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41103【軍事史研究】1937 八一四筧橋空戰考證,2:0 勝利 4262

(陳應明製作的霍克三模型,高志航大隊長座機,IV-1)

本貓在2003年曾出版一本《戰史入門》(麥田出版社),書中寫了一篇「八一四筧橋空戰考證」。近年來又獲得一些新資料,對於結論有重大修正。

(本書已絕版)

【誤解】

1937年(民國26年)814日發生的「八一四筧橋空戰」,是抗戰中雙方首次大規模空戰,在抗戰史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然而由於史料記載不完整、回憶錯誤、後人的加油添醋,再加上電影 《筧橋英烈傳》的戲劇影響,導致在多年後的今天,大眾對這場空戰仍然充滿了誤解。

(高志航大隊長)

所謂「八一四筧橋空戰」,其實是指發生在筧橋與廣德兩座機場的空戰,比較嚴謹的說法應該是「八一四筧橋與廣德空戰」。

當年為了振奮民心士氣,宣稱是 6:0 勝利,這其實是當天傍晚各地回報誤傳的結果,民間得知後就大量印製號外宣傳出去了,晚間四大隊的戰鬥檢討會議只確定了兩架的戰果。第二天《中央社》與上海《大公報》的新聞也是報導擊落日機兩架。

(高志航的霍克三)

轟炸筧橋的日軍部隊是「鹿屋航空隊」,並不是「木更津航空隊」,其實他們起飛的基地是台北松山機場,不是新竹機場。而電影中的閻海文及沈崇誨兩位烈士,分屬五大隊及二大隊,並不屬高志航率領的四大隊。

(高志航的霍克三)

(霍克二型飛越筧橋機場上空,此處為空軍航空學校所在地,即空軍官校前身)

其實當天自上午起,上海一帶我空軍其它部隊皆奮勇出擊,下午四時許在筧橋發生空戰之前,我機與日機至少發生四次零星空戰,但這並不在一般的「八一四筧橋空戰」討論範圍之內。我方資料普遍說「八一四筧橋空戰」是抗戰中第一次空戰,其實不正確。嚴格來說只能算是雙方首次大規模空戰,因此我方的勝利也不能說是「首戰勝利」,這一點也是常見的誤解。

 

(日本海軍航空隊的九六轟炸機)

  (八一四筧橋空戰我空軍使用的霍克三型戰鬥機,目前全世界僅存一架,保存於泰國空軍博物館)

【作戰】

當天天氣受颱風外圍環流影響並不好,雲層很厚,能見度不佳,並且有陣雨。日軍無戰鬥機護航的「九六」轟炸機18架分為兩批,一批9架空襲杭州筧橋,另一批9架目標安徽廣德。

下午四時左右,杭州空襲隊到達目標區,正遇上了剛從華北周家口調到杭州筧橋的四大隊「霍克三」戰鬥機群(含212223三個中隊)共21架。四大隊的飛機經過將近四小時的長途飛行,在幾乎用盡汽油的情況下緊急起飛,在雲層中與日機遭遇。

戰鬥的結果如下:

[杭州空襲隊]

第一分隊三號機桃崎意喜雄機,失蹤(高志航、譚文)

第三分隊二號機大串均機  迫降松山基地,中破   (高志航、鄭少愚兩次攻擊)

第三分隊三號機三井敬之機, 失蹤李桂丹、柳哲生、王文驊等三人)

[廣德空襲隊]

第二分隊二號機小川仁三機,被擊中油箱,迫降損毀(周庭芳)

創下我國空軍抗戰中第一架戰果的是大隊長高志航。隊員譚文先射擊但距離太遠沒有命中,但高志航大方與譚文分享戰果,在官方記錄中各記0.5架(高志航陣亡前的戰績是3.5架)。隨後高志航又攻擊了第二架日機(大串機),將之擊傷。

四大隊的22隊(當時編制稱為"隊",後來改稱"中隊")因天候不佳先降落廣德機場,加油後再飛筧橋。落地後已錯過戰鬥,隊員鄭少愚心有不甘,再起飛搜尋敵機,追上了在筧橋被高志航攻擊過的同一架日機(返航中的大串機),該機冒煙往海面俯衝,鄭少愚誤以為將之擊落,在個人記錄上承認一架戰績,但沒有在當晚作戰檢討會議中提出。該機最後迫降松山機場,共計中彈73發,日軍放棄修復,將機體運回日本展覽,誇稱中彈這麼多仍能飛回來。

(暫編34隊隊長周庭芳)

【廣德空戰】

為了因應開戰,杭州筧橋航校成立暫編34隊,由周庭芳擔任隊長。周當天下午率隊出擊後於傍晚5:50分飛回筧橋。航校副校長蔣堅忍告訴周,情報還有9架飛機經過筧橋,向南京方向飛去,要他單機往南京方向搜索敵機。

周判斷安徽廣德機場有30~40架我方轟炸機(二大隊的諾斯洛普2E 輕轟炸機),決定先路經廣德,如果截擊不著再赴南京。

結果當他飛到廣德機場附近,發現敵機9架「九六」正準備向機場轟炸,當時飛機沒有無線電可以向地面通報,他用信號槍打了一槍,又打了幾發機槍子彈示警,然後單機衝入敵機編隊中擾亂敵方。一開始我方地面人員尚不明白周的用意,直到看到敵機才倉惶應變,兩門高射炮開始射擊。日機也因此亂了陣腳,炸彈全部扔到機場外,完全沒有命中地面目標。

結果周的機翼上有五個彈孔,在混戰中。小川仁三機的一個油箱中彈漏油。周庭芳的英勇奮戰保住了地面上的飛機。日機胡亂投彈也顯示日軍因為第一次實戰而慌張失措。(刻版印象常說日軍訓練精良也誇大了些)

過去台灣方面對「廣德空戰」的這一段,幾乎都是說周庭芳「空手入白刃」(說周庭芳駕剛保養完的霍克三試飛,機上沒裝子彈,遇見敵機只能穿梭其中擾亂敵人云云),根源應是出自劉毅夫《空軍史話》上冊第11章。但「史話」是歷史小說的意思,不是真的歷史。「空手入白刃」僅是一個捏造的神話。

(迫降松山機場的大串機)

 

(大串機被拆解運回日本東京向民眾展示)

(再東京重新組裝中的大串機)

(在東京組裝好的大串機)

 

(遭到高志航和鄭少愚兩次攻擊的大串機,幸運逃過被擊落的下場)

(標示中彈處,共計中彈73發)

結論

20。日軍兩架失蹤的飛機被我軍當場擊落,這一點毫無疑問。

中破的「大串均機」因為有勉強飛回機場,不應列入戰績。(全世界標準都是如此,只計算當場擊落的)

周庭芳攻擊「小川仁三機」造成一個油箱漏油,但這只是微傷,完全不影響飛機操作。後來該機在台灣海峽上空為了尋找失散的隊友(天氣不佳)多飛了大約半小時,以致返回松山機場時油盡墜燬在基隆和平島燈塔附近。以嚴格的角度來看,這也不能列入戰績。(雙方都是第一次實戰,都有發生戰鬥經驗不足的錯誤。)

當年為了鼓舞民心士氣,中日雙方都誇大了戰果(日方當時宣傳首次渡洋爆擊大成功,炸燬地面30架,空中擊落6架)。研究戰史必需保持客觀中立,要撇開民族情感與私心,以全世界相同的標準來檢視,因此結論應為20

就戰術面來看,2:0固然比不上6:0的大勝利,但就戰略面來看,我軍完全阻止日軍想要消滅兩個機場我空軍力量的企圖,成功獲得勝利,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PS. 部份圖片取自網路

(2020/8/14更新)

貓大爺粉絲團

 

回應
貓大爺粉絲團
廣告
部落格廣告區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客路Klook
Klook.com
部落格廣告
Agoda 訂房
免費法律常識App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只要有心,人人都是食神!

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