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302142夏夜的記憶 - 消暑的曇花羹


台灣位處亞熱帶,一年裡面起碼有4個月的時間,最高氣溫可以達到31-2度以上,而當中又以七八月份的最高氣溫38-40度為最熱。現代人不同古早,多半的人因為上班的緣故,都在冷氣房裡,對外面的溫度不以為意,回了家,忍不住,冷氣一開,與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絕,高不高溫,與我沒有一點兒關係。從前的人沒啥辦法可以消暑,搖搖扇子,吹吹電扇也就是那麼一回事了,躲在冷氣房裡頭吃小美冰磚對某些人來說,是一輩子裡都沒有辦法享受一次的奢侈行徑。

也或許因為現在一碰上酷暑大家就躲進冷氣房中,所以在生活上反而少了那麼點味道。每個人對暑天的記憶都不盡相同,在我的記憶裡,無分貧富,大家在夏夜裡吃過晚飯,每個人拖把椅子到街邊或是院落裡吹吹那難得的涼風,擺擺龍門陣,這樣也就消停了一個酷暑的夜。後來有了冰箱,大家除了涼風之外更豪華點兒,人手一碗冰綠豆湯或是一牙冰鎮得透心涼的大西瓜,那真是夏夜裡無法比擬的無上享受了。而記憶裡最熱鬧不過的,必定是外婆從台北來小住,除了一家大小頓頓都有精彩小菜可吃之外,一旦逢上了院子裡頭曇花盛開,外婆定然會準備綠豆湯及西瓜,還會招呼厝邊頭尾的鄰居一起來欣賞,大家邊聊邊吃邊喝,暑氣頓然就消去了一半,猶還記得當年即便在市區裡,隨時都還會有一條龜殼花從路邊小土丘爬過對街去,讓我們這群孩子又驚又怕,但也因此而更顯得熱鬧了。

當年住在半日本式的公家宿舍裡,大家睡榻榻米,屋子外不但有院落,院子裡頭還有一棵大樹級的玉蘭花,只是玉蘭掛在半天上,對我們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兩大盆外婆手植的曇花,或許放在可以停上兩部遊覽車的偏院裡,對不喜歡酷暑的曇花而言,不到半日照的陰冷,加上外婆每天澆上蛋殼水的加持,讓它們過得非常舒服,一旦開花總是盛開,最高紀錄是一個晚上開了63朵。開花當天不但大家爭著來算到底開了幾朵花,而且可以順便聞聞香氣兼賞花,而隔天必然就可享用外婆親手炒製的曇花肉片或是一大缽曇花羹了,要是有誰剛好有點兒咳咳喘喘的小毛病,那就一定要來上一碗蒸得濃稠的冰糖曇花羹來補補肺氣,對我來說,這就是夏天裡最好的記憶了。



前些天頂樓院子裡的曇花一夜開了二十幾朵,這兩盆曇花還都是當年外婆手植的老欉,到了現在過了五六十年,都還是非常會開。開花隔天將花摘下來,也當然要按照往例來祭祭五臟廟,這才能算是過了一個完整的夏季。因為年紀太小,早年外婆的手路已經不復記憶,只記得當時並不喜歡這種黏呼呼的自來芡,現在有了年紀卻逐漸能夠領略這種味道了。



將曇花略沖水洗淨,把花梗切寸段,花的部分摘去芯蕊,切為4~5條備用。黑木耳發開後切絲;香菇冷水泡開後切絲;開陽泡水發開;里脊肉切片後以紹興酒、薑汁、海鹽及小磨麻油醃漬碼味;超嫩豆腐切盡量細的絲。準備工作完成,起油鍋先將蔥段及薑片爆香,然後放進香菇絲、開陽及瀝乾的木耳絲略爆,然後傾入前天煮隔間肉的高湯,接著把曇花及豆腐絲放進鍋中,煮沸後轉小火,略灑鹽花調味,15分鐘之後揭開蓋子,淋入兩個打散的蛋液,熄火候等上20秒鐘,輕輕將蛋花推勻,灑入一搓切碎的芫荽,淋上點小磨麻油,再扭一點三色胡椒,大家就可以上桌享用這消暑潤肺的天然勾芡曇花羹了。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funP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