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莫正熹居士《驚奇集》(共317篇) - 顯示所有文章
變更瀏覽模式

2012012911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102—神奇的佛像



在沒有粵漢鐵路以前,由水路從廣州可以直達湖北的江陵麼?答案是:「可以的」。因為秦始皇的時候,派遣過御史監軍史祿,在廣西的興安地方,開鑿一條運河,名叫靈渠,長達卅三公里。那邊靈渠以東是湖南的湘江,這邊靈渠以西是桂林的灕江。湘江的上游是洞庭湖,由洞庭湖入湘江,經過靈渠,入灕江,由灕江,入韶關,由韶關,順流而下,入珠江,雖然水淺一點,但船隻還是可以通行。

東晉穆帝永和五年,廣州有一個大商人租了一條船,裝載一批旅客,準備由珠江駛往湖北的江陵。那時所有旅客都已經下了船,只是船的噸位還沒有滿載。那個商人當然想多招攬幾個搭客,才肯開行。不料在這一個夜晚,大家都睡着了,隱隱聽得好像有人來搭船的樣子,到了天亮,查問昨夜情形,實際上并沒有什麼人來搭船,但是船的装載量,居然加重起來。照這個情形,又不能多招旅客,雖然對於噸位突然間加重,大家不免有點疑心,但又不曉得是什麼原故。那個商人,只好吩咐梢公們,解纜開行。跟它同時開行的船,有好幾艘,只有他這一條船,一帆風順,很快就到達江陵。船泊近江陵岸邊,停留過夜,不料這一天晚上,又好像有人漏夜離船上岸的樣子。到了第二天清早,查問情形,昨夜并沒有人上岸,但是船的裝載量竟然減輕了很多。

那一天是晉穆帝永和六年二月初八日,忽然荊州城內外,發生一件奇異的新聞,說是荊州城的北門外,不知從何處運來一尊銅佛像,高有七尺五寸,連頭上的光圈,以及脚下的銅座,合共有一丈一尺多高。照這樣揣測起來,佛像不會憑空飛來,可能就是那一條由廣州駛來的船,裝運來的。那個時候,大司馬桓溫,聽到這一件奇聞,便跑到荊州城的北門外,向着佛像叩頭禮拜。從此這一件奇聞,轟動了各處州郡

(繼續閱讀)

2012012911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89—佛陀耶舍

天竺的覺明大師,原名叫做佛陀耶舍,是罽賓國的婆羅門種,本來世代信奉外道,對出家人的印象,非常惡劣。有一次,有個僧人,到他的門外乞食,他的父親不但不肯供養,反要鞭撻他。後來他的父親,手腳拘攣,不能行動,使人請問巫師,巫師說他瀆犯了聖賢,致招善神的處罰。他的父親卽時找着那個僧人,竭誠懺悔,數日之後,不藥而癒,因此教他的兒子,跟隨那個僧人,出家求道。

佛陀耶舍,生得法相莊嚴,善於講話,無論何人,都樂意跟他接近。他的天資甚高,記憶力強,當他十五歲的時候,每日就能背誦二三萬字。後來又跟他的母舅,學習五明以及世間種種學術,無不通曉。到了二十七歲,才受具足大戒。他平日以讀書為常課,手不釋卷,雖然這樣努力求學,但他不驕傲,很謙虛地說:「我還沒有珍惜時間哩。」

那時沙勒國王,發心供養三千位僧伽,設齋僧大會,佛陀耶舍也去接受供養。深得太子達摩弗多的推重,以後留駐在宮裡,長期受太子的供養,待遇極為優隆。那時,鳩摩羅什也到了沙勒,佛陀耶舍又跟他學習大小二乘的經典,只因羅什要跟隨母親返回龜茲,這個時候,沙勒國王不幸死了,太子達摩弗多,繼承王位,符堅又派遣呂光攻打龜茲,龜茲的兵力,非常薄弱,龜茲國王,急向沙勒求援,沙勒國王一向是個有同情心的人,接受龜茲的請求,親自率兵督戰,國內的政事,交由佛陀耶舍處理,可惜為時已晚,救兵還沒有到達龜茲,而龜茲國的軍隊,已經打了敗仗,呂光竟把鳩摩羅什俘虜過去。佛陀耶舍聽到這個消息,長嘆一聲道:「唉!我與鳩摩羅什雖然認識很久,只是未盡我的懷抱,今日被人俘虜過去,未知相見何期呢!」從此轉眼韶光,不覺又過了十多個年頭,佛陀耶舍,決心東往龜茲,經過許多困難,終於到達龜茲國。那時鳩摩羅什,還是在姑臧,打算跟踪到姑臧,找尋羅什,只因龜茲國的人,極力挽留,不能前往。一直到一年以後,佛陀耶舍,不動聲息地,漏夜出發,只是他的弟子們,恐怕有人隨後追趕,未免又要跑囘來。佛陀耶舍認為弟子們的意見,沒有錯誤,立即取來一缽清水,放下一些藥粉,對着清水念咒。念過咒後,把清水給弟子們洗脚,洗過脚後,馬上起程,到了天亮,已經走過數百里路。問他的弟子們說:「你們覺得怎麼樣?」弟子們答:「只聞風聲,眼中出淚而已!」佛陀耶舍,點了點頭

(繼續閱讀)

201201161219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86—支遁

王羲之雖然不是一個正式的佛教徒,但是他與佛教徒常有來往,他那一篇〈蘭亭序〉裡面有:「羣賢畢至」的一句,羣賢之中,就有幾個是佛教徒,其中一個是孫綽,曾經作過一篇〈喻道論〉,又其中一個是許詢,深入經藏,精通般若部。王羲之的晚年,又結交了一個大名鼎鼎的支遁法師。

支遁法師別號叫做道林,俗家姓關是陳留縣人氏,在古人很多詩文裡面,常常會引用到他的事跡。他從小就有神童之稱,眞是聰明絕世。當他初到京師,太原的王濛就很敬重他。陳郡的殷融,從前認識過衛玠,已經稱讚他的神情俊徹,後世的人,大概不可企及。後來殷融又認識支遁,又稱讚他是另有一個衛玠。可見支遁法師的聰明俊秀,與衞玠不分上下,都是絕代才華出眾的人物。

支遁的家庭,世世代代信奉佛法,從小就受了佛法的薰陶。少年時,隱居於餘姚山裡,專心致志的研究經典,因此他成為一個卓然獨拔,矯矯不羣的佛門大德。自從出家以後,善於說法,凡是經論裡面,倘有疏漏的文字語句,都能修正過來。當時的大政治家謝安,已經是個鼎鼎大名的偉大人物,起初隱居於東山,為王公貴人所推重,所謂「太傅不出,如蒼生何」的一句名言,傳頌千載。以謝安之賢明,一聽到支遁法師的大名,立卽去跟他交往,對他特別推重。他聽過支遁法師講經,稱讚道:「此九方歅相馬,略玄黃而取神駿也。」這句話的解釋是:九方歅是人名,這個人善於替馬看相。在一大羣馬之中,他看中一匹是駿馬,不過忽略了牠的顏色,雖然黃黑不分,但牠確實是一匹千里馬。這句話的意思,比喻支遁法師講經,特別發揮最上一乘的佛法,其他二三乘的佛法,他絕不會談及的。

當時除了謝安以外,還有一大班名士如王洽、劉恢、殷浩、許詢、郗超、孫綽、桓彥表、王敬仁、何次道、王文度、謝長遐,以及袁彥伯等人,都跟支遁法師為好朋友。他曾在白馬寺,跟劉系之等一班名流,討論過莊子的逍遙篇。他指出逍遙篇裡面那一句:「各適性以為逍遙」認為不對。他說:「桀跖以殘害為品性,若以適性為逍遙,桀跖亦逍遙了。」從此他把莊子的逍遙篇,加以註解,當時的學者名流,無不歎服。

在晉哀帝興寧元年,以及簡文帝咸安元年,支遁法師,曾經奉詔入宮講經,當時由許詢居士為覆講,時人稱為支許

(繼續閱讀)

2012011612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84—石城山

曇光又名帛僧光,西晉時隱居於嶽山,但不知道他是何方人氏,從小就喜歡修習禪定。在晉穆帝永和初年,到過江東,住在剡溪的石城山。山上的人對他說:「這裡很多猛獸,又有很多鬼神,所以一向都有災禍,沒有人敢在山上修行。」但帛僧光不害怕,居然披荊斬棘,開出一條道路,他馱着錫杖,深入山中數里遠,忽然狂風暴雨,又有很多老虎,咆哮大叫,帛僧光,不慌不忙,一路前進,走到山的南邊,發現一個石室,就在石室裡居住,日夕坐禪入定。到了明日,風停雨止,他就下山,往鄉村裡乞食,到了夜晚,依舊回到石室裡坐禪。經過幾天之後,山神來了,有時變作老虎,有時變作大蛇,而且很多老虎也很多大蛇,但是他兀然不動。過了幾日,夢見山神來對他說:「我要搬往章安縣的韓石山,我的房子讓給你住。」後來附近的樵夫以及在家和出家的人,凡是愛好坐禪的,都來親近他。他在石室旁邊,蓋搭幾間茅蓬,漸漸便成為寺廟,因此這個石城山,改名叫做隱嶽山。

帛僧光每次入定,以七日為期,住山五十三年,活到一百一十歲。到晉孝武帝太元末年,把衣服遮蓋着自己的頭面,安坐而逝,他的弟子以為師父入了禪定,過了七日,仍不出定,揭開他的衣服一看,顏色與平常一樣,只是鼻孔沒有氣息,身體不會壞爛。

宋武帝存建二年,有個大官,名叫郭鴻,做剡溪刺史,聽得這一件事情,入山禮拜,試把木如意,撥開胸前的衣服,忽然一陣清風,吹散他的衣服和肌肉,只留下一具白骨,郭鴻大生慚愧,便把磚塊塞住石室的外邊,塗上泥巴,又描畫他的形貌,留存供養。

(標題之數字為原書頁碼,便於查閱原典。流通功德迴向十方眾生)

(繼續閱讀)

2012011612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82—入定出神變易生死

晉朝時有個僧人名叫佛調,不知道他是何方人氏,只在常山往往來來,已經好幾年了。他為人純樸,言詞老實,常山的人,很恭敬他。當時有兩兄弟,都信仰佛法,只是居住的地方離開寺廟,有百多里遠。做哥哥的,有一個妻子,患病很重,已經送到寺廟附近,以便醫治。他們兄弟兩人,都拜佛調為師,做哥哥的,晝夜都在寺廟裡,親近師父。

有一天,佛調忽然到弟弟的家裡來,弟弟問佛調說:「嫂嫂的病況怎樣呢?哥哥平安嗎?」佛調說:「你嫂嫂的病好一點了,你哥哥平安無事。」佛調說後,就回去了。弟弟卽時騎上馬匹,去探問哥哥和嫂嫂。他們兄弟兩人,相見之下,談及師父佛調。弟弟說:「師父剛才到我家裡來過。」哥哥很驚奇的說:「師父今天,一天沒有上街,你怎會看見他呢?」於是兄弟兩人,爭辯起來,認為這事很奇怪,同去問佛調,佛調只是笑而不答,兄弟兩人,只是覺得奇怪就是了。

佛調有時,獨自一人,走入深山裡,一去就去了一年半載不定。他帶去的乾糧,不過數升,但回來時,還有些乾糧剩下。有人跟他入山,走了數十里路,天色晚了,又遇着大雪,佛調走入石穴裡,那個石穴,原是老虎窟,有一隻老虎,攔着石窟的門口睡覺。佛調對老虎說:「我覇佔了你的屋子,眞對不起!」那隻老虎,只有俯首帖耳下山去了。跟佛調入山的人,看見這一幕,非常驚奇。後來他擇定一個死的日期,四處去跟人家告別,人家叫他不要快死,留命住世,佛調說:「天長地久,尚且有崩壞之時,何況人是肉身,怎能永遠存在呢?若能破除貪嗔痴,俾我們的眞心得到清淨,身體雖然有變化,而精神還是不死的!」勸他的人,為之惋惜流淚。佛調囘到自己的房間裡,端坐在床上,把衣服遮住自己的頭面,這樣便死去了。死後數年,他的俗家弟子八個人,入山砍柴,忽然看見佛調在高巖上,衣服鮮明,儀容和悅,八個弟子大為驚喜,向他禮拜,問道:「師父!原來你在這裡嗎?」佛調說:「是的!我時常都在這裡,你們各人都好嗎?」弟子們把各人的近況都告訴他,他們師徒之間,談了很久,八個弟子,都囘家去,把這一件奇事,告訴同道們,佛調并沒有死的消息,傳遍遠近。於是打開他的棺材,棺材裡沒有屍體,他是耆域杯度的一流人物吧!

(繼續閱讀)

2012011214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71—涉公

在符堅建元十一年,天竺國來了一位神僧名叫涉公。涉公只是呼吸空氣,不食五穀,每日能步行五百里路,能預知過去未來,無不應驗,他又能唸咒,大概是密宗的修行人。每逢天旱,符堅必請他求雨,求雨的方法是祝龍。他念起咒來,就有一條小龍,從空中飄下,走入他的缽盂裡,卽時浮雲密佈,大雷大雨,平地水深一尺。符堅以及朝中的大臣,都去看他的缽盂,果然有一條小龍在缽盂裡面。符堅尊他為國神,國中的臣民,個個都向他行接足禮。從此以後,國內不復有旱災。到了建元十六年十二月,涉公無疾而終,符堅慟哭得很厲害。死後七日,符堅認為他是一位神聖,試把棺材打開,果然沒有屍體,只留下一張殮被。建元十七年,從正月至六月,并沒有下雨,符堅齋戒沐浴,至七月才下雨。符堅對中書令朱彤說:「涉公若在,我何必耽心呢!」

筆者說:這又是一位變易生死的阿羅漢啊!

(標題之數字為原書頁碼,便於查閱原典。流通功德迴向十方眾生)

(繼續閱讀)

2012011214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72—第二個生西的人

西晉末年,有個僧顯法師,是江東岱郡人氏,俗家姓傅,因為他的祖先世代都在岱郡做官,所以岱郡就是他的家鄉了。法師在青年時候很知自重,不跟那些浮華虛偽的人交往,時常獨自一人,坐禪習靜。那時前趙的劉曜,在京洛等地,打來打去,四處都不太平,他只有跑到江東,遊山玩水,雖然是懸崖峭壁,危險到無人可到的地方,他都能攀登上去。後來到了晚年,找得一本淨土經,內容說及西方淨土,有九品往生次弟,他極為歡喜,從此專誠觀想西方境界,晝夜不懈。觀想了九個多月,有一晚,看見阿彌陀佛,從虛空中下來,虛空之中,有百千種寶光,光明遍照自己的身體,於是他禮拜過阿彌陀佛之後,沐浴更衣,對同伴說出自己看見的境界,然後盤膝靜坐,無疾而終。附近寺廟的人,也看見天空之中,有金色蓮花,向着西方,冉冉而去。他自己寺廟裡的人,都聞到異香滿室,莫不認為是他生西的祥瑞,中國人信佛生西的,除了闕公則以外,大概他是第二位吧!

(標題之數字為原書頁碼,便於查閱原典。流通功德迴向十方眾生)

(繼續閱讀)

2012011214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79—奇僧單道開

廣東羅浮山上有個奇僧名叫單道開,俗家姓孟,原是甘肅敦煌人氏,從小就隱居山林,棲心佛化,所誦過的經典,有四十多萬字,所穿的衣服,都是粗蔴布製成。本來北方一帶,都是很寒冷的地方,但他不怕寒冷,不怕炎熱,白天和夜晚,都不要睡覺,不食五穀,只食柏樹子,柏樹子不容易找得,改食松脂,後來又改食細顆的白石子,每次吞下白石子數粒,隔數日才吞一次,有些時,或食生薑或食辣椒,如是者經過七年之久,他的同學十人,都是食這些東西,十年以後,同學們有些死了,有些改變宗旨,只有單道開一人,能夠貫徹到底,所以他的道業,得到究竟成就。

他在山上修行,山中的樹神,時常現出種種稀奇古怪的形狀來恫嚇他,但他不驚不懼。那時有個追陵郡太守,仰慕他的道行,曾派人牽着一匹馬去聘請他,他推辭不去,因為他不要骑馬,他能步行。在石虎建武二年,他從西平到洛陽去,一日能走七百里,途中經過南安,度了一個年方十四歲的小孩,做他的小沙彌。小沙彌也能一日走七百里,跟他同樣快捷。當時的太史公,奏上石虎說:「天上有仙人星出現,可能有高人入境。」石虎於是下了一道詔書,要各處州郡的主官,倘若發現有高人入境,務須奏上朝廷,就在這一年冬天十一月,秦州刺史上表,迎請單道開,護送往洛陽,住在鄴城西邊的法琳祠內,後來又遷往臨漳的昭德寺。他在所住的房間裡,建造一座重閣,有八九尺高,重閣之上,把蘆葦和稻草,編織成一間禪室,常常在禪室裡坐禪。石虎供養他,特別優厚,但他把所供養的東西,轉手施給貧民。又常常在墟市和村落裡行走,醫好了許多民眾,所以朝中的王公貴人,都贈給他很多禮物,他也是施給貧民。

那時有好些人都想學仙,時常來請教他,他不答應,只說出一首偈,
偈曰:「我矜一切苦,出家為利世,利世須學明,學明能斷惡,山遠糧粒難,作斯斷食計,非是求神仙,幸勿相傳說。」

從此那些學仙的人,都轉來學佛了。當時的佛圖澄,也曾見過他,佛圖澄說:「他是個有道之士,能知國運之興衰,倘若離開某地,某地必定有大亂。」後來到了石虎太寧六年,單道開與他的弟子,離開洛陽,南度許昌,石虎的子侄們,彼此相殺,洛陽果然大亂。到了晉穆帝升平三年,他又返囘洛陽,不久又轉往南海,住在羅浮山。他

(繼續閱讀)

2012011214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77—殉葬不死

干寶是晉朝時人,他的父親有一個最寵愛的婢女,干寶的母親看見丈夫如此寵愛她,未免吃起醋來,後來丈夫死了,便把那個婢女推入墳墓裡殉葬。古時候凡是富貴人家所營造的墳墓,猶如今日的防空洞一樣,雖然堵塞住墓門,但裡面還有些空氣,可以流通。那時干寶兩兄弟,年紀尚小,不知道有那麼一囘事,經過十多年後,干寶的母親又死了,他們兄弟使人挖開墳墓,嚇!怪事來了,原來那個婢女,還是伏在棺材上面,面色如生。他們兄弟把她載返家裡,經過一天之久,她竟能復活起來。干寶問地何以不會死,她說:「你父親對我的恩情,猶如在家時一樣,常常把飲食給我,所以十多年來,我還是活着。」

她復活以後,家中的吉凶等事,無不預知,所說出來的話,與事實相符。他們兄弟後來把她嫁給別人,還會生養兒女。

干寶的哥哥有一次病死了,但屍體還是溫暖的,經過了幾天,忽然復活,說他自己看見過天地間鬼神的事情,歷歷如繪,於是干寶寫作一本古今神祇靈異人物變化的專書,名為《搜神記》。《搜神記》作好了,交給劉惔看,劉惔說:「你眞可以說是鬼之董狐了!」現在的《百子全書》裡面,也有《搜神記》搜集在內,所以「聊齋序」說:「才非干寶,雅愛搜神。」就是引用這一個故事來的。

本文資料,出自《晉書》干寶傳,至於那個蜱女,殉葬十多年,還沒有死,相信確有其事。因為廣東化州有所謂三奇八景,化州以出產橘紅為最有名。所謂三奇,其中一奇是美女攝夫,一奇是棺中產子,其他一奇就不得而知了。欲知其詳,請向高雄市愛河邊,請問立法委員黃玉明先生,因為他是化州人,對於三奇八景,必會知之甚詳。可見宇宙之間,無奇不有,因此干寶家中的婢女,殉葬十多年,還是活着的事情,決不是憑空揑造出來的啊!

(標題之數字為原書頁碼,便於查閱原典。流通功德迴向十方眾生)

(繼續閱讀)

201201121400莫正熹居士《驚奇集》P073—赤城山

西晉末年,始豐的赤城山,有個出家人名叫曇猷,又叫做法猷,是甘肅敦煌人氏,從小就修習苦行,日夕坐禪習定,後來到了江左,住在剡溪的石城山,白天乞食,乞完囘來,依舊坐禪。有一次,走到一戶人家,那戶人家是養蠱的,現在越南人,都會養蠱,若是中了他的蠱毒,必會致命,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當時曇猷乞食乞到養蠱的一家門口,養蠱的人,把飯菜施捨給他,曇猷接受了飯菜,便念起咒來,念了沒有多久,忽見一條蜈蚣,從飯菜裡跳出來,於是他就大啖大啖的食飯,絕無害怕。後來他又到始豐的赤城山去,在石室裡坐禪,忽然有猛虎數十隻,蹲伏在他的面前,但曇猷一點都不害怕,照常誦經,其中只有一隻老虎睡着覺,曇猷把手中的木如意,敲老虎頭,罵道:「你為何不聽經?」那隻老虎醒了,乖乖地聽經,不敢再睡,他誦經誦完了,那十多隻老虎,分頭跑掉。過後又有好幾條大蛇,從四處走來,其中最大的一條,有十多圍粗大,抬起頭,對準他的面部,看着不動,這條蛇走了,那條蛇又來,如是者循環往復,搞了半天,才都跑掉。

第二天,有一個神現作人形,跟曇猷說:「法師,你的威德很重,如今你到這裡居住,弟子只有把石室讓給你,曇猷說:「貧僧訪尋名山,僥倖今天遇見你,你何不跟我在這裡一起居住呢?」那個神說:「在弟子方面是無所謂的,只是弟子的部屬不聽話,以法師的道力,恐怕一時未能制止他們。同時將來或者又有些俗人來往,未免與我們的部屬,有所不便,人與神,又不同道,所以弟子要搬家走了。」曇猷說:「哦,你是什麼神?住在那裡?有多少年代?你想要搬到什麼地方去?」神答:「弟子是夏后氏的子孫,住在這座山裡,已經二千多年了!那邊的韓石山,是家舅管理的,我要搬到那邊住。」於是那個神與曇猷告別,互相握手致敬,又贈給曇猷三簍東西,之後,打鼓吹角,聲震山谷,凌空而去。

赤城山上,有一個孤巖,好像桂林的獨秀峯一樣,孤巖高入雲霄,很難攀登,曇猷搬來許多石頭,砌成好像一張梯子,從梯子攀上巖頂,就安安樂樂的在那裡坐禪。沒有水喝,他用竹竿接引山泉,以供日常使用。那時有喜歡坐禪的人十多個,都來跟他住在一起。當代的名人王羲之,聽說孤巖上面有人居住,於是去拜訪他,可是王羲之究竟是一個書生,怎會爬山呢?他看見山峯高入雲霄,不敢攀登,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