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100我以為我的青春沒有悲傷

張愛玲有篇文章說:時間好比一把鋒利的小刀棗用得不恰當,會在美麗的面孔上刻下深深的紋路,使旺盛的青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地消磨掉;但是,使用恰當的話,它卻能將一塊普通的石頭琢刻成宏偉的雕像。而感情亦如此!時間,是個很偉大的東西,很多人因為心裡不快樂,才浪費,是補償。常常半夜的時候赤著腳坐在地上,沒有燈光,黑暗的,我只能在鏡子裡看見自己的眼睛,比暗夜更多一些黑的精髓。忘記了自己的靈魂,看見那個人的喜,於是我就開心,看見他的痛,於是我就憂心。漸漸的忘記了自己,但是靈魂,愛上一個人卻想把靈魂也交給他。他會好好珍惜嗎?也許人性都是自私的,唯一能愛自己的人還是自己,沒有人明白一個人的孤寂是怎麼回事,當心靈被痛苦吞噬的時候,那種無望是莫名而又可怕的,無邊無際的恐懼,緩緩而又不可阻擋的蔓延至思緒乃至靈魂的邊緣,慢慢而又不可阻擋的侵蝕至思想的中心。除非你真正孤獨過。在一片無際的汪洋大海中漸漸沉陷,但是當一根救命的稻草被一個漩渦轉走的時候,那會比沒有看見稻草時候更加恐慌,生命呵,就是這麼回事!也許是真的習慣,一個人吃飯旅行到處走走停停,或者一個人看書寫信自己對話談心……我以為我的青春沒有悲傷。其實是忘了,當初是怎樣有人陪伴,真的忘了。

(繼續閱讀)

201204301917花開煙海,好夢留春住

題記:孤簫夜闌,心靜如斯,唱一曲四月的戀歌,送給攜手紅塵的伊人。一路風塵,一剎煙雨,走來疲憊的你,在遠離繁華霓虹的一隅簡居。喜歡清靜,在清幽的雲水間,一支曲子,一杯清茗,一個搖椅。坐在蕩蕩悠悠的椅裡,手捧透明的杯子,把心情交給曲子,隨著音符起伏,跌宕著欲淡還幽的心境。不知何時,你,這個音樂門外漢,竟然與作曲家共鳴。或悲,或喜,或憂,或愁,漠然週遭的一切的一切,沉魂線譜的蜿蜒。善感的情愫,填滿了心肌,曲到悲調高峰,一朵朵霧花掛於睫毛,模糊眼前的繽紛,索性打開靈的窗戶,放飛思緒風箏,在浩瀚的藍天翱翔無垠。月闌珊,紫氣裊裊席波而起,夾雜著縷縷清香,瀰漫沉睡初醒的莊園。杜鵑啼紅了血染的月季,綻放在亭台樓宇的空隙,軒吟季節的步履。時光千轉,定格於千古浪漫的日子。天河牧歌,懷揣一簾幽夢的行者,備好一份蘊於許久的希冀,一早在水中蕩起雙槳,輕舟擺渡,追向碧綠深處,丟下一連串的歡聲笑語,穿梭水岸垂柳柔條,細細嗦嗦,零碎青微微的音塵。惺眸的燕子,在曦光斑斕的枝上,飛來飛去,啼歌舞姿,翩翩身影忽左忽右,伴著你長堤漫步。看著彎彎船兒水上輕行,心裡有種莫名的躁動,催步前去,在銀色的河灘,一個月光背影闖進了你的視野,由遠及近,由模糊到清新,那個花季鞦韆上的白馬王子,那個多次出現夢裡的人,出現在你的地平線,漸漸的走近了你……他,眾裡百度尋來,懷揣月老指點的迷津,無聲無息悄然你的身旁。而你,漫無目的在通往鵲橋的天堤度步,卻與前塵緣定的他撞了滿懷,窘態,失措,忙亂中語無倫次。他,清笑微微,不言,卻向你投去一道柔和的眸光。你驚愕的眼神,把裙擺緊緊繞在指上,不知何從。心底的聲音重複著,趕快離去,趕快離去。恍惚慌亂中,與他的目光交織一起,未唇歉意的話戛然,一波流轉眼底的詫愕,令他啞口無聲,有種從月鑒裡看到自己那般的熟悉。太不可思議,思議在出乎意料之外,那神情,那笑意,那清雅,還有那看不見但能明顯之感的氣韻,給他個措手不及的歎惋。夢落入了幽簾,花開在了夢中,秋眉暗遞恍若七夕的夜晚。驚鴻飛來千古緣,迷蝶縈迴雨石前,淚霧目凝相見晚,同舟風雨夕陽攬。那晚後,你,成了他的掛牽,每每端起茶杯,把你的影子旋轉他的紗簾,旋轉他的杯內,音容婆娑,淚滴漣漣,微醺的雙眼與你融在一起。辦公案台上,斑駁的陽光裡夾雜你的聲音,與他切切私喃襟懷,一言一語游曳心池橋欄,他那磁性的柔囈,狂亂你的心情,激起

(繼續閱讀)

201204230507原諒你的父母

怡安和我談起自己在高中時,原來非常恩愛的父母,因為一些小小的嫌隙和溝通不良,突然像決堤的河川一樣,每天日復一日的又吵又打,空氣中到處是嗅得到的暴力火藥味,怡安眼裡噙著淚水說:「我好害怕,我不希望疼我的爸爸、愛我的媽媽這樣相處。」結婚前,沒有人做過父母;結婚後,才知道夫妻相處之道的甘苦,但是,不管你明白、通透與否,和一個陌生的身體,每天睡在一在,空氣裡開始有了對方的味道,生活裡對方的思想會不斷的插播自己的人生,還有許多從來沒有想過的生活習慣和交友方式等等,都會在結婚後,一一考驗彼此的包容和忍耐。我聽完怡安的傾訴後,跟她分析,我說:「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立的個體,從面對衝突和決裂中,去圓滿自己的生命。」生活裡我們很容易就會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要求我們身邊的人要如實的「角色扮演」,並以主觀、期待的心態希望對方符合自己的想像,如果沒有回應我們內心的價值和期待,就是對方有問題,但是,對方真的有問題?還是我們忘記了他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他正以他需要的方式,引導自己的生命更上層樓?每一個生命都有他不同階段要去體驗、面對、完成的課題,過程也許衝突、痛苦、甚至不符合社會的規範、我們的期待,但是,他都必需去經歷,唯有如此,他才能通向生命的圓滿和成熟。就好像嬰兒期的吵鬧、青春期的叛逆、老人可能發生的退化,只是如實的展現每個生命在不同階段的現象,他無關乎好或不好,只是過程,或者是啟發我們自覺、瞭解應該如何反觀自照的做好自己。父母期待子女、子女期待父母,因為有我、我愛、我執,總讓我們辛苦。我們因為因緣和合而在一起,再加上社會結構的倫理關係、約定俗成的價值觀,隨著時空的轉換,每個階段的期待都不同,要求也就更多了,但是,不要忘記了,沒有誰是誰的,也也沒有誰必需符合我們的期待,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立的個體,就像我們需要別人的尊重一樣,我們需要更多平等和包容,才能成就自他的生命圓滿。我們來到這個人道的世界,一出生就有許多既有、習慣的價值觀,但是,都是對的嗎?我們可以從新找到一個讓自己自在、別人歡喜的生命態度嗎?與人為善、受持五戒,活出自已自愛、自重的風格來,不管是什麼型態,都會受到大家歡迎的。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