中。人們在各自的生活經歷中,可能會形成一些自己獨特的習慣,比如習慣於雙手抱臂而立,談話時愛在室內走動,或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坐下時習慣於蹺二郎腿,想問題時經常震顫雙腳,解釋說明時喜歡用各種手式等等。文化背景不同還有其他一些不同的身體語彙,如"v"字型手勢表示勝利,聳雙肩表示無可奉告等。 作為治療者,在自己的治療對像面前,總的原則應是使自己的身體語彙融入到治療過程中去,以有利於治療過程為準。這樣,有些治療者的習慣動作可能是需要改變的。比如顫動雙腿,這可能會使來訪者感到壓抑與不安;坐在辦公桌上與人交談,在自己的同事與朋友面前也許是適當的行為,但對來訪者就有不利影響,這會產生一種治療者"居高臨下"的感覺。比較適宜的行為表現也許是這樣的:當來訪者初次到來時,可以和對方握手表示歡迎與接納之意。如有的治療者不習慣於這種方式,也可以不用握手的方式,但需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