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21017流溢時光

“大庭廣眾之下:“你這小孩怎麼回事?……我不喜歡你……不確定……我放棄……選擇……50%……100%……分手……放棄……過去……”啊!情澈被嚇的驚醒了!原來是噩夢一場!看手機,6點,起床了。那天分手,永蕩在情澈腦海,努力去忘,去喜歡另一個……永記!知道易決出現……早晨,情澈懷著激動拉妹妹——清瑩上學。情澈把日記交給易決!情澈看著他專注的眼神,呆住了。心裡好暖,臉好熱!“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喜歡上了……易決?”那天,易決和靈沁分手了。難道,是上天給我機會忘了天捷以及傷痛嗎?耳邊,“去爭取吧!”聲音像是早晨的露水,那樣動聽。我——真——應該這樣?情敵的退出,朋友的抉擇,為什麼?有一種罪惡感??沒事,去愛他!熙誠還有很多的失望……傷一個,痛一個,疼!愛……恨……交……織……可是靈沁會恨我嗎?突然,清瑩拉著情澈衝了出去,一頭秀髮在空中飄蕩……情澈心裡……怪怪的……“姐……我……”“你到底要說什麼??你……有……了?”“開玩笑啦,要說什麼?姐沒空!”“你別走呀!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你快說啊!我真有事,你到底怎麼啦?”“我也不知道

(繼續閱讀)

201205041258左手離別,右手思念

左手離別,右手思念殊不知,離別的次數再多,也不及思念的痛苦因為我們一直習慣於右手

(繼續閱讀)

201204301200桃花紅了村莊的臉頰

三月的山野,又添雨後初晴,山風顯得格外清爽,氣息裡雖混雜著草腐的味道,但此時讓人覺得全是初生的芳香。今年清明回村,我選擇走一段山路,僅管路況越來越差,但這路畢竟印染過村子一代代人的足跡,藏匿著路上行人的汗滴。琢磨著,我的雙腳若細心地耨過,一定能觸到萬千的腳印,撩撥出代代共釀的汗息。這一琢磨,彷彿體會到走山路特別有味。我越來越珍惜時光,篤信能在哪一段時光中多停留片刻,那段的時光就能在心堂裡留下一抹餘輝,會照亮心房的一個角落。我把腳步放慢,精耕著每一步,撥去殘葉,掃去塵封,把自己的腳印蓋在最上面一層,痕跡雖不明顯,但我一腳一印,毫不馬虎地蓋上,像在一幀古畫上添加著自己收藏章,證明著某一時刻我也擁有過。鳥為自己鳴叫著,小草也為自己綠著,田野的人也在為自家的活頭耕種著,我一定也是為自己在行走,所以鳥兒不驚,草兒不亂,山路上的春天就是這樣井然有序。埡口的風比起別處來得強些,風有勁,聲音的速度就快,先是傳來稀弱的犬吠聲,接著也有人,不管對村子熟悉還是陌生,聽到這些聲音都知道接近村莊。我站在埡口,辨聽著聲音,聽不清人在說什麼,但聽得清狗在叫什麼,狗的語言相對簡單,警示、爭食、交配、打鬥,村子的狗是那樣表達,別村的狗也是一樣的表達,聽多了就知道此時它在表達什麼。沒想到的是,最為忠誠守護一家一院,守著自己主人的狗,居然沒有秘語,使用的幾乎是世界語。熟悉的犬吠如同老夥伴的招呼,這呼聲不僅僅是親切,且能招回走得再遠的靈魂,回村了,一切都回村了。又看到文筆峰,看到四周的山,看到山腳下梯形的田園。這一切熟悉得如那本《新華字典》,時而翻翻查查不懂的詞條,根本滋生不出閱讀的激情。然而今天不一樣,不一樣得讓我覺得有點陌生。這陌生來自四周的灼灼桃花,崗連著谷,谷連著圪,圪又連著?,斷斷續續把村子圍在了中間,似乎要以千般的妖艷羞得村子更快老去。我借來狗的警覺和忠誠,借來狗排外的情懷,警惕地走近桃林,又嗅又審視,要看透桃花的來意,桃花開得乾淨,一枝也好,一片也罷,唯有桃花獨佔枝頭,三五朵成簇,十來朵成行,純粹得比經過編排還一律,不要綠葉,不要蜂蝶,這樣潔淨的桃花哪能隱得住絲毫的不良用心。桃花煽情,全是觀花人自作多情。情景中我喝下了一杯家釀的地瓜燒,腸胃中翻動著地瓜味,臉上則蒸發出酒的熱氣,羞愧著對桃花運的誤解。回首桃花環抱的村子,土牆黑瓦確實有萬般老態,老到沒有情慾,如同依靠太陽取暖的老人,一個冬

(繼續閱讀)

201204272216心傷

每個人都是要過下去的,不管按照怎樣的方式。每個人都試圖在按照自以為是的幸福標準生活下去。有時候感覺過於荒涼。生命只是風中飄零的沙子,在時間的曠野裡失散。一瞬間就不見了。我微笑。我告訴自己我要快樂,任何人都不能影響我快樂地生活,所以我又一次微笑。該來的終究來了。在某個瞬間,我有了預感。然後接受。開始害怕一切,躲在牆角,抱著自己,而後失神。能感覺到指間的冰冷以及一時間身體的顫抖,然而我還是讓自己保持微笑。沒有說話的慾望,一句也沒。我喪失了聲音。就像在《再見,時光》裡的那個女人,她大段大段的敘述,都只是在心裡發生。人的無助,就是如此。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換言之,人又是被拘禁的。從未曾得到權利決定自己的生活。畢竟沒有人可以在生活裡同時謀求自由和安全。然而有些人終究不明白。危險的美感,注定了一種類似於寄托的虛無的追逐方式。這是已經和結局無關的激情,所以注定不會幸福。經歷過諸多人性的蒼涼和命運的多舛,已經不再需要傾心的付出去探知未來的結局。我知道,最終我是會長大的。疼痛會過去的。成熟的感情都需要付出時間去等待它的果實。但是我們卻一直欠缺耐心。有誰會用幾年的時間去等待一個遠行的人?又有誰會花幾年的時間遠行之後,依然想回頭找到那個人。有些愛情因為太急於得到它的功利,無法被證明,於是也就得不到成立。可是那些美麗的謊言又該怎樣去遮掩?記得曾經有人和我說:不要撒謊,你撒一個謊,就得用十個理由來遮掩,而後用一百個借口來為十個理由掩蓋。那樣太累。也不好。所以,我總是相信別人,所以,我總是受傷。原來,像他那樣美好的人並不多。世間一片荒蕪。「愛情博士」黃維仁的BLOG |賣身交罰款 | 出版&傳媒2.0 |womansday的部落格 | DARA蔣朋

(繼續閱讀)

201204230009幸福,是比出來的

一年四季,只要不是大風雪雨天,每天晚上,馬路邊的路燈下,總有一對姐妹趴在板凳上,聚精會神地寫著作業。面前,是川流不息的車輛,來來往往的行人,身後是一個帳篷搭建的簡易房,這個簡易房就是姐妹倆的家。這一對姐妹是外鄉人,她們的父母是收廢品的,因此,她們倆只能跟隨父母四處漂泊。很多人見她們每天晚上都在路燈下寫字,同情之餘,又好奇地問姐妹倆,為什麼不在家裡寫字?姐妹倆淺淺一笑,說家裡沒有燈,到了晚上帳篷裡一片漆黑,為了節省蠟燭,我們只能在路燈下寫字。路人都讚賞姐妹倆的懂事,又問她們,這樣苦難日子,你們感覺幸福嗎?姐妹倆都說很幸福!路人很詫異,繼續問道,這樣的苦日子,你們為什麼說是幸福的?姐妹倆說,雖然我們父母很窮,但他們非常疼愛我們;雖然我們的家很簡陋,但能為我們遮風擋雨;雖然我們日子很苦,但我們還有飯吃還有衣穿還有書讀,比起一些沒有父母沒有家沒有書讀的孩子,我們是幸福的!只要有父母的愛有個家有書讀就是幸福,這種幸福是多麼簡單啊。比起姐妹倆,我們的生活比她們強百倍,我們有高大寬敞明亮而又溫暖的房子,我們有大大的寬寬的乾淨的書桌,我們有屬於自己的一盞明亮的檯燈,我們也有父母偉大無私的愛,我們有美酒佳餚錦衣玉食,可我們卻感覺不出幸福呢?那是因為,我們把眼光抬得太高,只和一些有權有錢有勢的富人比生活,我們為什麼不和比自己差的人相比呢?用自己的劣處和他人的優點去比,我們會越比越不幸福,但是,我們要用自己的優點和別人的劣處比,你會發現,我們原來是幸福的,不信,你去比一比?

(繼續閱讀)

201204101125千里之愛

 有相當一段時間,電子產品的價格飆升了,質量卻暴跌了。新買的手機昨天打了不到半個小時的電話就斷氣了,我拚命按那上面的疤卻沒有了絲毫反應。你要睡就睡個醒吧,索性一整天也沒充電。  第二天早上正在美夢之際逗留,就被對角線上的一號室友叫醒了。CW君騰空把他的手機扔了過來,原來是我父親打來了電話。一大早打電話是不是有什麼事?我一邊想著一邊接電話。  「在幹什麼?沒什麼事吧?」耳邊傳來父親低沉而急促的聲音。  「我沒事啊,就是有點沒睡醒。」真是奇怪父親為什麼這麼問。  「唉,沒事就好。今天一早有人打電話到家裡來,說你得了胃穿孔。嚇得你媽你妹直哭……」我隱隱似乎看見了父親由焦急而逐漸轉向心安的表情。  「那騙錢的,爸,那你沒打錢吧?我好的很,在學校連藥店門都找不到,怎麼可能得那病。」我忍不住想笑,襪子穿破了兩個洞不假,什麼時候胃也趁熱鬧「穿」了「孔」,難怪這兩天猛吃也吃不飽。  「當然沒打,要樹葉子我也得掃一會。可他說是你老師,說你病情嚴重,急需手術。」  「哦,沒打就好。沒有……我好好的」幸虧以前給家裡早就說過這種事情了。那些騙子雖然行為下賤,手段卑虐,但卻有點智商含量。肯定是先試了一下我手機關機,然後再打到我家裡。幸虧我未雨綢繆,技高一籌。  「那就好,別把手機老關了,有事讓我怎麼聯繫你?」  「嗯,知道了」我一邊答應一邊想,父親是怎麼知道我室友電話的?對了,那還是N天以前,某個不確定的下午用CW君的手機給家裡發過一條信息。啊,為了聯繫我,父親費了多少周折,打了多少個未知電話才找到我的音訊?而母親因一個似真非真的騙局為我流了多少擔憂的眼淚?騙子們也幾乎在這同一時刻,用盡心機想從我身上盤算「剩餘價值」。這兩樣相去千里冰與火的對比讓我眼角突然濕濕的,應該不是早晨的露水吧。  兒行千里母擔憂,千古如出一輒,孩子永遠是父母心頭的一塊肉。無論你飛得多高,走得多遠,都不要忘了在後面關愛著你的父母雙親。因為你的健康與歡樂就是他們最大的幸福,世界上再也不會有第三個人這樣無瑕而深沉地愛你。在這冷暖自知的年華,當你為理想而奮鬥不息的時候,無論多忙都不要忘了給父母送去一份關懷,那怕是一聲問候。今天晚上就是聖誕平安夜,別說外國的節日你不喜歡過,「中學為體西學用」,打個電話問候一下父母的平安吧!父母的這份愛源自既定的血緣,卻流向遙遠的地老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