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257當兵的最懂幽默

1、今天看到當兵一同學的狀態,說:軍用被子品質就是好,躲被子裡手機完全沒信號!2、新兵外出拉練,一新兵瞅見路邊一個穿制服的肩膀上六顆星,心中一驚六顆星啊啪的一下一個立正軍禮,以示敬意。排長跑過來就是一耳光:敬你M的禮,那是物業!3、兩軍在山谷裡對峙,衛兵進來報告敵情:報告長官,敵人的偵察機正在對我們拍照。長官:傳我的命令--一律不准笑!4、一天一個上尉肚子痛,急著去蹲茅房,可是茅房裡已經有一個新兵蹲著了。 上尉惡狠狠的看著新兵,希望能把新兵嚇跑,可是新兵蹲了半天仍毫無動靜。 上尉生氣了,凶巴巴的對著新兵說:知道一個新兵遇見上級最基本的本份是什麼嗎? 新兵誠惶誠恐的回答:堅。。。堅守自己的崗位。5、飯前,一位教官對新兵們訓話:“吃飯時只能吃靠近自己面前的菜,別以為你是步兵,就來個‘長途跋涉’;不能隨意翻揀菜肴,別以為你是個裝甲兵,就可以‘橫衝直撞’;不能狼吞虎嚥,來勢洶洶,別以為你是海軍陸戰隊的,就來個‘兩棲登陸’……”

(繼續閱讀)

201304090926此生有愛,無悔亦無憾

似曾相識燕歸來,越過山,越過水,越過滄海與桑田,我飛進你的掌心,和你一起,把美麗的誓言,守至永恆。——題記[一]時光,穿越你的天涯、我的海角緩緩流淌。不覺間,已經和你相伴走過了幾度春秋。回眸來時路,溫暖的點點滴滴,散落在我的心頭,原來隔了這麼久的時光,我依然有著掩不住的心動、感動、悸動。那是零七年的春天,初初相識,始於文字。我常常認為,緣分是注定的。就像那一年、那一刻,我無意的點擊,便闖進了你心靈的家園,從此後,相知相惜,滄海桑田,不離不棄。這份厚重的情感,讓我感動心醉,樂而忘返。我相信,於你而言,亦是這樣,就如同你所言:浪漫網絡,美麗邂逅。不曾忘,每年的秋天,有一個屬於你的美麗日子。還記得,你曾輕問:“黃葉數秋天,紅顏夢誰邊?”親愛,我想說,每當黃葉飄落的時候,即使紅顏老去,昔日的芳華,依舊不減。那麼,每一個黃葉飄飛的季節,就讓我來作陪,陪你靜數秋天,陪你輕言細語,我願意,細細聆聽你的知心絮語,歲歲與你相守,在這一方文字的天空裡。寂靜的夜晚,白天的煩囂漸漸隱退,我喜歡在這個時候,安靜地捧著一杯香醇的咖啡,走進你的家園,一篇篇地翻看你的文字。只因在我心裡,你的文字,不只是文字,那裡面的字字句句,都帶著你最真摯的情意,如同我手中的咖啡這般,濃郁香醇。一如既往般,來時,我無聲;離去時,亦沒有留下片言隻語。只因我深信,你我之間,有著不需明言的心靈感應。我來過,無論有沒有留下足跡,你會知曉。就像那一夜,我在你的家園停留了許久、許久,任回憶伴著真真切切的感覺,在你的綿綿絮語裡回眸昔日的歡聲笑語,回眸那一段結伴同行的日子。而後,第二天,我看見你在微博上,寫下了這句話:“不管你信不信,我就特別相信,心有靈犀不點通。”頓時,淚光瑩然,為著這一份知己之情,為著這一份懂得。怎能忘記?相伴的日子裡,我們心有靈犀,卻從來不需要點明。於是,聰慧的你,常和我戲言,說我與你,心有靈犀,不點也相通。是的,我相信。相信紅塵裡就有著這樣美麗的緣分,亦有著這樣難得的心靈相通。看著你的微博,我依舊,沒有留下評論。我來過,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不需說,你會知曉。[二]認識你時,是繁花開遍的遲遲春日。緣分的天空下,是你攜著濃濃的真情,在我素淨的空間,留下了驚鴻掠過般的美麗身影。微雨落花中,你把溫暖一層一層地打開,用最美的一闋古典詩語,繫

(繼續閱讀)

201205031948乒乓球的--正手攻球動作中如何正確理解發力

我們都知道,乒乓球要想順利的被還擊到對方的檯面上,那麼就應該以一定的速度和高度越過球網,所以乒乓球要具有一定的速度和弧線。從理論上講,擊球者在擊球時必須給球以一定的力量,力量除了大小還有個方向問題。那麼這個方向必須是向上,向前,向裡。  第一,力量是向上的。當然這個方向不是絕對的,比如扣殺高球,力量應該向下。大多數在平擊球或者拉弧圈時都是向上的,這個分力的作用是製造向上的弧線以使球越過球網,特別是攻擊下旋球的時候。但是這個力量還不是最主要的。  第二,力量是向前的。這個方向是絕對的,也是最重要的和主要的。如上圖所示,當我們收縮小臂擊球後,球拍應該順勢往前送然後順勢收拍,還原,進行下一拍擊球。而不是像錯誤動作一樣,擊球後向裡收的過大。  第三,力量是向裡的。這個力量是為了保證發力是以身體為軸心的內旋發力,以保證力量的爆發性和協調性。如上所述,如果向內的力量過大,那麼向前的力量必然被分散,這樣就等於減弱了向前的力量,減小了擊球威力。一般的人往往收小臂時收的過度,導致發力方向發生如圖所示的錯誤動作。這是大家在練習時注意要避免的。  總之,擊球的力量一定是在保證製造一定的弧線的前提下盡量向前發力。請朋友們在練習的時候認真觀察,改進自己的發力動作方向,以獲得最高的發力。

(繼續閱讀)

201204291210說不清的心情

還需要繼續加班,其實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今年很奇怪,春節來就一直像年底那樣忙,昨天又熬到1點半才回家。剛剛吃飯時,等著上菜的時候,看著夜裡初臨時那些川行的車,顯得路中的欄杆很安靜,配合著萬家燈火的溫暖感受,微暖的風,剛抽芽的樹葉……這一刻,似乎不那麼真實。好像有些時候沒體會這種感受了。覺得那些時光的自己的心情離現在好遠,現在平靜的過頭了。不知為何,這兩年理智而平靜,讓我忘了激動的曾經,那也竟然是我,我是那樣一個人,是夢是真?覺得恍若隔世!那時風吹動的青春的髮梢,那是滿世界的去體會,巴山蜀水的柔情,清華荷塘的雋永,朋友們指點江山的豪情,夏日晃眼的高大白楊的音樂,那時的感性與理想、歡笑與大氣……難道人生必須是一段一段的嗎?如同一幕一幕的戲劇,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情、不同的自己?曾經那些讓自己感動的、興奮的、熱愛的、痛苦的、悲傷的事情,現在竟然都不真實的感覺了。有時候很怕這種體會,在這個越來越追求物質和石漠化、冷漠化的城市,在這個越來越無趣的現代化時代裡,要是不知道這些成長、不體會這些複雜該多好!好想說清楚,又覺得有太多的東西,這幾年裡,堆積在那裡,掙扎後的無力,任憑他們堆積在那裡,沒有出口,看不到希望,我們追求的似乎早已逝去,在中國當前的社會裡成為奢侈品。只想回到十年前、二十年前那樣的欣欣向榮、無限喜悅和美好的純真年代,幸福的簡單就是真實地面對自然、心靈和身邊的人,所謂春暖花開,葳蕤的庭院或壯闊的草原,抑或是否面朝大海,形式倒是都不重要了。懶貓媽媽的貓窩 |憤青年代 | My American Experience |楊陽得意 | 小汗的時光·夢與路 |

(繼續閱讀)

201204271335冬天是春天

冬天把我嬌慣得懶洋洋,不想走出房門半步。守著自設的一個廟,不唸經文,專念網文,樂得不思人間煙火。從幾個作家網溫馨的草原忽又輾轉到雜文網的虎嘯猿啼的灌木叢裡,自我感覺離世界並不遠。當然,在廟裡呆久了,我也會逼迫自己出去嘗嘗“葷”。對著鏡子輕描淡寫一番,再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走出去。出了廟,才發現自己全錯了,原來冬天已不是冬天。太陽很快就把我的雙額煮開了,絲絲的暖氣在腦門頂上蹁躚,小時候的那股刺骨,割鼻,搜身的冷風也不知跑到哪個世外桃園長期逍遙去了,或者壓根兒就不打算把我們這個區域列作“義演”的範圍。地上也未見有絲毫的殘花敗葉的淒婉迷離之景。走至街心,前面的斑馬線上出現的一對老“鴛鴦”,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球。他們是今天陽光見證下的最靚麗的風景,所有的車輛和人群都為他們止步。只見那女的一手拄著拐棍,一手摟著他男人遞過來的並不結實的肩膀,半步,半步的移動。每一半步她都要重新下決心做一次準備,每一半步都得全身震顫一次,向右傾斜60度。而她男人是挺有耐心的攙扶著她,向她投出讚許的眼神,挺有耐心的等著她下半步的向他靠攏。原來冬天是春天,是他們用最原始最簡單最耐人尋味的攙扶方式完整的詮釋了人間真愛。繼續往前走,我看到了一對賣包子的老倆口,男的扯開銅鑼嗓吆喝著撿包子包裝,女的忙活遞包子,收錢找零,倆口子滿負荷的笑容感染著所有的顧客。原來冬天像是春天,是他們的笑容告訴我,這世界笑得最好的不是明星和服務小姐,而是那些沒有多少存款的人。到了公園更加熱鬧,大門口呈現一片“夕陽紅”。他們打的打球跳的跳舞舞的舞劍,抬頭收腹挺胸,或彎腰轉身踢腿,或金雞獨立,或鯤鵬展翅,或孔雀抖肩,或青鳥探看,或一把紅扇胸前開,千嬌百媚始出來……他們臉色紅潤,步態輕盈,表情舒緩,氣宇軒昂。比我這個小他們十幾歲的人可要精神抖擻多了。原來冬天也是春天,是他們的風騷多姿展示了人世的任何一個季節都很美麗。晚上,回味起白天的幾個免費景點,仍然韻味無窮。日出日落,花開花謝,我們從年頭走至年尾,從青春走至暮年,生活若是把我們打哭了,我們要像他們一樣學會把自己逗笑,那麼冬天也自然會變成春天。科爾沁府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38零散的愁,幽怨的來了

中秋節過去了,那晚的月亮真明亮,圓圓的,白白的,掛在空中,清遠,深邃,潔立。天空藍的很純淨,深深的,悠遠的,似一個無邊的帳篷,點綴幾點星星,像是燈光,一直掛著,掛到天亮。夜色真是美得讓人無法入睡,月色的白光,清冷的風,微濕的露,都能浮想聯翩,此時此刻,遠方的人,你在看月亮嗎?你會想起我嗎?會想起月亮下那個聽著秋風掃落葉,把身影看透的那個我嗎?今夜,只隔一天的今夜,卻是滴答成曲的雨聲,我習慣了聽著雨聲入睡,今夜我無法入睡,因為隔了歲月的思念,因為忘記了的思念,爬滿了我的身體,我一點一點了把自己沉淪,我在雨聲裡,卻沒有了秋雨纏綿的詩意,只有飛也飛不出去,哀怨的淒涼。不知是因為忘記的思念,更多的是不想記起的回憶,把我帶到了另一個時空。我只能在安靜的雨聲裡,沉湎,沉湎錯過的往事,沉湎錯過的愛。你說,永久都不會忘記。你說,只要發生了,就不會徹底的忘記。你說,不離不棄。你說,你長在我心裡。我無語這些散落的話語。它飄零的很美,如春後的百花,粉紅,煙紫,明黃,細細碎碎飛滿了天,如同夢境。後來的後來,我才發覺,夢境來得很快,去的確實很慢。你看,深秋的落葉,飄飄忽忽就吹落了一季的夢。最後它落了地,它相信自己的身體,在土壤裡成灰,夢在一聲撕裂的哭聲裡終止,哀嚎著北風的無情,可它終歸睜著眼睛看自己凋落,憔悴,或許沉睡。如同我,明白了,一種謊言的真理,看透了秋日金黃的陽光,穿著金黃的盔甲,落幕了。我寫著自己的文字,無關別人的喜怒哀樂,只是我的心,我的愛,我的幽怨和我惋惜的緣。在瀝瀝拉拉的雨聲中,我彷彿又變作了一個為自己生命不休的舞者,披著一件紗衣,在雨裡看透窗紗上的青煙,抹去濛濛的霧色,只看到一個孤獨的魂,在清冷的秋夜,為自己梳妝。文字裡的淚水和血汗,隔了一江的思念,填不滿空空的影子。寂寥的散碎的自由,卻冷得對著綠燭的傷痕,孤單,失落的孤單,讓安靜的夜平添了羞紅的愁。念你,與無念,只是零散的文字裡的恨。掛你與不掛你,都與你無關,就是我夜色依舊的夜晚,無法入睡的空落。你想不想我,也與我無關,我只是把沒有忘記的事情還讓回憶添點靛青,塗一塗,加上藍色,另一種往事又來了。

(繼續閱讀)

201204091952感恩的心

我到師範學校報到的時候,是個標準的「土包子」。媽媽剛做的布鞋配半新的運動褲,洗白了的大牛仔包上那個破洞,還醒目地招搖著。我走在那麼大的校園裡,第一次知道什麼叫「見世面」。「土包子」都是很單純的,對於別人的目光,我報以微笑,當時並沒有想到那些目光意味著什麼。 等到進了自己的班,發現沒多少人願意搭理我。坐在最後面的角落,身邊的空座位總不見人來填補。這時再看身邊的同學,才知道彼此的差距,想起自己獨自在家操持農活的媽媽,傷感陣陣而來……這一天,我幾乎對身邊的人和事記住得很少,只依稀記住了班主任青春的臉龐和好聽的聲音。 正式開學後,我愈發孤獨。靜靜地看書學習,吃飯時坐在角落,只要一碗飯一份湯,空餘時間就跑去圖書館讀書,漸漸喜歡上了隨手寫幾句什麼,卻從不投稿,因為對自己缺少信心。 一個月過去,我習慣了這種生活。一天,班主任周春英老師在晚自修後把我叫到了辦公室,遞給我50塊錢。我沒有接,疑惑地看著她。老師臉上浮現出好看的笑容:「這是我幫你向學校申請的扶困助學金,儘管上次你沒有申請,但瞭解你的家境後,我代你申領了!」「我……我不需要!」我不知道為什麼拒絕,儘管我很需要這錢,可能是覺得自己少年脆弱的自尊受到了傷害。我能理解老師的關心,甚至心存感激,但我還是回絕,然後飛奔出了辦公室。 周老師沒再找我,然而兩天後,我發現自己的飯卡裡多出了50塊錢,我不想再找老師,因為我很木訥,想不出該怎樣說。於是,我默認了。就這樣,每月50塊錢總是準時出現,直到我畢業。 也許是心裡憋著太多話,情感的積蓄太多,我開始寫詩,情之所至,文思泉湧,寫的速度奇快,質量怎麼樣自己卻無從判斷。後來一次交周記時,因為忙其他事情忘了,就迅速寫首詩交了上去,內容好像是讚美母親的。 兩天後本子發下來,一打開就發現一張紙條:衛東,你的詩寫得真好!我可以摘錄嗎? 娟秀的字體,真摯的話語,我真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老師寫的,我的心跳在加速,手也在顫抖。再次交周記時,我在本子裡夾了一張小紙條:可以,謝謝老師的欣賞!接下來的四年裡,紙條的內容不斷變換:鼓勵我投稿,動員我參加文學社,指導我參加學校演講比賽…… 紙條頻繁地來往著,四年的時間在不經意間就過去了。走過之後回望,才發現自己已經脫胎換骨:擔任學校文學社社長,學生會宣傳部部長,發表了60多篇文學作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