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80136何處難忘酒?人多必有白癡!千瘡百孔的邏輯及撕裂傷。

偶而上網surf一番,結論就只有一句:「人多必有白癡!」

之前看過一個蘇州的微博,粉絲數還不少,天天的內容就是寫他早中晚三餐吃的什麼麵,自己煮,出外吃,幾乎都是麵。偶爾包包餛飩,應該也和我是同一個級數,沒有高明到哪兒去,煮麵加個煮蛋是三色蛋-蛋白蛋黃中間還夾著一圈綠色,真是什麼人玩什麼鳥,那種人煮哪種蛋。生活沒啥重心,就是這走走那看看,抽抽煙斗,為煙絲評分,寫兩筆字,基本上是不能看。日子過得極愜意,錢哪裡來的?也就不在這裡討論。看了幾天沒啥意思,卻忽然被他的一篇文章給吸引住了,起因是博友轉給他一篇台灣某女學生寫的facebook,文章裡說大陸一般人應該連茶葉蛋都吃不起,所有經濟繁榮應該都是官媒的宣傳假象,當然,這是第一個白癡。於是一片撻伐,多的是說自己有能力吃一個就往那女學生臉上砸一打的人,但是這位博主不發情緒性的言論,而是說了一個他強調是真實的故事。

故事是他有一次為手機充值,按錯了一個號碼,所以充錯了門號,於是他打電話給該號碼,希望能夠協助他退費,但是接電話的人是個台灣人,說自己正在開會,不但拒絕幫忙,還把電話給掛了,於是他得出結論,台灣人都不太友善,所以他對台灣人的印象也不太好。充值充錯號碼?人有錯手,馬有失蹄,吃燒餅掉了點芝麻粒,本也沒有什麼,但衝著這個故事,就覺得他不但是手殘加眼殘,更是腦殘。手殘及眼殘是說他為電話充值的結果,腦殘則是他這則故事充滿了千瘡百孔的邏輯。

充值充錯了一個號碼就能夠讓大陸手機號碼成了台灣的手機號碼?不清楚兩岸手機號碼系統完全不同也該去查一查,問一問,說這種白癡話,豈不是腦殘?為手機充值卻沒有一些預防輸入錯誤的密碼機制?那是大陸手機系統殘!「喔,我是說充值到了一個拿大陸門號的台灣人的手機。」這麼說還是白癡,你打電話去,因為他不是蘇州人所以就知道他是台灣人?差一個字的號碼有可能在大陸任何地方,憑什麼說他就是台灣人?福州,廈門,泉州,漳州那裡的口音都很相似?你能聽得出來?還是他一接電話就說:「你好,我是台灣人,請講。」真的是白癡加三級。再來則是如果接電話的人真的是台灣人,那麼他也有可能真的正在開會,憑什麼他就該停下來幫你?更何況他有可能把你當成是電話詐騙集團,掛電話只是剛好而已。這樣很明顯是編造出來的故事除了證明你自己是腦殘之外還能有什麼好處?造成兩岸人民的撕裂傷?這樣的腦殘還能有幾千人的粉絲?那裡的人,真的就只能說是「嘿、嘿、嘿」了!

六四過後一陣子,有一次和朋友在台中向上北路的米粉湯吃宵夜,隔鄰一位口操標準普通話的人士正在發言:「這台灣啊,」等了將近半分鐘,「就像是這…」十五秒之後,「海裡的…」再過十五秒之後,「一葉扁舟。」旁邊圍拱的一群人紛紛點頭如搗蒜,我們兩個人是嚇得丟了筷子就跑,那不是一個白癡,是一群白癡,為首的是"我也開心",當然知道他為什麼開心,但就不知道邊上那一群人士也開心啥?死傷了多少人,花了多少人的心血,把這幾個所謂民運領袖人物給弄出了國,結果弄出來的是什麼貨色?竟然還有一群粉絲?不要說那邊的人「嘿、嘿、嘿」,這裡的多數人也是「嘿、嘿、嘿」了!後來那個"傻等"(台語發音),天天耍白癡,評這評那,就是不評自己為什麼沒膽,拋棄了那麼多的追隨者,竟然還有臉活在世上!當初那樣的運動所推出來的站在鋒頭浪尖的頂尖人物,不過就是這種貨色。

逯耀東教授【肚大能容 - 何處難忘酒】:「猶記得二十年前在香江,我辦的《中國人》月刊…出版了一期北京《民辦刊物》專刊,魏京生在《探索》發表的〈第五個現代化〉也在其中,少老(卜少夫先生)來電話說該浮一大白。於是,…。前些日子,魏京生竟來了,在台灣搖擺了兩個星期,左右逢源,一點也不像個知識份子,倒似個不入流的小政客,沒有想到被資本主義社會腐蝕的這麼快!真後悔當年為他「何處難忘酒」了。」相比上述的我也開心和傻等,魏京生像個不如流的小政客還算是高明的了!

這裡的白癡也不在少數。上次夫人參加聚會,回來說:「A說B的姐姐C腦子糊裡糊塗,要搭高鐵竟然上了台鐵的車。」編造這個故事的人基本上也是個腦殘,為什麼?兩家不同公司的車票連大小都不同,過得了自動驗票機?人工驗票更別想!編故事之前怎不用用腦子?哦,忘了,他根本沒有腦子!

那個誰誰說將來誰都有機會紅十五分鐘,還真是難怪!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funP





Powered by Xuite